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之前所發生的事

    時間往前推移一些。

    “好無聊啊,整天無事可干,哪怕有幾個入侵者來給我耍耍也好啊。”洛一個人無聊的盤膝坐在木箱上,在他的腳邊是被丟在地上的,阿吉的細劍,而他身後,則是大大小小許多個木箱,看樣子是一個類似于倉庫的地方。

    “喂,你停下!”洛指著路過的那個運送莎娜的木箱,對那名負責運送的年輕人問到,“這里面裝了什麼?”

    那年輕人停下推車,恭敬地回答︰“洛大人,里面裝著的之前抓回來的那只貓女。”

    “誒,里面裝了一個異獸種?”洛彎下身子敲了敲木箱邊緣,發現里面並沒有什麼回應,便抬起來頭來,繼續聞道︰“她怎麼不說話,嘴巴被封起來了。”

    年輕人有些遲疑,試探著回答道︰“雖然捆著,但倒是沒有把她的嘴巴給封起來,可能她只是單純的不想說話吧。”

    “哦,要把她運去哪里?”洛剛開始覺得有些新奇,但是下一秒他又覺得無聊起來。

    “首領說要把這名貓女帶到他那里去,越快越好。”年輕人恭敬的回答道。

    听到首領需要,洛擺了擺手,重新坐回到了箱子上,“那你快點送去吧,別誤了首領的事。”

    “是。”年輕人再次恭敬回答,隨後行了一禮,便推著小車離開了。

    原地又只剩下了洛一個人,他仰面躺在木箱上,四肢和腦袋都在木箱邊緣耷拉著,嘴里喃喃自語︰“好無聊啊。”

    “轟——”

    一聲巨響,隨著勁風吹襲和強烈的震動,洛直接被從木箱上震了下來摔倒了地上。

    “怎麼,發生了什麼事。”洛探著腦袋往通道的一側望去,那里是震動傳來的地方。

    起初,那里一切平常,什麼也沒有。但是不一會兒,一名手里握著鐵劍,洛從來沒見過的少年出現在了通道的那邊,正朝洛這里奔跑而來。而在那名少年的身後,則是一群身著白色斗篷,“白痕”最基本的戰斗人員在不停追趕著這名少年。

    “這是發生了什麼事啊。”洛一下爬起身來,攔在了那名奔跑中的少年的必經之路上,伸開雙臂大喊道︰“喂,你這個家伙,快點給我停下來!”

    奔跑中的少年自然便是阿伊爾。他之前告別葛魯斯和梅薩他們三人之後便順著通道繼續深入,打算找到阿吉的所在將其救出。但是他沒走一會兒,便發現了通道有了出口,但出口後的地方,並不是阿吉所在,而是“白痕”的戰斗人員所休息的營地。

    阿伊爾冒冒失失的闖了進去,就像是捅了馬蜂窩一樣,成群的白色斗篷男一起來圍攻他。無奈,阿伊爾在纏斗許久之後,利用龍牙擊成功突圍,然後沿著場地對面通往更深處的那條通道奔跑起來,這也便是洛看到的那一幕。

    “快點給我停下來!”

    阿伊爾听到喊聲,定楮一看,發現自己的正前方不遠處有著一名張開雙臂攔路的,十歲左右的孩子?

    阿伊爾來不及多想,嘴里喊著,“快點讓開。”自己的速度卻不減,奔跑的軌跡往右側偏了偏,打算從洛的身子左邊跑過。

    原本阿伊爾應該與洛擦肩而過才對,但就在阿伊爾要跑過洛的身邊時,洛奮力朝阿伊爾一躍,躲避不及的阿伊爾便被他撞了個正著。兩人撞在一起,一齊在地上打了幾個滾,然後各自站了起來。

    “喂,你這個家伙想干嘛,為什麼突然朝我跳過來!”

    “應該是我問你才對,你干嘛突然沖過來,還有,我明明都叫你停下了,你為什麼還不停!”

    說話間,那些追來的白色斗篷男也都聚了過來,阿伊爾向旁邊撤了一段距離,警惕著周圍的這些斗篷男,當然也有洛。

    三方人馬各自站立,像是三方對立一般,不過,這三方中,其中兩方是自己人。

    “喂,這個家伙是怎麼回事,他是怎麼出現在這的。”洛伸手指著阿伊爾向那些身著白袍的戰斗人員問道。

    站在斗篷男隊伍最前方的一人恭敬回答︰“洛大人,這個人是入侵者,之前突然出現在我們的休息營地。”

    “入侵者,”洛突然一臉高興,“我說想要有幾個入侵者,就真的來了啊。”

    領頭那人看著洛滿臉開心有些詫異,洛也是立刻反應過來自己的失態。

    洛故作嚴肅的咳嗽了兩聲,開口問道︰“突然出現在你們的休息營地,那倫白和黑伽呢,有他們兩個守著竟然也放外人進來了。”

