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復賽戰(五)

    數百具白色魚骨浮上水面,長蛟魚的魚骨的質量十分輕。

    阿伊爾把自己手中的長劍收回自己背後的劍鞘當中,然後他揮動著手臂開始朝岸邊(競技場)的方向游去。他無法像比諾那樣飄浮在水面之上,不過好歹他會游泳,盡管速度會慢一些,不過現在已經不會再有長蛟魚冒出來襲擊人了。

    “他......”班庫吞咽了一口唾液。

    “竟然會采取這樣的方法,真是驚人。”卡蓮努在驚嘆之余,輕輕一笑︰“這樣的通關方式我並不討厭。”

    “魚,魚全都被滅掉了?”瑪嘉扯了扯自己身旁的科洛,“好厲害。”

    科洛說不出話來只是在點頭,不過在他的心底像是燃起了一束巨大的火焰,“這就是,外面的世界嗎。”獨自生活在大魔法圖書館中,盡管他能了解到的比常人要多,但是從書本上看到和自己親眼看到完全是兩回事。

    “真想讓你和我一起看到啊,西德。”

    “好強。”特里亞勒斯仰著腦袋看向自己上空那成片的白色魚骨,說道︰“我可做不到這種程度。”

    “沒辦法,”阿讓像是嘆息也像是感慨︰“這才是真正的‘強者’的力量啊,不要太灰心了,將來咱們也是可以做到的。”

    “嗯。”特里亞勒斯滿懷憧憬的點頭,突然他一轉頭問道︰“不過,阿伊爾好像比咱們兩個都要年輕吧。”

    ......

    阿讓︰“閉嘴!”

    控制室內,橘黃色眼鏡男在那里急得上躥下跳,嘴里不斷喊著︰“那個家伙竟然把全部的長蛟魚都給干掉了,他知不知道我負責這些魚的收集花了多少心思。不對,他這樣是嚴重破壞考核公平性的行為,他這種家伙應該被取消比賽資格,我還從來沒有這樣的失態,這樣的話我要怎麼向厄斯大人交代啊!”

    粉紅色眼鏡男在一旁安慰道︰“沒事沒事,這只是復賽的一場考核而已,又不是後面的比賽,只要在第一處考核點多篩掉一些人,最後就影響不大。”還有一句話粉紅色眼鏡男沒有說出。

    “話說,雲間湖水域的考核項目應該是我負責才對吧。”

    無論是上竄下跳的橘黃色眼鏡男,還是在一旁安慰對方的粉紅色眼鏡男,他們兩個都沒有想到,在不久之後會有更大變故發生。

    瑪嘉和科洛先後進入湖中然後浮上水面,他們兩人都會游泳,而且在湖面之上阿伊爾游出一段距離之後就停在了那里等待著接應兩人。

    “你們兩個也先走吧,我最後在出發。”葛萊蒂斯在阿讓和特里亞勒斯的後背上各拍了一記,對著兩人催促的說到。

    阿讓和特里亞勒斯也先後穿過第九層屏障,然後躍入湖中,最終浮到了水面之上。

    看著正在朝岸邊游去的兩人,葛萊蒂斯收回目光,對著自己身前的卡蓮努說道︰“針對你的屏障強度快要到達這座塔的極限了,我可以感受的到。”

    卡蓮努的瞳孔微微一縮,右腳下意識的後退了半步。只是站在自己的身側就能感受到他自己本人才能感受到的細微魔力變換,這需要擁有極致的魔力操縱力才可以做到。

    對方是“頂尖強者”,這個判斷在葛萊蒂斯說出那句話的一瞬間就浮現在了卡蓮努的腦海之中。

    “最後一個名額我可以為你提供,咱們來做一個交易吧。”葛萊蒂斯指著自己身側的魔力屏障說道︰“我不會問你的目的是什麼,不過我需要情報,很多很多關于這場大會的情報。把你知道的,能夠說出來的全部都告訴我吧。特別是,有沒有‘鬼’來到這里。”

    卡蓮努沉默了一會兒,開口說道︰“好吧。”

    葛萊蒂斯的嘴角浮現一抹開心的笑容,交易達成。

    ......

    阿讓浮上水面,深深的吸進一大口空氣。除了葛萊蒂斯,他們五個人已經湊齊了。

    等了一會兒,還不見葛萊蒂斯的聲音,阿伊爾透過幾乎透明的水面朝下方望去︰“葛萊蒂斯小姐怎麼還沒上來?”

