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異獸祭典

    清晨,明媚的陽光從窗台上灑下,阿伊爾掙扎著睜開雙眼,從床上坐了起來。

    “嗚,一不小心睡過頭了嗎,現在大概幾點鐘了。”

    推門走出,沿著廊道走進水房,拿盆,打水洗漱,一氣呵成。早在昨天晚飯後,阿伊爾就把這個新家的五個臥室,三個廁所,兩個客廳,兩個廚房,若干儲物間,水房,浴室等多個房間,以及穿過一條狹窄的廊道後的那個庭院都熟悉了一遍,除了庭院側的幾間塵封的倉庫未曾開啟過以外,這個家的每一處,阿伊爾算是都有了初步的了解了。

    洗漱結束後,阿伊爾來到一處客廳,剛好看到拉夫妮和莎娜兩人正在收拾東西,而桌子上是一份保存下來的早餐。

    “唉,阿伊爾你醒了。”拉夫妮看到阿伊爾走來,高興的打了聲招呼。

    “阿伊爾先生,早。”莎娜也停止了手上的動作,阿伊爾打了個招呼。

    “啊,你們早。”

    走到餐桌前坐下,阿伊爾忍不住打了個哈欠。看到阿伊爾疲倦的樣子,拉夫妮饒有興致的看了過來。

    “怎麼了,這麼困,不想你啊,很少見你這麼沒精神呢。”

    “沒什麼,應該休息過來了,但感覺身體還是多少有些虛弱。”

    拉夫妮一臉擔憂的問道︰“不會是病了吧。”

    阿伊爾擺了擺手,舀起身前的飯菜放到嘴里,含糊不清的說道︰“別瞎想了,應該就是這兩天太緊張了吧,話說左零去哪了,起床了沒。”

    听到阿伊爾問起左零,拉夫妮噗嗤一笑,回答道︰“他啊,可跟你是兩個極端,一大早就跑出去了,說要出去逛逛,中間早餐做好的時候回來了一次,說是肚子餓了,不過拿著碟子就跑了,也不知道怎麼吃的。喏,剛好回來了。”

    拉夫妮話音剛落,就看見左零一手拿著一個空碟子就回來了。

    “嘿,阿伊爾你醒了,快些吃早飯,咱們一起去那個什麼祭典去看一下。”左零隨手將吃空的餐盤一放,坐到阿伊爾的身邊就對他說道。

    “祭典?”阿伊爾心中疑惑到,將嘴里的那一口食物咽下後,問道︰”什麼祭典啊?“

    ”就是...“”我來解釋吧。“左零剛要開口說些什麼,卻被拉夫妮直接打斷了。

    ”莎娜他們異獸種每年都會在特定的日子里舉行一次祭典,大概就相當于異獸種的新年吧,在這段時間里,幾乎所有的異獸種,除了一些特別孤僻的外,大多數都會選擇聚在一塊進行歡慶,舉辦一些他們所特有的活動。而這個祭奠,恰恰就是在這幾天,準確的說來,就是今天、明天、後天這三天的時間里,莎娜他們每個同伴都會聚在一起,開心的狂歡。而且,最主要的是,異獸種的數量十分稀少,日常根本不多見,這麼罕見的事情我更是頭一回听說,怎麼樣,阿伊爾,要不要一起去。“

    拉夫妮說到最後,眼里都快冒出小星星來了,一臉的興奮模樣。

    ”異獸種數量稀少,日常不多見嗎,昨天到現在我都遇到兩個了。“

    阿伊爾淡定的掃過莎娜,這樣在心里想著。不過這件對他來說還是很有吸引力的,所以隨即他開口問道︰”想去是想去了,不過異獸種的祭典,人類出現在那種場合合適嗎?“

    ”並沒有不合適。“莎娜這時候微笑著開口說道︰”雖說普亞王國現在與我們之前關系比較緊張,但這並不代表我們會仇視任何人。祭典的存在本就是為了慶祝即將到來的新時光,聚集的人越多,慶祝的意味便越濃厚。所以,我們十分歡迎其余種族的朋友們去做客,只是我們的祭典確實還少有人類願意過去罷了。“

    說到最後,莎娜的聲音難免有些落寞。

    在普亞王國,異獸種和人類之間的關系緊張阿伊爾是看到過的,昨日的經歷記憶猶新。雖不知原因為何,但現在探究這種事情也沒有什麼用處,所以阿伊爾咧嘴笑了笑。

    ”既然如此,那我們可一定要去看一看了。“

    說完,阿伊爾埋下頭去,大口的開始吃著碗盤里的飯菜。

    ”慢點吃,沒人搶你的,就剩下你一個人在吃了。“拉夫妮笑嘻嘻的說了阿伊爾一句,便又轉頭和莎娜收拾起了東西,那些都是要帶到祭典上去的。

    阿伊爾埋頭吃著飯菜,拉夫妮笑嘻嘻的哼著小曲和莎娜收拾東西,莎娜之前眉宇間的那份落寞也早已消失不見。只剩下左零,一個人在那里無聊的轉起了盤子,靜靜的等待阿伊爾吃完。這個由這四名少男少女昨日才剛剛組建的”臨時小家庭“,雖每個人雖脾氣秉性不同,卻在這極短的時間里,都迅速的熟絡了起來,儼然有了半分家的味道。

    【卡洛梅伊-城西北角-坎拉荒地】

    在王都卡洛梅伊,四周都被高高的城牆所包裹,城內都是華麗的房屋,以及車水馬龍的街道,到處都是繁華的景象。但並非是每一處土地都是被利用起來的。在這座佔地極廣的城池里,有兩個地方屬于騎士總盟的管轄之外,或者說是騎士總盟不願投入精力管轄的地方。

