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無法“書寫”的文字(下)

    葛萊蒂斯拉著阿伊爾的手腕,一直把他帶到了星芒騎士團的大門口,然後門前停了下來。

    阿伊爾疑惑,不明白葛萊蒂斯帶他來這里做什麼,“葛萊蒂斯小姐,不是說要帶我熟悉一下騎士團的內部事務嗎,來這里干什麼?”

    葛萊蒂斯松開阿伊爾的手腕,對他說道︰“那些東西你不用熟悉了,反正現在也沒有需要你去做的事情,各個部門都會負責好自己的工作的。你現在的任務只有一個,回去收拾一下,明天跟我走。”

    阿伊爾一愣,追問道︰“去哪?”

    葛萊蒂斯微笑︰“一直往西邊走。”

    奧德里安停下腳步,回頭望著一直跟著自己的阿奎斯,開口說道︰“怎麼,有事嗎?”

    阿奎斯沉默,過了一會兒才開口說道︰“今天那名少年穿戴的盔甲是你剛來的時候穿戴的吧,很令人懷念啊,那時候。”

    奧德里安一言不發,依舊平靜的望著阿奎斯。

    阿奎斯收斂自己的情緒,然後繼續開口說道︰“關于今天的對決,我有些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什麼?”

    “你為什麼刻意為難那名少年。”

    奧德里安恢復沉默,阿奎斯繼續說著。

    “最後他的出局是你早就決定好的吧,讓他判斷失誤,然後輸掉這場對決。那名少年,阿伊爾,副團長提到過他,兩人早在蘭塔鎮就見過面了。那時候副團長就稱贊過他,說他有著成為‘十芒’的潛質。而同樣的,阿伊爾也一定早就見識過副團長的強大,以及屏障那絕倫的防御力。”

    “你是說,”奧德里安開口︰“我讓副團長把屏障的防御力降為三成,是故意為了讓那名少年輸?”

    “難道不是嗎。”阿奎斯神色變得平靜,與奧德里安的神色一模一樣。

    “無聊,”奧德里安轉過頭去,重新邁開步子,“我之前與阿伊爾從未見過,這場對決的輸贏也與我無關。”

    走了兩步,奧德里安的步子又突然停下,他轉過身來,“規則的制定也沒有任何問題。”

    “從對決的一開始,阿伊爾便有兩種方式取勝。一是他自己便具備強大的實力,在感知出屏障強大的同時,最為直接的將里法爾擊敗。”

    “或者是利用規則,無論如何都不認輸。在保證不損壞的屏障的情況下,適當進行反擊,只要里法爾出現一個破綻,他就贏了。”

    奧德里安抬頭看了一眼天空,“無論是用哪種方式,我都承認他擁有成為‘十芒’的資格。但是他失敗了,這就說明他還需要再加以磨練。說到這里,你都理解了嗎。”

    奧德里安低頭看向阿奎斯,說完最後一句話的同時再次轉身,朝著遠處走去。

    “那你為什麼那麼興奮,興奮到就像當初一樣,是不是因為那名少年……”

    “轟”的一下,阿奎斯單膝跪在了地上,地面直接被他的膝蓋砸出了一個大坑。此刻,以他為中心,他身子底下的石板寸寸裂開,蛛網般向遠處蔓延,而在他身子底下的石板,更是化為碎石和粉末,像是黏在了地上一般。

    一股恐怖的魔力威壓施加在了阿奎斯的身上,令他連站起身來都做不到。

    “你不覺得,你的閑話太多了嗎,阿奎斯!”

    奧德里安轉頭,他臉上的平靜徹底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傲慢與狂妄。

    “收起你那些無聊的試探,我的情緒如何是我的事情,與你無關!”

    魔力威壓又大了一分,阿奎斯啟動“強者姿態”才保證自己沒有被整個人壓垮倒在地上。

    裂縫爬上了兩人附近的牆面和一座建築,但是他們連崩塌都做不到。這片空間仿佛都在奧德里安的魔力威壓中凝固住了,連一絲風都無法吹襲進來。

    “奧德里安,冷靜!”

