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入侵者

    紅色魔力水晶,或者因地區差異,被稱為紅色魔水晶,是一種純粹魔力固體化後所產生的結晶。其最大的功效便在于其魔力的儲存與快速補充。

    一塊拳頭大小的紅色魔力水晶便相當于一瓶優質的魔力恢復藥水的魔力儲存量,雖說相對于造型方便的魔力藥水,魔力水晶更不方便攜帶。但是紅色魔力水晶卻要比魔力恢復藥水的發生效果更為迅速。

    一般魔力恢復藥水在服用之後需要一小段的時間來等它完全發揮功效,以起到恢復自身魔力的作用。但是紅色魔力水晶只需要發出一小許魔力作為牽引,它便會瞬間融化為最精純的魔力對自身進行補充。一般,一塊拳頭大小的紅色魔力水晶,幾乎是一瞬間就可以全部融入對其發動牽引的魔力體(產生魔力消耗的騎士)體內,從而在這極短的時間達到與需要等待才能發揮功效的魔力恢復藥水同樣的恢復效果。

    所以,在緊湊的戰斗當中,相對于魔力恢復藥水,紅色魔力水晶更受歡迎。

    【卡洛梅伊-城西山地-白痕據點-中心據點】

    阿吉被赫德巴斯的拳擊給打到了昏厥,不過對方的目的可不是單純的折磨阿吉而已。

    壯碩男人抬頭望向昏厥的阿吉,緩緩開口說道︰“把他叫起來。”

    “嗯。”

    赫德巴斯手里攥著捆綁阿吉那條鎖鏈的末端,隨後鐵鏈隱隱發紅,不一會兒,阿吉清醒過來,哇的一聲噴出一大口液體,其中夾雜著不少血絲。

    “繼續。”一聲來自樹下的命令響起,赫德巴斯繼續用自己的拳頭錘擊著阿吉。每當阿吉昏厥過去或者是快要昏厥的時候,捆綁在他身上的鎖鏈便會收緊發紅,一下子又把阿吉給刺激清醒過來。

    一拳接一拳,赫德巴斯看著在自己手下傷勢不斷加重的阿吉開口問道︰“喂喂,你怎麼還是不發怒呢,是不是連生氣的力氣都沒有了,要真是這樣那可就難辦了,一不小心把你打死了可就什麼用也都沒有了。”

    嘴上說著,但是他手下的動作卻沒有絲毫留情的意思,一拳又一拳的繼續錘擊在阿吉的身上。

    紅色魔水晶樹下,壯碩男人緩緩開口,像是說給身旁的阿卡修斯听,也像是自言自語。

    “’鏡‘,我這樣稱呼它。那塊巨大的血紅色水晶有一種特殊的能力,他能將某些異獸種體內一股奇特的力量剝奪,在通過特殊的渠道反饋到別的個體身上。”

    “放開他。”

    之前紅了眼眶的莎娜此刻低著腦袋,原本大顆大顆低落的淚水也止了下來。只是從她咬破的嘴唇和嵌進血肉中的指甲,可以看出此時她的心境。她輕聲開口,但沒有人理會她。或許是因為她的聲音太小,亦或者是她的言語,壓根沒被人放在心上。

    “觸發’鏡‘的功效並不需要什麼麻煩的步驟,只需要將擁有並爆發出那股奇特力量的擁有者靠近它,它便會自動發揮功效。一旦被它纏上,哪怕擁有者收起了自身的力量,但只要自身潛在的力量還在,依舊難道被剝奪的命運。”

    “放開他。”

    “我在多年前踫巧知曉了這些事物的存在,並開始追尋他,直到不久前才查詢到天生可能便擁有這股奇特力量的存在確實那些異獸種。而他們大多數擁有者不僅不知曉自己所擁有的力量,哪怕是那一小部分已經知曉的,也還會稱呼自己的那份力量為’不詳‘。”

    “我說,放開他!”

    少女從木箱中一躍而出,原本捆住她的繩子已被切割開,嘴唇上和手心還殘留著血跡,雙手已經變成了類似貓科類動物利爪一般的存在,身上偏獸類的特征越發明顯。少女躍起,直沖壯碩男人的脖頸襲來,原本流過淚的那雙美麗眼眸已經變得猩紅。

    另外一股被稱作“不詳”的力量!

    莎娜直沖壯碩男人而去,在半空中揮舞著自己的利爪,原本那個寧靜可人的小姑娘此刻全身上下充斥著危險的氣息。但下一瞬間,在空中,她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了一個男人的身影。她轉動眼楮想要看清那個人的樣子,但就在她眼球轉動的這一瞬間,她便被人抓住了脖子,從空中狠狠的按在了地上。

    “咳...”莎娜被阿卡修斯按倒在了地面之上,他抓著莎娜的那只手掌亮著藍色的魔力光芒,莎娜倒在地上之後痛苦的咳嗽了一聲便再也動彈不得。

    一瞬間,躍起的莎娜在還沒有捕捉到敵人動作的時候,便已經被制服。

    “還真是意外驚喜啊,小姑娘。”

    壯碩男人走近,望著莎娜欣喜的說道︰“原本是打算利用你最後在刺激一下你的哥哥,讓他進入這種’暴走‘的狀態,沒想到你竟然也擁有同樣的力量。”

