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再戰之途(一)

    【拉普拉斯聯邦“不法地帶”——邊境城鎮——八十四號城鎮】

    高大的牆壁連綿在“不法地帶”邊緣,初賽結束,“高牆”並未消失,唯一出入“不法地帶”的途徑只有位處于邊境的這幾座城鎮。

    好在隨著初賽的結束,這些城鎮已經不再限制人員的進出。

    同時,“不法地帶”這三個月內所發生的一切也都流傳到了外界,整個拉普拉斯聯邦都大為震驚。

    此時,在第八十四號城鎮內的一家酒館中。

    “來,喝。”

    “哈哈,好久沒有這麼痛快的喝酒了。”

    原本冷清的酒館內最近涌進了大量的客人,這麼大人流量的出現不外乎兩個原因。

    一方面是由于“不法地帶”進出限制的解除,原本不流通的酒品又重新流入“不法地帶”。在生死間苦苦掙扎了三個月之久的人們,此刻終于擺脫死亡威脅。原本稀缺的酒品同時又得到了補充,他們自然忍不住,要來沒日沒夜的暢飲一番。

    另一方面,就是單純的打探消息。隨著比武大會初賽的落幕,更多的消息傳到了“不法地帶”之外最為廣泛的地帶。無數人都被比武大會優勝後那誘人的獎勵所吸引,成為“強者”。

    “誒,你听說了嗎,那個什麼比武大會,初賽都結束了,又來了很多人想要參加後面比賽。”一個醉醺醺的人開口說道,他一開口,周圍那些醉漢們就開始七嘴八舌的說起來,把自己知道的消息全都說了出來。

    “可不是,也不知道那些人怎麼想的,這種要人命的大會竟然還要來參加。”

    “嘿嘿,獎勵誘人嘛。”

    “也是。”

    砰的一聲,一個人往桌子上重重的摔了一下自己的酒杯,嘴里喊著︰“他們就算來有什麼用,復賽的參賽資格就只有九百九十八份。而且就算他們拿到資格又有什麼用,所有的‘擂台’都移動到了一號城鎮,那里可沒有台階讓他們攀爬,難不成他們還有本事飛上去不成。”說話的這人是名在初賽中未獲得晉級資格的被淘汰者。

    眾人啞然。確實,那名被淘汰的人所說的是一個事實。

    在初賽結束之後的二十四小時內,是參賽者取得復賽資格的時間。在那個時間段內登上半空中的“擂台”,積分到達一百分,且排名在一千名以內的人會獲得參加復賽的“憑證”。

    二十四小時之後,黑色台階收回,所有的“擂台”往一號城鎮移動,在歷時兩天時間後,所有“擂台”都聚集在一號城鎮的上空,組成了復賽之地,“戰場”。

    一號城鎮始終處于封鎖之中,但是哪怕有人尋得辦法,潛入一號城鎮內。也找不到任何方法,在沒有黑色台階的情況下登上半空中的“戰場。”

    “不過,”旁邊又有一人開口說道︰“听說還是有機會繼續參加的。”

    “怎麼參加?”旁邊那些人都來了性質,哪怕是那名被淘汰的人也不例外,或者說,他比其他人更為關心這個問題。

    那名說出消息的人見眾人的目光都匯集在了自己身上,滿意的喝了一大口啤酒,然後繼續說道︰“大家都知道,想要參加復賽,就必須前往一號城鎮的‘戰場’當中。但是初賽已經結束,所有的通道都已經封鎖,沒有那些黑色的階梯,憑人力,可沒有辦法隨便前往那高空中的‘戰場’。”

    “廢話,這些我們都知道,快點說些要緊的。”有人不耐煩了起來。

    “別急。”那人又不緊不慢的喝了一口啤酒,然後拿手指指著天空說道︰“大家都知道,復賽的比賽場所‘戰場’是由眾多‘擂台’拼湊而成的。也就是說,也只有‘擂台’有能力從空中前往戰場。所有的‘擂台’在初賽結束之時按理說都應該移動到一號城鎮了,不過,這當中也出現有例外。”

    眾人屏住呼吸,整個嘈雜的酒館都在這一瞬間安靜了下來,偌大一個酒館中,只有這一個男人在說話。

    “三十三號城鎮的‘擂台’就還漂浮在城鎮上空,那個‘擂台’並沒有移動到一號城鎮,現在的‘戰場’是缺了一角的。”

    男人話音落下,酒館內又開始嘈雜了起來,低聲細語的交流不斷。

    “三十三號城鎮的‘擂台’沒有移動到一號城鎮,這是怎麼回事。”

    “這件事我有听說過,不過這段時間沒有去過三十三號城鎮,所以不知道是真是假。好像是一名參賽者把三十三號城鎮‘擂台’的管理者殺掉以後,順便把‘擂台’上所有的工作人員也殺掉了。‘擂台’的一切都是自動的,但是唯獨與其它‘擂台’在一號城鎮匯總是需要人為操作才可以。因為那名參賽者的胡鬧行為,使得三十三號城鎮的‘擂台’無人操作,最後遭到了遺棄。听說現在還依舊在三十三號城鎮的上空漂浮著。”

