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賭約

    璇羽明白離宮是無法改變的事,離開之前想到了易雪塵。

    她們都是從雲弦坊出來的,如今要回去了,就想和她說一聲,所以,她來o之宮找她,向她辭行。

    然而,面對易雪塵冷漠的態度,璇羽失望地想著︰原來這只是她一廂情願的想法!

    璇羽更失望的發現,當她說出辭行離開皇宮,易雪塵沒有任何反應,無動于衷,只是淡淡‘哦’了聲以作回應。

    而她接下來的話,更是讓人寒心︰“見也見到了,不是說離開皇宮,你先回去收拾東西,明天我就不去送你了。”

    璇羽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她覺得易雪塵迫不及待想讓她離開的這里!

    偏室傳來另一個聲音︰“曲未消,人未散,怎麼停下來了?外界庸擾,無需理會,繼續撫琴。”

    璇羽默默看了易雪塵一眼,流露一抹難為之色,雖然是為了見她一面才看來的,見面之後確實沒有理由留下來,可是,現在殿下開口,沒人敢違抗他的命令。

    璇羽低垂眼眸,凝神靜氣繼續撫琴。

    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易雪塵知道多說無益,最後看了下安然若素的璇羽,心里暗自嘆息,轉而走向偏室。

    相隔一扇竹籬的偏室外,易雪塵恪守規矩︰“可以進去嗎?”

    “嗯。”帶著幾分慵懶的語調從里面傳來。

    璇羽看著她進去,偏室的光折射在竹籬的光影點點消散,徹底隔絕外面的視線,毫無所覺間,唇畔被她咬出了齒印,內心深處流露著不一樣的情緒波動。

    而她彈奏的曲子還是悅耳動听的,至少,凌非听著舒服,悶煩多天的心情舒暢不少。

    一縷素色衣袂從半闔的眼底掠過,清透的眸子看了她一眼,隨之見她從棋盒里拿出一子,手執黑棋,伴隨清脆的落子聲,孤星起子落下第二枚。

    這是一盤剛起手的棋局,凌非沒想一個人玩,而是在等一個對手。

    易雪塵落座,凝眸看著空如也的棋盤,說道︰“沒有賭注的賭局是不完美的,我們來一把帶賭注的棋局,如何?”

    凌非眉宇微揚,一個新穎的提議,非常有趣︰“你想賭什麼?”

    易雪塵抬眸看他,一瞬不瞬,道︰“空明劍,你輸了,把它給我。”

    相視而望,清明的眸子波瀾不驚,又隱含千言。

    以空明劍為賭注,一個讓人意外的要求!

    空明劍乃師父所傳,代表的意義非同一般,這曾是他用生命立下血誓守護的東西。

    如今,空明劍于他而言已無多大用處,可是,只要還在他手里,從某些方面說就能起到牽制作用,那些心懷叵測不敢輕舉妄動。

    然而,他沒想到易雪塵會以這種方式挑明意圖,由此也說明了另一件事……

    指尖冰涼的觸感給人一絲清明,落下一枚白子,凌非道︰“你認真的?”

    空明劍為匙,牽引出的東西與之息息相關。

    青山二水圖,匿跡多年,沒想到當日提了一句,反而被她放心上,此時重提空明劍,她可是尋出二水圖的下落?

    畢竟,東西幾她並不遠,時間不在長短,只要有心,隱藏的也不會是秘密。

    易雪塵沒有回答,而是在他落下棋子之際,也落下自己的棋子,展開棋局上走勢,用實際行動告訴他自己的認真。

    “看來你已經想清楚了。”

    面對棋局上的攻勢,凌非並沒有立刻跟進,修長的手指有規律的點在棋盤上,慢條斯理說道︰“你想賭,我就奉陪。不過,空明劍的價值你該清楚,既然用它作賭注,那你是不是也該拿出同等價值的東西呢?”

    易雪塵不慌不忙說道︰“紫凌心法已經交給佑一,助你扶持一個王族後裔,我不認為我這里還有別的東西比這個更有價值。”

    凌非不以為然笑了笑︰“心法無法做這次的賭注,是你自願給他的,我並未要求你這麼做。”

    理被他佔了,反倒是她多管閑事,易雪塵懶得爭辯︰“好,當我多管閑事了。那你說說想要什麼?和空明劍同等價值的東西,有,我就給。”

    凌非把玩手中的白子,漫不經心說道︰“我要你一個承諾,一個不能拒絕任何要求的絕對承諾。答應,我們就賭這一局,不答應,當我沒說。”

    人心最是善變,有些事不是努力就能改變的,他需要一個不變的承諾,而且,必須是蕭易辭本人的承諾!

    易雪塵沒想到他會提出這個交換條件,低垂眼眸,閃過一絲猶豫。

    凌非是聰明人,以他的身份地位,怎會拘泥于外物珍寶。

    像她這樣的人,孑然一身行走江湖,唯以‘信’字立身,一諾千金,允諾就沒有反悔的機會。

    他很了解她,確實,她同樣認為沒有比她的承諾更重要的東西了!

    在她猶豫之余,凌非說道︰“怎麼,你不敢!還是,沒有信心贏下這把賭局?”

    易雪塵從容淡定︰“即是我先提出的賭局,又豈會有退縮的道理。”抬手做出請的手勢︰“請多指教。”

    凌非落下手里溫熱的棋子,道︰“很久沒和你對弈,以前輸多贏少,這次,拭目以待。”

    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兩人沒有說過一句話,碎玉伴隨清絕琴音,一心專注眼前的對局。

    璇羽的指尖有點發麻,由于長時間撫琴,手指甚至出現被琴弦刮出的紅痕。

    她不清楚具體撫了多長時間的琴,只記得循環撫琴,曲目還是紫台煙雨,因為無人叫停,也沒人說換曲,她只能一遍又一遍彈這首曲子。

    自易雪塵進入偏室開始,廳堂好像只有她一個人,侍女候廳,侍衛守門,肅靜而凌厲的氣息,給人一種無形壓力。

    璇羽的心有些焦灼不安,秀眉顰蹙,沒想到自己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

    從雪塵進去的時間來看,四皇子待她與旁人不同,近侍都留在外面,單單留下她一個,僅此一點,足以說明雪塵在這里過得不錯,不需要擔心。

    而況,雪塵看到她的態度已經表明不想見到她。

    也許,她根本不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