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死戰

    “ 嚓。”

    聲響雖然不大,但是正在貼身戰斗的兩人都注意到了這處變化。

    阿伊爾嘴角泛起一絲笑容,他看到了戰勝阿卡修斯的機會。阿卡修斯神色平淡,這種情況好像在他的預料之中,所以他的神情並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在心里嘆息了一聲。

    “終于還是承受不住嗎。”

    騎士之間的戰斗,絕大部分都是依賴于魔力,而最常用的魔力使用方法便是將魔力附著在自己的劍刃之上。

    但是隨著騎士魔力的不斷增強,魔力量越發龐大,便出現了一種現象。附著大量魔力的器具開始無法承受魔力所帶來的“壓力”,在戰斗過程中或者在魔力注入時紛紛毀壞。

    因此,隨著騎士實力的不斷增強,他們所使用的器具也開始專門貼切其實力來專門打造,以防脆弱的武器造成戰斗中不可估量的損失。

    阿卡修斯的佩劍通體灰白色,劍刃鋒利光亮,是一柄專門打造的精致長劍。但是即便是這把長劍,也無法承受住阿卡修斯徹底的“魔力解放”。

    在最早先的戰斗中,阿卡修斯雖盡力與阿伊爾拼搏,卻也最大限度的控制著自己的魔力輸出,保證自己的魔力不會壓迫到自己手中的長劍。他想在“完美”的情況下擊敗阿伊爾。

    不過在阿伊爾將其擊傷之後,他便收起了這個念頭,轉而最大限度的釋放自己的魔力,以求發出最強勁的攻擊。

    至于之前阿伊爾所說的,阿卡修斯的劍變慢了。其實不然,阿卡修斯的出劍或者是斬擊的速度並沒有放慢,只是他攻擊的頻率放緩了。阿卡修斯在能夠一瞬間刺出三劍的時候故意只刺出兩劍,能夠連續兩段斬擊的時候只發出一段。原因無他,依舊是在盡量減少因為戰斗運用魔力而對自己手中長劍造成的負荷。

    即便阿卡修斯這般小心翼翼,可這把劍仍然無法承受住他強大的魔力,裂痕出現。

    阿伊爾開始猛烈的反擊。依賴于劍戰斗的騎士,若是在戰斗中失去了自己的劍,那麼無疑會喪失絕大部分乃至全部的戰斗力。畢竟有人說過,“騎士的佩劍,便是他的第二條生命!”因為看穿這一點,所以阿伊爾開始猛烈的反擊,力求將阿卡修斯的佩劍,擊毀。

    “雖然我也認為你的判斷正確,但是你真的認為能在你被我擊敗之前,先毀掉我的劍嗎?”阿卡修斯無保留的揮劍,阿伊爾的壓力大增。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阻擋回擊,以兩人為中心,地面又一圈圈的崩壞碎裂,大量的塵土和碎石飛揚而起,卻又被緊接著襲來的風暴吹散。

    兩人一邊戰斗一邊飛速移動,偶爾在奔跑的過程中,手中的劍刃稍一貼地,便會留下一道深深的溝壑。恐怖威能,甚是驚人。

    嘩啦嘩啦,像是雨點一般的石頭又開始從上方掉落而下,阿伊爾和阿卡修斯的戰斗使得整座山體都開始崩塌。

    埃爾亞托夫開始奔跑起來,一邊遠離正在戰斗的兩人,一邊挪移著身子躲避從上方墜落的石頭雨。在他偶爾轉頭間,發現左零已不見了蹤影。而在另一邊。

    “喂等等,這樣太......”莎娜一只手拉扯著自己的裙子,另一只手搭在左零的後頸。

    “沒事沒事,抓穩了,咱們出發了。”左零將莎娜和阿吉一邊一個全都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之上,然後邁步向前奔跑而去,朝著阿伊爾用龍牙擊轟開得那半面巨大山體而去。

    阿卡修斯注意到了這一幕,心中詫異,“那位少年不是應該筋疲力竭了嗎,為什麼此刻還有這般力氣。”

    “戰斗中不要東張西望的!”阿伊爾揮劍斬來,阿卡修斯後躍躲避。而阿伊爾繼續欺身上前。

    阿伊爾在躍起的一瞬間,望著肩扛著莎娜和阿吉的左零,心里默默對左零說著,“阿吉和莎娜就交給你了,左零。”

    山體的崩塌不知阿伊爾所在的這一處,在葛魯斯等人與“白痕”剩余的戰斗人員激戰的通道交匯處。

    通道開始崩壞,山石掉落,一路蔓延過來,原本能供數人同是並肩行走的通道此刻都被石塊所掩埋。

    葛魯斯將一個白色斗篷男砍翻在地,還不得他擊倒敵人之後大聲叫囂一番,托里克便貼到了他的身體,對他說道︰“快點撤退,這里快要塌了。”

    “那阿吉、阿伊爾和左零小哥怎麼辦,不等他們出來了嗎?”葛魯斯和托里克分開,躲過了一塊掉落在他們剛才站立位置的山石。

    “沒有辦法了,在這種情況下咱們也沒有辦法沖進去,阿吉副團長那邊有左零和阿伊爾在相信不會有太大問題。咱們先離開這里,回頭從外側再來搜索他們。”

    談話間,通道崩塌的速度更為迅速,葛魯斯深深的往那條即將被徹底淹沒的最終通道看了一眼,然後大聲喊道︰“撤退!”

