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左零登場

    利劍飛過,捆著莎娜的鐵鏈被斬斷,隨著莎娜身形的下墜,原本閃爍著急促光芒的血紅色水晶,光芒猛的一閃,便徹底黯淡了下來。

    “得手了!”

    阿伊爾展露笑容,他的目的一直都沒有變過,就是救出莎娜與阿吉。至于之前的一幕。

    從阿伊爾來到此處到現在,也只展示過兩次龍牙擊。第一次是為了擊敗洛而使用,而第二次,便是這次,為了砍倒紅色魔水晶樹,從而為自己營救莎娜和阿吉創造機會。

    赫園退怪環噶艘壞憒砦螅 潛閌撬砦蟺囊暈  煉羰竅胍 中歡系姆  闌韉某寤鰨 匭胍 3衷讜 夭歡 br />
    但是,龍牙擊雖然會有一段時間的後續沖擊,但是它魔力的爆發只在一瞬間便完成了,這也是它為何威力強盛的一個原因。龍牙擊的後續沖擊,不如說是伴隨著魔力的爆發而產生的一些後續余波而已。

    所以,剛才阿伊爾在發動龍牙擊的同時,便借助沖擊產生同時所發出的耀眼光芒來掩蓋了自己的身形,從而變換了位置。潛于旁處,等待時機。于是,便有了之後所發生的一幕。

    那把斬斷莎娜鐵鏈的利劍便是阿吉一直使用的細劍,此時那把細劍飛上高空,速度減緩,到達它所能飛到的最高點之後便開始往下方掉落下來。這把細劍下方等待它的是,一雙無比熟悉的手掌。

    細劍入手,臉上滿是血跡與腫脹的阿吉像是重新復活了一樣,整個人散發出了一股銳不可當的氣勢。

    阿吉握著手中的細劍默默想著,“接下來,換我來保護莎娜!”

    莎娜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向下方墜去,中途她便已經把自己身上那些剩下的,沒有多少束縛力的鐵鏈掙脫開來。正當她猶豫著,該如何安穩落地的時候,下方一個人影晃動,沖了過來,一把將她摟在了懷里。

    “沒事吧。”阿伊爾將莎娜抱在了懷中,利用自己的鐵劍插入樹身來減緩自己和莎娜下墜的速度。

    肌膚相貼,呼吸可聞。莎娜望著盡在咫尺的阿伊爾,也看清楚了自己正在阿伊爾的懷抱中,她臉上的紅色一下子便轉移了。原本猩紅色不斷黯淡的雙眼一下子恢復了正常,而原本正常的臉頰卻爬上了一抹紅暈。

    “阿,阿伊爾先生,我……我我我沒事。”莎娜慌張的回應,隨後低著腦袋,埋在阿伊爾的懷中不敢再抬頭看向他。這個小丫頭害羞了。

    阿伊爾看到莎娜的表現不禁莞爾一笑,但是當他看到莎娜殘破的衣物間,裸露出來的皮膚上,那些紅腫的燙傷,眼神又冷厲了下來。

    阿伊爾抬頭望去,可以看到樹冠邊緣與自己遙遙相望的赫園退埂br />
    敵人猶在,戰斗還未結束。

    “你們所施加在莎娜身上的痛苦,我會加倍討還!”

    而最優先要與敵人戰斗的,是一名十分愛護自己妹妹的,哥哥。

    【白痕據點-山崖上方】

    白痕據點所在的這座荒山上方,突然一塊土地裂開,一把破爛的鐵鍬被丟出,隨後一個渾身塵土,狼狽不堪的少年從其中爬出。

    左零渾身布滿塵土,臉上,頭發上,甚至連帶指甲中都有些泥土的痕跡。看來在一些必要時刻,他曾經“動手”挖掘過通道。他身上的衣服也是多處破損,髒亂不堪。唯一沒有收到塵土侵擾,潔淨嶄新的,就只有他穿著的那條藍色的褲子了。

    “呼,終于到了,那麼,接下來便開始找一下。我應該會比阿伊爾先到吧,畢竟里面那麼繞。”

    迷路的只有左零自己而已。

    【白痕據點-最深處】

    阿吉的劍刃與赫園退溝奶磁鱟蒼諞黃穡 探5陌   彌匭賂椿睢br />
    阿吉的快攻相對于赫園退苟運閌親鍆誹鄣墓Й鞣絞攪耍 蛭 繞鴟烙 由貿ヂ詮Й鰲br />
    阿吉的快攻一上來就壓制住了赫園退梗  前  叢謖蕉返敝杏辛艘恢制婀值母芯  ЛД模 靼琢四侵指芯醯睦叢此 br />
    實力的絕對差距。阿吉壓制著赫園退拐蕉妨誦砭茫  僑捶 鄭 約焊疚薹ㄉ說蕉苑椒趾粒 約焊苑轎ㄒ渙糲碌納絲冢 故侵 壩米彀鴕 頻牡腥思綈頡br />
    “即便如此,”阿吉眼神堅定,握劍的雙手沒有絲毫遲疑,“我也要為阿伊爾和莎娜爭取時間,妹妹和朋友我都要保護。”

