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掠奪戰(九)

    阿讓曾經也見過活躍于戰斗場上優秀的女戰士,也見過那些在搏殺中一路走來的強大女性。但是他從來都沒有想過,一群實力不俗,哪怕是自己也絕對沒有自信能夠勝過的一群男人,會被一名女性,輕易碾壓。

    魔力的光芒不斷升騰閃耀,對于葛萊蒂斯來說她確實是太久沒有活動筋骨了。這半年多來,除了教導阿伊爾劍術的那段時間,她就幾乎沒有再動過手。她可不是什麼文文靜靜的性子,從她加入星芒騎士團,並且位列“十芒”之一便可以看出,這是一名好斗的美麗女子。

    “轟!”

    伴隨著最後一聲轟鳴,大量破碎的地面從這高空墜下,葛萊蒂斯滿意的轉過身來,看向了除了阿伊爾在內早已目瞪口呆的眾人。

    “呼,好久沒有這麼暢快了,走吧,去一號區域。”美妙的金發女郎輕描淡寫的說著,就像是她做了一件十分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而在她的身後,有些百余名通過初賽的“合格者”,倒在了那里。

    “好強。”阿讓,特里亞勒斯,科洛三人同時在心底贊嘆道,他們設想過葛萊蒂斯會很強大,甚至是隊伍中第二名“強者”的可能性也都考慮到了。

    不過他們沒有想到,葛萊蒂斯這般強,看她輕輕松松的模樣絕對沒有用盡全力。但即便如此,敵人卻已經全都被打趴下了。

    “果然不能因為一點成就就驕傲自滿,我還需要更加努力。”阿讓被激起了奮進心,同時特里亞勒斯也在心底再次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我需要力量!”

    除了阿伊爾的淡定與在場眾人應有的反應不符外,瑪嘉的反應就算是比較另類了。

    “公主殿下,好帥!”瑪嘉捂著自己因為興奮與激動而微微發燙的臉頰,她在小迷妹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隨後,一行人前行,這一路上倒是並未受到多少阻礙。一路可以稱之為順利的(一些不入流的襲擊被眾人輕松化解)前進,最終在兩天後到達了封鎖的一號區域外圍的四號區域。

    ……

    時間恢復到現在,在阿伊爾他們一行人剛剛離開八十二號區域之後,奧弗多雷的房間內。

    奧弗多雷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腳腕,在他的腳邊,阿塔木趴伏在地上,臉上青一塊紫一塊。

    “麻煩你們兩個了,索拉德,琪爾梅朵。”

    “嘻嘻嘻,我可是第一次見到啊,你這狼狽的樣子,嘻嘻嘻。”索拉德的面容很是年輕,他有著滿嘴尖銳的牙齒,同時說話間不停的發出一陣陣怪笑。

    “發生了什麼事,這樣一個小人物可做不到能把你給擊敗吧。”琪爾梅朵相貌較為英倫,只是他那類似于醉酒後的發紅鼻尖給他減了一些分。說話間,他的眼楮瞟了一下趴在地上的阿塔木。

    看著隱有嘲笑之意的兩人,奧弗多雷輕輕捻了捻自己的手指,看似漫不經心的走向阿塔木,然後曲指對著阿塔木的腦袋一彈。

    “砰!”阿塔木被奧弗多雷一下子彈飛,整個人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處完好的牆壁之上,同時奧弗多雷的聲音響起。

    “瓦古納布的一具分身被人殺死了,就在這里,而且只用了一招。”

    索拉德和琪爾梅朵臉上的表情都僵住了,他們當然清楚這句話中所含的信息是什麼,同時這條信息有著多麼重的分量。

    地下世界的三位“皇帝”,除了安瓦大公爵可能情況有些特殊以外,其余兩人都是真正意義上的“強者”,甚至還要加上“頂尖”兩字。這樣一名“頂尖強者”,哪怕只是一具分身,也不是一般“強者”能夠應對的,也就是說......

    “那個人,也是一名‘頂尖強者’!?”

