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無法拒絕的饋贈

    “追殺我的人已經到了。”

    紅發少女聲音落下的同時,那個赤裸上身的壯碩男子破壞了鐵匠鋪的大門,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阿伊爾和拉夫妮都有些發愣,前一秒談話間所談到的人,下一秒就直接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

    那名追殺紅發少女的壯碩男子滿臉怒氣來勢洶洶,他赤裸的上身有著一道猙獰的傷疤,手中握著一把巨大的鐵劍。鐵劍揮動間,那名男子已經朝阿伊爾這邊沖了過了。

    “終于找到你了,這次我看你往哪里跑!”

    壯碩男子襲來,手中的劍刃橫斬,似乎打算連帶著阿伊爾和拉夫妮兩人同那名紅發少女一起,被這把鐵劍攔腰斬斷。

    匆忙之中,阿伊爾一把推開拉夫妮,而他則被紅發少女撲倒,電光火石之間,三人都躲避開了壯碩男子的攻擊。

    在倒地的一瞬間,冰涼堅硬的觸感入手,阿伊爾定楮一看,發現自己先前放在桌子上的鐵劍不知道什麼時候被紅發少女拿到,此刻遞給了自己。

    “是在倒地的那一瞬間嗎。”阿伊爾這樣想著的時候,紅發少女的聲音在他的耳側響起。

    “去戰斗吧,騎士大人,去把我們的敵人打垮。”

    紅發少女的話語提醒了阿伊爾,讓他意識到了現在的情況。危機還沒有解除,那名追殺紅發少女的壯碩男子不管不顧,似乎打算連帶著阿伊爾和拉夫妮一起解決掉。

    沒有過多猶豫的時間,阿伊爾只能選擇迎戰,一切,要等先度過眼前這個危機再說。

    阿伊爾緊握自己手中的鐵劍揮舞,與壯碩男人握著的巨大鐵劍踫撞在一起。兩人一名壯碩,一名瘦小,各自手中的劍也是,一把巨大,一把細窄。這原本就應是壓倒性的局面卻沒有按照預想的那把發生。兩人的第一記對擊,勢均力敵。

    “這位先生,請你冷靜一下,有什麼事情說清楚再......”阿伊爾在戰斗當中還打算與那名壯碩男人交談,但是對方顯然沒有這個心思,壯碩男人一直怒吼著,手中巨大的鐵劍一次又一次的向阿伊爾襲來。

    嘗試溝通無果,阿伊爾在心底嘆了一口氣,“那就沒辦法了,只好,先令你冷靜下來了!”阿伊爾眼楮極快的眨了一下,再睜開的時候,眼中滿是銳利光芒。

    貝齊曼斯大陸的生靈,天生體內便擁有一種神奇的力量,這種神奇的力量與每個人的生命相鏈接。人們都將這種力量稱為,魔力。

    魔力可以內斂,也可以外放。若是將魔力調動凝聚于一處,便可以產生多種變化。比如,增強自己的身體能力。

    阿伊爾之所以能夠接下壯碩男人的斬擊,依靠的就是利用魔力增幅自身,從來彌補了他與壯碩男人之間巨大的力量差。

    “可能會讓你受一些傷,不過希望你能冷靜下來。”在阿伊爾與壯碩男人戰斗的過程當中,拉夫妮和紅發少女早已躲到了一旁。阿伊爾一矮身,躲過了壯碩男人的一記橫劈,他的動作比之前更為迅速。

    阿伊爾握劍上挑,與壯碩男人的下一記斬擊踫撞在一起,這次與先前不同的是,阿伊爾壓制了對方。壯碩男人的巨劍被蕩開,身前空擋大開。

    “結束了。”調動自身全部魔力的阿伊爾進入最強狀態,此刻他需要擔心的不是敵人的反擊,而是如何在不造成致命傷的情況下,令對方喪失戰斗能力。

    終于,阿伊爾揮擊。

    “鏘——”

    劍刃踫撞聲回蕩,壯碩男人的劍刃不知何時回到了自己的胸前,擋住了阿伊爾的攻擊,同時詭異的事情發生在了阿伊爾的身上。

    “魔力失效了?”阿伊爾發現自己調動的魔力全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像是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

    “不好!”來不及細想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失去魔力後所產生的巨大力量差導致阿伊爾的劍刃反被壯碩男人彈開。

    “哈啊!”壯碩男人咆哮一聲,他那柄巨大鐵劍的刃身便朝著阿伊爾的腰間斬來。

    巨劍厚重且鋒利,阿伊爾可以清楚的听到劍刃劃破空氣所發出的嗚咽風聲。如果這一劍劈斬在自己的身上,可以想象,阿伊爾的皮膚會像縴薄的紙張一樣被隨意切開,鮮血噴涌,撕裂的肌肉和骨頭碎屑混在一起,其總得產生的結果叫做死亡。

    一瞬間,阿伊爾被名為死亡的陰影所籠罩,這是他第一次體會到這種像是連血液都能凝固的冰冷感覺。

    “阿伊爾!”面對突然轉變的形式,拉夫妮失聲尖叫,整個人向阿伊爾奔跑而來。但是她跑的再快,又怎能快的過壯碩男人的斬擊。

    紅發少女在一旁笑吟吟的,不知在想些什麼,不過此時她舉起了自己的右手。

    “向左躲避,向右,微蹲呢……反手挑擊,還是說從側面擊打他的劍身?”阿伊爾感覺自己的身體冰冷,但是頭腦卻是格外的清晰,他的思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迅速。大量的推演動作在阿伊爾的腦海中浮現,他在尋找破除危局的方法。

    但是一個個設想出現,又一個個不斷地被阿伊爾自己推翻。閃躲不能,抵抗不住,規勸無效,以對方現在的這個架勢,哪怕他及時收力也無法抵擋住對方的攻擊。

    只能被動的挨上這一下嗎?阿伊爾的腦海中浮現這麼一個念頭,不過隨著念頭響起的是一個听不出男女的聲音,“既然躲不掉,為什麼不斬下去呢?”