    異獸騎士團的成員和梅薩紛紛停下自己手中的動作,他們不再于敵人糾纏,眾人一齊朝來時的道路奔跑而。因傷勢而行動不便的被其他人攙扶著,一群人整齊而迅速撤離。

    阿伊爾頭頂上方灑下的陽光越來越多,整個都在崩壞,之前因為阿伊爾和阿卡修斯戰斗余波所擴大的裂縫已經連成了片,整座山隨時都有可能徹底倒塌。

    不過,無論外界產生何種變化都無法阻止兩人的戰斗,在常人眼中那厚重無比的巨大山石對兩人造成的傷害,不會比被小孩子扔出一塊小石頭砸到自己身上的傷害大多少。甚至有許多山石還未掉落在兩人身上,就早已被強勁的風力吹開,根本無法近其身旁。

    兩人眼中只有彼此,只有彼此才會給自己造成無法挽回的致命傷害。一個緊盯著對方的身軀要害,另一個緊盯著,對方手中的劍。

    鮮血成串的滴落,現在阿伊爾沒有心思去理會自己的傷口,一絲一毫的魔力都不能有多余的浪費。

    快快快!

    阿卡修斯的神色也嚴峻下來,剛開始多少還有些的輕松隨意此時徹底消失。劍刃撞擊,他手中的劍似乎時刻都在“悲鳴”,劍身上的裂痕也越來越多。

    一道,兩道,三道......八道。其中兩個距離最近的兩道裂痕幾乎連成一條直線,阿卡修斯不得不針對這一處調整了自己的魔力輸出。

    “一點,就還差一點,就還差一點就可以了。”阿伊爾眼中的世界只剩下了阿卡修斯手中的那把劍,他的“勝利”,近在眼前。

    對斬,兩把劍的撞擊從未停止,精神和體力的大量消耗早已令阿伊爾有些吃不消了。這場戰斗可能說是自他第一次握劍以來,最為艱難的一場戰斗。敵人強大冷靜,有著豐富的戰斗經驗,無論是體力還是招式,都遠遠在自己之上。自己所能依賴的,就只有那莫名的龐大魔力了。

    “差一點,就還只有一點,在堅持一下......”阿伊爾對于外界的其余事情越發的麻木,他不斷激勵著自己,機械的砍擊阿卡修斯的劍刃。

    “差一點,就差......”阿伊爾感覺自己的喉嚨一甜,原本應低聲呢喃出的話語再也說不出來,大片的紅色遮住了他的視線。

    機械式的砍擊,或許可以讓阿伊爾堅持戰斗的更久,但是這場戰斗並不是單純的“搶時間”,還要時刻小心對手的動向。阿伊爾在麻木砍擊的同時,渾身的破綻也就漸漸全都暴露了出來,而阿卡修斯只需找準其中一處,便可以重創阿伊爾。

    甜腥味道充滿了自己的鼻腔,阿伊爾的嘴中噴出一大口鮮血,身子不受自己控制的向後方倒去。他的胸膛之上,有著一道可怖的傷口,從靠近阿伊爾肩頭的地方一路蔓延到他的腰際。

    意識開始發散,阿伊爾感覺整個世界都開始遠去,周圍也逐漸變得昏暗。

    “強大的魔力便伴隨著強大的生命力,除了極特殊的個體外,這兩者都是勾的。我雖然給予了你重創,但是還不至于會要了你的命。活下來吧,期待你成長起來之後,你我再有一戰。”阿卡修斯說完轉身離去,他沒有管意識正在消散阿伊爾有沒有听到他的話語,但是這場戰斗,是他贏了。

    肩扛著阿吉和莎娜的左零已經跑出了正在崩塌的山窟,此時像是有所感應,左零回頭深深的望了一眼阿伊爾所在的方向。亂石陳恆,煙塵飛散,他什麼都沒有看到。

    阿伊爾的眼前已經完全陷入了一陣黑暗,他什麼都看不清楚,也听不到外界的任何聲音。此刻他唯一能夠感知到的,就只有自己的心跳聲,他從來沒有如此仔細的听過自己的心跳聲,沉悶有力。

    噗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