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再戰之途(七)

    密集如同雨點般的金色長槍刺下,恐慌一下子就在現場爆發開來。

    原本只是包圍廣場的那些金色長槍不足以覆蓋這麼大的範圍,但是那些十米多長的金色長槍在漂浮上半空時突然分裂,每一把都分裂出十數把一米多長的細窄小槍。如此,密集的攻擊就落下了。

    “該死,快逃!”

    “救命!”

    “誰來幫我......呃......”

    金色長槍毫不遲疑地落下,場面成了一邊倒的屠殺。無數的人哀嚎求饒,或者是破口大罵,但是都無濟于事,生命的逝去有時只是短短的一瞬間。

    “喂,特里亞勒斯,你護著他們!”阿讓大喊一聲便朝空中躍去,同時他的眼楮開始變紅,手掌和腳掌同時發生變化,進入“不祥”。

    阿讓手中的劍用力一揮,成片的金色長槍化為金色的粉屑,他攔下了來自正前方的這一處攻擊。另一邊,特里亞勒斯不用阿讓提醒,在阿讓朝身前上空躍出的時候他就已經猛地轉身,手中的短柄長槍和彎刀交叉揮舞。

    “魔力組合技•雙槍!”

    大量的金色長槍被擊落,墜落在地上之後碎裂開來。瑪嘉抱著科洛的腦袋把他按在地上,他們兩人趴伏在阿讓和特里亞勒斯之間,躲過了一劫。

    “哈哈,倒是有幾個有意思的家伙,這樣一來還有點樂子可以......”巴米巴凱看著擋下金色長槍的阿讓和特里亞勒斯,哈哈一笑,不過緊接著他的眼角捕捉到了一道耀眼光芒令他的話語戛然而止。

    阿伊爾高高躍起,與那漫天的金色長槍幾乎零距離接觸,他抽出自己背後的鐵劍劃過大半個天空。劍身之上光芒閃爍,強烈的魔力波動一瞬間擴散開來。

    “龍牙擊。”

    金色光芒夾雜著沖擊襲向天空,近四分之一的金色長槍直接被擊散在空中。

    “唰!”

    其余的長槍全部都落下,這一波攻擊之後,喬葛姆一行人先前布置的魔力陣法算是使用完畢,已經沒有太大作用了。現場除了阿伊爾攔下的這四分之一的區域內的人們幸存,其余區域連帶阿讓四人在內,依舊還站著的,總共七人。

    “得,得救了?”

    眾人驚魂未定,在感受了一下自身溫熱,確定自己還活著之後,所有人的目光都匯集到了阿伊爾的身上。此刻他們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這個家伙是誰?”

    “吆吼吼,來了一個不錯的家伙,讓人很感興趣啊。”巴米巴凱看著阿伊爾那張陌生的年輕臉龐,嘿嘿一笑,心底升騰起強烈的戰意。說話間,他整個人已經竄了出去。

    “笨蛋,不要私自發起戰斗!”安普萊焦急出聲,但是在這短短的一瞬巴米巴凱已經沖到了阿伊爾的身前。

    “讓我看看你究竟具備何種力量吧!”巴米巴凱獰笑著,他的右拳變換為掌朝阿伊爾攻去。

    “魔力攻防技•擬爪!”

    亮銀色的光芒出現在巴米巴凱的手掌上,他的手掌呈爪形抓向了阿伊爾的左肩頭。不知是阿伊爾來記得躲避,還是壓根就沒有打算躲避,下一秒,巴米巴凱的手掌就結結實實抓在了他的肩頭。

    阿伊爾左肩膀處的灰白色的斗篷連帶著穿在身上的衣物直接炸開變成碎布飛散到了四處,他那白皙的肩頭出現了五道紅色的痕跡。同時,在阿伊爾身後廣場的地面之上,出現了五道深深的溝壑,強烈的沖擊夾雜著塵土和碎石蔓延而去,路徑上的不少人受到池魚之殃。

    “嘿,接下這一擊的感覺不好受吧,如果現在求饒我還可以......這怎麼可能!”巴米巴凱像是看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一樣,眼楮瞪得渾圓,額頭上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來。他一個閃身,用比向阿伊爾襲來時更為迅猛的速度撤回到了他的同伴身邊,在那里喘著粗氣。

    在巴米巴凱攻擊落下的同時,阿伊爾心底也咯 一聲,隨之因為敵人的這一記驚訝了起來。

    “他竟然攻破了我‘鎧甲’的防御?”

    “我的全力一擊竟然只是攻破了他的魔力防御!”

