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碑上的內容(上)

    “龍文,這些圖案是龍文?”科洛震驚的反問,他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貝齊曼斯大陸,只有一種文字能被稱之為龍文,那就是巨龍族的文字。

    但是巨龍族的文字記錄,比之千年前的歷史文獻還要稀少,到現在為止,全大陸範圍也只出土過一些殘破的石板,上面記錄了一些無法詳細解讀其文意的只言片語。像這種完整的碑文,科洛听都沒有听說過,更別說這里有著數不盡的完整石碑了。

    “這里,到底是什麼地方。”

    西德來到距離他們最近的一塊石碑前,伸手從懷中掏出一個羊皮卷軸,“魔法,‘復制’。”

    幽藍色的火光燃燒掉深黃色的羊皮卷軸,一張巨大的白紙出現附著在了石碑表面,白紙緊貼在石碑上面之後逐漸呈現出一些黑色的墨跡。隱約間,可以看出那些墨跡的輪廓是石碑上的“圖案”。

    突然,“噗”的一聲,正在“復制”著龍文的那張白紙一下子碎裂開來,變成道道破碎的紙絮飄落在了地上。

    “失敗了嗎。”西德望著灑落一地的紙絮,目光重新放回石碑之上,盯著龍文就研讀了起來。

    在西德嘗試研讀龍文的時候,科洛也在做同樣的嘗試。

    魔法學術研究會的必修課程中,有一門就是“龍文解讀”,不過這門課程只是針對在大陸各地出土的那一些只言片語,對于完整龍文篇章的解讀,完全沒有任何幫助。

    科洛嘗試研讀了一會兒,便頭疼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停了下來。

    “怎麼樣西德,你能研讀出來嗎?”科洛轉頭看向還在盯著碑文研讀的西德,開口問道。

    龍文,要是靜下心來,依據大魔法圖書館最深處的那本藏書《龍文詳解》來進行解讀,未必不可以理解其中的意思。

    只是,擁有那本書借閱權限的,整個拉斯塔斯聯邦只有三人。所以科洛和西德不可能將那本書帶在身邊,用以這些龍文的解讀。

    過了一會兒,西德移開目光,看向科洛說道︰“失敗了,如果有《龍文詳解》對照的話我還可以嘗試研讀,但是現在,沒有一點辦法讀懂它。”西德伸手敲了敲自己身前的石碑,語氣中充滿了無奈。

    “是嗎,那真是太可惜了。”科洛心頭有些遺憾。西德在語言方面,是“天才”,若是連他都無法研讀,那麼這些碑文,看來兩人暫時也沒有辦法破解了。

    一份天大的寶藏,從他們的指尖溜走了。

    “不好!”

    西德突然驚呼一聲,一下子把科洛從感慨中拉了回來,順著西德的目光看去,那些跟他們兩人一起掉落下來的石塊,又泛起了藍色光芒,然後緩緩升起,此刻剛好又堵在了兩人來時的窟窿之上。回去的路,被堵死了。

    事情發生的很突然,兩人都沒有反應時間,回過神來,入口處已經被堵死了。

    科洛和西德對視一眼,科洛開口說道︰“現在,咱們該怎麼辦?”

    “等。”

    “等?”科洛疑惑。

    “對,等。”西德點頭表示肯定。

    “先前我們沒有對地面造成什麼傷害,就突然從上面破了個洞掉了下來。而且從那個破洞會自己修復來看,那個洞,就是進出這里的通道。”

    “這種擁有‘修復’魔法的通道,開啟條件無非是兩種。一種是定時開啟,如果是那樣的話回去就容易多了,一般定時開啟的通道在一次開啟之後,距離下次開啟不會間隔太長時間,最多也就四十八小時。”

    西德一頓,接著繼續說道︰“另一種就是‘指令’開啟,也可以理解為設置有特定的機關。之前咱倆應該是誤打誤撞激活了‘指令’,所以才開啟了通道,如果是這種情況的話,那就比較麻煩了。”

    “怎麼說?”科洛來到西德的身邊坐下,西德早在說話的過程中就已經坐了下去。

    “如果是這一種的話,誰也不知道下次通道開啟是什麼時候,這就要看這個通道的建造者,什麼時候打算下來看看了。”

    西德由坐變為躺,左手墊在腦袋下面,右手抬起擋在額前,看著從指尖透過來的光。

    “運氣好的話可能只需要幾分鐘,或者幾個小時。運氣不好的話,可能會是幾天,甚至是幾個月。在這下面沒有水,沒有食物,我可不認為我們能撐多久,對了,那個能吃嗎?”

    在兩人的頭頂上方,十幾米高的天花板上,長著一朵朵籃球大小看起來像白色果實的植物,照亮下面這片空間的光芒,就是從那些植物中散發出來的。

    時間流逝,在這地下,科洛和西德都無法準確的知道時間,至于到底過了多久,誰也說不清楚。對于等待中的兩人來說,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不知過了多久,西德突然爬起。

    科洛看著西德,開口問道︰“怎麼了,要去上個廁所嗎?”

    西德白了自己的朋友一眼,回應道︰“我可不打算在這些莊嚴寶貴的歷史文獻前做那些失禮的行為,我去四處逛逛,萬一別處有出口呢,到那時候咱們就能出去了。”

    科洛收回目光,重新望向完整的天花板上,他們掉落下來的那一處。

    “別跑太遠,萬一等會兒通道開啟,你可就回不來了。”

    西德擺了擺手,說︰“知道了。”

    無論是指令型還是時間型的魔法通道,通常情況下只設置一處,更不要說這樣一個保存有龍族文獻的地方了。別的區域還存在第二條通道的概率,基本為零。

    一瞬間,兩瞬間,三瞬間……不知道多少個瞬間過去了,科洛望著天花板的眼楮都累了。

    “西德……”科洛輕輕開口呼喚,但是周圍只有他自己的聲音在回蕩,除了他以外,空無一人。

    科洛望著西德身影消失的那處黑暗,寂靜的,什麼都看不清的黑暗。沒來由的,一股恐懼感彌漫在了科洛的全身。只有真正孤身一人的時候,才能體會到,那份無法阻擋,名叫“孤獨”的恐懼。

    科洛奔跑起來,沿著巨大的石碑,朝著西德消失的方向跑去。

    他的嗓子里沒有再發出任何一個音調,他生怕自己的呼喚沒有回應。慢慢的,只有自己的喘息聲回蕩在自己的耳邊。

    驀的,科洛止住了自己奔跑的腳步,他望著前方那個站立的人影,竟有些不敢確定的發聲呼喚。

    “西德?”

    西德听到科洛的呼喚轉過了頭來,臉上有著一種扭曲的表情。興奮,震驚,難以置信,甚至還帶有些許恐慌。

    西德的身體止不住的顫抖,他帶著那個可怖的表情,朝科洛開口說道︰“還記得那段話嗎,就是關于仁慈之王的那一段。”

    “我為了找到相關線索,想了很多。半個月前,你第一次跟我說起這段話的時候,我便將其譯成了各種文字。”

    西德的手指指向了自己身前的那塊石碑,“其中也包括,龍文!”

    科洛眼楮不自禁的瞪大。

    “仁慈的君王不殺,將希望的種子撒下,人們爭相傳頌,將王的善行,訴說給整片大陸。”

    他想要尋找的東西,近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