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龍牙擊

    太陽終于落下山去,蘭塔鎮上最後一縷陽光也被黑夜吞噬。少年面前站立著一只健壯的雄獅,盔甲是其的難以斬破的毛皮,長劍是其鋒利的利爪,拿著鐵劍的少年將與這頭凶猛的獅子相搏,賭上他對于騎士的向往。阿伊爾與巴洛斯特。

    “小鬼你先攻過來吧,不然我一出手的話你就沒有機會了。”高大男人巴洛斯特帶著一副貓戲耗子的表情看著阿伊爾。

    阿伊爾沒有理會巴洛斯特的言語,他微微弓起了身子,像是一只蓄勢待發的獵豹,注視著巴洛斯特的一舉一動。

    “喂,你怎麼還不攻過來啊,你再不出手我就要過去嘍。”巴洛斯特依舊是一副戲謔的表情,不過眼神中多出一絲不耐,看樣子他並沒有打算跟阿伊爾耗太久的時間。

    “真是的,膽小的家伙。”巴洛斯特見阿伊爾依舊沒有行動便直接邁開步子朝他走來,手中的長劍握緊,似乎隨時都可以給阿伊爾致命的一劍。

    看著巴洛斯特提著長劍緩步走來,阿伊爾全身都緊繃了起來,帶著緊張和幾絲興奮,心里想道︰“真正的騎士嗎,我和他的差距究竟在哪里?”猶豫和遲疑最終在阿伊爾的眼中化為了一抹狂熱,他踏步上前高高躍起終于是率先發動了攻勢。

    “來了嗎。”巴洛斯特在心底默默說了一句,隨後提起手中的長劍和阿伊爾從天而降的鐵劍撞擊在了一起,“鏘”的一聲踫撞聲響回蕩在整片街道上。

    “這家伙,力氣怎麼這麼大。”阿伊爾借助下墜的力道狠狠地向下方斬擊,但是這一劍被巴洛斯特輕描淡寫的接了下來。

    兩人的劍刃撞擊在一塊擦出一道亮眼的火花,在兩人僵持的時候巴洛斯特微微一笑,開口對阿伊爾說道︰“作為一個小鬼,能做到這一步,已經很難得了,不過......”巴洛斯特拿劍的架勢微微下沉然後用力地向上方揮去,“跟我比你還差得遠呢。”

    一陣大力襲來,阿伊爾還沒有來得及做任何掙扎就被甩飛了出去,跌落到地上之後他打了個滾之後就迅速站起身來,但是他剛剛站起身來見到的就是已經沖到他身前的巴洛斯特。

    “好快!”阿伊爾驚嘆一聲,便又在地上打了個滾,這下才剛剛避開了巴洛斯特的逼進身前的一擊。

    “轟”的一聲響,巴洛斯特的長劍深深陷入了地面之中。巴洛斯特將他陷入地下的長劍拔出,轉頭看向阿伊爾說︰“哎呦,這下可是出乎我的意料,你竟然連這一下都避開了,看來我對你的評價要稍微再提高一點了。”

    阿伊爾背後冷汗直流,看著那被巴洛斯特一劍劈裂的地面,心中想到,如果不小心被擊中一劍,可能就小命不保了。

    “喂,小鬼,”巴洛斯特再次開口,“其實我一直有個疑問,你頭上纏的那是什麼東西,是要遮住什麼嗎?”

    “沒什麼。”阿伊爾站直身子神色冷厲,這是他與巴洛斯特相遇後他對巴洛斯特所說的第一句話。

    巴洛斯特听到阿伊爾的回答之後微微眯起了眼楮,說道︰“看來我猜對了呢,你那白布下面果然是遮著什麼,真是讓人好奇啊。”

    “喂,你煩不煩啊,騎士都是跟你一樣婆婆媽媽的家伙嗎,要動手的話就快點吧。”阿伊爾劍尖遙指巴洛斯特,臉上隱隱有了憤怒之色。

    “小鬼你倒是真敢說啊,”巴洛斯特向前邁了兩步,“本來是想,如果你乖乖听話的話就放你一條生路,看來你現在是自尋死路了呢。”巴洛斯特說著,動作放緩了下來,但是阿伊爾卻越來越能感受到一股壓迫感。

    突然,巴洛斯特暴起,轉瞬之間就已經出現在了阿伊爾的面前。阿伊爾瞳孔微微收縮,看著一瞬間就奔到自己身前的巴洛斯特,震驚之余連忙揮動自己手中的鐵劍。

    “咆哮!”巴洛斯特一聲大喝,他的長劍還未踫到阿伊爾的身體,一股強烈的震顫感和強勁的沖擊力就已經抵達。

    “該死,來不及了。”阿伊爾手中的劍還未來得及抵擋在自己的身前就被巴洛斯特一擊給擊飛了出去,他的身體像箭矢一樣射出,一下子沖破他背後房屋的牆壁,整個人都被這一劍砸進了屋子里。隨後,那間房屋轟然倒塌,將阿伊爾給埋了起來。

    “阿伊爾!”看到這一幕的拉夫妮悲痛的呼喊起來,整個人立刻朝著埋掉阿伊爾的那件房屋沖去,但是她沒跑兩步就跌倒在地,點點血跡從她的鞋襪間滲透了出來。

    在之前阿伊爾拉著韁繩強行調轉馬車方向時,巴洛斯特的斬擊便襲來了,阿伊爾來不及繼續操縱馬車就起身去迎戰。而拉夫妮當時並沒有第一時間抓住馬車的韁繩,失去操縱的馬車在下一秒就撞擊到了路旁的房屋,雖然馬車沒有散架只有一小部分撞毀了,但是拉夫妮的右腳卻被一塊不整齊的木板給劃傷了,鮮血直流。