    一個是城的西南角,那里有著一大片毀壞的房屋廢墟,在一座雄城內出現這樣的廢墟及屬罕見,鮮有人知曉這片廢墟形成的原因,而騎士總盟,王都的管理者們,卻好像遺忘了這里一般,任由一大片寶貴的土地荒廢,空留一片廢墟于此,不願重建。久而久之,這里成為了流浪漢,逃荒者,盜賊,通緝犯,黑市商人等所有的陰暗面的存在所聚集的地方,王都的居民們都厭惡的將這一片地界稱之為”臭水溝“。

    而另一處,則是在城的西北角,那里不像卡洛梅伊德其他地方,鋪著青石路,有著林立的商店,孩童們嬉戲打鬧,大人們忙碌工作,偶爾會有閃爍著符文光輝的騎士路過,那里,只有這大片的荒地。卡洛梅伊雖然城內也有著數個農作物的種植點,但是那片荒地貧瘠的突然令人連最後這點打算也給取消了。

    異獸種,其存在便多少受到人類排擠,而這種歧視,在普亞王國,不,準確說來是在卡洛梅伊,這種歧視更甚。這里許多激進人士巴不得把整個異獸種全部都從卡洛梅伊驅逐出去,所以,收到冷落對待的異獸種只能在繁華的街道外安家。雖說異獸種多數雄性甚至一些雌性好戰,也確有一些奸詐之徒存在,但多數也與大多數卡洛梅伊的居民一樣,心地善良,愛護著身邊的一切。所以,他們不願陷入”臭水溝“,與那些暗處的家伙們同流合污,故此,坎拉荒地便成為了他們的安家之所,這次所舉行的祭典,便也在此處進行。

    上午十時左右,阿伊爾一行人坐著一輛馬車來到了坎拉荒地。

    ”哇哇,阿伊爾看快,好熱鬧啊,到處都是異獸種,那邊那一個,好長的耳朵。“拉夫妮拉著阿伊爾的一只衣袖,指著一個大概是兔屬的異獸種興奮的喊道。

    ”這里是異獸種的祭典,當然到處都是異獸種了,來之前不就知道了。“阿伊爾雖然一臉淡定的數落著拉夫妮,但是他眼里依舊蘊含著一股興奮勁,畢竟這種場合他也未曾見過,一切都顯得十分新奇。

    莎娜看著這一幕微微一笑,說道︰”這個時候各個在外歷練的族人一般有時間也都會回來,而且一些手工藝人,還有一些美食家都會在祭典上一漏自己的手藝,所以祭典期間會有很多新奇的東西,也有很多好吃的,相信能讓你們盡興。“

    ”對了,莎娜,你現在是要去哪啊?“拉夫妮轉頭問向莎娜,畢竟莎娜雖然與他們一起來,但卻不是單純來玩耍的,她還有工作要做。

    ”具體安排還沒有出來,不過第一天我是要來幫工的,就在那邊,為了讓祭典儀式和節目順利的進行需要提前做些準備的。“莎娜伸手一指,遠處地勢比較高的地方有著一排的茅草房子,想來那就是莎娜所去的目的地。

    ”是嗎,那我也幫忙吧,之後的兩天再一起玩吧。“拉夫妮開心的抓住莎娜的手說道,這里的一切都令她感到新奇。

    ”可以嗎?“”當然了,我也很想去那邊看看,就想讓阿伊爾和左零他們兩個自己逛吧。“

    說著,兩位女孩子又聊了起來,阿伊爾駕著馬車,突然想到自己身側的左零已經半天沒有說話了,不由的轉頭望去。

    ”左零你......“話剛開口還未說完,左零就突然喊了一聲,”去那邊。“

    話語剛剛落下,左零便直接拉著阿伊爾跳下了馬車。

    ”嗚啊。“

    三聲驚呼同時響起,一聲來自于被左零拽下馬車差點沒穩住身形的阿伊爾,其余兩聲來自于馬車上的兩位少女。

    因為阿伊爾的突然離開,原本被阿伊爾駕駛的馬車無人駕駛,差一定失控,幸好莎娜及時抓住韁繩,穩住了馬車。

    ”喂,你們要去哪?“拉夫妮對著奔跑中的兩人喊道。

    ”我們先去逛逛,你們先去忙吧,回頭我們會去找你們的。“因為已經被左零拉著跑出去了較長一段距離,阿伊爾只得回頭朝拉夫妮喊道。

    ”那你們先逛逛吧,別迷路,我和莎娜先去那一排房子那邊。“

    ”好。“

    言罷,阿伊爾便轉頭,向前微一加速,跑到左零的身側,不過手腕還是被左零抓著。此時左零眼中有著難言的興奮,就像是小孩子找到了新奇且吸引人的玩具一樣。他的這一份興奮被阿伊爾看在眼里,所以便任由左零拉著自己奔跑而沒有停下。

    ”是那里嗎。“

    阿伊爾順著左零的奔跑方向望去,遠處的各個攤位和行人之間,有著一片空地,而在空地中間,有著一個用木頭搭建的巨大擂台。

    ”還真是符合左零的風格啊。“阿伊爾在心里苦笑了一聲,不過隨即便不再在意,”嘛,算了,反正我也對那個擂台很感興趣,就這樣一鼓作氣沖過去把。“

    左零拽著阿伊爾奔跑,就恰如當初他們兩人奔向騎士聖殿參與考核時一樣。異獸種的祭典,此刻被這兩名興奮的少年,魯莽的闖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