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碑上的內容(下)

    橘黃色的高大“牆壁”內在,六個人站立在那等待著阿伊爾的到來。

    “杜蘭德大人,人帶到了。”雷亞特和雷亞斯恭敬行禮。

    “嗯,辛苦你們了。”杜蘭德微笑著朝兩人點了一下頭,隨後便把目光投向了阿伊爾。

    “那我們便離開了。”雷亞特和雷亞斯行禮之後就離開了這處場地。偌大的東訓練場只剩下了包括阿伊爾在內的七人,為了今天這次測試,東訓練場已經被清空。

    阿伊爾看向在場的眾人,兩人他早已見過。一個是朝自己微笑點頭的杜蘭德,另一個是帶著燦爛笑容朝自己打招呼的葛萊蒂斯。

    “沒想到咱們兩個這麼快就能再次見面,這只能歸結于緣分了,對吧阿伊爾。”杜蘭德看著阿伊爾一直面帶微笑,他打心底里喜歡這個在蘭塔鎮時遇到的少年,不需要太多理由,只是因為當時少年眼中不經意間流露出的堅定眼神。

    “或許真的是緣分吧,能再次見到您,我很高興,杜蘭德閣下。”阿伊爾恭敬行禮,他想要通過規範的禮儀來掩蓋自己心中的,緊張。

    “哈哈哈,”杜蘭德大笑,“不必這麼拘束,作為星芒騎士團的一員,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了。”

    一家人?听到杜蘭德的話阿伊爾松了一口氣。听語氣,杜蘭德已經將他看作是星芒騎士團的一員了,這樣看來,這次的測試應該不會太難。

    阿伊爾在心里這樣想著,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把這場考核他是否有資格加入“十芒”的測試,當成了加入星芒騎士團的入門考核了。

    試問,一場加入星芒騎士團的入門考核,怎麼會驚動一名副團長和五名“十芒”成員呢。

    “加油阿伊爾,姐姐可是很看好你呢。”葛萊蒂斯揮舞著手臂高興的向阿伊爾喊到。

    “姐姐……”在她身旁,一臉認真表情的安成嘴角不自禁抽動了一下,隨後又恢復平靜。

    “謝謝,葛萊蒂斯小姐,我一定會加油努力的。”阿伊爾再次行了一個標準的騎士禮,但是在他的心里確實念叨著,“被這麼多人看著,完全放不開啊。”

    阿伊爾依舊緊張著。他抬起頭來,環顧著場內的眾人。

    杜蘭德和葛萊蒂斯他早已見過,剩下的便是他感覺到陌生的四人。

    葛萊蒂斯身旁站立的是身著盔甲,一臉嚴肅,神色認真的安成。安成的右側一些是慵懶站立的阿奎斯,他注意到阿伊爾的目光,淡淡的掃了阿伊爾一眼就繼續那樣慵懶的站著,好像阿伊爾完全不能引起他的興趣。

    在阿奎斯的左側身旁,站立著一個有著一頭利落黑色短發的年輕人,阿伊爾看向他的時候不自覺的多停留了一會兒才挪開看向“牆壁”內的里法爾。奧德里安。

    里法爾與阿伊爾對視,阿伊爾可以看出里法爾眼神中隱藏的戰意,以及他周身強大的魔力波動。這一戰,絕對不好打。

    “既然人都到齊了,那我就再說一遍規則。”奧德里安開口,眾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的身上。

    “戰斗的區域便是在副團長的屏障所圍成的空間內。戰斗中禁止使用‘強者姿態’以及‘鎧甲’,但是允許使用魔力來增強防御。對戰雙方需控制自己的魔力輸出量,一旦魔力的輸出過大,造成屏障受損則立刻輸掉對決。”

    “對決點到為止,不允許刻意殺害。勝負由雙方自行判斷,若果覺得對方已經對自己造成了致命傷,需主動認輸,對于勝負的決斷,場外人員不允許進行干預。”

    “以上。”

    奧德里安平靜的說完,目光看向阿伊爾,“如果沒有問題的話,就進去吧。”

    在阿伊爾身前,橘黃色的屏障之上出現了一扇“小門”,大小剛好能夠讓阿伊爾進出。

    “嗯。”阿伊爾咽了一口唾沫,雖然對于最後一點的勝負判斷心存一些疑惑,但還是走進了屏障之內,那扇“小門”在阿伊爾踏入之後的瞬間消失不見。

    屏障內的兩人對視,一陣風吹起,屏障內原本是不可能存在風的,哪怕是上面空著也是一樣。這陣風來的很突然,是魔力涌動所引發的空氣流動。

    “喂,阿伊爾,加油。”葛萊蒂斯朝阿伊爾大喊加油,隨後在阿伊爾的目光中,嘴巴開合,說了一句話只有從阿伊爾那個角度才能看明白的話。

    “那麼,開始。”奧德里安下令測試開始。

    一股猛烈的風吹襲阿伊爾的全身,他的頭發和衣角都被這陣狂風吹襲的在空中亂舞。

    里法爾眼楮緊盯著阿伊爾,他的劍刃之上纏繞著一股如同旋風般的白色氣流。

    “你看起來,不是多麼強啊,阿卡修斯真的是你擊敗的嗎?”里法爾第一時間沒有進攻,而是開口問出自己的疑問。

    阿伊爾深吸一口氣拔出劍刃,沉下心來,將自己腦中產生的疑惑全都拋下,全身上下魔力涌動。

    “是我沒錯,只是那場戰斗受太多別的因素影響,所以我到現在,也沒有認為,我擊敗了他。”

    阿伊爾眼神銳利,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每當他進入戰斗狀態之後,他都會變得無比“認真”,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隨著戰斗次數的增多,這個特征也越來越明顯。

    “眼神不錯,”里法爾稱贊了一聲,腳尖輕點,整個人一瞬間就沖到了阿伊爾的身前,手中的劍刃力劈而下,“就是不知道你的實力,能不能配得上你的那個眼神。”

    阿伊爾用劍格擋,一股大力從劍上傳來,他整個人被里法爾這一擊給打飛了出去,後背緊緊的撞擊在橘黃色的屏障之上。

    “弱的有些不像話啊,”里法爾持劍而立,皺著眉頭看著阿伊爾,“是因為,你的戰斗方式太過于依賴‘姿態’和‘鎧甲’了嗎?”

    “那這樣看來......”

    里法爾跳躍到了阿伊爾的身前,手中的劍刃再一次斬下,不可阻擋感在阿伊爾的心底升騰而起。

    “‘游戲規則’對你的限制比我更大啊!”

    逃跑,阿伊爾躲避過里法爾的一擊之後將魔力灌注于自己的雙腿,一下子就躥出去了一大段距離。

    不過,緊接著下一秒,里法爾就出現在了阿伊爾的身側,一擊踫撞,阿伊爾的劍刃就被擋開。阿伊爾向後跳躍,但是轉瞬間,里法爾又出現在了他的身後,揮劍。

    來不及阻擋,里法爾的劍會在阿伊爾用劍格擋之前砍在阿伊爾的身上。阿伊爾用力的揮劍,他還不願意放棄。

    “這份強大,這,就是‘十芒’嗎。”

    同時,葛萊蒂斯的那句話浮現在了阿伊爾的腦海之中。

    “絕對不要認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