    “小姑娘你不用擔心,那小鬼倒不至于被砸的面目全非,等會兒你再給他收尸吧。哈哈,那小鬼臨死前我也是給他上了一堂課,讓他領教了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騎士,哈哈。”巴洛斯特張狂的大笑著,此刻他玩耍已經盡興,正待阿修文等人趕來,便離開這蘭塔鎮了。

    “你這混蛋!”拉夫妮眼中的淚珠大滴大滴的滾落,整個人俯在地上抽泣了起來。

    “真正的......騎士嗎?”“什麼?”房屋廢墟中突然傳來了聲音,巴洛斯特震驚地轉過了頭,而拉夫妮也是驚訝夾雜著驚喜抬起了腦袋。

    “難道那個小鬼還沒死?”巴洛斯特不太相信一位普通少年能夠在這種攻擊下活下來,但是阿伊爾又怎會是普通的少年。

    “阿伊爾!”拉夫妮驚喜的聲音響起,不管那個聲音變得多麼含糊不清,她都能夠確認,那是阿伊爾無疑。

    “剛才那就是劍與魔法的組合嗎,那一計‘咆哮’,”房屋廢墟的一塊牆板攜帶者幾塊磚瓦被掀起,一個身影站了起來,正是阿伊爾,他說著還朝拉夫妮招了招手,“呦,拉夫妮,我沒事,沒有想象當中的疼呢。”

    “太好了,太好了。”拉夫妮雙手緊握在一起,喜悅和激動令她再次留下了淚水。

    “真是命大啊,看來不能把你當做普通的小鬼對待啊。”巴洛斯特提著長劍再次向阿伊爾走去,此刻他已經收起了對阿伊爾的輕視。

    “哦是嗎,原來你一直都拿我當普通小鬼對待啊,那你還真是大錯特錯了,”阿伊爾站立在廢墟之上用拇指指著自己說道,“我可是要成為這個王國里強大的騎士啊,像你這種貨色,我完全看不上眼呢,等著吧,讓我來帶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騎士。”少年的騎士之魂熊熊燃燒,他自己也沒有意識到,自己原本含糊不清的聲音此刻已經完全恢復正常了。

    “大言不慚的小鬼,你真的是惹我生氣了。”巴洛斯特手提著長劍朝阿伊爾沖來,閃動著寒芒的劍刃瞬間降臨阿伊爾的頭頂。

    “阿伊爾,小心。”戰斗的號角又在一瞬間打響,拉夫妮來得及做的只有祈禱。

    “來品嘗一下騎士的憤怒吧!”巴洛斯特張狂的大喊,手中的長劍立刻劈下。

    “轟!”煙塵彌漫間,劇烈的聲響回蕩在蘭塔鎮這條街道的上空,黑夜未曾寂靜。

    “阿伊爾,阿伊爾,阿伊爾。”拉夫妮一邊在心里默念著阿伊爾的名字,一邊又緊張地看著那處煙塵彌漫的地方,她不知剛才那一計斬擊阿伊爾是否躲開了。

    終于,煙塵消散,兩人相搏的身影出現在拉夫妮眼中。質樸的鐵劍上架著巴洛斯特的長劍,兩把劍對抗在一起,卻是誰也奈何不了誰,遠處的拉夫妮吃驚的張大了嘴巴。這一劍,阿伊爾接下來了,兩人不分伯仲。

    “你的斬擊好像輕了許多。”阿伊爾裂開嘴朝巴洛斯特笑了笑,略帶幾分輕松的說道,而此刻巴洛斯特的內心早已掀起了軒然大波。

    “不可能,這個小鬼怎麼突然之間變得這麼強,難道之前他一直都在隱藏實力?”

    “怎麼了,為什麼不繼續啊,大叔,你先來進攻吧。”阿伊爾和巴洛斯特同時一用力,分別彈開向後越去,站定之後阿伊爾便開口嘲諷著巴洛斯特。

    “小鬼,不過是接下了我的一下攻擊就這麼囂張,接下來就讓我來讓你見識下騎士真正的恐怖。”巴洛斯特眼神瞬間變得鋒利,心中打定了注意,“不管這個小鬼如何古怪,只要我全力出手就沒有問題,一擊就擊潰他。”

    下定決心後,巴洛斯特跨步上前,又是一劍斬出。“小鬼,試試看,能不能接下我的這一劍,‘咆哮’!”

    比之前更加猛烈的斬擊襲來,夾雜著劇烈的勁風和強大的沖擊力,巴洛斯特的‘咆哮一擊’。

    “來了嗎,劍與魔法的組合。”阿伊爾眼中涌現出一絲狂熱,他所向往的騎士的戰斗方式盡在眼前。“那麼我也嘗試著來了。”

    阿伊爾的話語響起,惹得正在攻擊的巴洛斯特一頭霧水,不知道他在說什麼,但隨後,阿伊爾的下一句話響起。

    “龍牙擊!”

    璀璨的光芒于阿伊爾的劍上亮起,比之‘咆哮一擊’更為劇烈的沖擊襲來,兩股力量踫撞在一起。

    “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