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結束

    兩股強大的魔力踫撞,僵持之後一人留在原地,一人被氣浪沖擊席卷飛出。

    在剛才那陣強烈的沖擊中,阿卡修斯的劍刃終于不堪重負,碎裂了。失去“第二條生命”的阿卡修斯無法再充分發揮自己的魔力,被阿伊爾的攻擊席卷飛離了原地,直沖旁邊的另一座荒山。

    巨響傳來,阿卡修斯貫穿山體,停留在了一座不知名的山體之中。

    “贏了嗎?”阿伊爾感覺有些不真實,戰斗激烈之時,他總覺得快要分出勝負了,卻僵持戰斗一直未停。而當他以為戰斗還要進行許久的時候,卻在這突然之間,戰斗結束了。

    阿伊爾抬頭望著天空,午後的陽光總是那樣溫暖,碧空如洗,幾縷殘破的雲掛在天邊點綴。今天,確實是一個適合午睡的好天氣。

    “噗通。”阿伊爾一頭栽倒在了地上,昏迷了過去,而在他昏迷之前,望著一個金發的“天使”朝自己奔來。意識暗淡,他再次醒來已經是三天後的事情了。

    “山,山...山塌了!”梅薩跟隨眾人一同跑出,回頭望著已經徹底坍塌成一堆亂石堆的整座荒山,臉上抑制不住震驚的表情。

    整座荒山的突然整體崩塌讓現場的眾人都驚愕異常,隨即每個人都開始一陣後怕,幸好自己跑得快,不然就要直接被埋在山石之下了。

    “別浪費時間了,”托里克十分虛弱,在葛魯斯的背上痛苦的咳嗽了幾聲,“現在還不清楚阿吉副團長和阿伊爾左零他們的清楚如何,當務之急是先找到他們,確認他們是否平安。”

    “恩。”眾人應和,他們一齊深深的看了這座崩塌的荒山一眼,然後便開始沿著崩塌的山體尋找阿吉、左零、阿伊爾三人的身影。

    莎娜將昏迷的阿吉輕輕的放在地上,來到左零的身側,擔憂的詢問道︰“這是阿伊爾先生做的嗎,他應該...沒事吧?”

    左零沒有回答,他轉頭指著阿吉朝莎娜叮囑了一句,“照顧好他。”然後左零邁開步子,大步朝倒塌的荒山之處跑去。

    阿卡修斯在荒山中悠悠醒來,他所處的地方是一個天然的通道,他貫穿山體,又直接沖入了這根通道。

    阿卡修斯雙目有些失神,過了一會兒,他的眼神重新恢復冷靜,“我的魔力已經虧空,在那股強烈的沖擊下,沒有魔力保護硬抗山體,按理說我應該死掉才對,不應該像現在這樣醒來。我的身體沒有強韌到這種地步,所以說,是你做了些什麼,對吧。”

    一名白色斗篷男來到阿卡修斯的身側,他是之前那名在追擊阿伊爾過程中掉隊的那一名斗篷男,當時還被萊多厲聲喊過。

    阿卡修斯的目光轉向他,望著他那張清秀年輕的臉龐,開口說道︰“你不是‘白痕’的人。”

    少年有些怯生生的,來到阿卡修斯近前便開始脫衣服。他脫掉自己的白色斗篷,以及自己的貼身上衣。在他裸露的背部,偏右下靠近腰部的地方,有著一個紅色的狐狸頭圖案。

    “是那家伙的人啊。”阿卡修斯感慨一聲,閉上了眼楮。

    少年穿上自己的上衣,扶起阿卡修斯,帶著他往通道的深處走去。

    一塊巨大的山石被拋飛,埃爾亞托夫從亂石堆中爬出,臉上的表情陰沉的像是能滴出水來。

    “沒想到阿卡修斯卿會敗,我還是太過于小巧普亞王國的騎士了,特別是在這座卡洛梅伊附近。”他的眼光越過荒蕪的平原,望著遠處那座視線盡頭看起來十分“渺小”的巨城。

    “計劃失敗了,但是只要我找回‘聖石’,一切就還有轉機。”他用力一踏,整個人就如同炮彈一般猛地躥出,在他的右手中握著一個架子,架子之上,放著那把通體銀白的利刃。

    埃爾亞托夫前進的方向便是之前阿伊爾用“金色的龍牙擊”打穿山體的那個方向,他想要尋找的“聖石”,應該就掉落在那個方位。

    埃爾亞托夫幾個起落之間便行進了很長的一段距離,期間,他躍起在半空中與在地面左零擦肩而過,他們都注意到了彼此。而那時,左零咧開嘴巴,又露出了那個令他心煩意亂的笑容。

    “可惡的小鬼!”埃爾亞托夫在心里咒罵了一聲,他發現自從左零露出那個笑容之後,自己就沒有遇到過順心的事情。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他的腳步頓住,沒有再繼續前進了。在他的身前,一大堆的騎士已經將他包圍。

    “埃爾亞托夫•米勒特•艾爾,我以星芒騎士團之名告知你,你被捕了!”安成騎于一匹雪白的駿馬之上,睥睨望著埃爾亞托夫,在他的身側,每一名星芒騎士團的騎士都準備好了沖鋒的姿態。

    埃爾亞托夫露出了一個殘忍的笑容,把自己手中的架子連帶著那把銀白色的利刃拋飛,朝著安成沖了過去,“那你就盡管來試試看!”

