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阿伊爾對里法爾(下)

    兩把劍同時停下,阿伊爾的劍沒有來的及回防,但是里法爾的劍在斬擊到阿伊爾的脊背之前就停下了。

    “對決點到為止,不刻意可以殺害。”

    里法爾嚴格按照“游戲規則”在進行戰斗,而且他不僅沒有刻意殺害,甚至,他都不打算傷到阿伊爾。這是,身為“十芒”的驕傲。

    里法爾收劍,站直身子看著阿伊爾,“看來你認為這一下不算致命傷,沒關系,接下來我會給你更為直接的強力斬擊!”

    致命傷,阿伊爾想起剛才奧德里安所說的規則。

    “勝負由雙方自行判斷,若果覺得對方已經對自己造成了致命傷,需主動認輸,對于勝負的決斷,場外人員不允許進行干預。”

    同時,阿伊爾也明白了葛萊蒂斯那句話的意思,“絕對不要認輸”,便絕對不會輸!

    “真的要用這種方法才可以獲勝嗎。”阿伊爾心中掙扎,他不願意用這種方式來獲得勝利。

    “在戰斗之中不要走神!”里法爾再次襲來。

    阿伊爾提劍反擊,但是沒有“強者姿態”的加持,無論如何阿伊爾都沒法跟上里法爾的速度。按理說戰斗應該很快就能結束,但是兩人的戰斗不僅沒有快速結束,反而陷入了僵局。

    因為阿伊爾領悟了“游戲規則”。盡管阿伊爾不打算利用規則的“缺陷”來進行耍賴,但是他卻可以利用規則來“加強”自身的防御。

    其中他利用到的最重要的兩點便是,其一,受到致命傷者主動認輸。阿伊爾放棄對全身範圍內的防御,只重點防御幾個重要的要害部位,那樣的話阿伊爾防守的壓力便會大大減小。畢竟里法爾的劍刃每當快要斬在阿伊爾身上的時候便會頓住,對方沒有打算傷害他。

    其二,便是控制魔力輸出,不可以使杜蘭德豎起的屏障受損毀壞。阿伊爾利用這一點,整個人都倚靠在屏障之上,自己的後方由屏障來進行防御。

    里法爾皺起眉頭,阿伊爾的方法雖然有些無恥,但是卻起了很好的作用,里法爾感覺自己的攻勢大幅度的受到了限制,一時間竟然無法攻破對方的防御。

    杜蘭德笑著在心里念叨了一句,“狡猾的小子。”

    “干的漂亮,就是這樣阿伊爾,找準機會,給里法爾‘致命一擊’!”葛萊蒂斯心底興奮起來,這位美麗的金發姑娘,血液里可是有著狂熱的好戰因子。

    安成望著阿伊爾,他注意到的是一些別的事情,“經驗不足,但是,每一劍都很穩。”

    奧德里安望著場內,臉色平靜不知道在想著什麼。阿奎斯眼楮同樣望著阿伊爾,只是目光時不時飄到奧德里安的身上。

    隨著戰斗的持續,一股不協調感充斥在里法爾全身,這股感覺越來越強烈,但是里法爾不知道這股感覺的來源在哪里。

    “是我太過于依賴‘強者姿態’戰斗,此時突然這樣‘赤裸’著戰斗,反而不習慣了嗎。”

    里法爾思考著,手中的劍不停的斬擊。忽然間,里法爾一劍落空,劍刃沒有砍到阿伊爾的身上,反而直挺挺的向阿伊爾身後的屏障之上砍去。

    “糟了!”里法爾立馬收劍,如果他的劍刃破壞掉屏障,那麼他就會直接出局,敗給阿伊爾。不過讓他暗嘆糟糕的並不是自己的劍刃差點砍擊到屏障,而是躲開他斬擊的阿伊爾正揮舞著鐵劍向他砍來。里法爾側身閃躲,盡量避免阿伊爾的劍刃砍到自己的要害部位。

    阿伊爾的劍斬向里法爾,但在半空中,原本砍向里法爾脖頸的一劍,猛地一轉方向,在里法爾的肩膀處停了下來。

    里法爾直接愣住,同時愣住的還有葛萊蒂斯等人,他們都不知道阿伊爾為什麼突然放棄了一個絕好的進攻機會。

    在里法爾詫異的目光中,阿伊爾苦惱的開口說道︰“真傷腦筋啊,里法爾先生的魔力防御一定能擋住剛才的那一劍,要是真的砍下去就糟糕了。”