    奧弗多雷看著臉上驚訝和凝重神色交織的兩人,露出一個滿意的微笑,他拎著阿塔木的後衣領把他拎起來,走向索拉德和琪爾梅朵兩人,說道︰“這個要不好直接下定義,對方不一定就是‘頂尖強者’,不過,他比我們任何一個人都要強這一點是肯定。所以,在避免沖突的情況下出發吧,無聊的交易可以暫時放一放了。咱們的‘皇帝’在,呼喚咱們呢。”

    奧弗多雷說完,地下腦袋湊到阿塔木的耳邊輕輕對他說了一句話,這句話另外的兩人沒有听清,不過他們可以看到,阿塔木暗淡的眼楮突然放光,里面夾雜著喜悅、興奮以及恐懼。

    過了一會兒,阿塔木輕輕點頭,奧弗多雷微笑著把他放下,四個人一起走出了這棟建築。

    四人剛一走出建築,發現四周已經圍滿了“一水”組織的成員,他們一見奧弗多雷就迫不及待的問了起來。

    “奧弗多雷大人,剛剛那麼劇烈的震動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們剛剛集合起來,等我們來到這里之後一切卻好像都已經結束了。”

    有人看到了阿塔木臉上的傷勢,“阿塔木你受傷了,敵人呢,敵人在哪里,已經被奧弗多雷大人消滅了嗎?”

    “這兩個人是......我見過他們,他們當時跟我一起在六十一號‘擂台’通過復賽,索拉德和琪爾梅朵,他們都是初賽排名前三十的‘被邀請者’!”

    眾人七嘴八舌的問著,一個又一個問題問出,索拉德“嘻嘻嘻”的怪笑著,琪爾梅朵的眉頭漸漸皺了起來,在兩人發作之前,奧弗多雷向前跨出一步,出聲穩住了局面︰“各位,請先安靜,確實有敵人來襲,不過已經被擊退了,阿塔木跟我一起迎敵,是咱們優秀的戰士。至于這兩位,他們是朋友,不是敵人,是咱們‘一水’的朋友,現在已經沒事了!”

    听到奧弗多雷的話語之後,“一水”組織的眾人都松了一口氣,雖然很多人都對奧弗多雷一些行徑不滿,但是他們卻不得不依靠他,因為,奧弗多雷是這里的最強者。能夠護衛他們安全的,最強者。

    “奧弗多雷大人,”又有一人開口問道︰“剛剛邊境處的那些劇烈聲響又是怎麼回事,那邊應該不是您發生戰斗的地方吧,敵人不是已經擊退了嗎?”

    那人剛剛說完,索拉德和琪爾梅朵的臉色突然一變,兩人心底都咯 一聲。八十二號區域是邊緣區域,這個區域邊境的處總的說來就只有那麼一處,通往“戰場”內側的那條道路。而索拉德和琪爾梅朵帶來的所有手下,全部都聚集在那里。

    兩人相互對視一眼,不發一言,一起往邊境處走去。奧弗多雷緊跟在他們後邊,臨走前還不忘帶上阿塔木,同時他出聲向眾人說到。

    “我和這兩位一起去查看一下邊境的狀況,你們回到各自的崗位上待命,有情況我會立刻通知你們。”

    “是!”眾人都齊刷刷的回答,至于他們有沒有心懷鬼胎,誰也不知道,畢竟,“不法地帶”孕育而出的參賽者可沒有什麼善茬。

    【“戰場”八十二號區域邊境處】

    奧弗多雷神色寧中國,索拉德和琪爾梅朵處于暴怒的邊緣,只有阿塔木沒有半點悲傷的呆愣站在原地。

    “戰場”的這處地界上,大量縱橫交錯的溝壑和深坑並存,一名又一名或是昏迷或是失去戰斗能力的人倒在地上。最為嚴重的是,有一處的地面深深凹陷下去,四五十名生死未卜的人躺在當中,這是索拉德和琪爾梅朵的戰斗主力軍。

    “情況已經很嚴峻了,抓緊時間吧,前往一號區域。你們手底下的人馬的話,邊趕路邊重新收集吧。”

    索拉德和琪爾梅朵臉色陰沉的仿佛能滴出水來,但是兩人還是點了點頭,他們三人的“皇帝”在呼喚他們,他們“皇帝”的本體就在那里,就在“戰場”還在封鎖的一號區域之中。

    唯一與他們有著不同心情的,就只有阿塔木了。

    “幾位,你們真的很強呢。”

    【“戰場”一號區域】

    一處燈光昏暗的房間中,松軟的紅色大床上,一個人躺在上面安睡。

    突然,那人猛地坐起身來,像是被人從睡夢中驚醒,同時伴隨著他的起身,房間中的光線漸漸明亮了起來。

    相對于一號區域內的其他房間,這間房間的裝飾算是豪華異常了。

    原本黑硬的牆壁被一層粉色偏暗紅的涂料給涂抹,包括支撐天花板的四根黑色方柱也不例外。

    鍍金的杯把,稀有木料打造的桌子、衣櫥,地面全都重新裝訂了木質地板,在地板之上還又鋪上了地攤。

    房間內沒有燈盞,但是有著一顆顆碩大的白色圓珠瓖嵌在牆面和屋頂上。隨著床上那人的醒來,這些白色圓珠發出了柔和的光芒,並且在不斷調整著,隨著床上那人的精神最後調整到了一個適合的亮度之後便穩定了下來。