    “倫白大人和黑伽大人那邊不知是什麼情況,可能是一分神就讓外人溜進來了吧。”

    “那好,你們都散了吧,散了吧,我來收拾他。”洛擺了擺手,示意那一隊人馬該干嘛去就干嘛去,別在這里打擾他。

    不過那對斗篷男相互對視了一眼沒有立即離開,畢竟他們的任務便是在外時,執行命令進行戰斗,在內時,守護據點進行過戰斗。他們的任務便是戰斗,此刻沒有離開的理由。但是他們還是向四周散開,留了一大片空地給洛和阿伊爾。

    “洛大人小心一些,在追擊他的路上,我們已經損失了三十多號人手了。”那名領頭的斗篷男在最後添上了這麼一句。

    “三十多號人嗎,”洛看著只剩下差不多二十人的追擊小隊,咧嘴一笑,“你還不賴嘛。”

    “那麼...”洛說著,高高躍起,一拳打向阿伊爾,“來跟我過過招吧。”

    一拳又一拳,每一拳都拳風四起,虎虎生威,而且,每一拳都...打在了空氣上。

    洛氣急敗壞,轉頭朝著阿伊爾大喊︰“你這個家伙,老躲些什麼!”

    “我不跟孩子打架,而且,你出拳難道我不能躲得嗎?”

    “你才是孩子,我今年都二十二了,只是容貌長得比較慢,才看起來像十一歲左右的樣子!”

    “哦...”

    “哦你個頭啊!”

    “真是的,”洛搖了搖腦袋,走到旁邊的地上,撿起了阿吉的細劍,“沒有一把劍的話還真是不順手呢,現在繼續。”

    洛拿起劍後整個人的狀態都不一樣了,就像是原本裝在劍鞘中的寶劍,此刻露出了鋒芒。

    “那把劍,”阿伊爾指著洛手中握著的細劍,“你是從哪里得來的。”

    “那把劍?”

    洛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握的劍,笑了一下開口說道︰“這是昨天晚上抓回來的那個異獸種小子的佩劍,沒人要我就順手拿過來了,說起來今天還有一個異獸種的大概是貓一樣的小女孩被送到首領那邊去了......”

    莎娜?

    洛的目光望著通道的那一頭,繼續說道︰“也不知道首領到底想干什麼,算了,怎麼樣,你對這個有興趣嗎?”

    “那麼,”洛轉頭,用劍遙指阿伊爾說道︰“打贏我,我就把你想知道的全都告訴你。”

    阿伊爾沉默,他想知道的事情,剛剛洛已經全部都告訴他了。

    “就在那里嗎,那我得快點去。”

    順著洛的目光,阿伊爾知道自己前進的方向沒有問題,便直接朝洛沖了過去。

    “終于來了嗎。”洛興奮的向前迎了過去,兩人瞬間交手。

    “力量不錯,竟然沒比過你,因為魔力加成的緣故啊,那麼,這樣一下!”

    一交手,洛就被阿伊爾給壓制了下來,在“力氣”上,洛完全不是阿伊爾的對手。但是下一秒,阿伊爾原本強力的劍,力道突然下降了一個層次。

    “劍上的魔力消失了?”阿伊爾一驚,趁此空擋,洛從阿伊爾的壓制中逃了出來。

    “嘿嘿,是不是很吃驚,為什麼你附著在劍上的魔力一下子全都消失了,那是因為...你這家伙別給我跑!”

    洛對擊便開始洋洋得意的說了起來,但他剛說到一半就發現阿伊爾借助這一次對擊所產生的位置變化,已經從他的身邊跑過,往更深處的地方跑去。

    阿伊爾本來就沒有打算跟洛正面交手,他現在最優先的任務就是深入據點,救出被困的阿吉。此時的救援名單又多了一人,一直未歸的莎娜也可能是被抓到這里來了。

    “不過剛才那是怎麼一回事,在劍上的魔力一瞬間就消失不見了,被’吞‘掉了?”

    阿伊爾心中疑惑,不過沒有多想,當務之急還是救援,所以他繼續奔跑在前往最深處據點的路上。

    “喂,你這個家伙,你們也別愣著,快點給我追!”氣急敗壞的洛在後面窮追不舍,稚嫩的臉龐因為生氣竟顯得有份孩童般的純真可愛。

    在這一天,“白痕”的據點被攪的雞犬不寧。阿伊爾在前面奔跑,洛就在其身後追,再後方跟著一大隊的斗篷男,隨著經過各個地點,斗篷男的數量也多了起來,但阿伊爾他們距離最深處的據點也越來越近了。

    此時,左零那邊。

    “半天了一個人也沒有,算了,繼續。”

    左零在經過凱德那里之後便沒有遇到任何一個人,而且還在錯雜的通道里面迷了路。不過好在,左零不經意間找到了當初“白痕”組織挖掘通道的工具。

    所以他決定,挖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