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圖書館的地下(上)

    龍文詳解,科洛看著西德遞到自己身前來的這本書,深吸一口氣之後伸手接了過來。

    書籍入手很重,這本書很有分量,科洛接過來之後便嘗試著翻了幾頁,翻開之後,第一時間讓他感觸最為深切的,不是書中記載的諸多文字,而是書頁的材質。書頁很硬,不能彎曲,就像是鋼鐵一樣。

    “很堅硬吧,第一次看這本書的時候我也吃了一驚,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堅硬書頁。不過也多虧了不知是什麼的堅硬材料,這本書才可以度過七百多年的時光,來到咱們的手里。”

    科洛看著自己手中的這本朱紅色封面的堅硬書籍,開口問道︰“就沒人抄錄一份嗎?”

    說完,科洛便後悔了,因為他問了一個實在愚蠢的問題。龍文,僅憑人類是無法書寫的,那麼抄錄這本書的想法自然也是只能是空談。

    不過西德開口所說,卻大大出乎科洛的意料。

    “有人是想抄錄一份的,大概在三百年前,有一個人成功抄錄了半部《龍文詳解》。不過卻因為噩夢之夜的爆發而丟掉了性命,後來那半部書也不知道流落到了何方。”

    “竟然真的有人成功抄錄了《龍文詳解》。”科洛震驚。

    “對啊,我最初也是覺得難以置信,不過‘老禿鷹’收藏的歷史文獻,應該是不會記錯的。”西德聲音落下,科洛卻是心頭一驚。

    “你之前復制的那些文獻里,有關于噩夢之夜的記載嗎?”科洛的聲音有些發尖,這是因為太過于震驚的緣故。

    噩夢之夜,三百年前突然爆發的一個大事件,令橫據大陸七百年之久的強大帝國,貝齊曼斯一夜之間分崩離析。隨後,在噩夢之夜結束的這三百年間,每一份關于那一夜的詳細文獻都被列為“禁文”。

    曾經有人說過,“若是想要研究透三百年前噩夢之夜發生的原因以及具體經過,那恐怕比研究千年的巨龍族歷史還要困難。”

    “對,不過都是一些‘邊緣記載’,完全沒有什麼重要信息。好了,別管那些了,咱們還是快點開始翻譯龍文吧,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盡管說。”

    西德招呼著科洛在一邊空閑的桌子旁坐下,然後便攤開《龍文詳解》一書,準備和科洛開始龍文的翻譯工作。

    龍文詳解中所記錄的龍文十分全面,但同樣也造成了想要找到自己所需要的龍文便特別困難。科洛一翻開書便感覺到一陣頭疼,一整頁慢慢的文字,他除了人類文字外竟一個龍文都不認識。

    “看來不在這一頁。”科洛翻開書的下一頁繼續看去。

    龍文詳解的格式很簡單,一頁紙上,左邊一側是龍文,右邊的一側是那個龍文所對應的人類文字,或者是它所代表的意義。

    “科洛,你來將記住的龍文翻譯成人類文字,我來進行排列和順通句意。”西德在旁輔助道。

    “嗯。”

    科洛和西德兩人都沉靜下心來,認真觀看著眼前的這本《龍文詳解》,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兩個人此時的狀態的話,那麼有一個詞最為恰當,那就是專注!

    “這頁沒有,下一頁。”

    “這一頁也沒有,繼續翻。”

    “停下,這一頁有。”

    “翻譯完畢之後就快點記下來。”

    西德進行書籍的翻頁工作,科洛左手扶著紙張,右手拿著筆負責翻譯記錄。兩人展現出超乎常人的默契,整個過程工作飛速的進行著。

    時間流逝,在這地下根本看不出有任何的光線變化,這里永遠的那麼明亮,也那麼昏暗。直到兩人的肚子又都餓的咕咕叫起來,他們手頭的工作才告一段落。

    “這些都是些什麼啊。”科洛苦笑望著自己身前這張白紙上,那些完全無法連成語句的那些字眼,餓的發昏的同時又開始有些頭疼。

    “很正常啊,咱們又不是按照碑文上的順序來進行翻譯記錄的。而且就算是按照碑文上的順序來進行翻譯,一些龍文在不同的語境有著不同的釋義,免不了要進行後期編排。別管這些了,餓了吧,咱們先出去吃飯吧,之前一肚子吃的現在可是徹徹底底的消化光了。”

    西德伸了個懶腰,從自己的座位上站起,隨手將《龍文詳解》合上便徑直走到了他們進來時升起的那扇牆壁之前。

    “咚咚咚”三聲響起,西德在這扇牆壁上用力敲了三下,隨後牆壁緩緩升起,守門人的褐色斗篷和鐵面具出現在兩人的視線中。

    “走吧,科洛,先出去吃飯,排版的話會畫不少時間的,回頭我排列完畢,直接把結果給你。”

    “嗯。”科洛放下記載著翻譯後龍文的那張紙,起身走到西德的身側,準備沿著樓梯回到地上去。

    “走吧。”西德招呼了科洛一聲,直接走在了前面。

    科洛緊隨西德身後,但是他走了兩步像是想到了什麼,停下腳步回頭朝那名看門人鞠了一躬,然後才轉身小跑兩步,跟上了西德的步伐。

    “你為什麼朝那個守門人鞠躬啊。”西德看到了科洛的動作。

    “啊,沒什麼,只是覺得他在這地下做看守工作很辛苦,所以便想表達一下敬意。”

    “你的想法可真奇怪。”

    “哈哈,是嗎。”

    兩人邊說邊走,不一會兒他們的聲音便徹底消失在了這地下七層。

    在兩人離開之後,那名守門人一改筆直站立的姿勢,轉為負手而立。同時,在那樓梯角落的陰影中,一名與那位負手而立的守門人同樣裝束的人走出,然後朝著那名守門人低頭行禮,表示尊敬。

    負手而立的守門人伸手摘下自己的鐵面具,露出下面帶著一絲笑意的臉頰。

    “那名叫做科洛的少年還真有意思,能夠記住龍文的記憶力嗎,或許將來,不,是一定能夠成為一名出色的人。”烏魯爾特臉上掛著那近似招牌的和煦笑容。

    他揮了揮手,示意那名後出現的守門人不用再繼續行禮了。然後他轉身,走進了剛才科洛和西德翻譯龍文的那間房間。

    “兩個‘自大’的小鬼,沒有大人的幫助,你們怎麼可能完成‘翻譯’龍文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