    “原來還有這麼一回事啊。”旁邊許多人了然。

    “就算有這麼一回事,那又如何,難不成你還能啟動三十三號城鎮的‘擂台’,讓他飛到一號城鎮去嗎!”那名在初賽中被淘汰的男人爆發出很大的火氣,顯然這些“廢話”將他給激怒了。

    “我當然不行,不過听說有人可以。”那名說出這個情報的男人把自己杯中的啤酒一飲而盡,站起身來一邊往酒館外走去一邊說道︰“听聞有一名可以操作‘擂台’的人出現在了三十三號城鎮附近,現在他正在湊集同伴,打算一行人一起前往‘戰場’,去搶奪參加復賽的‘憑證’。”

    “就算有人可以操作‘擂台’,那他要怎麼登上半空呢。”那名被淘汰的人還是有些不太相信。

    說情報的人一邊推開酒館的大門走出去,一邊哈哈笑道︰“哈哈,大家應該都還記得初賽時有一個規則吧。‘湊夠一百積分可以提前開啟通往擂台的通道,去那里挑戰管理者’,這個規則現在依舊有效,‘擂台’的除了合並以外一切都是自動的。只要有一百積分,就可以前往,三十三號城鎮空中的‘擂台’。”說完,他與一名身穿斗篷的人擦肩而過,走出了這間酒館。

    那個男人離開後,酒館內詭異的寂靜了一瞬間,隨後便是嘈雜的議論聲。

    一百積分。按理說在初賽結束之後,記分牌應該都會回歸到主辦方的手中了。但是因為各種原因,或是因為無法湊夠足夠積分,放棄了比賽。或是因為沒有足夠勇氣,或者是足夠實力走到“擂台”之上。亦或者是,一些被人遺漏在角落中積分牌。總之,還有一部分積分牌遺漏在了“不法地帶”當中,這些散落的記分牌,湊齊一百積分綽綽有余。

    原本應該淪為廢品的積分牌突然又有了價值,這不得不說是極具戲劇性的變化。

    那名現在在初賽中被淘汰的男人仰頭把自己杯中的啤酒喝光,然後站起身來,朝門外走去。為數不多的散落的積分牌馬上就會成為珍貴物資,而他恰恰擁有這份珍貴物資。況且,他的心底還有著一絲期盼,去參加復賽,最後成為“強者”!

    “誒,這就是積分牌嗎,我還是第一見到啊。”那人正待離開,身子卻突然一僵,發現一名穿著斗篷的女人不知何時來到了自己的身旁,手里正拿著三枚積分牌。

    被淘汰的男人下意識的一摸懷中,發現自己懷中的積分牌早已不翼而飛,一瞬間他就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還給我!”他暴怒出聲,伸手抓向那名有著幾縷金色長發垂在肩頭的女人的脖頸。

    那名金發女人不閃不避,任由被淘汰男人的手朝自己抓人,同時酒館中的其他人也都注意到了這里的騷動。同時,他們每個人的目光都被金發女人手中的三枚積分牌所吸引。

    男人猙獰著面目,看著也不閃躲的金發女人做出了評價︰“喝醉了酒的瘋婆子。”但就在他的手掌即將觸踫到那名女人的脖頸之時,他的臉色忽然大變。一股沉重的壓力施加在了他的身上,直接將他按倒在了地上。不止是他,酒館內的每一個人都感受到了這股壓力。除了那名金發女人,以及另外一名剛剛走進酒館的年輕人,所有人都倒在了地上。

    無以倫比的強盛魔力威壓。

    所有人的心頭都震撼,不知這是從哪里冒出來的強者,一瞬間就將他們全都壓倒。

    金發女人笑嘻嘻的朝那名年輕人走去,很自然的伸手鉤住他的脖子,舉著自己手中的積分牌,說道︰“看,阿伊爾,我找到參加比武大會的方法。”

    阿伊爾皺了皺眉頭,推開葛萊蒂斯湊近過來的腦袋,開口說︰“葛萊蒂斯小姐,你怎麼喝了這麼多酒。”

    葛萊蒂斯直接把自己的身體重量全都壓在阿伊爾身上,兩人就這樣貼在一起,慢慢向酒館外挪去︰“嘿嘿,一不小心就喝多了,不過沒事,不影響......嗝,不影響我對情報的判斷。”

    阿伊爾在跨出酒館的時候收起了自己的魔力威壓,但是酒館內眾人沒有一人敢站起身來。直到阿伊爾和葛萊蒂斯走遠了,才陸續有人爬起。每個人都心有余悸,特別是那名抓向葛萊蒂斯脖頸的男人,更是感覺自己與死亡擦肩而過。經此,他徹底放棄了參加復賽的打算,不為什麼,只是因為......

    怪物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