    床上的那人掀開被子赤足走下床來,他的渾身上下只套有一件寬松的袍子。暴露在袍子外面的是布滿皺紋的老皺皮膚,以及那張看起來只有二十多歲的青年的臉。

    拉斯塔斯聯邦,地下世界“奴隸皇帝”瓦古納布。

    瓦古納布走到牆壁前,輕輕敲了一下自己身前那一小塊牆壁,隨著轟隆隆的聲音,那塊牆壁緩緩升起,一個窗口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哼。”瓦古納布突然輕笑了一聲,望著遠處天穹的亮光緩緩說道︰“極致的魔力性質嗎,倒是一個有趣的發展路子。那麼,期待下次見面吧。”

    ......

    距離復賽開賽還有四個小時。

    凌晨五點鐘,阿伊爾爬上他們最終確立的這個地點的最高處,那里已經有一名金色頭發的少女站在了那里。

    因為阿伊爾不喜爭斗,以及阿讓他們也想多休整一下的原因,在最後的這幾天里他們沒有再去獲取憑證。現在他們人手一份,剛好能最後一起參與最底層次的一資格復賽。

    “怎麼了,不去多睡一會兒嗎?”葛萊蒂斯轉過身來,朝阿伊爾笑到。

    阿伊爾搖了搖頭,走到葛萊蒂斯的身邊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開口問道︰“那些地下世界的‘皇帝’,算是咱們的敵人吧,他們的實力大概......大概具體是什麼樣的呢?”

    阿伊爾的話語引起了葛萊蒂斯的好奇,她湊到阿伊爾的身前輕輕問道︰“怎麼了?是突然擔憂起來了嗎?”

    阿伊爾沉默了一會兒,點了點頭。在他點頭的同時,葛萊蒂斯繞到阿伊爾的背後,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暗道︰“該死,因為阿伊爾的實力進步太快我一直忽略掉了,他經歷的事情太少了。之前訓練的時候他一直跟我在一起,我的實力他很放心,但是現在不同,有了新的同伴了。這幾天里,他恐怕一直生活在擔憂當中吧,擔心自己會保護不好自己身邊的人。”

    “怎麼了?”阿伊爾轉頭,葛萊蒂斯連忙把自己的手給放下。

    “沒,沒什麼。”葛萊蒂斯沉吟了一會兒,說道︰“硬要說那三位地下‘皇帝’的實力的話,安瓦大公爵不是利用實力著稱的。但是另外兩人,大概有王國一等通緝犯的實力吧。”

    “王國通緝犯的實力你恐怕也不太了解,我給你做一下實力對比,就拿‘白痕’事件的人員來說。像赫德巴斯已經掌握有‘強者姿態’,而且自身擁有強大的武力,他的實力放在王國通緝犯中是二等通緝犯的水平。”

    赫德巴斯只有二等通緝犯的水平嗎,阿伊爾沉思。

    葛萊蒂斯沒有停頓,繼續說道︰“要是說王國一等通緝犯,你也沒有見到過。這麼跟你說吧,王國一等通緝犯,就是阿卡修斯那個層次的人,而且是能夠發揮出完整實力的阿卡修斯。”

    發揮出完整實力的阿卡修斯,葛萊蒂斯這麼一句話讓阿伊爾的心情跌入谷底,他與阿卡修斯那一戰的勝利有多少幸運的成分他自己最為清楚不過了。最後一記對擊前,他的身體就早已臨近極限,而阿卡修斯卻明顯有著余力。最後阿伊爾勝在阿卡修斯的劍刃無法承受他自身的魔力強度而崩壞這一點上,不然的話到底誰勝誰負,還真的說不清楚。

    葛萊蒂斯一拍阿伊爾的腦袋,摟著他的脖子跟他說道︰“放寬心了,不是還有我在嗎,我可是‘十芒’啊,最初‘十芒’就是為了應對王國一等通緝犯而建立的。而且......”葛萊蒂斯用力揉了揉阿伊爾已經留長許多的頭發。

    “放心了,你已經很強了,你要自己相信這一點才行。看,天亮了。”

    遠處東方的地平線之上,一抹光亮刺破黑夜,驅散迷霧。貝齊曼斯的陽光,總是平等的照耀在每一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