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狩獵者(下)

    葛萊蒂斯和阿伊爾並未在瓦安小鎮逗留太久,次日下午,兩人便坐上自己的馬車離開了那里。

    馬車之上,阿伊爾看著自己身側,一直眺望遠方的葛萊蒂斯開口問道︰“怎麼了,葛萊蒂斯小姐,你不開心嗎?”葛萊蒂斯今天分外的安靜,沒有以往的胡鬧,反而令阿伊爾有些不適應。

    葛萊蒂斯轉頭看向阿伊爾,微微一笑後輕輕搖頭︰“沒有,就是越接近庫薩心里就越是惆悵,我離開家的時間有些太長了,大概快要三年了吧。”葛萊蒂斯此刻的表現,真的像是她自己口中所說的那樣,是個美麗端莊的女子。

    家嗎,阿伊爾似乎被葛萊蒂斯的情緒感染到了。他的家是在哪里呢,那個小小城鎮中的鐵匠鋪,還是在王都與拉夫妮一起生活的地方,亦或是希亞先生口中所說,在大陸中段的那個遙遠的故鄉......

    “那是什麼?”遠處突然出現的滾滾煙塵打斷了阿伊爾的追憶和惆悵,自從與羅格斯的對決結束,自己的“眼”就仿佛進入了一個新的層次,連帶著自己的視力也變好了許多。

    葛萊蒂斯被阿伊爾的聲音驚擾,也轉頭看向遠處,望著那滾滾煙塵,她定楮看了一會兒之後說道︰“看樣子是一隊騎兵團,沒關系,咱們避開他們。”

    葛萊蒂斯和阿伊爾此時駕車所行走的是一處類似與戈壁的地方,地面之上有著一層薄薄的黃沙,黃沙之下是因為干旱而龜裂的土地。

    葛萊蒂斯拉著韁繩,調轉馬頭讓馬車朝一側走去,這處戈壁很是寬闊,沒有什麼固定的道路,馬車稍微一偏離,就能從騎兵隊前進的路線上離開。

    就在葛萊蒂斯讓馬車偏離了原先的路線的時候,那對騎兵也調整方向,繼續朝阿伊爾和葛萊蒂斯他們這邊沖來。

    阿伊爾皺起眉頭,說道︰“他們好像是沖著咱們來的。”他心頭有些不悅,他並不想和一群來路不明的騎兵產生正面沖突。

    不同于阿伊爾,葛萊蒂斯則是滿臉的興奮模樣,“怎麼,是沖咱們來的嗎,是不是馬賊強盜之類的,好久沒有听說這一帶有什麼不安定因素了。”

    阿伊爾從葛萊蒂斯手中接過韁繩,把馬車停下,說道︰“應該不會是強盜之類的,可能是有什麼事,還是等他們過來詢問一下吧。”對方明顯來者不善,阿伊爾這話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還是在安慰葛萊蒂斯。不過,他的內心倒是沒有一絲懼怕,他現在對于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

    騎兵前進的速度飛快,原本阿伊爾剛剛看到他們的時候他們還遠在天邊,不一會兒,這隊騎兵就已經來到了阿伊爾和葛萊蒂斯他們身前的不遠處。這時,停在原地的兩人可以清楚的看到,這對騎兵布滿刀砍劍痕的黑色盔甲,以及那面沒有任何圖案的黑色大旗。

    待到那對騎兵來到近前,阿伊爾開口詢問道︰“各位有什麼事……”話音未落,一柄泛著寒光的利劍已經向阿伊爾襲來,最前方的那名騎兵突然發難。

    阿伊爾側身躲過這一記攻擊,這名騎兵的斬擊在他眼中猶如龜速,不過阿伊爾的臉色還是變得很難看,因為他最想的就是避免沖突。

    但是沖突已經無法避免,為首那名騎兵一擊落空,在自己沖出一段距離後又掉頭沖回,同時嘴里喊著︰“沖鋒!”

    伴隨著他的話語,所有的騎兵都行動了起來。葛萊蒂斯也在攻擊的範圍之內,她第一時間解開長有黑色鱗片的駿馬的韁繩,讓它能夠跑出騎兵的包圍圈,同時自己躍到馬車頂上避開了第一波攻擊。

    “阿伊爾,這些家伙你自己解決,不準動用‘姿態’,就權當是訓練了。”葛萊蒂斯站立于馬車之上,朝一旁的阿伊爾說道。

    阿伊爾此刻沒有什麼心思做什麼訓練,不過既然葛萊蒂斯這樣說了,他也只好應道︰“好!”

    “狂妄!”騎兵首領在自己的心里做出評價,雖然剛剛听到“姿態”兩字的時候他心里動搖了一下,但是他並不相信,自己眼前這樣一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少年會是“強者”。

    阿伊爾不再一味躲避,他抽出劍來反擊,數把利劍在與阿伊爾的鐵劍踫撞後都被阿伊爾附著有魔力的鋒利劍刃給斬斷了。

    “魔力的運用很粗糙,而且魔力很弱。”阿伊爾經過幾次接觸,對于自己的敵人做出了評價,“那麼,這樣如何。”

    強大的魔力波動擴散而出,一股重壓突然施加在距離阿伊爾最近的一群騎兵身上。那些騎兵身下的馬匹前腿一彎,連帶著馬身上那些動彈不得的騎兵一齊倒在了地上。

    阿伊爾強盛的魔力威壓。

    騎兵首領勒住自己的駿馬,看著不斷沖去阿伊爾周身的十數米範圍,不斷跌倒在地不能動彈的人和馬匹,他的心底掀起了驚濤駭浪。

    這般強大的魔力威壓,自己眼前這名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少年,真的是一名“強者”!

    “該死!”騎兵首領在心里狠狠的咒罵了一聲︰“那個該死的使者,沒有跟我們說,讓我們攔截的人會是一名‘強者’!”

    哈倫的使者當然不會告訴這位騎兵首領阿伊爾和葛萊蒂斯的真實實力,或者說是真實身份。薩芬帝魯的女王所需要的,不過是讓這些人來給自己的妹妹和阿伊爾做一個“歡迎儀式”,那麼,她怎麼可能讓表演者在踏上舞台前就逃跑了呢。

    “撤退!”騎兵首領大喊一聲,掉轉馬頭就朝遠處奔去,他逃竄的方向是薩芬帝魯王國的邊境,因為他知道那名使者的身份,如果直接逃回去,他也是難逃一死。

    不過,比起現在就與這名“強者”戰斗而死,不如逃去別國領地,興許還能存活下來。

    隨著騎兵首領的聲音落下,龐大的騎兵隊伍開始匆忙撤退,阿伊爾同時撤掉自己的魔力威壓,那些被他壓制于地面之上的人或馬匹也開始了瘋狂的逃竄。

    “這就逃了?”阿伊爾心底疑惑,他實在不明白這些人為什麼只跟他打了幾個回合就全都撤退了,他完全忽略了自己相較于這些人來說,那恐怖的實力。

    不一會兒,原地就只剩下了阿伊爾和葛萊蒂斯兩人,已經遠處一頭晃晃悠悠跑回來的黑色鱗片駿馬。

    葛萊蒂斯朝遠方眺望,然後滿臉興奮模樣的對著正準備收起劍來的阿伊爾說道︰“別急,好戲還在後面呢。”

    阿伊爾說著葛萊蒂斯的視線向遠方望去,更大片的煙塵自遠方出現,正在往這邊飛速趕來。

    還有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