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把話說清楚

    寒夜蕭蕭,佇立高檐上的兩人相對而望,一陣夜風襲來,卷起融入夜色中的衣袂。

    短暫的沉默後,易雪塵再次開口︰“如果說外面的事,我們站的地方不錯,不用擔心被人打擾,現在就可以把話說清楚。”

    簡不想提外面的事,尤其這些話出自她說的,然而,他卻沒有辦法阻止。

    因為,這是他們必須面對的問題!

    “楚懲悼彰鶻T詮 錚 鞘前 畝 鰨 一廝以鷂夼源?墑牽 頤幌氳皆謖飫鎘齙僥悖【熱荒閽謖飫錚 彰鶻F袷俏拗髦 錚 乙倉沼諉靼壯懲敕ㄉ璺ㄈ夢醫 腦 蛄恕!br />
    讓她進宮,找劍是假,楚懲惱嬲哪康氖僑盟繳鈁飫 募蝻L。

    其實,他沒必要拐彎抹角,直接把事情告訴她會更好。

    “這些天我時常在想,我們生來不是一路人,究竟什麼原因讓你出現在我們的生活里?難道僅僅因為那位已故的容雪公主?”

    簡露出一絲嘲弄,如今他所面臨的一切,確實都是拜那位公主所賜!

    沒注意他面上的細微變化,易雪塵自顧說著︰“好像還真是因為她呢!以前我不明白阿爹為何舍棄我而看重你?也不明白阿爹一直遵守的族規到你身上就會改變?現在,我終于懂了!阿爹終究選擇了你,在他心里,我永遠比不上你!”

    最後那句近乎低喃的語氣,好似對父親不信任自己的抱怨,話里充滿遺憾與可惜。

    簡不置可否︰“你覺得師父看重我是件好事?”

    易雪塵反問︰“你這麼說,是在怪他?”

    簡輕笑︰“萬事有因果,怪不了任何人。若說怨,最是無情帝王家,只能說我的身世不好,出生在這樣一個地方。”

    易雪塵點頭,很是贊成︰“你說的不錯,世上最無奈的事就是無法選擇自己的身世,但至少我們可以選擇怎樣面對。”

    說話間,忽地抬手指向他,神情冷然,說道︰“簡,別說我強迫你做你不願做的事,楚懲偶保 也患薄N頤橇礁 械氖鞘奔洌 饒閿辛司齠  詞刮也徽夷悖 頤且不峒妗5絞保 裟慊故羌蝻L,我蕭易辭甘願認你為主,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若你是凌氏子弟,我們雖無恩怨,但立場不同,屆時,還請多指教!”

    此話一出,他們一直避而不談的事頓時有了明朗的走向。

    簡失笑,這就是他認識的蕭易辭,殘忍的等他做選擇,理智的把自己置身事外,冷酷的只有立場沒有對錯!

    所有事丟給他,他的決定是她的選擇,不問他的猶豫和掙扎,她唯一做的就是面對他最後的決定。

    這家伙,還是和以前一樣,做事讓人討厭!

    易雪塵側身望向遠處,道︰“該說的已經說完,有機會再見。”

    簡叫住準備離開的人︰“易辭,等一下。”

    易雪塵看向他,沒有說話,無聲詢問。

    簡道︰“我們的事以後再說。可是凌慕軒的事,我希望你不要過問。”

    易雪塵轉身而去,就給他一個遠去的背影,以及消散在風中的回答︰“這件事,我做不了主,你說的也不算,各自為安吧!”

    簡,兩年的時間可以改變很多東西,你不願見到的,不代表它不存在!

    簡若有所思看著遠去的黑影,眼底露出一絲落寞,到底有了距離,放在以前,他們的談話不會如此含糊不清!

    關于凌慕軒,她隱瞞了一些事。

    白天所見,他就注意到提起凌慕軒的時候,她的態度很反常,失去平素的冷靜,顯得緊張,那種情緒還是她完全無意識中表現出來的。

    甚至,晚上不惜親自跑一趟憶軒殿查看凌慕軒的具體情況,他想就算他沒來,凌慕軒也不會出事!

    她對凌慕軒的緊張程度,也許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從種種跡象表明,她和凌慕軒確實存在某種關系?

    想到這里,簡頗為頭疼。

    他們還在做夢,你不同,明白我們所處的立場,理智對待我們的關系,所以,你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蕭易辭,他們已經夠我煩惱了,何必再多一個你?

    唉!

    一聲無奈嘆息散入空中,隨之消失不見。

    ••••••

    次日一早,梧桐院傳來璇羽比平時大一倍的聲響。

    “你現在出宮?這麼早?”

    屋里還是黑漆漆的一片,璇羽被忽如其來的告知驚得趕緊起床。

    易雪塵輕嗯一聲,點點頭,收拾完被褥,便向外走去。

    昨晚回來之後,她一夜沒睡,一直在等天明大開宮門的時辰,現在要去找念姑姑,和她說一下出去的事。

    璇羽跟過去,忽然的消息讓她接受不能,雖然雪塵說過近幾日離開皇宮,可是,她沒想到會這麼快,沒有間隔,今天就走!

    “怎麼走的這麼突然?雪塵,要不你在等兩天,等其他人回來之後你再走,這樣我也好送你出去!”

    璇羽今天要去見一個人,所以,現在她還沒辦法送她離開皇宮。

    “璇羽,送我到這里就行了。”

    梧桐院外,易雪塵阻止繼續送她的璇羽。

    璇羽欲言又止,很是不舍的看著她。

    見她這般模樣,易雪塵啞然失笑,說道︰“我出去看看娘親,還會回來,你不用這樣。”

    璇羽暗淡的眸子閃著亮光,欣喜道︰“出宮看坊主!你不準備走了嗎?”

    “呵呵∼”

    易雪塵撓撓眉,有些尷尬了︰“暫時不走了。”

    她好像每次都說走,每次都走不成,這次,也不例外!

    下次離開就不告訴別人了,省得走不了,又得解釋一番。

    易雪塵看了眼泛白的天際,東方剛現朝霞,破曉時分天色蒙亮,還沒走就已經覺得時間不夠用了。

    “行了,你回去,我走了。”

    說著,易雪塵已經揮手離去。

    看著遠去的人,心情不似先前那般沉重,璇羽露出靜雅笑容,轉身回房繼續補覺。

    念姑姑看著一早出現在她院外的易雪塵還是相當驚訝的。

    第一次見這姑娘,受到她的威脅,所以對她的印象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