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回 白公子酒樓逢難女 小尼僧廟外會英才

    詩曰︰

    英雄仗義更疏財,不是英雄作不來。

    一生慣打不平事,救難扶危逞壯懷。

    且說艾虎說了醉鬼泄機言語,又提起了騎驢的那般怪異,那身功夫,那驢怎麼听話,怎麼到了葦塘不見驢蹄子印,又說︰“三哥,你是個聰明人,你想想這是何許人物?據我看著,他不像個賊。”徐良說︰“不是個賊!萬一是個賊呢?可惜我沒遇見,老兄弟,你既給他會了酒賬,怎麼不問問他的姓名呢”艾虎說︰“也得容工夫問哪!會了酒錢,他連個謝字也沒道,就上了驢,鬧了個故事,就走了。我跟到廟前,他那里念了聲雲翠庵。我到廟後就找不著了。”隨說話之間,預備晚飯。喬爺也打外邊進來。大眾又問了問喬爺。喬爺說︰“什麼也沒打听著,就看見了個倒騎驢的。”艾虎說︰“可听見說了些什麼言語”回答道︰“眾人都說他是個瘋子,並沒听他說話。”徐良說︰“咱們大家吃飯吧,指望著喬二哥打听事,那不是白說。”大家飽食了一頓,候到初鼓之後,喬賓、胡小記看家;徐良、艾虎預備了兵刃,換了夜行衣靠,躥房越脊出去。直奔雲翠庵而來。

    一路無話。到了雲翠庵,一位看了地勢,隨即躥將進去。一看,里頭地面寬闊,也不準知道是在哪里。過了二層殿,見正北上燈光閃爍,西北上也有燈亮。兩個人施展夜行術,奔了西北,卻是一個花園。進了月亮門,見有兩個小尼,一個打著燈籠,一個托著盤子,就听她們兩個人低聲說話。二位好漢暗暗地隨在了背後,只听她們說︰“咱們師父太死心眼了,人家執意不允,偏要叫人家依她,就在今天了,似乎這樣男子也少,今天再不點頭,就要廢他的性命了。”前邊一個太湖山石堆起來的山洞,穿那個山洞而過,到了一所房屋。外邊看著燈火閃爍,人影搖搖,小尼啟簾進去。二位好漢用指甲戳破窗欞紙,往里窺探明白,原來見芸生大爺倒扭著二臂在燈光之下,閑目合楮,低著腦袋,在那里發煩。旁邊坐著一個尼姑,約在二十多的光景,身上的衣服華麗,百種的風流透著一派妖淫的氣象。桌案上擺列些個酒菜,那個意思要勸大爺吃酒。大爺是一語不發。外邊二位看這般光景,心中好淒慘。依著艾虎就要進去。徐爺拉住,不叫他行事莽撞。

    列公,你道這芸生大爺何故到此?皆因那日未帶從人,出了店門,自己游玩了半天。就在魚鱗鎮西口內路南找了一座酒樓,靠著北邊樓上落座吃酒。要了些酒菜。把北邊的樓窗開開,正看街上的來往行人,見有個二人小轎,後面跟著一個小尼姑兒。當時有些個人們瞧看,七言八語地說話。樓上可也就講究起來了,過賣攔住說︰“眾位爺們喝酒,可別談論這些事情。”眾人被過賣一攔,雖不高聲談論,也是低聲悄語地講究。可巧芸生同桌一個人也是在那里吃酒,連連地嘆息。芸生借此為由,就打听了打听,那人先嘆了一口氣說︰“世間不平的事甚多了。”大爺就問︰“怎麼不平的事”那人說︰“方才那個轎子里頭是位姑娘,姓焦,名玉姐。人家識文斷字,是我們這的教官跟前的姑娘。教官死啦,剩下他們哥兩個,一個老姑娘。這兩個哥哥,一個叫焦文丑,一個叫焦文俊。焦文丑進學之後,家中寒苦,顧不得用功念書了,就教書度日,文法又好,學生又多,把個人累死了。剩了焦文俊,從小的時節就有心胸。他說他哥哥一死,不能養活老娘和妹子,出去非得發了財才回來呢。打十五歲出去,今年整五年未歸。他們這有前任的守備,姓高。他有個兒子叫做高保,外號人稱叫地土蛇,倚勢凌人,家內又有銀錢。有那位焦教官的時節,高守備親自到他家求婚。焦教官知道他兒子不能成器,故而親事未許。到後來焦教官一死,焦文丑又一死,焦文俊又走了,知道她母女無錢,給她送了些個銀錢去,作為是通家之好。怕她母女度日艱難,又送些個資斧。久而後可以再去說親,就不能不給了。如若不給,就得還錢。明知她母女使著容易還著難,這親事不能不作了。焉知曉她母女更有主意,所有送去的銀錢俱都璧回,執意地不受。又去提親,仍是不給。可巧高守備死去了,過了百日的孝服,听說他們要搶人家這個姑娘,又怕不行。如今這個高保私通了雲翠庵尼姑,他們定下的主意,要誆這個姑娘上廟,尼姑設計,叫高保強污染人家姑娘。此話可是個傳言不實,方才你可曾見那轎子,里頭就是姑娘。到了廟內,準墜落他們的圈套。”芸生大爺不听則可,一听無名火按納不住,天然生就的俠肝義膽最見不得人有含冤被屈之事,復又打听這個廟現在哪里。那人說︰“就離西鎮口不大甚遠,坐北向南。”芸生又說︰“這要真污染了人家姑娘,難道就不會去告狀去”那人說︰“要是真要如此,也短不了詞訟。再說人家教官,還有好些個門生哪。你看來了,這就是那個地土蛇。”見在數十匹馬,猶如眾星捧月一般,都是從人的。當中有一位相公,戴一頂墨綠繡花文生公子巾,迎面嵌美玉,雙垂青緞飄帶;穿一件大紅百花袍,斜領闊袖,虛攏著一根絲絛;白襪朱履,手中拿定打馬絲鞭。黃白臉面,兩道半截眉,一雙豬眼,尖鼻子,吹火口,耳小無輪,印堂發暗,直奔正西去了。大家又是一陣亂嚷亂說,眾人說︰“去了,去了。此時沒多事的人。若有多事的人,這小子吃不了兜著走。”芸生大爺立時把過賣叫將過來,會了酒賬,又要會同桌那人的賬,那人再三不肯。總共吃了幾百錢,給了一兩銀子。過賣謝了芸生大爺。大爺復又與同桌那人說︰“尊兄,咱們再見了。”自己下樓去了。

