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抓去妓院

    邊說,翁鶴立邊憤恨的握了握拳,梅花莊,他何嘗不氣,何嘗不想帶兵把他們繳了,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朝廷形式嚴峻,不容半點疏忽,這個節骨眼他不能再樹敵。

    翁翔听了只好點了點頭,盡管他不願忍,但他爹的話他不得不听。

    接著就有人來報,說沐遼源在牢里吵著要見他。這個節骨眼上,翁鶴立處理沐遼源的事格外小心,再三衡量後,他決定還是去見他。不然萬一沐遼源狗急跳牆亂咬他,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

    到了大牢里,沐遼源向他再三保證,他絕對不會出賣他,所有罪責他都一人攬下來,他只有一個要求,就是求翁鶴立放過他兒子,給他兒子一條生路。

    翁鶴立听的出,沐瑜雪的事沐遼源懷疑是他做的,可是現在就算他否認沐遼源也不會相信,因為現在只有他有殺人動機。用沐瑜雪的命來警告他,不要連累他,否則下一個死的就是他兒子。

    翁鶴立向沐遼源承諾,只要這次他能獨善其身,定會確保沐瑜章一輩子平安,讓他安心的去。

    很快沐遼源找人稟告皇上,不用再查了,他認罪,所有的罪他都認,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人所為。

    最後經審判,沐遼源因涉及貪污、賣官、私扣關銀、欺上瞞下等七大罪狀,撤掉官職及沐家三代榮譽,查封沐府,被判七日後問斬,沐瑜章雖然沒有參與犯罪,但受其父連累,被貶為奴,發配邊疆,與其父同一天執行判決。沐府的所有人都跟沐瑜章一樣充為奴,遣往邊疆。沒有判沐瑜章與沐遼源一起死刑,也算是皇上對沐家法外開恩了。

    沐遼源的案子算是告一段落,唐二蛋經查明確實與此案無關,被打了三十大板後給放了。對這個結果唯一不滿的是冷孤月,因為即使料到這件事可能波及不到翁鶴立,他還是想再給他下點料。

    無人巷的廢舊院子里,唐二蛋趴在北屋的草堆里,屁股痛的連動都不敢動,何晟楠把藥給他端過來讓他趕緊喝了,誰知唐二蛋一下把藥碗推翻,捶著地面痛哭道︰“沐小姐都死了,我還喝什麼藥?讓我也死了算了......”

    魏小三在一旁見狀,氣的過來沖唐二蛋訓道︰“你干什麼二蛋?你知不知道這藥可是晟楠自己不喝藥把錢省下來給你買的?你居然把它打翻?沐小姐是誰?別說她現在死了,就算她沒死,她知道你是誰?平時我們開開玩笑也就算了,你還真想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啊?你要知道,不管沐小姐死沒死,這輩子你跟她都沒半點可能!”

    何晟楠听了趕緊伸手拉了拉魏小三的衣角,朝他使了個眼色道︰“小三,干嗎呢?他現在正傷心,你跟他一般見識什麼?”

    他們大家都沒想到唐二蛋能對沐瑜雪痴情成這樣,魏小三照樣氣道︰“我要不罵醒他,他都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重,居然為了一個夠不到的人要死要活,他還知不知道他是誰啊他?”

    唐二蛋繼續趴在地上哭道︰“我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我就是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重行了嗎?我沒敢想過會跟她怎樣,我知道我們身份懸殊,可是我只想看著她好好的,平平安安的,誰知道她那麼好一人,卻......老天實在太不公平了......難道她死了,我連傷心的資格都沒有嗎?”

    見他冥頑不靈,魏小三氣的哼了一聲出去了,而門口的張飛也搖搖頭道︰“明知無意,何必自擾。”

    說完他也出去了,準備去給唐二蛋重新煎碗藥。

    見他們一個個對唐二蛋失望的樣子,何晟楠忍不住嘆了口氣。在他們眼里身份地位太重要,他們這些乞丐根本沒權利沒資格去喜歡一個千金大小姐,可是愛情也有高低卑賤之分嗎?想想前兩天自己對冷孤月的痴情,大概在他們眼里就是現在的唐二蛋吧。

    在這個時代身份、尊卑太重要,你做的任何事都要與你的身份相符,你是下等人就不能妄想尊貴之事,可是喜歡一個人沒有錯,喜歡上誰也沒有錯,愛是本能,也應該是一個人的基本權利。

    城外月離山下的一間木屋里,沐瑜雪悠悠轉醒,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這是在哪里,只記得半夜她在房間為父親和哥哥入獄的事情發愁,突然有個黑衣人進來把她打暈了,接著她就什麼事都不知道了。

    看到床頭上有封信,她起身拿起來看了看,居然是寫給她的。她打開信封,看了下內容,越看越激動,越看越傷心。上面大體寫了她現在的處境,她父兄的判決,以及大家都以為她被火燒死了的假象。信里叮囑她別再回京都,暫時留在這里或者遠遠的離開京城。可是她父親要被處斬,哥哥要被流放,她怎麼能一個人離開?