    對,躲不掉的話就斬下去,用自己的攻擊去逼迫自己的敵人停手。

    阿伊爾用力的攥緊自己手中的鐵劍,他的心前所未有的平靜下來,而且他還听到了許多“聲音”。

    巨劍拍下壓縮空氣的音爆聲,拉夫妮和自己砰砰跳動的心跳聲,龍牙魚在水中游動身軀劃過水流的聲音,還有一道清晰無比的聲音——一句清脆的女聲。

    “砍翻他X的。”

    然後,阿伊爾的劍刃轟然而下,一道出乎他意料的耀眼光芒亮起,強盛的沖擊伴隨著氣浪翻滾,壯碩男人直接被吹飛到了門外。當然,被吹飛的還有鐵匠鋪的一整面牆壁和一扇木門。

    “這是,我做到的嗎?”阿伊爾愣愣的看著自己的杰作,有誰能一劍破壞掉一面牆壁啊,這只有王都中的騎士們才能做到吧。

    “哇哇,你好厲害啊,真不愧是騎士大人呢。”紅頭發的少女蹦蹦跳跳的竄了過來,壯碩男人被卷飛以後就沒了聲息,看樣子她的危機已經暫時解除了。

    阿伊爾看向這名紅發少女的眼神變得古怪起來,剛才隱約間他听到的那聲清脆的女聲,貌似就是來源于自己身前的這名少女。

    阿伊爾正要開口說些什麼,旁邊突然傳來拉夫妮的一聲尖叫。

    “魚,龍牙魚!”拉夫妮顫抖的手指指著地面之上,在一片狼藉的地面上,一條面目猙獰的凶狠惡魚正在不斷撲騰,同時它那長有鋒利牙齒的大嘴在不斷的張開閉合。

    “拉夫妮,退後。”阿伊爾一揮手示意拉夫妮退下,被龍牙魚咬上一口可不是鬧著玩的,像拉夫妮那種小胳膊小腿可能會被它給一口咬斷。

    當務之急是想辦法,在不被龍牙魚咬到的情況下抓住它,當然,也不能傷了這條魚。

    “哇啊啊!”在阿伊爾動手之前,有另外的一個人以最快的速度沖了出去,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迅猛動作將龍牙魚一把抄到了懷里。

    紅發少女眼中似乎冒出了小星星,她抱著在她懷里不斷折騰的龍牙魚,開口向阿伊爾問道︰“這個,可以給我嗎?”

    阿伊爾一時語塞,這場面轉換之快讓他有些愣神,過來一會兒他才回答︰“這條魚不能給你,這是別人寄存在這里的。”

    “這樣啊。”紅發少女看起來很是失落,同時她又用低不可聞的聲音輕輕念叨了一句,“也對,畢竟這是他留給你的。”

    拉夫妮好奇的往紅發少女懷中的龍牙魚那邊湊去,她不明白為什麼看起來真的凶的一條魚會被一個看起來跟自己差不多,或者說是看起來力氣還不如自己的少女抱在懷中。

    紅發少女突然快步走過拉夫妮的身邊,然後在其詫異的目光中朝阿伊爾走去,“這個還給你。”

    阿伊爾此時正看著破損的大門,他還在擔心那名壯碩男人的安危,畢竟他只想阻止對方粗暴的舉動,並沒有想要傷他性命。當阿伊爾回過頭來的時候,看到的卻是一張猙獰的魚臉。

    “啊!”阿伊爾被嚇了一大跳,但是伴隨著他的這一聲大叫,那條龍牙魚身上突然有著一道耀眼的白色光芒亮起,光芒一瞬間就籠罩了整個房間,遮住了阿伊爾和拉夫妮的視線。

    在這個光芒籠罩中,阿伊爾感覺到了一個堅硬且濕漉漉的東西撞擊在了自己的臉上,隨後一個柔軟的身軀擁住了他,並且在他的耳邊輕輕說著。

    “你是在擔心自己的敵人嗎,還真是善良仁慈啊,那麼把這樣東西給你的話,也算是‘物盡其用’了。嘿,希望你喜歡我送給你的禮物,仁慈的騎士大人啊。”

    光芒暗淡,阿伊爾被人擁抱的感覺消失,他下意識的伸手想要抓住什麼,卻抓了個空,紅發少女憑空消失不見了蹤影。

    濕漉漉的感覺還在自己的半側臉頰上,阿伊爾拿袖子抹了抹臉,旁邊突然傳來拉夫妮的一聲尖叫。

    阿伊爾看向拉夫妮,卻發現對方正一臉驚恐表情的看著自己。“怎麼了,拉夫妮?”阿伊爾一開口,卻發現自己的聲音含糊不清,半側臉頰的肌肉發僵,同時因為用袖口擦拭臉頰的動作讓他感覺到了一股異樣的堅硬感。

    “阿伊爾,你的臉……”拉夫妮的小臉煞白,整個人因為害怕有些顫抖著。

    臉?臉怎麼了?

    阿伊爾偏了偏腦袋,讓自己能夠出現在鐵匠鋪一角的那面巨大的落地鏡中。然後,一道與拉夫妮相似的淒厲嚎叫響起,不同的是這一聲喊叫中還夾雜著一份憤怒。

    在鏡中,阿伊爾的半側臉頰完好如初,而另外半側則是變成了龍牙魚的猙獰模樣。

    禮物送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