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前往王都

    “阿伊爾。”拉夫妮不知何時已經湊到了失魂落魄的阿伊爾的身邊。阿伊爾在咆哮之後便陷入了這種失魂落魄的狀態。“放心吧阿伊爾,”拉夫妮輕輕握起阿伊爾拋下鐵劍的右手,緩緩的對他說道,“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拉夫妮。”“嗯?”阿伊爾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後用自己含糊不清的聲音對拉夫妮說道︰“我這個樣子你不害怕嗎?”

    阿伊爾的眼中夾雜著殘留的憤怒和深深的痛苦,拉夫妮看著阿伊爾半人半魚的臉龐微微一笑,道︰“因為是阿伊爾所以我不怕。”

    “可是我卻很害怕,害怕現在的自己。”阿伊爾把自己的手從拉夫妮拉夫妮的手中抽出,別過自己的臉去努力不讓拉夫妮看到。

    拉夫妮看到阿伊爾這樣一幅姿態,她便強硬的用左手又抓起了阿伊爾的右手,然後將自己的右手輕輕放在了阿伊爾的左臉上,溫柔的撫摸著。

    “阿伊爾依舊是阿伊爾,完全沒有必要害怕啊。而且,我會一直陪著你的,所以,阿伊爾也不要害怕了。”拉夫妮在阿伊爾的耳邊輕輕低語,她原本剛剛觸摸阿伊爾左臉頰時還微微有些顫抖的右手此時也是徹底止住了顫抖,剩下的只有無限溫柔。

    少女的笑容,此刻便是阿伊爾的救贖。

    “謝謝你,拉夫妮。”阿伊爾輕聲呢喃,聲音小到自己都要無法听清。但是拉夫妮微微一笑,也不知她是否听到了阿伊爾的話語,只是握著阿伊爾的左手更加用力了。

    “快看,晨曦鐵匠鋪那里出什麼事了!”“阿伊爾和拉夫妮不會還在里面吧,我剛才好像听到了類似爆炸的聲響。”“快點,我們快過去看看。”嘈雜的聲音和凌亂的腳步聲響起,並且逐漸的靠近阿伊爾和拉夫妮所在的位置。

    “是小鎮里的大家要來了。”拉夫妮輕輕一笑,但下一秒她的表情就僵硬了起來。“糟糕,不能讓他們看到阿伊爾現在的這幅樣子,不然阿伊爾會被當做怪物的。”拉夫妮一想到這瞬間就慌了起來,一時間不知所措。

    拉夫妮立刻就反應了過來而阿伊爾比她反應更快。在拉夫妮不知所措的時候阿伊爾撿起地上的鐵劍,拉著拉夫妮就往鐵劍鋪里的一個方向跑去。

    “快點拉夫妮,我們從後門離開。”“但是接下來我們要去哪里?”拉夫妮雖然知道要離開這里,但是她卻不知道離開這里之後能躲到哪里。

    阿伊爾回頭用他那含糊不清的聲音認真的對拉夫妮說道︰“我們直接出發,前往王都。”“哎?!!”

    “到了,快看!”“這里到底發生了什麼?”匆忙且凌亂的腳步聲終于止住,小鎮上的許多人都來到了晨曦鐵匠鋪那被阿伊爾一劍斬破的門前。

    眾人注視著滿地的狼藉,人群中突然有人問起了阿伊爾和拉夫妮兩人的行蹤。

    “阿伊爾和拉夫妮呢,有沒有人見到他們兩個。”“我沒有見到,我也是剛剛才到這里的。”“我也是,除了今天早上路過這里的時候跟阿伊爾打過招呼外今天一天都沒有見到他。”“我也沒有。”人群中立刻響起了回應,不過沒有一人知道阿伊爾和拉夫妮的行蹤。