    雲間湖的水質很是清澈,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充盈著魔力的原因,從湖面上往下方望去,湖下面的一切都看不真切,連水中那座巨大的高塔也只能看到一個朦朦朧朧的影子。

    正當阿伊爾朝著下方凝望的時候,他的背後卻突然響起了破水聲,同時一對濕漉漉的手臂也纏繞在了他的脖子上。葛萊蒂斯的聲音響起︰“你一定又忘記開啟‘眼’了對不對,不然你早就可以發現我了。”

    葛萊蒂斯的金色長發濕漉漉的貼在自己的脖頸上,臉頰上還帶著許多晶瑩的水珠,此時一小股水流正順著她的左側臉頰淌下。

    阿伊爾從葛萊蒂斯胳膊的環繞之中脫出,這下他們六個人就全都湊齊了。一資格復賽的第一場考核,準確來說是前兩場考核,他們已經算是通過了。

    “走吧,快點到岸上去,這里馬上就會發生很大的變故了。”葛萊蒂斯微笑著說道。

    很大的變故,那是什麼?眾人心底泛起疑惑,不過像是為了應和葛萊蒂斯所說的話語一樣,阿伊爾他們都感知到了自下方湖面之下所傳來的震動。

    整個雲間湖水域的水面都波動了起來,像是一座海底火山即將噴發的前兆。

    控制室內,橘黃色眼鏡男急得滿頭大汗,他正在一個黑色的金屬儀器上不斷調試著,在他的身旁,粉紅色眼鏡男神色凝重。

    “怎麼樣,可以降下來嗎?”粉紅色眼鏡男出聲問道。

    “不行。”橘黃色眼鏡男臉上的表情扭曲著,像是快要哭出來一般,“完全不行,那個家伙一直處于‘正在通過’的狀態,第九層的魔力屏障強度持續維持在五十級的強度。唔!”橘黃色眼鏡男放下自己手中的操縱桿,抓著自己的頭發。

    “徹底失控了啊!”

    高塔第九層,大量的碎石被無形的風卷起形成了一陣風暴,風暴圍繞著最中心的那名“電人”旋轉著。卡蓮努的右胳膊伸入第九層的屏障之中,渾身閃動著藍色的電流, 里啪啦聲不斷的響起。

    “喂,卡蓮努,你這是要做什麼啊!”班庫因為塔身的劇烈晃動而有些站不穩,他滿臉驚慌的看著纏繞著雷電的卡蓮努。

    卡蓮努抬頭,對著他說道︰“你快點離開這座塔吧,這座塔馬上就會倒塌了。”

    “哈?你在說什麼啊?”班庫完全摸不著頭腦。

    卡蓮努這樣對他囑托了一句之後便不再對其言語,他深吸一口氣利用魔力進行擴音,一瞬間使自己的聲音傳遍了整座高塔。

    “正在進行考核的各位注意,你們只有三十秒的時間,請盡快離開這座高塔。重復一邊,注意,你們只有三十秒。”

    因為高塔突然產生的震動已經使很多人都慌亂了起來,此刻加上卡蓮努的話語,算是徹底引爆了那些家伙們的脆弱神經。

    “喂,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負責人在哪里,快點出來解釋一下。”“對啊,剛剛那個一直喊話的家伙呢,你倒是出來解釋一下啊。”

    比起按照卡蓮努的提示撤走,這些人更多的是先出聲抱怨,大喊。

    ......

    “哼,一群垃圾。”

    在高塔之下,有著三人一直未曾登塔,他們三人都裹在一種白色布料制成的斗篷之中,只要稍微一低頭,就沒有人能夠看清楚他們的面部。

    他們三人兩名身形高大健壯的人站于兩側,將一名看起來比較矮小瘦弱的人護衛在中間。剛剛那句話,就是從左邊那名比較健壯的人口中說出的。

    右側那人似乎有些不悅,他低聲訓斥道︰“蒙德利爾,你在殿下面前怎可這般隨意的說出粗鄙之語。”

    蒙德利爾反駁說道︰“我說的是事實,那些家伙,哼,沒有幾個好東西。”

    “蒙德利爾!”右側那人聲音提高了幾個分貝,顯然是真的有些生氣了。

    “無妨。”中間那個矮小的身影出聲阻止了即將產生的一場鬧劇,“蒙德利爾說的不假,‘不法地帶’中的人,都是垃圾!”

    “哈哈哈,听到沒戈萊姆,殿下都這麼說了。”蒙德利爾暢快的笑出聲。

    戈萊姆臉色不太好看的俯下身子去,對著那個相對矮小的身影說道︰“殿下,將來您是要成為一國之君的,不應該這樣隨意說出這種粗鄙的話語,您......”