    沐瑜雪看完差點沒昏厥過去,她一介女流,從小得父親和哥哥庇護,現在只剩她一個人她該怎麼辦?

    豆大的淚珠從臉上流下來打在了紙上,沐瑜雪不知道是誰救的她,把她安排在這里,那個好心人能不能再出來幫幫她?她不能這樣走,她要回去救父親和哥哥,可是她該怎麼辦?她一個女兒家該怎麼救?

    想來想去,沐瑜雪想到一個人,現在只有他可以幫她,那就是——冷哥哥。

    想著她趕緊下床出了門,朝靜修寺跑去。他們從小青梅竹馬,他不會見死不救的,他一定會幫她的。

    沐瑜雪現在所在的月離山在城西,而靜修寺在城南,相隔很遠,她大約跑了近半個時辰,累的已經快走不動了。以前出府都有丫鬟小廝跟著,她什麼時候一個人來過這荒郊野外?越走心里越怕,可是還是得硬著頭皮走。

    誰知越是怕什麼越是來什麼,當她拐出一條小路,要走進另一條路時,對面正好來了兩個男人,其中一個人朝另一個人抱怨道︰“你怎麼這麼不中用?我就小解一下你居然讓她跑了?”

    另一個男人懊惱道︰“我怎麼知道那丫頭那麼機靈,我不是心思一會兒進城綁著她怕被人懷疑,所以才給她松了綁的嘛,誰知她居然還會點拳腳功夫,一不留神她就跑了。”

    那人道︰“這下怎麼辦吧?花大娘可是付了五十兩銀子的,就算咱倆加起來也不值這些錢,這樣回去肯定被花大娘打斷我們的腿。”

    正在兩人一籌莫展不知該怎麼回去交差時,他們一下發現了對面走來的沐瑜雪。沐瑜雪一路走來雖然頭發、衣著有些雜亂,但依然遮蓋不住她姣好的面容,加上她身材比剛才那個女的好太多,兩個男人見了她眼里一下放起了光。

    他們倆互視了一眼,心照不宣,同時朝沐瑜雪撲了過去。

    沐瑜雪見狀心里知道不好了,她轉身趕緊跑,可惜她本就沒什麼力氣了,根本跑不過兩個大男人,沒幾步她就被兩男人抓住了。

    “你們干什麼?放開我!”沐瑜雪掙扎著大聲叫道。

    其中一人邊用繩子將她的手綁起來邊道︰“別亂動,放心,我們不會傷害你,只是帶你去過好日子而已。”

    另一個人也奸笑道︰“就是,看你髒兮兮的,在這荒郊野嶺的也不安全,跟我們走以後吃喝不愁了。”

    說完那人將綁好的沐瑜雪往肩上一抗,朝城里走去。

    沐瑜雪趕緊掙扎著,喊道︰“你們干什麼?放我下來,我不去。”

    其中一人哈哈笑道︰“這可由不得你了,你比那丫頭長得好,肯定能賺錢,花大娘肯定會喜歡的,這下花大娘應該不會怪我們了,哈哈哈哈哈!”

    “我不要,救命啊,救命——”沐瑜雪听完嚇得大叫起來,雖然她不知道他們要帶她去哪兒,但她知道肯定是不好的事情。

    跟著走的那個人見她大喊大叫,立馬伸手將她打暈了。

    到了城內的街上,本來扛著的沐瑜雪,他們立馬換成了背著她,讓她靠在那人肩上,好像睡著了一般。

    小衛正好在街上要飯,好巧不巧正走到了那兩人跟前,他拿著碗想讓那兩人施舍點錢給他,誰知其中一人朝他罵道︰“滾開臭叫花子,別擋路。”

    小衛听了很是生氣,抬起頭正想罵人,誰知抬頭間他無意看到了沐瑜雪的臉。他整個人驚恐的像見了鬼一樣,這......這不是沐小姐嗎?她不是被燒死了嗎?怎......怎麼......

    那這是她的尸體還是她睡著了?為什麼會被人背著在大街上?

    見那兩個人漸行漸遠,小衛有些好奇,他悄悄跟在了他們後面。誰知沒走多遠,那兩人居然背著沐瑜雪進了一家妓院......

    越想越不對勁,小衛趕緊回家找唐二蛋去了,二蛋不是對沐小姐念念不忘嗎,如果沐小姐還活著呢?

    一進院子小衛就大聲喊道︰“二蛋——二蛋——”

    張飛和魏小三都出去了,家里只剩何晟楠在照顧唐二蛋,見小衛焦急的跑進來,何晟楠朝他問道︰“怎麼了?”

    小衛氣喘吁吁的跑進來,看了看何晟楠和唐二蛋,對他們道︰“我......我剛才在街上......看到沐小姐了。”

    “啊?”

    “什麼?”

    何晟楠和唐二蛋幾乎同時驚叫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