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隔門認錯

    听到她聲音有點激動,冷孤月忙駐足了腳步,將抬起的手慢慢放下道︰“晟楠,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氣,今日白天是我不好,我冤枉了你,不應該對你發脾氣,讓我進去看看你好不好?”

    說著冷孤月又要推門,何晟楠忙看著門喊道︰“不準進......我......我已經脫衣服了,現在不方便見你。”

    此刻何晟楠多想向他喊救命,可是看著眼前那把刀,身後將她鎖在懷里的黑衣人,脖子上被劃出火辣辣疼的傷痕,讓她不敢輕舉妄動。想當初她被翁翔挾持,自己什麼都不懂意氣用事,差點被翁翔打死,現在她一遍遍讓自己冷靜冷靜,一定要冷靜,她也怕冷孤月冷不丁進來會害了冷孤月。

    她真懊悔剛才一進房間把身上的七步奇癢之毒都拿了出來,今天因為這毒讓冷孤月跟她吵架,她也是一時意氣用事所以才都從袖口里扔了出來。早知道會這樣就一直放在身上,睡覺也不拿出來了。看了看桌子上那幾包藥粉,何晟楠也在想看看能不能趁黑衣人不注意有機會將它們重新拿回手里,只是距離離她有點遠,但如果能拿到,她就有脫身的機會了。

    冷孤月還是以為她在生氣了,想了想便猶猶豫豫道︰“晟楠......是我不好,我都低聲下氣來找你了,難道你還不能原諒我?我堂堂梅花莊莊主,你非要讓我求你嗎?好,是我不對,我不該對你說話大聲,不該吼你,不該為了蠍子去訓你,我錯了好嗎?”

    何晟楠在屋里听得眼淚一下掉了下來,這個傻瓜,她本來是還有一點點生氣,可是從他說第一句軟話開始,她就一點氣都沒有了。

    這時冷孤月又接著道︰“晟楠,這是我第一次跟人談戀愛,做人家心上人,哪怕我在江湖上再威風凜凜,可是在這方面我卻很笨,我知道我做的不好,不會哄你開心,不會說好听的話,但是為了你,從今天起我願意去學。楠兒,從今日起我這樣喚你可好?人家談戀愛的人之間不都有個昵稱嗎,那我這樣叫你你開心嗎?楠兒......”

    冷孤月在門外品味著楠兒這兩個字,說著說著自己都幸福的笑了,以前從來沒做過肉麻的事,說過肉麻的話,可為了讓何晟楠開心,他願意試著去做。

    而屋里的何晟楠已經感動的哭的淚如雨下,這個傻瓜,她已經沒有在生氣了,他還在想辦法哄她開心。不過听著一般正經的冷孤月說情話,這感覺還真不錯,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能听的到。

    這時冷孤月思考了思考又道︰“那你叫我什麼好呢?冷哥哥?不好不好,以前瑜雪是這樣叫我的,孤月哥哥?這個好像也不好,蠍子是這樣叫的,你得跟別人不一樣才行,那叫什麼呢?”

    冷孤月邊想著邊在那自問自答,屋里的何晟楠被黑衣人挾持著卻看著他門外的身影一直忍不住在哭。

    最後冷孤月好像突然想出什麼昵稱了,正要再說,突然何晟楠朝他喝道︰“好了,你別說了!”

    她怕冷孤月再說會把蕭冷的名字給說出來,誰知道這個黑衣人是誰的人,剛才可是連沐瑜雪都說出來了。

    她突然出聲把他喝住,冷孤月一愣,難道他剛才表現的不對?她不喜歡這樣?

    何晟楠忙擦了擦眼淚道︰“好了,冷孤月,你的心意我領了,我現在已經不生氣了,我只是......只是困了,我想睡覺,你先回去好嗎?”

    冷孤月一听,沉思了片刻又問道︰“你真的不生氣了嗎?那你讓我進去看你一眼好不好?”

    何晟楠忙道︰“我不是說了嗎?我已經脫衣服了,穿衣服太麻煩,我不想讓你看到我現在沒穿衣服又沒著裝的樣子,你剛才說的話把我感動了,本姑娘很開心,不過......你得繼續努力,回去多學點情話說與我听,就明天吧,明天早晨說給我听好嗎?”

    何晟楠的眼淚又開始往下流,冷孤月想了想可能明天早晨不行,因為他約了江湖各大門派對付極樂門,對付極樂門是其一,他想借這件事收復各大門派,發揮江湖令的作用,如果不能讓人認可他,江湖令在他手里也只是一塊廢牌子。

    想了想他道︰“明日早晨我有事可能要早些離開莊子,晚上如何?晚上回來我來找你,我們一起出去吃晚飯,你不是喜歡夜景嗎,我找個可以看夜景的酒樓,帶你去吃好吃的可好?”

    流下一行淚,何晟楠應道︰“好!”

    這下冷孤月終于放心了,心里還慶幸,幸好何晟楠沒問他明日去哪兒,不然他還真不好告訴她。

    冷孤月走了,何晟楠的手也悄悄的快觸摸到七步奇癢之毒了,誰知那歹徒卻從她身後一下轉到了她近前道︰“想不到殺人不眨眼的梅花莊莊主冷孤月竟能對你如此低聲下氣,看來是真愛了,這下算是沒來錯。”

    他一到她近前,嚇得何晟楠的手立馬縮了回來,她看著黑衣人戰戰兢兢的問道︰“你.......你是誰?為什麼要抓我?”

    那人拿刀抵著她道︰“跟我走,到了你就知道了。”

    何晟楠被他拉著出了門,他帶著何晟楠找路離開,跑出何晟楠住的院子,剛飛上房頂,準備翻過一排房子用輕功離開,可是一飛何晟楠嚇得喊了一聲,他們所站的房頂正好是藍蠍子住的房子的對面,門外守著的小十和李青青听到聲音一下注意到了。

    兩人想也沒想,不約而同的追了上去。何晟楠一看後面有人了,忙喊了聲︰“救我——”

    一听是她的聲音,小十更緊張了,迅速朝他們追趕去。

    黑衣人帶著何晟楠在前面飛,小十和李青青在後面追,直到追出城外,黑衣人感覺再這樣下去早晚得被他們兩個追上。他知道,真打起來,他根本不是他們兩個的對手。

    想著,他從腰間掏出了兩個煙花彈迅速朝小十和李青青扔去。

    煙花彈炸裂,一股濃煙一下冒了出來,遮擋了小十和李青青的視線和去路。黑衣人借機帶著何晟楠進入了岔路,迅速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