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做戲

    沐瑜雪听完哭的有點站不住了,那是她最愛的父親啊,馬上就被砍頭了,她卻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就這樣去了。

    這時何晟楠朝唐二蛋使了個眼色,兩人駕著沐瑜雪強行把她拖著離開。

    走出人群,沐瑜雪哭的不行了,她還是堅持道:“不行,我要去送父親,我要去送父親最後一程。”

    何晟楠強拉住她道:“你父親都要走了,難道你還要讓他擔心?他根本不想讓你看到他砍頭的樣子,你一定要違背他嗎?再說他很明白,你能躲過這一劫是因為朝廷以為你死了,如果你被人發現,很可能也會跟你哥哥一樣被發配邊疆,難道你要讓你父親臨走都不能安心嗎?”

    “可是……可是……”沐瑜雪說了兩個可是,哭的說不出話了,唐二蛋在一旁心疼的很,他突然靈機一動道:“瑜雪,你別哭了,我們去找你哥,雖然你沒了父親,但至少還有哥哥啊,在你哥離開京城之前我們去見他最後一面。”

    沐瑜雪一听忙點了點頭,對啊,他哥哥馬上就走了,這輩子還不知道能不能再見到,她得去見她哥哥最後一面。

    何晟楠听了卻使勁瞪了唐二蛋一眼,這是什麼餿主意,押送沐家人去邊疆的官兵肯定也少不了,萬一到了那里沐瑜雪情緒再失控,指不定還會出什麼亂子。

    不過見沐瑜雪那麼想去,她也不好說什麼,只好陪他們去了。

    他們三人提前躲在押送隊伍的必經之路上,在路邊的雜草後何晟楠再三沖沐瑜雪叮囑道:“一會隊伍在這經過,你就躲在這兒遠遠的看看你哥哥就行,千萬別跑出去,也不能出聲知道嗎?如果被官兵認出你,你肯定也會被抓走。”

    沐瑜雪哭著點了點頭。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他們終于看到了押送隊伍遠遠的朝這邊走來。所有沐家人都穿著囚服,帶著枷鎖,兩邊站滿官兵。沐瑜雪在使勁兒尋找著她哥哥的身影,整顆心都揪成了一團。

    很快,沐瑜雪在眾人中看到了她哥哥,她眼淚忍不住的一個勁往下掉,以前她哥哥是多陽光多硬朗的一個人,可現在憔悴的都不成樣子了。

    哭著哭著,沐瑜雪看著沐瑜璋差點忍不住叫出聲,何晟楠見狀趕緊用手捂住她的嘴巴,並朝她做了個噓的手勢。

    沐瑜雪的眼淚止不住的流著,一顆顆打在何晟楠的手上,她忍著,努力忍著,何晟楠看了也怪心疼,可是沒辦法。

    這就是這個世道,家里一個人犯罪,其他都受牽連,沐瑜雪要是出去,肯定被一起押走。

    正在三個人難過的看著囚犯隊伍時,突然從草叢里射出來好多箭朝沐瑜璋飛去。押送的官兵反應過來趕緊拿劍抵擋,其中一個官兵喊道:“有刺客——”

    囚犯們立馬陷入一片混亂,到處奔藏起來,官兵們既要擋住飛來的箭,又要防止囚犯們趁機逃跑,場面一下亂了。

    沐瑜璋幸好會功夫,雖然雙手被枷鎖鎖著,但他仍靈活的躲著那些朝他飛來的亂箭。

    沐家其他人會功夫的不多,很多人都陸續中箭倒地,沐瑜璋看著身邊的親人一個個陸續倒下,悲慟欲絕,他發了瘋似的邊躲來箭邊狂叫起來:“你們是誰?出來,都給我出來——”

    那些放箭的人似乎要讓他死個明白似的,一個個立馬從草叢里飛了出來,大約有十幾個黑衣人揚著劍朝囚犯隊伍及官兵殺了過去。

    其中一人喊道:“國舅有令,沐家人罪該萬死,全部殺無赦!”

    這時躲在草叢里的沐瑜雪再也忍不住了,她哭喊著朝沐瑜璋焦急道:“哥哥——”

    喊完她就想朝沐瑜璋跑去,何晟楠和唐二蛋立馬拉住她,何晟楠趕緊道:“你冷靜點,你又不會武功過去了只會給你哥添麻煩。”

    沐瑜雪哭著,急得不知該怎麼辦,唐二蛋此時真恨他不會武功,如果他能跟魏小三似的,多少會點拳腳功夫就好了,這樣也能多少幫點忙。

    那些黑衣人訓練有素,沖到人群里就開始了單方面的屠殺,那些官兵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很快就被那些人殺干淨了。

    最後只剩了沐瑜璋一人,沐瑜雪再也忍不住了,她大叫一聲:“哥——”

    使勁掙扎著掙脫開何晟楠和唐二蛋,並沖他們喊道:“你們放開我——”

    她努力從草叢里站起來朝沐瑜璋跑去。何晟楠和唐二蛋一看,這個節骨眼不放她出去沐瑜璋只有死路一條,雖然他們出去也可能是送死,但也來不及考慮那麼多了,只好跟著沐瑜雪跑出去。

    沖沐瑜璋正要下手的那人突然听到喊叫聲,揚起的長劍停在了半空中,他和沐瑜璋幾乎同時轉頭朝沐瑜雪那邊看去。

    沐瑜雪撕下臉上的面紗,朝沐瑜璋再次喊道:“哥哥——”

    沐瑜璋一看整個人愣了,他幾乎懷疑他的眼楮,妹妹?這是真的嗎……?

