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相見即是離別

    烈日高掛,晴空萬里,刺眼的陽光,如一束束光束,讓人睜不開眼楮。

    在宛若光束的陽光照射下,一把散發著淡藍色光暈的飛劍,萬眾舉目的懸浮在半空中,飛劍之上,一身青衣白衫的沈白熙穩穩的站立,他懷里依偎著伊人,少女帶著笑,臉上帶有還未散去的紅暈,縴縴玉手,和一因常年練劍而長滿老繭的大手十指緊緊扣在一起,幸福而甜蜜,如一對神仙眷侶,御劍而行,羨煞旁人。

    “仙兒,我真希望這一刻能夠永恆。”沈白熙底下頭,貼著她的耳邊說︰“我想和你一起相伴看日落,一起看日出,一起懲惡揚善,還有很多事,想和你一起做。”

    胡仙兒輕眯著眼楮,躺在他懷里,心里暖暖的,听著沈白熙的述說,緩緩張開眼,伸出左手食指,輕輕低著他的下巴抬起,說道︰“這是你說的,我就當這是你對我的承諾,對我發下的誓言。”

    “恩。”沈白熙溫柔的回答。

    但下一刻,他雙眼呆滯,死死的盯著,百里之外的遠方,一道七彩的霞光,似一道驚雷轟鳴,轟鳴聲傳遍方圓百丈,同時七彩的光輝照耀方圓百丈,能在很遠的地方都能看到七彩霞光,沈白熙下意識的用力抱緊胡仙兒,胡仙兒吃痛下,驚疑不定的抬頭看向他,只見他目光呆滯,神色中充滿了焦急和緊張。

    胡仙兒掙脫開沈白熙的懷抱,靜靜的站立在飛劍上,柔聲的問道︰“怎麼了?”

    呆滯中的沈白熙瞬間回神,本能的將全身的法力瘋狂的注入飛劍中,藍色的飛劍速度瞬間提升到極致,他才想到忘了什麼,焦急萬分的開口道︰“仙兒抓緊我。”

    感覺到一雙潔白如玉,溫暖的雙手抱住自己的懷抱,沈白熙才放下心來,雙手掐使劍訣,藍色的飛劍朝著七彩霞光所在的位置,猛沖而去,一邊御劍飛行,一邊開口解釋道︰“仙兒,遠處的七彩霞是天師道最高等級的求救信號,不是必死危機不會求救,肯定是我的同門陷入危機了,我必須趕過去。”

    御劍飛行,瞬間即至,當臨近所在位置,相距百丈之外,胡仙兒眨了眨眼楮,憑肉眼就能看到,百丈遠的地方,有一大片烏雲,有遮天蔽日之勢,所過之處,大地陷入了黑暗,不見一絲光芒。

    沈白熙關心則亂,對百丈之外透露著詭異和邪意的烏雲,仿佛視而不見,目不轉楮,堅定的朝著烏雲所在的方向而去。

    當御劍飛行,離烏雲千米之外的時候,沈白熙看向遮天蔽日的烏雲,肉眼就能依稀的看出,烏雲是成片的有各種鬼物組成,只有人的頭顱,頭兩邊卻長著一對鳥類骨翅的飛天蠻,拼命的蒲扇著骨翅,勉強在空中飛行,還有身軀已經腐爛露出白骨,眼楮卻透著紅芒的腐尸鴉,其中還混雜著形體透明,看似虛幻卻能在空中自行漂浮的幽魂,剩下的還有數量眾多只能勉強看到一鱗半爪的鬼物,很難看出鬼物的種類。

    在遮天蔽日的鬼物組成的烏雲前方,幾百米處,一把灰蒙蒙黯淡無光的飛劍,其上一左手負傷,右手按住傷口,身體傷痕累累,衣衫襤褸,頭戴桃木冠的男子,御劍飛速奔馳,但和他身後追趕而來,遮天蔽日的鬼物組成的烏雲相比,顯得非常渺小和無力。

    身軀傷痕密布,身體越來越虛弱,開始喘氣的男子,神情堅定,漆黑的瞳孔布滿血絲,看著遠方越來越近,一把淡藍色的飛劍,飛劍上御劍而行的沈白熙,他萬年不動如雪霜的臉龐,笑了,以完好的右手抱拳行禮,想張開嘴說話,嘴角卻流出了血液,他強行咽下口中的鮮血,吼道︰“天師道第九代弟子,鬼族監察使,見過師兄。”

    暗淡飛劍上的男子,完好的右手,抓過自己的肚子,從中取出一個帶血的玉簡,玉簡帶著血色的花紋,如同滴血的玫瑰,在他用力拋擲之下,以飛快的速度朝著沈白熙射去,他這才大聲的吼道︰“師兄,快跑,記住,黑夜將來臨。”

    說完,他吐出一大口血,以完好的右手擦拭嘴角的血液,瘋狂的大笑,御使暗淡的飛劍掉頭,義無反顧的朝著以遮天蔽日的鬼物組成的烏雲而去。

    似來自靈魂的聲音,響徹天地︰

    ‘以我之血,以我之肉,阻你我之敵。'

    傷痕累累,衣衫襤褸的男子,整個身體在秘術作用下,像氣球一樣撐起,越來越大,直到極限,化作滿天的血肉碎屑,擁有強大穿透力和腐蝕力,大範圍殺傷數量眾多的鬼物。

    離烏雲千米之外的沈白熙,一個帶血的玉簡被他握在手中,他神色呆滯,眼睜睜的看著,他想救的人,他的師弟,在他面前化為碎屑,盡可能以最大的力量殺傷遮天蔽日組成烏雲的鬼物,他的胸口有熱血在涌動,很想上去大殺特殺,為師弟復仇。

    “沈白熙你冷靜一點,看看你手中帶血的玉簡,不要讓你師弟的心血白費。”胡仙兒抬起左手,按在他的左肩,盡可能的勸慰著。

    沈白熙感覺到左肩一沉,听著胡仙兒的勸解,擦著眼角中不存在的眼淚,堅定道︰“我已經沒事了。”

    他說完,緊要牙關,恨恨的看著遠方被炸出一個缺口,在快速復原的鬼物組成的烏雲,御動飛劍轉身,反方向飛快的御劍飛馳。

    很快,御劍遠去的沈白熙和胡仙兒,身影變得越來越小,直到最終變成黑點消失。

    原地,遮天蔽日的鬼物組成的烏雲,上方被陰影籠罩的部分,露出一只青褐色布滿鱗片手臂,手臂有水缸那麼粗,擁有四根腫脹手指的手掌,拍打著托著上方陰影籠罩部位的飛天蠻,腐尸鴉,幽魂,影藏在陰影中的神秘鬼物,看著御劍而去的兩人,似乎看到了有意思的玩具,饒有興趣的說道:“兒郎們,加把勁趕上去,這可是鬼帝交給我們的任務,而且那女的總給我熟悉的感覺,給我捉住她,我要活的,男的就是你們的血食。”

    托著上方陰影的數量眾多的飛天蠻,腐尸鴉,幽魂,听到‘鬼帝’這兩字,全身縮成一團,整個身體瑟瑟發抖,此時,一團烏黑的鬼氣從布滿鱗片的大手里滲透出來,安撫眾多鬼怪的情緒,數量遮天蔽日的鬼物,在大手主人瑤瑤操控下,比之前更快速度,如利箭一般,迅速的朝著御劍而去的兩人追趕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