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少女眼中的堅強

    一個人向前躍出,起碼便有腳掌、腿部、腰部三處發力,而大多數戰斗中所作出的動作,幾乎都是利用自身的協調性,全身發力。

    局部的魔法增益便可使自身達到增幅前數倍的效果,而如果全身附著魔力,那能產生的增幅效果不可計量。

    “強者姿態”,阿伊爾此刻便在練習掌握著這一份技巧,當然,同時還有“鎧甲”的訓練,半吊子的防御力可撐不下阿卡修斯的猛烈攻擊。

    在阿伊爾努力練習的同時,左零也在努力戰斗,只不過他從剛開始的正面對抗變成了倉皇逃竄。在他的懷中,阿吉已經陷入了半昏迷狀態。

    之前,左零與赫園退拐蕉返惱然鴣 歟 罅閎賜蝗環 鄭 指戳四  ┬Φ難 焐  W種匭隆盎睢繃斯矗 皇侵匭賂此招枰 苣 Χ朔蚜艘壞閌奔洹4聳保 讜 氐陌  閬緣麼 呈 治O樟耍 丫  踉萊瞿 兌話愕難 焐  H牧ζ捕濟揮辛恕br />
    無奈,左零抱起阿吉來就開始奔跑,一般奔跑一邊時不時與赫園退苟隕霞剛小W罅鬩恢痹謖一崽絞饗攏  嗆園退顧械奶慈 冀飭訟呂矗 闋閿凶攀 鷗  轎壞腦詵饉罅愕奶優藶廢擼 鈄罅忝揮邪旆  虐  鏡絞饗隆br />
    “將魔力附著于全身,對全身進行強力的增幅。”

    “噗”的一道響聲,阿伊爾附著時候因為魔力擴散的不均勻而使身體一處的魔力噴薄了出來。這樣並不會對阿伊爾的身體造成什麼損傷,噴薄而出的魔力可以用意識操縱發動襲擊。但是阿伊爾此刻正在熟悉“強者姿態”,任何一處的魔力噴發對于阿伊爾來說都是不必要的浪費。

    阿卡修斯耐心依舊,在他坐下之後便沒有說過一句話,只是在那里靜靜的注視著阿伊爾。閑暇之余,偶爾抬頭朝樹冠之上看上幾眼,上方的戰斗可以略作消遣。

    “將魔力均勻的附著在全身,之後再慢慢增強。”

    阿伊爾小心翼翼的調動著魔力,隨著不斷練習,原本生疏的行為也變得熟練起來。

    隨著“噌”的一下,阿伊爾身上冒出了一大團淡金色的氣團,氣團的邊緣偶爾脫出一絲一縷的淡金色氣流漂浮到空氣中變淡消散。魔力高度凝聚所產生的外放。

    “成了!”

    阿伊爾心頭一喜,雖然他感覺自己魔力的附著還很粗糙,但是他卻成功的附著魔力,進去了“強者姿態”。

    阿伊爾欣喜之余抬頭看向了阿卡修斯。

    阿卡修斯正在抬頭望著樹冠之上,他感覺到了阿伊爾的目光,但並沒有起身。

    “魔力的浪費太嚴重,就如我之前所說的,你的魔力量足夠,知道確切方法後只需要稍加練習就可以進入‘狀態’。但是同樣的,你對魔力的掌控還不夠精細,在戰斗中會造成太多不必要的浪費,而且,你現在依舊不夠熟練,再練習一下吧。”

    “好。”阿伊爾並不矯情,哪怕此刻他初步掌握了“強者姿態”也依舊沒有戰勝阿卡修斯的信心,所以有時間能讓自己把這股嶄新的力量掌握的更加熟練一些,阿伊爾自然是相當樂意。

    不過阿伊爾還沒來得及繼續進行下去,他的練習就被打斷了。

    “阿伊爾,接著!”

    左零的聲音自樹冠上方傳來,阿伊爾抬頭一看,便發現樹冠上方飛出來一個小黑點,正在向自己飛來。

    阿伊爾第一時間便用“眼”看清楚了那個小黑點是什麼,但是他還是下意識的揉了揉眼楮,雖然用“眼”看到的事物與自己的目光無關。

    確認無誤後,阿伊爾嚇出了一身冷汗。那個正在朝自己飛來的小黑點是陷入了半昏迷狀態的阿吉,左零竟然直接將阿吉從五六十米高的紅色魔水晶樹上扔了下來。

    阿伊爾雙腿發力,猛的往上方一跳,他打算去接住阿吉。如果從那個高度摔下來,本就重傷的阿吉恐怕直接就一命嗚呼了。

    而當阿伊爾躍起的時候才發現真正意識到自己身體所產生的變化。爆發力,速度,甚至是魔力增幅的效果,全都有了成倍乃至十數倍的提升。

    原本他跳起去接住阿吉,只想著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一定要在阿吉墜落之前接住他。但是當他真正實施自己想法的時候,才意識到,一切都是那麼簡單,就像是自己輕輕揮舞手中的鐵劍一般。