    阿吉重新邁步上前,打算哪怕空耗魔力,也要為阿伊爾和莎娜再多爭取一些時間。

    但是他剛邁開步子便感覺有些不對勁,低頭往自己的腳下一看,自己的半個腳掌已經陷入了血紅色水晶當中。原本堅硬的血紅色水晶,此時卻像是泥潭一樣,讓自己不停的下陷。而對面的赫園退谷匆讕燒# 故遣仍詮食 嵊駁乃 D礱嬪稀br />
    “這是怎麼回事?”阿吉疑惑的同時向後方跳躍而去,一邊把自己的雙腳拔出血紅色的“泥潭”,一邊與赫園退估 ﹥ 搿br />
    血紅色的水晶,此時閃爍著更加妖異的暗紅色光芒,它自身所具有的那種奇特能力已然發動。之前的“時間爭奪戰”,阿伊爾略遜一籌。

    腳下變成了“泥潭”,而敵人的行動卻不受影響,戰況瞬時逆轉。而排除敵人的威脅,更令阿吉心悸的是自己腳下的那塊血紅色水晶。他能從那塊水晶中感受到一種渴望,一種無比貪婪的渴望。那塊水晶想要吞噬自己,但它想要吞噬的不是自己的魔力,而是自身的另一種力量。

    阿吉與赫園退拐蕉返耐 保  煉蛻 仍諳螄路階谷ュ  保 藪蟺暮焐    髟詿砦弧ぉ閾北浪br />
    此時,埃爾亞托夫陰沉的臉色反而變的平靜,但是如果有人能夠探知他體內洶涌澎湃的魔力流向的話,便可以清楚的知道,他現在的情緒有多麼的暴躁。

    “阿卡修斯卿,”埃爾亞托夫轉頭看著自己身側阿卡修斯,開口說道︰“我知道,不該麻煩你工作以外的事情,但是你也不想看到這樣一件令你也為之欣賞的藝術品被毀掉吧。”埃爾亞托夫口中的藝術品指的便是此時正在錯位倒塌的紅色魔水晶樹。

    紅色魔水晶,或者說是紅色魔力水晶。在遇到魔力刺激的情況下會化為最精純的魔力來補給魔力源本身。但是同樣的,如果對魔力的操縱精細入微,亦是可以將剛化為精純魔力的紅色魔力水晶凝為固體。而這棵巨大的紅色魔水晶樹,恐怕也是以此種方法鑄造而成。

    在場的所有人中,能做到對魔力操縱精細入微之人,也就只有阿卡修斯一人而已。

    埃爾亞托夫說完整句話之後就不再言語,他站在原地平靜的等待阿卡修斯的回復。

    阿卡修斯看了他一眼,隨即轉過頭來往向紅色魔水晶樹,沉默了一會兒,像是低聲呢喃道︰“確實,若是直接這般毀了也怪可惜的。”

    話語剛落,阿卡修斯便躥了出去,像是一道藍色光芒,幾個閃爍便來到了阿伊爾造成的切口之前。手中藍色光芒大盛,一下子包裹住了整道切口。切口處的紅色魔水晶一瞬間像是融化了一般,上層與下層融合在了一起,而下一秒,卻又全部凝實,彼此之間再無縫隙。原本崩塌的紅色魔水晶樹此刻,停止崩塌。

    魔力操縱的精細入微。

    做完這一切,阿卡修斯轉頭,與自己下方,正抱著莎娜抬頭看向自己的阿伊爾對視一眼,開口稱贊道︰“很精彩。”

    言罷,阿卡修斯幾個閃爍間又回到了自己之前所在的原地,埃爾亞托夫的身旁。

    “很棒的魔力操縱,阿卡修斯卿,真是太棒了。”埃爾亞托夫臉上帶著幾分欣喜向阿卡修斯稱贊道。

    “沒什麼,樣子還有些不太好看。”阿卡修斯語氣平淡,抬頭望著因為之前的錯位而有些歪扭的紅色魔水晶樹,似乎對自己的補救不太滿意。

    埃爾亞托夫重新轉頭望向樹冠的頂端,心中默默想著,“魔力的供應問題解決了,現在要做的,就只剩下將那兩只小貓,全都塞進去了!”

    阿伊爾與莎娜也與此刻落地。阿伊爾把莎娜從自己的懷抱中放出,莎娜抬起通紅的小臉望著阿伊爾神色嚴峻的臉龐,輕輕開口問道︰“阿伊爾先生,怎麼了?”

    阿伊爾沒有低頭看向莎娜,而是依舊神色嚴峻的眺望著阿卡修斯所在的方位,回答道︰“有個很麻煩的家伙存在,而且,他很強!”

    阿吉已經沒有心思關注下方的變動了。隨著戰斗的持續,原本就未完全的魔力已經消耗了大半,而且自己還有著眾多傷勢,就連“地形”也都是對方佔有優勢。

    “阿伊爾,你一定要替我保護好莎娜。”

    阿吉提劍咆哮著沖向赫園退梗 蛩閼蕉返階詈笠豢蹋 季 約旱淖詈笠壞窩 br />
    就在阿吉正熱血激戰的時候,有兩個人同時抬起了自己的腦袋。

    一個是阿伊爾,他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魔力波動;另一個則是阿卡修斯,他察覺到多了一股陌生的魔力源。

    而此時,在那透著光芒的天穹之上,有著一個人影正在不斷擴大。

    “喂,阿伊爾,原來你早就到了啊。”

    聲音傳來,所有人都抬頭望去,只見一個渾身泥土的狼狽少年,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從山頂上方一躍而下。

    左零登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