    說著,壯碩男人俯下身子,靠近莎娜的臉龐說道︰“不愧是兄妹呢。”

    “赫德巴斯,不用繼續了,帶這個小姑娘上去。”壯碩男人站直身子,招呼了樹冠上方的赫德巴斯一聲。

    赫德巴斯停止了對阿吉的毆打,另一只手把纏繞在自己身上的一條鎖鏈解下來,一拉,一根長達近百米的鎖鏈便從樹根被其纏繞的樹干上解開。然後赫德巴斯用力一甩,長長的鐵鏈便朝著莎娜而去。

    “阿卡修斯卿,把這小姑娘送上去吧。”

    阿卡修斯眉頭微微一皺,他將自己手下莎娜的脖子放開,轉而抓住莎娜的一只手臂,將莎娜向空中甩來的那條鐵鏈拋去。在莎娜與鐵鏈交錯而過的時候,樹冠之上的赫德巴斯用力一拉,那條鐵鏈便如同一條靈活的蛇一般,將莎娜在半空之中就給捆了個結實。赫德巴斯在捆住莎娜之後便開始拽著鎖鏈把莎娜往樹冠之上拉來。

    “喂小子,你妹妹馬上就上來陪你了。”

    “莎娜?”阿吉掙扎的睜開眼楮,隨即劇烈的咳嗽了幾聲,咳出了一顆被打掉的牙齒和不少鮮血。他伸著腦袋往下方望去,但是從他的角度卻看不到莎娜在哪里,只能看到赫德巴斯拉著一根鎖鏈在緩緩上升。

    “冷靜,一定要冷靜,快點平靜下來。”

    在樹冠下方,被鎖鏈捆住緩緩拉去上方的莎娜在掙扎幾下發現無法掙脫鐵鏈的束縛之後便立刻選擇了停止掙扎,同時,她開始努力的平靜自己的內心。

    此前,壯碩男人的話語她听的清清楚楚,她知曉,若是自己在這種狀態下被拉上樹干,那麼必然會引發“鏡”的功效,那樣的話,不僅自己遭殃,還會害了阿吉。

    “冷靜,快點冷靜下來,在這樣下去,再這樣就......”

    莎娜一直努力的平復自己的情緒,想讓自己趕緊退出“不詳”的狀態。但是在她剛剛平靜一些的時候,上方便傳來了阿吉的一聲慘叫。赫德巴斯時刻盯著莎娜的一舉一動,包括魔力的變化也被他通過與莎娜相連的那條鎖鏈所感知。莎娜身上的魔力一有什麼變化,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

    莎娜剛剛平息了自己些許情緒,這份情緒轉變所帶來的魔力變動立馬便被赫德巴斯知曉,赫德巴斯下一秒就判斷出了莎娜的想法。所以,他便通過折磨阿吉的方式來讓莎娜無法平靜下去。

    一拳接一拳,在莎娜被拉到樹冠上方之前,阿吉將繼續承受著赫德巴斯的拳頭。

    “住手,快點給我住手!”

    莎娜听到自己哥哥的慘叫聲,在半空中不自覺的又開始掙扎了起來,眼眸中顏色的更甚,隨著她的靠近,血紅色的“鏡”也開始泛起了陣陣更深的血紅色光芒。

    但是,無論莎娜怎樣掙扎也無法掙脫鐵鏈的束縛。焦急、悔恨、不甘、痛苦,所有的一切都在其眼中化為那股猩紅的憤怒。她所能做的,便是咆哮出聲。

    “快給住手!”

    “轟——”

    在莎娜那一句咆哮喊出來的同時,一聲巨響傳來,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過去。

    就在壯碩男人和藍發阿卡修斯的背後,那里有著一個洞口,那個洞口是據點的其他地方通往此處的唯一通道,之前莎娜便是從那里被運送過來的。

    此時,在那個洞口,耀眼的光芒一閃而逝,大量的煙塵伴隨著一股強勁的風暴被吹襲進來。幾名失去意識的穿著白色斗篷的白痕成員被沖擊拋飛無力的掉落在地上。

    在那煙塵之中,一個少年提劍沖了出來。而在他身後,則是一名灰頭土臉,模樣大概十歲出頭的孩童在窮追不舍。

    “喂,你好煩人啊!”少年一邊在前面奔跑一邊後頭朝那名孩童喊道。

    那名孩童也不甘示弱,回應喊著︰“你快給我停下,卑鄙的入侵者!”

    “阿伊爾?”

    遠在樹冠上方的阿吉看到了沖進來的兩人,以及看到了跑在前面的那一人。

    “喂,洛,這是怎麼一回事!”壯碩男人同時朝那孩童喊道。

    孩童一听到壯碩男人的聲音便立馬停下腳步,一指前方奔跑的阿伊爾回應道︰“報告首領,有入侵者。”

    入侵者?

    壯碩男人的目光移向手里握著一把鐵劍,背上背負著阿吉細劍不停奔跑的阿伊爾。此時,那名入侵者朝著樹冠方向大聲喊著。

    “阿吉,莎娜,我來接你們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