    一聲大喝從遠處傳來,里法爾來到兩人附近,但是他沒有踏入奧德里安威壓的範圍,而是站在外側朝奧德里安喊了一聲。

    在里法爾的聲音響起後,奧德里安低頭,與地面之上半跪著,卻依舊驕傲的抬起頭來的阿奎斯對視了一眼。

    奧德里安嘆息一聲,臉色恢復平靜,那股恐怖的魔力威壓也在同一時間消失不見。

    奧德里安朝阿奎斯深深的鞠了一躬,說道︰“實在抱歉,我還是太不成熟了。”說完,奧德里安轉身,快步離開了這里。在他離開的同時,四周的牆面的建築都在一瞬間,轟然倒塌。

    阿奎斯起身之後臉色平靜,輕輕的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泥土,說道︰“感覺到了嗎。”

    “嗯。”里法爾來到阿奎斯的身側輕輕點頭。

    “你的動作被‘捕捉’到了,隨著戰斗的持續,他越發熟悉你的動作,這種戰斗天賦,強的像是怪物一樣。”

    “是啊,”里法爾感慨,“阿伊爾,跟當初的奧德里安‘一模一樣’。”

    阿伊爾走在回家的街道上,他身上的盔甲早就脫了下來。

    “你現在基礎太差,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從明天開始,我將為你展開特別訓練,你現在回去收拾一下,做好出遠門的打算。好了,快點回去吧,不準反駁!”

    葛萊蒂斯的話還清晰的回蕩在阿伊爾的腦海中,他晃了晃腦袋,將與里法爾戰斗失敗所產生的低落心情甩掉,“這里從來不缺乏強者,我還需要變得更強。”

    阿伊爾攥緊拳頭,隨即像是想到了什麼,心里默默念叨︰“不過在出遠門之前,還是要跟拉夫妮好好商量一下才好,但願她不會鬧別扭吧。”

    星芒騎士團,在進入那一大片宮殿群的大門口,葛萊蒂斯和安成並肩而立。他們誰也沒有言語,葛萊蒂斯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幾縷頭發從她漂亮的臉蛋旁垂下,誰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

    葛萊蒂斯長得十分動人,不需要太多的語言修飾,就像阿伊爾當初第一次見到她,便以為,是一名金發的天使來到自己的身前。

    而這個正值青春妙齡的姑娘,在別的女孩穿著清涼衣裳和美麗涼鞋,對美好明天充滿著期待在開心閑談的時候。她卻已經身著盔甲,穿著腳鎧,守衛在王國的前列了。

    她擁有著“十芒”耀眼光環的同時也付出了太多。

    葛萊蒂斯突然開口︰“安成,你喜歡我嗎?”

    在葛萊蒂斯身旁的安成神色一僵,然後便慌亂了起來,支吾了半天才從牙縫里擠出兩個字,“喜歡。”

    葛萊蒂斯抬頭,將右手舉過頭頂,看著指尖縫隙里的太陽。

    “真好啊,像我這樣的女孩還有人喜歡。安成,我們是什麼時候成為親密無間的伙伴的,我一來到這里你便陪在我的身邊,不過你最初的任務只是監視我對吧。”

    葛萊蒂斯轉頭,眸子望著自己身側的安成。

    安成沒有言語,不知是不想回答,還是不知道怎麼回答。

    葛萊蒂斯重新抬頭,微眯著眼楮說道︰“真好啊,卡洛梅伊的陽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要比庫薩的山風好的多。我那個一直生活在寒冷季節里的姐姐,好像也想把這里拖入她的冬天呢。”

    葛萊蒂斯又忽的轉頭,朝著安成燦爛一笑。

    “吶吶,安成,從我第一眼見到阿伊爾的時候就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那種感覺也說不上來,但是我總感覺,他就像……”

    “一個小太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