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對抗開始,醒獅對銀輝

    “巴洛斯特和阿修文閣下嗎,總算是追到你們了,那麼,就請兩位先留下吧,”劍的寒芒展現,站立在左側的那人拔出自己的佩劍,“留在這蘭塔鎮。”

    劍刃之上閃爍著銀白色的光輝,在這昏暗的天色中,那仿佛就是唯一的光。“杜蘭德閣下,這兩位交給我一個人就可以了,麻煩你觀戰吧。”左側的那人手握著自己閃爍著銀白色光芒的佩劍,對著他身側的那一人說道。

    “這樣啊,”右側的杜蘭德微笑著點了點頭,“既然尼特萊恩閣下有如此自信的話,那就交給閣下你了,我也樂的清閑。”說完,杜蘭德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聲,不過立刻他就改回了面帶微笑的樣子。但這個小動作還是被尼特萊恩給捕捉到了,這令他微皺了一下眉頭,卻也沒有說什麼。

    “喂喂,想要一個人來對付我們兩個,未免有些托大了吧。”巴洛斯特略帶輕佻的聲音響起,但是他的眼神中卻滿是警惕。阿修文也在他的耳邊輕聲說道︰“小心點,一有機會就趕快逃離這里。”“嗯。”巴洛斯特輕輕點頭,贊同了阿修文的想法。

    “是不是托大你們馬上就會知道了。”尼特萊恩將自己的佩劍豎在自己的身前,劍上閃爍的光輝照耀著他的盔甲,也照耀著他胸口的那一個標志,一個由菱形組成的徽章。突然,劍上光芒大盛,尼特萊恩大喝一聲,長劍向前用力揮擊。一瞬間,一道銀白色光芒組成的光刃就形成並斬擊出來,而尼特萊恩劍上光芒不減,在他豎直揮出一劍的同時又迅速橫著揮出了第二劍,兩道銀白色光刃呈十字型襲向了巴洛斯特和阿修文。

    “銀輝十字切。”尼特萊恩斬出的光刃眨眼間就來到了巴洛斯特和阿修文的身前,而巴洛斯特則是抬手揮劍,“咆哮!”咆哮一擊打出,但是擊打的卻不是尼特萊恩的銀輝十字切,而是阿修文。阿修文早在巴洛斯特揮劍的一剎那就已經將自己的長劍擋在身前,兩人分別借助咆哮一擊的沖擊力和反沖力一下子就逃脫了尼特萊恩的銀輝十字切的攻擊範圍。

    “糟糕。”兩個人同時暗道。一個是巴洛斯特,而另一個就是阿伊爾。巴洛斯特和阿修文逃離銀輝十字切的攻擊範圍之後,那交叉的銀白色光刃並沒有停止,而是繼續向前飛速前進,轉瞬就已經來到了阿伊爾的身前。阿伊爾與巴洛斯特和尼特萊恩等人處于一條直線。

    “該死,那個小鬼還呆在那里。”巴洛斯特咒罵一聲,但是他整個人還處在咆哮一擊產生的反沖力當中,就算想要救援也是有心無力,只能祈禱阿伊爾自己化解這場危機。阿伊爾在看到光刃襲來的時候,第一時間便想跳躍躲避了,但是剛剛一發力虛弱感便彌漫了他的全身,魔力虧損狀態仍在。

    “避不開了,”阿伊爾嘗試了一下跳躍之後發現並不可行,隨後便將鐵劍架在自己的身前,眼神變得堅定起來,“那就接下來!”

    極具威力的光刃呈十字型切割著空氣來到阿伊爾的身前,阿伊爾用目光緊緊地盯著兩道光刃的交界處,“攻擊那里!”阿伊爾抬手,向下用力地斬擊,腦海中努力回想著之前斬出龍牙擊的動作,體內一股熟悉的躁動感源源不斷的涌來。

    “就是這樣,只要能再一次的話,就能夠接下來......”伴隨著躁動感襲來的是巨大的疲倦感,阿伊爾自身所擁有的魔力早已到達了極限。“還是不行嗎......”阿伊爾手中的鐵劍搖搖欲墜,龍牙擊的光芒剛剛綻放一點就熄滅了,這微不足道的光芒在銀輝十字切的絢麗光輝下,除了阿伊爾沒有一個人能夠注意到。

    終于,光刃到達,踫撞。“嗡——”尼特萊恩斬出的光刃和阿伊爾搖搖欲墜的鐵劍同時斬到了一樣東西,一面橘黃色的光芒組成的屏障。橘黃色屏障泛起陣陣漣漪便將尼特萊恩的銀輝十字切給擋了下來,隨後,銀白色的光芒漸漸暗淡,光刃消失的無影無蹤。

    “光芒組成的牆壁?”阿伊爾心中疑惑,不知道屏障從何而來。“擋下來了。”脫離銀輝十字切攻擊範圍的巴洛斯特和阿修文也是疑惑著。正當所有人都在疑惑時,一個人開口了。“尼特萊恩閣下,戰斗的時候要注意不要波及他人,不然我會很苦惱的。”杜蘭德半帶嬉笑的語氣開口,此時他手中的劍上閃爍著與那屏障相同顏色的光芒。