    阿伊爾在“強者姿態”下一躍就來到了半空中,一伸手就將阿吉接住攬在了懷中。

    阿伊爾抬頭,看到的是樹冠上方,鐵鏈叢中左零正咧著嘴笑著跟他打招呼,嘴里輕輕說著,“這個家伙就交給我吧。”

    左零的敏銳感知讓他比阿伊爾更早的了解到了阿伊爾此刻的身體機能。

    阿伊爾微笑,在下墜的途中朝上方的左零叮囑道︰“小心那個家伙的鐵鏈,紅色的帶有高溫而且堅硬,但是同一時間紅色鐵鏈的上限是五條。”雙腿微屈,阿伊爾和阿吉平穩落地。

    “好了,那麼接下來咱們繼續吧,大家伙。”左零看到阿伊爾帶著阿吉離開後便再無後顧之憂,他轉頭看向赫德巴斯,凝聚著魔力附著在自己的拳頭上。

    赫德巴斯收回望向下方的目光。之前左零和阿吉都被困在他的包圍中,他自信能完全“鎖”住這兩人。

    但是趁著一個空擋,左零竟然直接將阿吉拋飛了出去,他心中的第一反應是,“這個小鬼瘋了!”

    不過接下來的事情出乎他的預料,阿伊爾高高躍起接走了阿吉,兩人都安然無恙。與此同時,一股暴躁的魔力從左零的身上涌出。

    赫德巴斯第一次正視左零,他在左零身上隱隱約約感覺到了一絲危險。

    戰斗的爆發不需要什麼言語,左零沖向赫德巴斯,赫德巴斯回擊左零,戰斗就這樣直接展開了。

    左零自之前與阿伊爾一起參與騎士聖殿的考核之後便開始注重起自身的魔力來。他發現這是一種很“便利”的力量,能夠讓他更好的完成他想做到的許多事。

    但是將魔力凝聚附著,魔力的光華涌現在自己的雙拳之上,這還是他第一次這麼做。

    黑白融匯的魔力光華出現在左零的拳頭上,左零的魔力急速流動,涌現在他的拳頭上的魔力都在不間斷的暴起,形成一道道的小電弧。

    如果說阿伊爾的魔力是平靜且廣闊的海洋的話,那麼左零的魔力便是奔騰著,一刻也不肯停歇的大江。

    左零以肉拳直接接下來赫德巴斯的紅色鎖鏈,紅色的高溫魔力絲線直接被左零拳上暴動的魔力電弧給吞沒。紅色鎖鏈也被左零強力的拳頭擊打的蕩了回去,硬踫硬佔優勢的人是左零!

    “還真是夠硬的,一拳下去根本打不爛,不過算了,”左零撓了撓頭,一呲牙,“多來幾下,早晚打碎它。”

    翻騰、涌動,左零的黑白色魔力漸漸覆蓋在了自己的整條手臂之上,他剛剛所展現的魔力不過是冰山一角。

    阿伊爾懷抱著阿吉來到莎娜身旁,莎娜眼角含淚將自己的哥哥摟在懷中,心疼的輕輕撫摸著阿吉傷口旁的完好皮膚。

    阿卡修斯坐在地上沒有阻攔,他還在等阿伊爾熟練掌握“強者姿態”。不過此時他的目光已經被樹冠之上的戰斗所吸引了,或者說,吸引他的是歡脫的左零以及他那暴躁的黑白魔力。

    “阿伊爾先生,”莎娜一邊撕扯著自己衣裙上干淨的布料給阿吉做一些簡單的包扎,一邊小心翼翼的輕聲問道︰“阿吉哥會沒事的吧。”

    阿伊爾望著此刻沉底昏迷過去的阿吉,感受著他體內微弱的魔力,有些拿捏不準,但他還是開口說道︰“放心吧,阿吉會沒事的。”

    說著,阿伊爾附下身子,像揉拉夫妮的腦袋一樣,揉了揉莎娜的小腦袋。小時候,拉夫妮跟阿伊爾說過,每當她害怕的時候,只要阿伊爾在她的身邊,揉一揉她的腦袋,她便什麼都不怕了。

    阿伊爾此刻也是想把這一份安全感帶給莎娜。

    莎娜抬頭,淚水再次滑過臉頰,但是她遠比她外邊看起來的還要堅強,因為從她的目光中,阿伊爾可以看到一股這個縴細少女從未有過的情緒。

    “嗯,我知道了,阿吉哥一定會沒事的,我們的生命力是最頑強的。所以,阿伊爾先生也好,左零大人也好,不要顧及我們,放心去戰斗吧。”

    少女的淚水滴落在地上,卻沖不淡眼中的半分堅強。阿伊爾此刻意識到,莎娜也一直在進行著自己的戰斗。

    “嗯。”

    阿伊爾微微一笑,身上原本環繞著的魔力氣團瞬間凝實暴漲。阿卡修斯察覺到阿伊爾此時身上魔力的變化,目光重新移動到阿伊爾的身上,他的身子緩緩站起。

    戰斗,隨時打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