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掠奪戰(四)

    “砰”的一聲沉悶聲響響起,阿伊爾一拳轟擊在了毫無防備的奧弗多雷的臉上。

    說奧弗多雷毫無防備也不恰當,他只是大意輕敵,沒有來得及躲閃或者格擋而已。

    如果說,魔力防御的話,在阿伊爾躍起同時開展“強者姿態”的那一瞬間,“鎧甲”的防御奧弗多雷就已經在自己的臉上架開了。這一次,他是全力防御。

    不過依舊,“鎧甲”的防御碎開,阿伊爾的拳頭結結實實的打在了奧弗多雷的臉上。

    兩行鼻血從奧弗多雷的鼻子里流出,他踉蹌著倒退走了幾步,然後用力晃了晃自己有些眩暈的腦袋才止住了步子。

    “看走眼了啊。”奧弗多雷隨手擦掉自己流淌而出的鼻血,盯著阿伊爾開口說道︰“沒想到你竟然也是一名‘強者’,看來這場大會真的是臥虎藏龍啊。那麼,阿塔木許諾給你什麼了,我給你雙倍的酬勞。”

    阿伊爾隨口回應︰“阿塔木許諾給我的,是你所擁有的全部憑證,我想這個東西,你應該拿不出雙倍來吧。”

    “哈。”奧弗多雷覺得有些可笑︰“竟然是那我的東西去許諾給別人,阿塔木,你真的是‘進步’了啊。”奧弗多雷說完,他就擺好架勢,準備隨時進行戰斗。他從阿伊爾的語氣中就已經了解到,和解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接下來要做的,唯有戰斗!

    ......

    “折服于他的強大,怎麼說?”阿讓將自己剛剛收回的鐵劍再次抽出。

    “‘強者’啊,‘強者’!”尼比耐揮舞著手臂大喊︰“奧弗多雷大人可是貨真價實的‘強者’,他跟那些假貨可不一樣!”

    “假貨?”阿讓注意到了這個字眼,他心頭一動,似乎是聯想到了什麼,于是開口問道︰“你說跟那些假貨不一樣,這是什麼意思?”

    尼比耐臉上露出開心的表情,他提出要求︰“繼續戰斗,你能夠給我添上第二道傷口我就告訴你。”

    對面躍躍欲試的尼比耐,阿讓開口︰“要是這樣的話你還是直接說吧,因為我剛才......”尼比耐的身子一軟,差點又重新跌倒在地上。他的左右手臂和小腿處各出現了一道傷口,剛剛的那陣交鋒,阿讓向他斬出了五劍。

    “哈哈哈哈,”尼比耐大聲狂笑,一邊笑著一邊瘋癲的繼續喊道︰“你果然是截至目前以來,我遇到的最棒的人了,比那個假貨也要好很多。”

    阿讓聳了聳肩︰“所以,你現在可以說了?”

    “可以可以。”尼比耐伸手抹了抹自己的眼角,剛剛他因為情緒太激動竟然笑出了眼淚。

    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勢,尼比耐開口︰“你遇到過吧,當時每個城鎮中的管理者,或者說是阻擋所有‘被邀請者’離開的那些家伙們。”

    阿讓點頭︰“遇到過,先前我本並沒有打算參加這場大會,但是因為被阻攔,無法離開這里。所以最後我才無奈參加了,你笑什麼?”阿讓皺起眉頭,因為尼比耐又開始張狂大笑了起來,這令他很不高興。

    “哈哈哈,你怕了,你怕了那一群家伙,哈哈哈。”尼比耐笑得上氣不接下氣,一邊笑著,他一邊緩了好一會兒才繼續說道︰“你是不是見他所展示出來的‘強者姿態’和好不作假的魔力波動就退縮了,沒有選擇和他產生沖突?你沒有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

    尼比耐臉上雖然依舊掛著笑容,但是卻沒有發出那樣炸耳的笑聲了。

    “如果說,這就是你來參加大會的原因的話,那麼我只能說,我跟你的原因恰恰相反。在最初,我被阻攔的那一刻,我就襲擊了他,襲擊了我那一處的那個阻攔我的‘強者’,並且最後,擊殺了他!”

    “是不是很好奇為什麼?”尼比耐臉上浮現出一種欠打的表情,不過他的目的也不是為了調阿讓的胃口,而是他的說話風格就是這般。緊接著,尼比耐就把他當時所遇到的情形復述了一邊。

    “我最初只是單純的想要跟‘強者’打一架,那可是‘強者’啊,在整個‘不法地帶’也沒有幾個,這種稀缺資源怎麼能夠輕易放過?”

