4被人得救

    說著老板娘開始送客了,何晟楠明白,自己已經打擾老板娘很長時間了,不能再耽誤人家做生意。她開心的和老板娘道了個別,心情爽朗的離開了鞋鋪。

    這下她倒有心情好好欣賞欣賞這古代的美景了,怎麼都是來了,怎麼也要在這個世界好好玩玩再回去啊。

    她在街上蹦蹦跳跳的,心情非常不錯,沒想到莫名的來到這里居然能遇上這麼好心的人。只是她沒注意到,從她一出鞋鋪就被兩個鬼鬼祟祟的人盯上了。

    她N瑟的在街上跳來跳去,穿著這身衣服感覺自己簡直就是這個年代的俠女啊,等回到二十一世紀,她可以跟夏天好好吹吹牛了。要知道從小她也是有俠女夢的人,要不是她老媽不同意,小的時候她就去上武校了。

    而在她身後的那兩個人一直跟她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一直尾隨著她,當何晟楠被街邊的小玩偶吸引,在那看玩偶時,尾隨她的那兩個人看到了她的側顏,這下那兩人大吃了一驚,一看何晟楠根本不是他們要找的人了,兩人急急忙忙朝何晟楠跑了過去。

    其中一人一把抓起了何晟楠的胳膊,凶巴巴道︰“李青青呢?”

    他把何晟楠抓的生疼,何晟楠被他嚇了一跳,回過頭看到兩個凶神惡煞、手中握劍的人瞪著她,嚇得她忙問道︰“你們干嗎?”

    另一人拔出劍亮在何晟楠面前,恐嚇她道︰“少他媽廢話,說李青青在哪兒?不然就殺了你。”

    何晟楠簡直莫名其妙,誰招他們惹他們了?怎麼問她要人?她哪認識?

    看著面前那把亮晃晃的劍,第一次見到真的,看起來那麼鋒利,何晟楠嚇得戰戰兢兢的朝兩人道︰“什麼李青青?我......我不認識......”

    她一說不認識,那人直接把劍抵在了她脖子上,何晟楠嚇得啊了一聲,忙大聲道︰“我......我真的不認識,我要認識一定告訴你......”

    抓著她的那人手上用了用力,凶狠道︰“不認識你能幫她逃跑?”

    何晟楠感覺手腕都快被他捏碎了,疼的直咧嘴,她郁悶道︰“我什麼時候幫她逃跑了?我根本不認識也沒見過你們說的那個人,你們是不是搞錯了兩位大哥?”

    拿劍的那人氣道︰“還敢胡說八道,不認識她你怎麼穿著她的衣服從鞋鋪里出來?我說她明明受了重傷中了毒怎麼還能活蹦亂跳的,原來是調虎離山。你故意打扮成她的樣子把我們引開,不就是給她制造機會逃跑?”

    什麼?她穿的是那什麼青青的衣服?這不是鞋鋪老板娘表妹的嗎?

    老板娘的熱情,那個陌生男人的莫名幫助,一幕幕在何晟楠的腦子里重新上演,尤其男人在街上摟著她時對她凶巴巴的說的那些話,何晟楠突然一下想明白了,她這才反應過來,她被人利用了。

    混蛋,虧她那麼相信那個臭男人,還把他當成她夢里救她的那個英雄,他居然是個利用她的王八蛋。就說嘛,天上哪有掉餡餅的好事,何晟楠你這個蠢貨。

    此時何晟楠簡直想抽自己兩巴掌,怎麼能這麼天真,這麼容易相信人?還以為古代人很淳樸呢,原來這麼坑。

    何晟楠看著那兩個恨不得要吃了她的男人,她冤枉道︰“兩位大哥,我被人利用了,真的,你們就放過我吧。剛才有個男的帶我去鞋鋪,說要給我買鞋,結果去了就讓我換上了這身衣服,我也是貪小便宜,所以才什麼都听了他的,可我根本不認識你們說的那個李青青,見都沒見過,我發誓,真的,如果我有半句假話,讓我立馬橫尸街頭。”

    “好,那我就成全你!”說著拿劍的那個人揚起劍就要殺何晟楠,何晟楠一縮身子嚇得啊的大叫了一聲,急道︰“停停,我都說了我是被利用的,你怎麼還要殺我?”

    那個男人怒道︰“老子憑什麼相信你?你壞了我們的大事,當然得死!”

    何晟楠哭喪道︰“我都發誓了,我要是騙你就讓我不得好死,你怎麼還不信?”

