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三枚金幣(下)

    仁慈之王是存在的。

    科洛的情緒激動起來,“當時看到這塊石頭發出光芒,我腦海中聯想到了很多。其中最多的就是我父母的模樣,在他們離世後的這幾年里,我刻意的選擇去遺忘了他們的長相,但就在那一刻,他們的模樣重新清晰的出現在我的面前。”

    “不知道為什麼,那一刻我的心底竟然沒有一絲悲傷,擁有的反而是無盡的激動與欣喜,我現在回想起來還能感受到那時的那絲絲興奮。有些變態吧,有時我也這樣覺得,不過我認為這可能就是我父親所說的,刻在我們卡丘拉血脈中的……”

    “宿命!”

    科洛一臉興奮神色,他說完這一大段話之後就開始劇烈的喘息,說話的中途他根本沒有換過幾次氣。

    “啊,抱歉,我剛才失態了。”科洛捂住自己的半邊臉頰,臉頰上的興奮神色還沒有完全褪去。

    阿讓沉默了一下,開口詢問︰“那個,那個仁慈之王,還在山的那一邊嗎?”

    “我不知道。”

    不知道?阿讓心中疑惑。

    科洛平復了一下心情,呼出一口氣後說道︰“我確實不知道仁慈之王在哪里,不過我父母兩次都前往山的那一邊去尋找,我想,此刻最有可能得地方,也只有在山的那一邊。所以……”

    科洛突然爬起身來,就在這床板之上猛的給阿讓跪拜而下︰“請您,帶我前往山的那一邊吧!”

    房間內陷入一片安靜,阿讓看著科洛腰間又開始泛紅的繃帶皺起眉頭,科洛剛才的動作幅度太大,一下子又把自己的傷口給撕裂開了。

    “很抱歉,跨越烏達山脈是一個很辛苦的過程,我知道人都很吃力,更別說帶上你了。”

    阿讓的聲音響起,像一盆冷水般直接灑在了科洛的心上。科洛低著腦袋,死死的咬著自己的嘴唇,努力不讓自己眼眶中的眼淚落下來。

    “不過……”阿讓接下來的話語卻又讓科洛重新燃起了希望。

    “我是一個‘雇佣者’,只要價錢合理,這樣的要求也不算多麼難。”

    眼中帶著淚花的少年和一名帶著笑容的犬耳異獸種對視。這一瞬很短,卻又仿佛很長的足以聯系起什麼。

    科洛回過神來,匆忙的去翻找自己的錢袋,然後結結巴巴的問道︰“需要……需要多少,我這里還有一些……”

    阿讓把三根手指伸到科洛的臉前。

    “起碼要三枚金幣。”

    【阿伊爾的訓練地點】

    “哈!”

    魔力發出籠罩著大片的溪流。流水靜止住了,水底晃動的水草靜止住了,游動的幾條魚蝦也靜止住了,這段溪流的一切,都停止了。

    “喂,阿伊爾,不要籠罩這麼遠的距離,我這邊的溪水都被你壓制住了!”葛萊蒂斯不滿的聲音傳來,同時她用自己潔白的腳丫在不停踢打“堅硬”的溪流表面,發出砰砰的聲響。

    阿伊爾听到葛萊蒂斯的聲音後呼出一口氣,放松了自己對魔力的操縱,原本靜止的溪流重新流動了起來。

    距離左零和拉夫妮離去已經過了三日了,這三日時光中阿伊爾不斷進行著釋放魔力威壓的練習。在訓練中,他的進步可以用飛速來形容。

    從最開始難以控制魔力的輸出量到後來能夠穩定控制魔力的輸出,再到其魔力威壓釋放的範圍越來越大,阿伊爾對于魔力的操縱越發熟稔。

    溪流重新流動,葛萊蒂斯晃動著腳丫,重新在阿伊爾不遠處的溪流旁用腳打著拍子。不過同時,她白皙的腳趾下意識的搓動了幾下,心中想到。

    “有些受打擊了,我當初領悟這種層次的技巧是花了多少時間來著,四天,還是五天?忘記了,不過一定是比阿伊爾慢了。時光真殘酷啊,我才剛剛二十來歲,屬于我的時代就要過去了嗎,我可不想突然失去生活的動力變成老阿姨啊。”

    阿伊爾轉頭︰“葛萊蒂斯小姐,接下來我繼續練習魔力威壓的釋放嗎?”阿伊爾當然不知道此刻葛萊蒂斯的“感傷”,他直接開口詢問到。

    葛萊蒂斯躺在溪流邊,用雙手捂住面部,嘴里含糊著說道︰“你自己看著辦吧,我要睡一會兒,睡眠太少的話皮膚會不好的。”

    阿伊爾無奈,不知葛萊蒂斯什麼時候又在意起自己的皮膚來了。不過經過幾天的相處,他對于葛萊蒂斯這跨越式的思維模式已經有了初步了解,準確的說是他適應了葛萊蒂斯偶爾有些古怪的小習慣或者說是小脾氣。

    訓練還在繼續,無聊但是很有成效。

    大約十分鐘之後,葛萊蒂斯突然坐起身來。阿伊爾轉頭,問道︰“怎麼了,不說了嗎?”

    葛萊蒂斯伸手指了指自己身前的水流,說道:“腳。”

    阿伊爾一看,原來是自己的魔力威壓不知何時又蔓延到了葛萊蒂斯的範圍,一不小心把她的雙腳和溪流一起定了起來。

    阿伊爾解除魔力威壓,同時葛萊蒂斯嘆息一聲,爬起身來。

    在阿伊爾疑惑的目光中,葛萊蒂斯走近阿伊爾,一把摟住阿伊爾的脖子,一邊伸手用力的在阿伊爾的頭發上揉搓,一邊說道︰“你這小子的天賦真讓人嫉妒,別練這個了,咱們出發。”

    出發?阿伊爾開口問道︰“去哪?”

    葛萊蒂斯伸手一指西邊,說道︰“一直往西走。”

    拉車的任務終于從阿伊爾身上歇下來,交給了那頭長著黑色鱗片的駿馬。不過,此刻的阿伊爾反而感覺到別扭起來。

    “葛萊蒂斯小姐,你靠的太近了。”阿伊爾的抱怨聲響起,不過馬上,他身側的那人發出抱怨意味更重的話語。

    “喂,難得我沒有穿盔甲,穿上了女孩子的衣服,你不贊美兩句也就算了,竟然還敢發出這種嫌棄的聲音,真是討打!”

    葛萊蒂斯坐在阿伊爾的身側,跟他緊挨著。她一把摟住臉紅的阿伊爾的脖子,摸著他的頭發使勁揉搓起來。葛萊蒂斯換上的白色長裙,裙擺在風中飄揚,像是一只美麗的蝴蝶,她此時,好看極了。

    普亞王國境內,距離阿伊爾和葛萊蒂斯不遠處的層林中,幾名躲在斗篷陰影下的人正在交談。

    “首領又到哪里去了,這次的任務很重要,可不能出什麼岔子。”

    “不知道,之前首領說‘嗅’到了很熟悉的味道就離開了,到現在也沒有找到。”

    “還是盡管去找,在首領惹出麻煩來之前,一定要把他找到。”

    “嗯。”

    一陣風吹過林間,吹動無數的綠葉。幾片葉子落在這片空無一人的地上,剛才的幾人早已消失不見,就好像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