    而揚著劍的黑衣人看到何晟楠也愣了,沒想到在這里能見到她?

    因為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梅花莊小十,他們今天來假扮翁鶴立的人不是真想殺沐瑜璋,而是演一出戲給他看。這是冷孤月利用沐遼源的最後一道計劃。

    站在小十身側的黑衣人見突然冒出三個人,害怕節外生枝,立馬從背後拿了背的弓箭,抽了三支箭朝何晟楠他們三人射去。

    沐瑜璋一看立馬焦急的朝沐瑜雪喊道:“瑜雪小心——”

    喊完他努力從地上站起來朝拿箭射他們的人撞去,與此同時,唐二蛋想也沒想一個飛身將最前面的沐瑜雪撲倒在了地上,兩人躲過一劫。而小十看到那支朝何晟楠飛過去的箭也考慮都沒考慮,迅速用上內力扔出了他手中的劍,看起來他是要殺何晟楠,實際上他對準的卻是朝何晟楠飛過去的那支箭。

    何晟楠站在那里傻了眼,嚇得她忘了躲,也來不及躲了,眼看兩只箭都要插向她了,她屏住呼吸,最後千鈞一發之際兩劍居然相撞了,稍側面飛來的長劍將直沖她飛來的箭打落在地, 一聲落在了她面前。

    唐二蛋見狀忙朝何晟楠喊了聲:“晟楠——”

    喊完他從地上爬起來朝何晟楠跑過去。

    小十身側放箭的黑衣人嚇了一跳,何晟楠他們不明白,但他看出了小十是在救那個叫花子,難道他做錯了?十爺怎麼會救人?不是下的命令除了沐瑜章其他人都殺無赦嗎?他心里害怕著一會小十會不會懲罰他。

    這時沐瑜雪已經跑到了沐瑜璋跟前,沐瑜章激動道︰“瑜雪,真的是你嗎?”

    沐瑜雪哭著點了點頭,小十指揮著黑衣人剛要假裝對沐瑜章再次動手,突然又來了十幾個騎著馬拿著劍的江湖人士,朝他們飛奔而來。

    這波人是小九帶隊的,就是來做戲給沐瑜章看的。本來他們剛才就要出現了,就在他們要出動的時候突然看到何晟楠他們從草叢里鑽了出來。小九知道何晟楠見過他,怕她認出來,他趕緊從身上扯了塊布,把臉遮了起來。接著就看到了有人要殺了何晟楠他們,小十阻止的畫面。

    很快小九的人和小十帶的人混打在一塊,小九的人佯裝保護著沐瑜章和沐瑜雪,何晟楠和唐二蛋躲在一旁看的有些懵,但何晟楠知道後來來的這些人肯定是來救沐瑜章的。

    結局很明顯,小十的人除了逃跑的,就是假裝被小九的人殺死的。小十帶人跑遠後,摘下了臉上的黑布,他沖剛才拿箭射何晟楠那人道︰“你知道那女叫花子是誰嗎?剛才沒我指示你居然敢哪箭射她?”

    那人嚇得一哆嗦,以為小十要懲罰他了,忙跟著小十的步伐道︰“小的愚昧,還請十爺指點。”

    小十有些生氣道︰“她可是莊主看上的人,剛才要不是我出手快,哼,想想你的後果吧。”

    那人一听,噗通一下嚇得給小十跪下了,忙朝小十磕頭道︰“多謝十爺救命之恩,剛才是小的魯莽了。”

    他真是在心里打了個顫,心道好險,要是剛才真把那女叫花子射死了,那莊主肯定也讓他給她陪葬了。

    小十用手點著他道︰“以後做事穩著點兒,要再這麼冒失,可沒人給你擦屁股了。”

    “是,是!”那人感激的朝小十磕著頭。

    小十搖搖頭走了,他要趕緊去給冷孤月復命。

    而小九這邊,小十那些黑衣人走後,小九趕緊拿劍劈開了沐瑜章脖子上的枷鎖,對沐瑜章和沐瑜雪假裝道︰“沐少爺,沐小姐,此地不易久留,你們趕緊走吧。”

    沐瑜章感激的看著小九道︰“瑜章先謝謝大俠救命之恩,不過請問您是......現在所有人都躲著我們沐家,恨不能跟我們撇清關系,您居然能來救我?”

    小九抱劍道︰“沐少爺客氣了,以前沐丞相救過我一家,現在在下不過是來還恩而已。”

    說到這里他看了看走過來的何晟楠繼續道︰“因為小的容貌已毀,所以就不拿下布來嚇沐少爺和沐小姐了。今日听說沐少爺要被發往邊疆,本來想過來送您一程,沒想到竟然踫上了這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