    阿伊爾站直身子與巴米巴凱遙遙對望,在阿伊爾身後的那些人都齊刷刷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每個人都瞠目結舌。

    “那個少年,是挨了那個怪物一擊毫發無傷嗎,不對,這麼說來,到底誰才是怪物!”這些所有參與者此刻徹底認清了一個事實,他們與阿伊爾等人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

    就在那些人因為太過震驚而呆愣著的時候,阿伊爾一側腦袋,開口問道︰“怎麼,你們都不逃走嗎,留下來的話會比較危險。”

    啊?可以離開了?

    對,可以離開了,在場的所有人忽然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阻礙他們的是巴米巴凱一行人,將他們困在這里的是【攻陣•四閃金槍烈】。此時,陣法散了,阻礙他們的人被一個好像更強的心善的少年給攔下。現在,好像確實沒有阻攔他們離開的人或物了。

    “可以離開了?可以離開了!”

    “快走,快!”

    “太感謝您了,我會立一塊碑把您供奉起來的!”

    這群人早已被先前的一幕嚇破了膽,此刻一有機會離開他們全都爭先恐後的向廣場外奔去。還有人不忘感謝阿伊爾一聲,不過阿伊爾在心底吐槽了一聲,“用碑把人供起來是什麼習俗?”

    葛萊蒂斯湊到阿伊爾的耳邊輕聲說道︰“我去搜集一點積分牌,這里你自己看著辦吧,順應你的心情就好。”說完,葛萊蒂斯走進那四分之三的區域,完全不在乎那鮮紅的液體沾染了自己潔白的鞋子。

    安普萊開口︰“格洛南特,塔塔 ,你們兩個去收集一下散落的積分牌,我和巴米巴特一起去對付那名少年。你們兩個小心些,這些人當中可能還隱藏著不弱于那個少年的強者。”

    “嗯。”“好的,了解了。”格洛南特和塔塔 分別應了一聲,各自分散開去搜集起了積分牌。

    安普萊看了一眼自己身側已經把呼吸平復下來的巴米巴特,開口問道︰“狀態還好吧,冷靜下,咱們兩個一起對付他。不要被敵人嚇到,他的防御固然很強,可以說是我平生僅見,但是你換一個方面想。你的全力一擊就足以擊破他的防御,那麼再加上我的攻擊的話就可以直接對他的肉體進行攻擊了。你應該很清楚,有魔力加成防御的身體和沒有魔力加成防御的身體有什麼差別。”

    听完安普萊的分析,巴米巴特眼底閃過一絲明亮,他重新振作起了精神。

    “是啊,先前太過驚訝于他的防御力了,要知道,有很多人都是修煉‘極端’,為了追求極致的攻擊而放棄自身防御,或者為了追求極致的防御而放棄自己的攻擊強度和敏捷程度,這類家伙一旦被人抓到弱點就徹底完蛋了。而且,剛才只是全力一擊,接下來連續打出全力的兩擊,不,是連擊就好了!”

    巴米巴特和安普萊各自擺好架勢。

    “要上了。”安普萊發聲。

    巴米巴特回應︰“啊,知道了。”

    “那麼,上!”安普萊一聲爆喝,兩人同時竄出。

    “魔力攻防技•擬爪!”

    “魔力攻擊技•灰色揮擊。”

    一爪一劍同時向阿伊爾襲來。

    “正常的‘鎧甲’程度接下來恐怕防御不住敵人的攻擊了,只好提前‘讀’到他們的攻擊軌跡,然後加強局部的‘鎧甲’防御了。”正當阿伊爾思考著,安普萊的一聲爆喝將他的思緒拉回到場中,阿伊爾微抬腦袋,看到了朝自己沖來的兩人。敵人來襲,那麼就只有迎戰。

    “庫薩流劍術•蝶舞。”阿伊爾的鐵劍忽然之間變得恍惚了起來,劍身看起來有些虛幻,揮動間還會存在著道道殘影。

    安普萊的劍技【灰色揮擊】本身就是以詭怪和迅猛著稱的一招魔力攻擊技,他想在巴米巴凱擊破阿伊爾防御的同時打阿伊爾一個措手不及。他自信,憑借自己的極速劍術,可以在阿伊爾反應過來之前給他來上一劍,直接一劍擊打到阿伊爾沒有“鎧甲”防御的肉體之上。

    “你在小巧我嗎!”巴米巴凱這次攻來的不是一只手掌,而是兩只。【魔力攻防技•擬爪】雙爪狀態。原本他想著,自己的兩份攻擊,阿伊爾會利用自己的防御抵擋一份,另外一份他會用自己手中的劍來抵擋。那樣如何,可以為安普萊的攻擊提供掩護。因為他很清楚【灰色揮擊】這一招,這一招會在突然之間猛地加速,令敵人預先設置好的防御網徹底作廢掉。

