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再戰之途(三)

    【三天前——三十三號城鎮上空“擂台”】

    “這是怎麼回事。”特里亞勒斯看著那個漂浮到自己手中的光團,光芒隱去之後,一個有著暗紅色和藍色條紋的牌子出現在他的手中。這個牌子就是參加比武大會復賽的憑證。

    “真奇怪啊,憑證的不應該是在排名結束之後才發放嗎?”瑪嘉看著自己手中相同的那個牌子,疑惑發聲問道。

    兩人站立在黑色圓台之上。順著那台階走上“擂台”,會直接來到一個巨大的廣場,廣場後方是一片龐大的建築群,決斗場“神殿”便在那片建築群之中。

    在廣場之上,有著一塊巨石,從上往下有著一千個框架,此時框架之中已經排列有三百多個名字。巨石之前有著一個紅色箱子,箱子上方有著一道開口,在開口旁貼著一張白紙,紙上面寫著“請將記分牌投在此處”。

    在貼著的白紙的旁邊,有著另外一摞紙張,以及一根筆。在那摞紙張的旁邊同樣貼有一張白紙,上面寫著“請在這里書寫下你的名字或者是代號”。

    由紅色箱子負責回收查驗記分牌,那摞紙張記錄通關人員的信息,由巨石的框架負責排列名次。這就是這次大會的,初賽結算機制。

    “確實很奇怪,而且,這里為什麼一個人都沒有。初賽結束,管理者不應該露一下臉嗎?”特里亞勒斯將自己的憑證收起,這是需要仔細保管的珍貴物品。

    “管理者不會來了。”一個聲音突然響起,特里亞勒斯猛地回頭,發現一名白發年輕人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自己的身後,臉上掛著一種扭曲的病態笑容。

    “因為,嘿嘿嘿,那個家伙已經被我殺掉了!”白發年輕人輕描得寫的說著,似乎殺掉管理者對他來說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情一樣。

    “管理者被你殺掉了?”瑪嘉怪叫一聲︰“那為什麼之前這里都沒有發出過廣播啊?”

    瑪嘉說出了特里亞勒斯心中的疑惑,按理說,如果一個城鎮的管理者被擊敗,那個城鎮便會發出廣播,宣告“直接通關者”的誕生。但是特里亞勒斯他們在三十三號城鎮呆了這麼久,也沒有听到或者說是听說過這個城鎮發出過管理者被擊敗的廣播。

    “啊啊,你疑惑這個啊。”白發年輕人捻了捻自己額前的頭發,繼續說道︰“因為啊,這里的其余人也都被我殺了,所以便沒有人有機會來進行廣播了。”

    瑪嘉額頭留下一股汗水,“把人全都給......殺了?”

    特里亞勒斯臉色也凝重了起來,他能夠清楚的感受到那名白發年輕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危險信息,所以他並不認為,那名白發年輕人是在說謊或者說是虛張聲勢。

    “你接下來打算如何,把人全都殺掉以後,接下來的‘合並’也沒法進行了吧,畢竟這個步驟需要管理者或者是其他工作人員來......”特里亞勒斯的話語還未說完就被對方給打斷了。

    “完全不用擔心,那些過程很簡單,就算是我也能夠進行操作。不過......”白發年輕人歪了下腦袋,臉上浮現出一種張狂可怕的表情︰“我說過打算讓這個圓台和那些圓台匯合嗎?”

    特里亞勒斯瞳孔一縮,第一時間他並沒有完全理解對方的意思,但是這段話單純的字面意思就足以令他心神震蕩。

    “喂喂,不用這麼戒備我,我沒有取你們的性命的打算。”白發年輕人看著一臉嚴峻之色的特里亞勒斯看口說道。

    “不過,”白發年輕人突然抽出自己的佩劍,遙指特里亞勒斯和瑪嘉上來時所攀登的那個台階,“這里已經是我的私人領地了,可以請你們離開嗎?”

    特里亞勒斯深深看了白發年輕人一眼,開口說道︰“沒問題,我們這就離去。”

    “喂!為什麼要離開,咱們好不容易才爬上來......”瑪嘉說著,沒有任何人提醒,自己就先閉上了嘴巴。

    她只是單純的抱怨出聲而已,作為感知者,瑪嘉從不缺乏對局勢的判斷能力。先不說對方是能夠將管理者擊殺的存在,就拿現在的形勢來看,能夠避免沖突是最好的結果。盡管初賽結束了,但是並不代表就已經安全。

    周圍充滿了貪婪的“豺狼”,若是想要晉級復賽,前往旁邊那個城鎮再重新登“擂台”就是了,犯不著和眼前這個人起沖突。當然最初要的還是,從特里亞勒斯嚴峻的表情看來,對方是真的很強。

    “等一下。”就在特里亞勒斯和瑪嘉打算轉身離去的時候,白發年輕人卻突然開口。

    只見白發年輕人面帶微笑,手中的劍緩緩舉過頭頂,說道︰“兩位離開我理應要送你們一程了,對了,同時麻煩兩位告訴下面的那些雜魚,這個地方可不是你們能夠隨便指染的。”言罷,白發年輕人眼中精芒一閃,舉過頭頂的劍刃便朝著兩人的方向揮舞而下。

    “不好!”特里亞勒斯向前用力一躍,把瑪嘉護衛在自己的懷中,全部魔力凝聚于自己的後背進行防御,他攜帶著瑪嘉,快速向“擂台”邊緣的黑色台階處奔去。

    “白熾劍——終殺!”

    強大的魔力沖擊襲來,劇痛蔓延在自己的後背。特里亞勒斯嘴里噴出一大口鮮血,他被白發年輕人的攻擊給擦中了。

    地面崩裂,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擂台”的一角在白發年輕人的攻擊下徹底被摧毀。大量的碎石落下,同時落下的,還有如同折翅鳥兒般的兩人。

    看著特里亞勒斯和瑪嘉朝地上墜去,白發年輕人流露出了自己的真實情緒,無與倫比的輕蔑之意。

    高空墜下的沖擊力可不是特里亞勒斯的身軀所能承受的,好在慌亂之際,特里亞勒斯摸出自己的短柄長槍狠狠的插在黑色台階上固定住了自己和瑪嘉的身形。

    “現在怎麼辦?”瑪嘉在特里亞勒斯的懷中抬起自己的腦袋問道。

    特里亞勒斯咳了幾下,把自己喉嚨里殘留的鮮血咳出,說道︰“先聯系一下阿讓吧,听下他的意見。”

    特里亞勒斯抬頭,望向了崩塌了一角的“擂台”上方,剛好與那名白發年輕人對視了一眼,他看到了對方眼中那無盡的輕蔑。

    不守規矩的危險家伙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