    “快看,這里有血跡,會不會是阿伊爾他們留下的。”有人發現了之前阿伊爾斬殺壯碩男人時所留下的血跡。“不要胡亂推測,我們還是先通知衛兵吧。”“是啊,快叫衛兵來。”說到這里人群中又雜亂了起來,有的還在原地尋找著,而有的人則是跑去尋找衛兵了。

    人群中有著一個不起眼的金發少年,他雙手緊握在一起在心里默默祈禱著。“一定要平安無事啊,拉夫妮,阿伊爾。”那人正是薩米魯。

    薩米魯在跟隨著眾人進入鐵匠鋪里面去搜尋阿伊爾和拉夫妮的下落,只見鐵劍鋪內一片狼藉,原本應該擺放在靠近門口位置的一套桌椅已經不見了,桌椅的碎屑正摻雜在破碎的大門和牆壁的碎塊中。之前阿伊爾提到過他一個朋友托他保管的龍牙魚也不見了,魚缸破了一個大洞。室內的武器架倒是沒有什麼變動,連帶著武器架後面以及周圍的擺設都還是原來的樣子,只是武器架前面的地上多了一些血跡。

    “可能是騎士之間發生的戰斗。”人群中突然有人說道。“我曾經有幸在王都的競技場里面看到過兩位強大騎士的戰斗,他的的攻擊足以造成這麼強大的破壞力,從這到這。”那人說著便從武器架前面一路指到了門口。

    “那這樣看來,阿伊爾他們可能是被卷進了騎士的戰斗當中,戰斗之後他們應該被帶走了吧。”“現在還不確定,等衛兵過來之後再說吧。”“嗯。”

    人群中又響起了議論聲,薩米魯听了一會兒之後就不再听了。他走到武器架旁的一個桌子上,那里放著一個禮品盒,那是他送個阿伊爾的禮物,盒子打開,幾份他精心制作的點心呈現出來。“阿伊爾連這個都沒有帶走嗎,他到底出了什麼事?”

    薩米魯在跟隨眾人尋找一會兒卻依舊沒有發現阿伊爾和拉夫妮的行蹤後便打算離開了。正當他跨過被阿伊爾摧毀的大門時,他突然發現在一塊破碎掉的瓦礫下面有著一張綠色的紙片,若非從他這個位置來看根本無法發現。他好奇的將紙片撿起,只見上面用紅色的痕跡寫著一句話。

    “騎士大人一定會喜歡我的禮物的,還有,我是一位魔女哦,紅頭發的魔女只有我一個,將來騎士大人應該就會知道我是誰了吧。”

    “魔女!”薩米魯拿著紙片的手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魔女,在貝齊曼斯是一個禁忌的詞匯,因為它代表著鮮血與死亡。魔女,三百年前噩夢之夜的始作俑者之一。自三百年前的那一夜之後,過于魔女的記述就很是模糊了。不知其來歷,不知其歸向,不知其如何傳承,不知其是否長存,到如今,魔女一詞就僅僅只是恐怖的代名詞了。

    在三百年間,人們用盡一切辦法試圖抹殺掉有關魔女的一切,哪怕只是“有可能跟魔女有關”,那麼,就要進行摧毀。這種殘暴行徑在一百五十年前達到頂峰,在近一百年內才逐漸衰退不見其蹤跡。但是,人們關于魔女的恐懼心理依舊存,對待魔女的這份恐懼與對待曾經統治過他們祖先近千年時光的巨龍一族是等同的。可見,人們對魔女的畏懼何等之深。

    現如今,有關魔女唯一算是詳細的記載就只有一位噩夢之夜經歷者進行的敘述。

    “魔女,被魔法力量所眷顧的一類。其魔力來源于天地,融匯于本身。在那一夜,所有魔女融鑄為十七,僅僅十七人就可與巨龍一族比肩,將我們人類狠狠地踩于腳下,受其支配。”

    薩米魯慌張的將這張紙片揣進自己的口袋,然後環顧四周發現並沒有人注意到他之後,才邁開步子盡量使自己看起來正常些的往遠處走去。雖然他不知道這個紙片上提到的騎士大人是不是阿伊爾,但是他知道阿伊爾明天便是要前往王都進行騎士考核的,所以他很自然的就聯想到了。