    但是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阿伊爾直接無視了自己的攻擊,揮舞著鐵劍直接迎上了安普萊德劍技。

    “既然敢小巧我,那我就直接將你轟殺!”巴米巴凱眼中的凶狠更勝,兩只利爪狠狠抓下。

    另一邊,阿伊爾的劍在要擋住安普萊的攻擊的時候,安普萊的劍突然一個不合常理的加速,繞過了阿伊爾的劍直接襲向了阿伊爾。

    此時,巴米巴特的兩記攻擊即將落在阿伊爾的身上,而安普萊的劍也向阿伊爾斬來,怎麼看都是一個無法化解的危局,但是阿伊爾卻沒有一絲慌亂。

    “從左邊攻過來的兩記攻擊是落在一處,都是打向我的左肩頭嗎。那麼右側砍來的那把劍,這個軌跡是......也是同樣的地方,組合攻擊嗎,那麼......”

    “讓你看看小巧我的代價!”“得手了!”巴米巴凱和安普萊的心里同時分別閃過這樣的念頭,但就在他們的攻擊將要抵達時,變故橫聲。

    “鏘——”

    劍刃踫撞聲回蕩,同時拳頭擊中肉體上“ ”的一聲的沉悶聲響也傳來。

    “這是,怎麼回事。”巴米巴凱和安普萊此刻的內心驚人的同步,原因也相差不遠。

    在剛剛那一瞬間,安普萊原本越過的阿伊爾的劍徹底虛幻了一下,然後忽然間就出現在了【灰色揮擊】的前進軌道之上,兩把劍刃踫撞,阿伊爾將這一擊結結實實的擋了下來。

    緊接著,巴米巴凱的攻擊也落在了阿伊爾的身上,但是這次的結果與先前一樣,只是剛好破開了阿伊爾的防御。最後時刻,巴米巴凱變爪為拳雖然打在了阿伊爾的身上,但是卻沒有讓他受到什麼傷害。

    “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他的劍會突然出現在我的劍刃之前,是因為剛才他發動的那個劍技嗎?”安普萊雖然一擊落空,但是他也沒閑著,下一招攻擊立刻發動。

    “怎麼回事,他的防御力為什麼也提高了,難道說之前那樣還不是他的全力?該死,越想越頭大,干脆不想了,無論多麼強的防御,直接轟開就好了!”巴米巴凱有些自暴自棄的放棄了對戰局的思考,他手上的動作倒沒有比安普萊慢上幾分。

    隨後便是一連串的對擊與格擋。這都越是進行下去,安普萊和巴米巴凱就越是心驚。雖然阿伊爾一直處于被動防御的狀態,但是兩人的合擊也沒有奈何的了對方,這樣一個人,絕對是棘手人物!

    在激烈的戰局中,相較于自暴自棄的巴米巴凱以及被擔憂和驚訝籠罩的安普萊,阿伊爾能更為冷靜的分析現狀。

    “一名劍士,一個武者。用劍對決方面,利用庫薩流派的劍術就完全可以應對了,不過對于第二個用身體武技進行攻擊的人,可不能一直被動防御,如果戰斗一直持續下去,不知道什麼我就會露出破綻被他找到機會給予我重創。‘強者姿態’並不優先考慮使用,那麼就只能利用強攻反擊來尋找機會了。好,反正他們的戰斗方式我已經習慣的差不多了,是時候反擊了。”

    阿伊爾下定主意,在緊接著的一次格擋之中,他凝集魔力用力的把兩名敵人彈開,隨後大量的魔力凝聚到劍刃之上。

    “先來一記龍牙擊,然後再......”

    “ !”

    即將轉變風向的戰局突然被一個飛來的人影打斷,正在戰斗中的三人都停了下來,轉頭看向倒在一側的那個人影。

    塔塔 滿臉快要哭出來的表情,他站起身來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塵土,然後開口說道︰“安普萊,巴米巴凱,那邊還有一個危險的家伙,而且是一個很不講道理的,很野蠻的危險家伙!”

    塔塔 話音剛落,另一個聲音就從他的身後傳來。

    “啊?你在說誰野蠻!”

    塔塔 嚇得縮了一下脖子,安普萊和巴米巴凱轉頭朝那個方向看去,阿伊爾無奈扶額。

    葛萊蒂斯雙手掐腰站在那里,此刻她精致的容顏和滿頭金發徹底展露了出來,她站在那里朝這邊喊著。

    “你這個小家伙閑逛可以,但是想要跟我搶積分牌,沒門!”

    強大且溫柔(野蠻)的天使(女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