    出離了酒樓,一直地奔正西。走到廟前。抬頭一看,朱紅的廟門,密排金釘。兩邊兩個角門,俱都關閉,看正當中門上頭,石塊上刻著陰文的字,是“古跡雲翠庵”。忽然見東邊角門一開,出來了許多人和馬匹,原來就是高相公手下從人,他們大眾回家,就見有兩個小尼姑送出說︰“明天也不用很早來接。”大家笑嘻嘻地乘跨坐騎走了。

    小尼姑一眼看見白芸生,芸生大爺也瞅看小尼姑子。見她說︰“眾位,你們勒勒馬吧,師父出來了,有話和你們說哪。”那幾個人,也沒有一人听見,竟自揚長去了。那個小尼姑一回頭說︰“師父,你瞧這個人。”見里面又一個把著門框,往外一探頭,二目發直,看那個神思,就像真魂離了殼的一般,目不轉楮,淨瞅著芸生。大爺本來好看,一身青衣,青布武生巾嵌白骨,青布箭袖袍,灰襯衫,青棉線帶子,青布官靴;面似美玉,細眉長目,皂白分明;垂準頭,唇似涂朱,牙排碎玉,大耳垂輪,十七八歲。好似未出閨閣的*都沒他長得體面、俊秀、清雅。那妙修本是個淫尼,幾時見著過芸生這號男子!看了半天,早就神馳意蕩。

    芸生可也看見淫尼咧。見這麼一瞧,芸生也有些個害羞意思,掉頭要走。尼姑不肯叫他就走,說道︰“阿彌陀佛!這位施主相公別走,請到廟中坐坐,小僧有件事情奉懇。”芸生的心內打算回到店中,夜晚再來,為的是那位姑娘,怕遭他們的毒手。倒是要解救女子,她反讓我到她廟中,何不趁此機會去到廟中走走。于是答道︰“不知道師父有什麼事情,快些說來。”尼姑說︰“你先請到廟中。”芸生說︰“倒是什麼事情,先要說明,然後進去。”尼姑說︰“尊公可認識字麼”芸生說︰“我略知一二。”尼姑說︰“我扶了一個乩語,請相公爺給批一批。”芸生說︰“我不會乩語。”尼姑說︰“念念就得了。”芸生說︰“那還可以。”

    芸生隨著尼姑進了雲翠庵,一直往後,直到西跨院,單一所房屋,啟簾進去,到里面獻茶。見那屋中糊裱干淨,擺列些古董玩器,幽雅沉靜。芸生說︰“把乩語拿上來我瞧。”尼姑說︰“我現在請乩。”叫小尼姑預備晚飯,果然晚間預備的豐盛席面,不必細表。

    大爺飽食了一頓,預備好殺尼姑,直等到二鼓,並沒見一人進來。芸生一看,原來是跨院門已經鎖上了。四下一看,忽見牆頭上刷的一聲,一個人影,不知何故?

    若問是誰?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