    雖然僅僅是聯想並不能讓他完全確定自己的推斷,或許這個所謂的“騎士大人”真的就如那些大人推測的那樣,是幾位途徑這個偏僻小鎮發生了爭斗的騎士,但是這個紙片的出現以及被摧毀的鐵匠鋪都絕對與阿伊爾有關系,此時更是牽扯上了傳說中的“魔女”。那麼,如果讓別人知道紙片內容的話,阿伊爾的處境就會很不妙了。所以,薩米魯此時的心里只有一個想法,絕對不能讓別人知道這張紙片的存在!

    陽光漸漸偏西,雖剛過正午時分但薩米魯卻感覺如同身處冰窖。不知從何處吹襲而來的風吹過樹梢,樹葉摩擦發出沙沙的響聲,陽光透過樹葉的間隙照在薩米魯的臉上,空氣中滿是青草和泥土的味道。“阿伊爾,你一定要平安無事啊。”薩米魯在心中再次祈禱了一句,隨後便邁開步伐,顫顫巍巍往自己工作的點心店方向走去。

    在小鎮的東邊出入口,一輛馬車緩緩駛出了小鎮,而駕車的是一位全身都裹在斗篷中的粉頭發少女。阿伊爾和拉夫妮。

    “阿伊爾,已經弄好了嗎?”馬車在駛出小鎮一段距離後在林間停下,駕車的拉夫妮鑽到了馬車里面。

    “嗯,我已經處理好了。”坐在馬車里面的阿伊爾用白色的布料纏在了自己的腦袋上,包住了左半邊臉龐。因為除了耳朵變成了魚鰭外,其他的地方還都是人臉的輪廓,所以阿伊爾只要把魚鰭壓一下然後再包住就好。現在任誰也不會想到,在白布下面少年帥氣臉頰的左半側,長著一張猙獰怪物的臉。

    “阿伊爾,”拉夫妮似乎有些遲疑,“我們真的要去王都嗎?“雖然她並沒有直接開口說明,但是顯然拉夫妮還是擔憂著阿伊爾的左半邊臉頰。

    阿伊爾顯然知道拉夫妮的擔憂,他搖了搖頭,對拉夫妮說道︰“沒有關系,前往王都被當成怪物總好過面對小鎮的大家,再說我也不一定會暴露啊,在暴露之前找到解決辦法就好了。放心,拉夫妮,就像你說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阿伊爾說完還對拉夫妮笑了一下,只是那牽強的笑容多少有些苦澀。對阿伊爾來說,現在最痛苦的是無法面對小鎮里的大家吧。

    “好了,我們繼續趕路吧,那樣的話還可以在天黑之前趕往下一個城鎮。拉夫妮,你駕車的本領不到家,還是我來駕駛吧。”阿伊爾說著便打算起身走出車廂,但是他剛剛站起來便又被拉夫妮按了下去。

    “好了,你就在這里好好休息吧,你現在還很虛弱呢。哼哼,你敢小瞧本姑娘的駕車技術,這次就剛好讓你見識一下。”拉夫妮還在擔心阿伊爾的身體狀況,所以說什麼她也不能讓阿伊爾出去駕車,更何況,如果路上遇到了其他人,阿伊爾奇怪的裝扮......

    “你在車里面安心做好吧,看本姑娘如何驅趕著那頭笨馬跑到下一個城鎮的。”拉夫妮握起她的小拳頭用力地揮了一下,然後就鑽出了車廂,馬車再次前進了起來。

    而在拉夫妮離開車廂之後,本就牽強笑著的阿伊爾眼神立刻就黯淡了下去,笑容也僵硬的掛在了自己的嘴角。他伸出手輕輕觸踫著自己被白布所包裹的左半邊臉頰,嘴里呢喃了一句。

    “禮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