    “哼,”尼特萊恩冷哼了一聲,嘴里說著,“這片區域的居民全都已經撤離了,哪里還有什麼其他人。”說著,尼特萊恩手中的長劍指向了阿伊爾,嘴里接著說道︰“有的,只會是醒獅騎士團的人。”

    杜蘭德苦惱的撓了撓頭,說︰“尼特萊恩閣下你這樣認死理我也沒有辦法啊,還是讓那位少年自己來說吧,他是不是跟醒獅騎士團的人有關系。”尼特萊恩听聞杜蘭德的話語再次冷哼一聲,嘴里嘟囔著︰“他說的話也可信?”但他嘟囔完也是將目光看向了阿伊爾,他並沒有直接反駁杜蘭德的話語。

    阿伊爾見兩人將目光投向自己,深吸一口氣稍稍驅散一些虛弱感,開口說道︰“我......”“喂,你會認為我們醒獅騎士團的人沒種嗎,我們好歹也都是騎士,以自己的騎士團為榮,怎麼會因為膽怯敵人就否定自己的身份呢。”巴洛斯特開口大喝,他顯然是听到了尼特萊恩嘴里嘟囔的話語。然後,巴洛斯特伸手一指阿伊爾對著xxx和xx說道︰“我現在就跟你們說清楚,這個小鬼......”听到巴洛斯特開口阿伊爾微微安心,有一個醒獅騎士團的人開口說明再好不過了。

    但是阿伊爾剛剛安心一秒,下一秒巴洛斯特說出的話就讓他大為震驚。“這個小鬼,”巴洛斯特指著阿伊爾咧嘴一笑,“雖然不是我們騎士團的人,但是馬上就要加入我們醒獅騎士團了,所以你們完全可以將他看成我們的一份子,我們醒獅騎士團是不會拋棄伙伴的,所以,待會兒我要帶他一起走。”

    巴洛斯特說的理直氣壯,但是阿伊爾卻是一下子郁悶了起來,這是要強行拉他上賊船?“那個,其實我......”阿伊爾嘗試著開口解釋道,但是他剛剛開口就又被巴洛斯特打斷了。“不用擔心,你就好好的躲在我和阿修文的身後就可以了,我們會保護好你的,因為我們馬上就是一個騎士團的伙伴了。”巴洛斯特特意運用上了魔力,聲音大如洪鐘,而阿伊爾還在魔力虧空的狀態,渾身虛弱,他聲音一下子就被巴洛斯特的聲音給覆蓋掉了。

    “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尼特萊恩的劍上再次銀芒大盛,“就請你們全部都留在這里吧。”“喂,不要誤會啊,我其實不是......”阿伊爾有些急了,開口解釋道,但是話語剛剛說出就又被打斷。“不用擔心小鬼,我們會好好保護你的。”巴洛斯特壞笑著打斷了阿伊爾並和阿修文重新站在了阿伊爾的身前,形成了保護的架勢。

    “喂...”阿伊爾無奈撫額,感覺有些頭疼,心想︰“這個家伙這樣胡鬧,看來現在是解釋不清了。”而在阿伊爾頭疼郁悶的時候,阿修文低聲在巴洛斯特的耳邊問道︰“喂,你到底想要干什麼,干嘛非要糾纏上那個小鬼,趕緊找機會逃離這里才是最重要的。”巴洛斯特也同樣低聲對著阿修文說道︰“我很看好這個小鬼啊,本來是打算帶他一起走的,不過我想現在沒機會,他也不會配合。”“那你為什麼還要扯上他。”阿修文不解。而巴洛斯特則是轉頭對著阿修文一笑,嘴唇微動,說道︰“你趁現在趕緊給他治療一下魔力虧空狀態,如果銀輝騎士團的那家伙想要硬來的話,我們逃走的機會就有了,那個小鬼,有一招,很強。”阿修文听完一愣,但是巴洛斯特朝阿修文堅定的點了點頭。“隨便你吧。”阿修文隨口應道,藍色的光芒亮起,一個深藍色的小光球從他的手掌中飛出,環繞在阿伊爾身側緩慢的旋轉起來。

    “這是...”阿伊爾看著從阿修文手掌中飛出環繞在自己身側的那個藍色小光球,伴隨著藍色光芒的照耀,體內的虛弱感迅速消散,力量不斷地恢復。

    “這是在做什麼。”尼特萊恩看著被藍色光芒照耀的阿伊爾有些疑惑的問道。“魔力虧空。”杜蘭德回應道。“什麼?”尼特萊恩有些驚疑。

    “是魔力虧空,看來我們看走眼了,恐怕之前那麼大的動靜是這個少年給弄出來的。”杜蘭德轉頭對尼特萊恩笑著說道。“你是說,”尼特萊恩帶著不敢置信問道,“之前那股強大的魔力是那個小鬼發出的?”

    藍色光芒照耀,阿伊爾正和阿修文交談著什麼,表情是不是還有些激動和焦急,這一切,都被這兩位強大的騎士看在眼中。

    “抱歉了,尼特萊恩閣下,接下來恐怕不能讓你一個人來進行戰斗了。”閃爍著橘黃色光芒的劍刃插回劍鞘,而下一秒劍鞘像是被橘黃色的閃耀光芒融化了一樣,變成詭異的液態附著于劍刃之上,最後,一把寬大的巨劍形成。

    “如果是三個人的話,閣下你一個人就應對不了啊。”

    自信且強大的微笑,一個男人,正待登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