    “一交手我發現,那個家伙的‘強者姿態’雖然不假,魔力和力量也凌駕于我之上,但是他好像缺乏戰斗經驗一般,動作和技巧都很僵硬。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從位處下風的苦苦支撐變成了與他勢均力敵,他的破綻也越來越多。終于,在他的一次致命失誤中,我擊殺了他。”

    “原本要是只是這樣我就離開了,雖然有些意猶未盡,但是我依舊沒有對這場大會產生好奇。真正讓我提起對這場大會的性質的,是那個人死後身體所產生的變化。”

    阿讓一愣,因為尼比耐一邊說著,一邊脫起了自己的衣服。

    尼比耐脫掉了自己的長褲,在長褲之下還有這一件風格休閑的寬松短褲,他一邊撩起短褲的一角一邊說道︰“那個男人死後,原本我是直接打算離開的,但是在我轉身欲走的那一瞬間,忽然感覺到了一股細微的魔力波動。我當時猛地轉身,以為那個男人還沒有死,正要向我發起進攻,所以回頭就是一下斬擊。不過,我只砍到了空氣。”

    “我湊上前去,仔細感知著那個男人身上所發生的變化,你猜我發現了什麼,你絕對猜不到。那個男人體內的魔力沒有自然消散,而是在他死後自動運行著,向他的背部聚集而去。我用劍挑開了他後背的衣服,里面有著一樣東西,對,這樣東西我相信你應該猜到了,就是這個!”

    一朵拳頭大小的花朵出現在尼比耐掀起的那一角的短褲之下。花朵通體潔白,細窄的花瓣密集的重疊在一起。這朵潔白的花此刻就生長在尼比耐的大腿之上,在花朵周圍有著幾根暴起的血管,看起來就像是花朵延伸出的根睫一般。

    “就是這朵花,我把這朵花移植到了自己的身上之後才意識到它的具體作用是什麼。”尼比耐狀若癲狂,“這朵花,能夠賦予人力量,這股力量就是許多人苦其一生也無法修煉而來的‘強者姿態’!”

    巨大的魔力波動以尼比耐為中心擴散了出來,他的氣勢升騰,一時間不知道翻了幾倍。

    “後來我通過一系列的調查,查到了那個被我殺死的男人的資料。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強者’,是一伙在拉斯塔斯聯邦南部活動的盜賊團伙的小頭目,實力真的是不敢如何恭維。不過這個家伙在一年半之前突然失蹤了,就在當時抓捕到他的王國軍的監獄當中。等他再出現,就是在‘不法地帶’的這場比武大會之上。而且他也從一個盜賊團伙的小頭目,搖身一變成了一名‘強者’。這怎麼想也是不可能的。”

    尼比耐微彎身子,輕輕的撫摸著自己大腿上生長著的那朵白色花朵,繼續說道︰“不過在我弄明白了這朵花的奧秘之後,我就想通了所有的事情。為什麼突然出現這麼多的‘強者’,為什麼一個失蹤了一年半的小頭目會實力大增,這一切都是這種神奇的花朵賜予的,而這場大會的優勝獎品,恐怕就是這種神奇的花束,可以讓人成為‘強者’的,美妙力量!”

    尼比耐揮舞出劍,強烈的劍風夾雜魔力形成龍卷襲向了阿讓,龍卷經過的地面之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跡。

    阿讓心頭微微一凜,他清晰的感受到了這龍卷之中所蘊含的強大力量,他連忙躍起向一側躲避開來,剛一落地,尼比耐的下一記攻擊又至。

    在不斷的揮舞與襲殺中,尼比耐繼續開口︰“怎麼樣,這股極強的力量,這就是‘強者’的力量!雖然跟真正的強者,跟奧弗多雷大人還有一定的差距,但是對于其余那些假貨,我已經算是假貨中的真品了,基礎越好的人,得到花朵力量之後能爆發出的力量也就越大,而且......”

    尼比耐魔力噴薄,一劍從上方向地面用力劈下,一陣席卷整個演武場空間的猛烈風暴刮起,阿讓無可避免的被波及。在風暴的猛烈沖擊中,阿讓被一下子卷飛到了演武場外,從那處被龍卷摧毀的牆壁之處。

    “要是我能拿到第二朵花,那麼連奧弗多雷大人(真正的‘強者’)我也能超越了!”