    “沖鋒!”安成一馬當先,帶領著一群騎士向埃爾亞托夫發起攻擊。

    戰斗爆發,安成在交戰中也想起情報商人賣給自己和葛萊蒂斯的那份情報上的話語。

    “埃爾亞托夫•米勒特•艾爾,出生于安頓王國,‘白痕’組織首領,此人迅猛如虎,殘忍如狼,靈巧如蛇,及其擅長劍術。曾與‘惡鬼之影’交手,慘敗,從此患上‘恐劍癥’,一身強大劍術無從施展。在次之後,游走于普亞、安頓、薩芬帝魯三國之間,進行眾多陰暗的活動,在追求一種‘極致的力量’。辨別此人有一處最為明顯的特征,其血液顏色為,黑色。”

    黑色的血液低落,雙拳難敵四手,埃爾亞托夫身上添了許多猙獰的傷口。在“十芒”安成的劍下,“白痕”首領埃爾亞托夫•米勒特•艾爾,敗北。

    一切的戰斗都塵埃落定,敵人已被盡數擊敗。

    左零奔跑到了阿伊爾身旁,看到了金色頭發的葛萊蒂斯和昏迷的阿伊爾。隨後趕到的是異獸騎士團的眾人和梅薩,莎娜帶著昏迷的阿吉也趕了過來。

    搜尋工作由星芒騎士團的眾人經行,安成派人將消息傳回卡洛梅伊之後星芒騎士團加派了人手,銀輝騎士團也派人前往此處。

    “你們這些家伙,快點放開我,有本事單挑,來跟我打一架!”“倫白,你還是安靜一會兒吧,我還有些頭疼。”黑伽和倫白最先被尋找到,兩人雖然因為山體崩塌而加重了傷勢,但是卻沒有什麼生命危險。

    “那個家伙呢,那個家伙到底在哪,放開我,我要去跟他一決勝負!”當然,還有另一個被抓之後比倫白還要不消停的家伙。洛奮力的掙扎,滿嘴叫囂著要求找尋阿伊爾一決勝負。不過星芒騎士團的騎士可不會理會他的要求,直接將他抓走帶上了前往星芒騎士團總部的馬車。

    其余的眾多白色斗篷男也被陸續找到,或重傷昏迷,或意識清醒,還有些因為山石崩塌丟掉了性命。善後工作皆由星芒騎士團和銀輝騎士團進行,至于異獸騎士團的諸位和阿伊爾他們,已經在一架豪華馬車上,朝著卡洛梅伊而去了。

    凱德•拉布拉爾站于另一座山巔之上,望著遠處下方的一切,開口說道︰“在我睡著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白痕’完蛋了嗎?”

    在他的身後,萊多吃力的扛著赫德巴斯望著遠處,心中苦澀,“看來我的休假是申請不下來了。”

    此外,在另一處。

    “安成大人,你看這是......”一名騎士向安成匯報道,在他的身前,有著一個坑洞,像是被什麼東西砸出來的一樣。而此時的坑中,卻空無一物,什麼東西也沒有。在坑洞的另一側,有著明顯拖拽的痕跡,不過這段痕跡在延伸出十幾米之後就突然消失不見,像是憑空飛走了一般。

    安成望著自己身前的這個坑洞,略一沉吟,說道︰“做下記錄,其余的事情回去再說。”說完,安成轉身離去,騎上自己的駿馬,率領著一小隊人馬朝卡洛梅伊的方向趕去。

    豪華馬車緩緩前行,隨著時間的推移,卡洛梅伊巨大城池的輪廓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短短半天,對于阿吉和莎娜來說也無非多了一夜時間,但是卻讓眾人感覺像是過了許久。

    修哈開口︰“我怎麼感覺像是做了一場夢一樣,那時候我還以為我自己已經要死了。”

    厲開口︰“確實有些夢幻。”同時厲在心里暗下決心,“以後,我絕對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梅薩依舊一臉興奮,一會兒而轉頭看向阿伊爾,一會兒又環視眾人。

    “哈哈,回去以後咱們去喝果酒慶祝吧,怎麼樣。”葛魯斯提議道。

    “回去最優先的是休息,你不要這麼脫線好不好。”托里克無奈。

    在熟悉的眾人之間,混進了一個陌生的家伙。葛萊蒂斯饒有興致的盯著昏睡中阿伊爾的臉頰,漂亮的眼眸中光芒閃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不過,無論如何,一切都結束了。

    次日,阿伊爾、左零以及異獸騎士團之名會在整座卡洛梅伊間流傳。擊破“白痕”,擊敗二等通緝犯赫德巴斯,三等通緝犯黑伽、倫白、凱德三人,人們這樣給予他們評價。

    十分優秀的年輕人,普亞王國未來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