    里法爾愕然,阿伊爾竟然是在擔憂他的劍刃會被里法爾的魔力給防御住。若是在正常戰斗當中,阿伊爾的判斷完全沒有任何問題,但是在這個比賽模式下,阿伊爾只需要把他的劍刃斬擊下去就可以了。只要阿伊爾斬擊下去,里法爾便會在心里判定為致命傷,然後自己主動認輸。

    剛剛的一瞬間,阿伊爾放棄了一個贏的機會。

    “阿伊爾,在這場戰斗當中是不需要在乎魔力的防御程度的,你只需要找準里法爾的要害部位砍下去就可以了。”葛萊蒂斯在場外氣的大叫。

    “誒?是這樣嗎?”阿伊爾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

    “是啊,”葛萊蒂斯郁悶的跺了跺腳,“打起精神來,接下來可不要再犯這種錯誤了。”

    “好的,葛萊蒂斯小姐,我一定努力。”阿伊爾做出保證,滿臉的認真神色。

    “唉,白白錯失了一個贏的機會。”葛萊蒂斯最後嘀咕了一句,又專心看向阿伊爾和里法爾的戰斗。

    里法爾知道原因之後心底竟有些覺得好笑,他開口說道︰“你真的是顧慮了一些多余的事情了,明明有機會贏的。算了,既然這次機會被你錯過了,那麼你便徹底沒有機會贏我了!”里法爾微微躬身,擺好姿勢。

    “是嗎。”阿伊爾同樣做好了戰斗的準備。

    “當然了,我再也不會分神了,你馬上就會被重新壓著打,只能被動防御,毫無還手之力。”

    里法爾躍起,同時阿伊爾也做了同樣的動作。

    “鏘——”

    一聲劍刃踫撞聲響在場地內回蕩,里法爾沒有想到阿伊爾竟然敢主動迎擊,更沒有想到,他的攻擊,被阿伊爾給接下來了。

    “糟糕!”里法爾猛地一驚,出乎意料的變故令他陷入了一個危險的境地。

    此刻他與阿伊爾一擊之後交錯而過,兩人馬上就會同時回身一擊。正常戰斗中並不會有什麼,但是礙于這場戰斗特定的規則,若是阿伊爾“硬抗”著他的斬擊給他的胸膛或者後背來上一劍,那麼里法爾在自己的認知中便會給自己定義為“受到致命傷”。那時候,便是阿伊爾的勝利,因為阿伊爾對致命傷的判斷,遠比他要“遲鈍”一些。

    “這下真的是麻煩了啊,竟然會在這種戰斗中輸掉,真的是不甘心......”里法爾想著,但是緊接著,又是一聲“鏘”的聲響。

    阿伊爾沒有選擇硬抗著里法爾的劍給予里法爾“致命一擊”,而是用自己的劍刃擋開了里法爾砍向自己的劍刃,同樣的,他也沒有了進攻的機會。

    “喂,阿伊爾,你這又是在干什麼呢,為什麼不砍下去啊!”屏障外,葛萊蒂斯又大叫了起來。

    里法爾不解的望著阿伊爾,開口問道︰“真的想不明白你到底在想些什麼,剛剛明明你是能贏的,為什麼又放棄了這個機會?”

    阿伊爾在原地輕輕跳動了幾下,回應道︰“能贏嗎,我不這樣認為啊,身體受到兩記重創的話,對我來說也算作致命傷了。所以,把你的劍擋開才是最佳選擇。不過這個戰斗規則真是好啊,不會刻意去傷害對方,所以不用擔心因為戰斗中產生的傷勢而影響身體的行動了。”

    兩記重創?里法爾一愣,隨即他立刻想到,阿伊爾將自己最開始的時候受到的那一劍的傷害給算上了。所以現在在阿伊爾的認知中,他一直是“重傷”之身,若是在受到同樣強力的斬擊,他便會受到致命傷被淘汰出局。

    里法爾裂開嘴笑了起來,阿伊爾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靠“耍賴”來贏的這場戰斗。

    “我承認,我好像是小巧你了,現在開始,我會認真對待接下來的戰斗。”里法爾開心的笑著,他開始有些欣賞阿伊爾了。

    “嗯,那樣最好。”阿伊爾望著里法爾,開口繼續說道︰“那樣我勝過你才有意義。”

    里法爾笑的更開心了,阿伊爾同樣也笑了起來,戰斗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