    尼比耐從演武場中走出,走向倒在外面地面之上的阿讓,嘴里說著︰“來吧,來繼續玩耍(廝殺)吧!”

    阿讓從地面上爬起,活動了一下自己刺痛的身體。

    異獸種的身體強度普遍比普通人類要強很多,不過即便如此,剛剛這一下也讓阿讓摔得不輕,整個人的身體像是快要散架了一般。

    “真是出人意料的發展,那個家伙竟然還隱藏有這樣的實力。不過,真的有這麼便捷的力量嗎,他的狀態也有些不太對勁。”

    來不及細想,尼比耐的攻擊就再次襲來,阿讓側身躲避。

    呼嘯的風夾雜著龐大的魔力貼著阿讓的身子掛過,看著自己被攪碎的衣角,阿讓做出判斷︰“絕對不能硬抗!”

    “喂喂,你怎麼了,為什麼一直逃啊。”尼比耐暫時沒有接近阿讓的打算,手中的劍刃不斷揮舞,刮起一陣陣呼嘯的魔力龍卷襲向阿讓,“擂台”的地面被切割出縱橫交錯的大量痕跡。

    “剛剛那種奇怪的模樣呢,再讓我看一下啊,明明很強才對啊。來啊,攻擊我啊,反擊啊,自從得到這股力量以來,我還沒有一次盡過興致呢!”

    一股股魔力龍卷風暴襲來,阿讓不停的躲避。尼比耐的魔力飛速消耗著,但更多的魔力不斷從他大腿上的那多潔白花朵中涌出,所以他可以毫無顧忌的使用魔力。

    活躍的魔力閃爍,兩條橫向移動的魔力龍卷襲向阿讓,阿讓一個側身躲避開之後發現這兩股魔力龍卷並沒有像之前那些一樣消失,而是相互踫撞了一下之後調轉方向繼續向阿讓襲來。

    “沒有消失?那是……”

    順著阿讓的目光望去,用“眼”來看的話,尼比耐的身上有些兩條看不見的魔力鎖鏈連通著那兩道魔力龍卷,源源不斷的魔力供應讓那兩道魔力龍卷並沒有消失。

    “還沒完呢!”尼比耐再次揮劍,又是一道魔力龍卷被發出,而且第四道,第五道也相繼發出。

    “這樣一來,我最滿意的‘游戲場’就構建完成了,一起,來玩吧。”

    連續不斷的躲避終是會產生疏忽,阿讓在一次錯誤的判斷之後陷入了五道魔力龍卷的包圍圈中。

    “避不開了,那就,把他劈開!”阿讓眼中流露出堅定的神色,“不祥”狀態開啟,阿讓迎著五道魔力龍卷而上。

    橫劈,豎斬,反手揮擊……阿讓接連的強力攻擊把五道魔力龍卷劈散開。

    “一味的躲避根本不是辦法,要主動進攻才行。在他的下一道攻擊發動前,擊敗他!”阿讓下定決心,整個人朝尼比耐快速奔去。

    不過尼比耐卻沒有任何揮舞自己手中劍刃的打算,而是臉上帶著嘲弄的微笑,伸手指了指阿讓的身子後面。

    阿讓敏銳的感知感覺到了來自自己身後的魔力波動,他回頭一看,發現原本被擊散的魔力龍卷重新匯集,變成了一條更為巨大的龍卷襲來。

    而且,在這個距離之下。

    “躲不開了!”

    “轟!”

    ……

    猛烈的震動從房屋外面傳來,奧弗多雷帶著微笑看著阿伊爾,說道︰“怎麼,你不出去看一看嗎,或許是你的同伴遇到麻煩了。”

    阿伊爾沒有絲毫猶豫,堅定的回答“不需要,他們能夠應對這種程度的任務,我相信他們。我要做的,只是把你打倒!”

    ……

    巨大的魔力龍卷襲來,卻又在下一瞬間被立刻擊散。阿讓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身側的人影,喜悅的聲音發出。

    “特里亞勒斯,你來了!”

    魔力攻擊技•虎泣的余波消散,特里亞勒斯轉過身來。

    “嗯,看來你遇到麻煩了,這里發生了預料之外的事情。不過,真是太好了。每個人造成各自任務後確定的匯合路線,都會經過其他人戰斗地點的這個安排,真是太好了。”

    同伴趕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