    突然何晟楠又想到什麼,她立馬道︰“對了,那家鞋鋪的老板娘,她一定知道你們找的那個人在哪兒,這身衣服是她讓我換的,對對對,她跟那個男的,還有你們說的那個什麼青青肯定是一伙兒的。”

    兩個男人听了相互看了一眼,接著拿劍的那個男人對另一男人道︰“走,帶她去鞋鋪對峙。”

    說著,那人拉著何晟楠朝鞋鋪走去,何晟楠真是被他抓的快痛死了,忙道︰“這位大哥你行行好,求求你先松手,手腕快斷了,我不會武功,跑不出你們手掌心的。”

    那個男人見何晟楠唯唯諾諾的,態度也算誠懇,于是松開了她,並道︰“量你也跑不了,不過我警告你,別耍什麼花樣,否則我一劍殺了你。”

    “好好好!”何晟楠忙賠笑道,接著她很小聲的嘟囔道︰“真是夠倒霉的,都是踫上些什麼爛事。”

    誰知她話音剛落,拿劍那人用劍柄在她背上打了一下,凶巴巴道︰“少他媽廢話,趕緊走。”

    何晟楠痛的一咧嘴,心里暗罵︰妹的,這人耳朵也太好使了吧?

    她臉色難看的跟著那兩人走著,可心里卻有一千一萬個不願意,很明顯鞋鋪那老板娘和那個男的都是一伙的,對什麼峙?她能承認才怪,人家又不是大傻子,到時候她還是得死。

    何晟楠四處張望著,想看看有沒有什麼機會能逃跑,她可不想莫名的死在這個世界。

    這時,突然一個叫花子推著一車橘子從他們身後急匆匆跑來。

    叫花子邊跑邊喊道︰“讓開讓開——讓開讓開——”

    他瘦弱的身板推著那車橘子看起來一點都不費力,身後還有個大漢追著他,邊追邊氣喘吁吁的沖他喊道︰“臭叫花子,你停下,別跑——還我的橘子——”

    叫花子就像沒听到一般,使勁兒的推著橘子往前跑。到了何晟楠他們近前時他根本沒有停下的意思,繼續喊道︰“讓開——快讓開——”

    威脅何晟楠的那兩個人听到喊聲立馬回頭看去,眼看叫花子推著橘子就要撞到他們了,那兩人想也沒想,條件反射的趕緊閃身朝街道兩邊躲去。而何晟楠看著直沖她而來的一車橘子直接傻了眼,她慌得根本不知道該往哪兒躲。

    就在所有人以為叫花子要撞上何晟楠時,突然叫花子把車把一扔,一個起跳,一下飛身上了橘子車,接著越過橘子車抓起何晟楠的胳膊拉著何晟楠就跑。

    橘子被他踩得從車里滾了出來,滾得到處都是,追叫花子的那人見了心疼的喊道︰“我的橘子啊!”

    同時何晟楠嚇得啊了一聲,沖叫花子大叫道︰“你干嗎?”

    叫花子沒回頭,拽著她邊跑邊喊道︰“不想死就跟我跑!”

    何晟楠這才反應過來,這是她擺脫那兩個人的好機會啊,她心里一喜,奮力跟著叫花子往前跑去。

    而那兩個人見何晟楠一跑也立馬反應過來,沒想到那叫花子是她同黨,這下他們更認為何晟楠有問題了。

    立馬喊道︰“媽的別跑——”

    邊喊著他們迅速朝何晟楠和叫花子追去。

    叫花子知道何晟楠跑的太慢,他帶著她這麼跑下去早晚會被那兩人抓到,于是他邊跑邊推一些人或扔一些街上的東西給身後的兩人制造路障。

    當他們經過一個巷子口時,叫花子拉著何晟楠道︰“這邊!”

    說完他拉著何晟楠進了巷子,而剛跑了沒幾米又一個拐角,他拉著何晟楠又往里面拐,而此時那兩個人也追進了巷子。

    但這邊的巷子四通八達,里面很多拐角,叫花子見拐彎處就帶著何晟楠往里跑,那兩個人追了追不僅沒追上何晟楠他們,兩個人連方向都辨別不出來了。

    那叫花子邊跑邊得意道︰“我可是長京街第一飛毛腿,想追我,沒門兒!”

    何晟楠氣喘吁吁的努力跟著叫花子跑著,他們又拐進一個岔口的時候,何晟楠說什麼也跑不動了,她貼在牆上大口的喘著氣,累道︰“不行了......不行了......我實在跑不動了......再跑下去不用他們殺我......我先......累......累死了......”

    見何晟楠快喘不上氣來了,叫花子也氣喘吁吁的停了下來,他道︰“他們應該......也追不上了......這片巷子是京城第一深巷,里面路口錯綜復雜,不在這里面住的人進來了很難轉出去......”

    何晟楠朝叫花子豎了個大拇指,累的說不出話了,只能這樣來表示對叫花子的佩服和感謝。

    兩個人都休息了會兒,何晟楠終于休息過來了,她開心的沖叫花子道︰“謝謝你啊,謝謝你救了我!”

    劫後余生原來就是這種感覺。

    叫花子得意的沖她擺擺手道︰“路見不平拔腿相助,何況那兩個人昨天搶了我的錢,我也算是為自己報仇了,打我雖然打不過他們,但跑他們可跑不過我!”

    見叫花子得意的模樣,何晟楠忍不住笑了,她覺得這叫花子雖然有點吹,但還挺正氣的。

    接著叫花子沖她問道︰“剛才那兩個人為什麼要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