    “他們就是垃圾,要不是有這個‘步伐地帶’的存在,要不是有這些垃圾存在,我妹妹怎麼會被抓走。一國之君,在現在的聯邦還有一國之君這個稱呼嗎。現在所謂的君主也只不過像是一個吉祥物罷了,做許多事還要看聯邦和三大家族的臉色。”

    說著說著,那名瘦小身影的胸膛因為太過激動而劇烈的起伏起來,他大口的喘著粗氣。

    “殿下!”蒙德比爾和戈萊姆同時彎下腰緊張的看著那名瘦小人影。

    “無妨。”瘦小人影擺了擺手,他抬頭看向高塔,說道︰“應該要開始了吧。”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整座高塔就開始劇烈晃動起來,不一會兒,卡蓮努的聲音傳遍整座高塔的範圍。

    ......

    三十秒轉瞬即逝,這根本不是多麼漫長的時間。五十級強度的魔力壓迫不斷擠壓著卡蓮努的手臂,卡蓮努把自己的手臂微微收回一些,然後全部的藍色雷電都聚集在他的右手之上,最後猛地一推。

    暴躁的魔力瞬間席卷整座高塔,高塔的震動在這一刻到達頂峰。原本就已經到達其承載極限的魔力在那一瞬間又擴大了幾分,終于連堅固的塔體也承受不住了,從最上方的第九層開始一路延伸至下,整座高塔徹底崩裂。

    塔上還未來得及撤離的人怪叫著,一個個的像下餃子般從高塔上跌落。

    “開始了。”那名不知名的殿下抬頭,望著正在坍塌的高塔喃喃自語道。

    “這,真不愧卡蓮努先生。”戈萊姆這般夸贊道。

    蒙德比爾眼中閃爍著不知名的興奮光芒,“我總有一天,也要成為這般的強者。”

    “真是,夠瘋狂,這個家伙這樣,先前那個家伙也是。他們這種變態應該直接去參加決賽,在復賽跟我們湊什麼熱鬧。”班庫在心底這樣想著,手腳並用的向上方游去。

    整個雲間湖的水域都晃動了起來,原本平靜的湖面涌起大片的波濤。

    控制室內橘黃色眼鏡男用胳膊肘把自己的半個身子撐在桌面上,他右手痛苦的抓著自己的頭發,左手放在額前抓碎了自己帶著的那副橘黃色的眼鏡。

    “該死,這下全完了,該怎麼跟厄斯大人交代啊。不對……”橘黃色眼鏡男抬起腦袋,“應該是,我如何應對厄斯大人對我寬宏的原諒呢。畢竟,我所犯的每一個過錯,那位大人無一例外都原諒我了。這份恩情,真的是難以償還啊(令人感動到窒息)!”

    在他的左手遮擋不住的地方,他睜開的右眼眶之內,橘黃色的眼瞳散發著如火般燃燒的光芒。

    粉紅色眼鏡男沒有言語,他有些和橘黃色眼鏡男完全不同的心境,那就是淡然。不過,此刻他與橘黃色眼鏡男在思考著同樣一件事。

    “高塔就是雲間湖的魔力中樞這一點,究竟是誰告訴他的呢?”

    高塔徹底崩潰,大的小的碎石散落了一地,同時,設置在高塔之上的所有魔力屏障也都消失了。

    湖水的震蕩消失,一切似乎都已經恢復了平靜。

    幾乎所有人都泛起一個念頭,第一場的考核怎麼辦?

    卡蓮努站立在高塔的廢墟當中,抬頭看著上方,那逐漸變得透明的最後一道攔截湖水的屏障,緩緩出聲說到。

    “來了。”

    蒙德比爾和戈萊姆把自己的斗篷一掀,有些紅色條紋圖案的白色盔甲露了出來。他們兩人把那個瘦小的殿下,護衛在自己的身後。

    “呼。”班庫浮到湖面之上,呼吸到了他期盼已久的空氣。此時湖面也平靜了下來,班庫的心情也隨著這平靜的湖面平靜了許多。

    “總算是告一段落了,托之前那個家伙的福,現在一條長蛟魚也沒有了,剛好……哇啊啊,怎麼回事!”一股巨大的拉扯力拉扯著班庫朝下方墜去。

    高塔是整座雲間湖的魔力中樞,雲間湖是依賴巨大的魔力屏障才得以存在于空中。

    高塔有著自己的魔力防御機制,如果受到攻擊就會開啟防護罩。防護罩的魔力是幾乎整個雲間湖魔力的總和,相當于魔力屏障一百級的強度。

    想要破壞高塔,就需要從其內部入手,高塔唯一裸露出來的內部魔力就只有那些,用來考核以及承擔整個雲間湖的魔力屏障。

    高塔崩潰,中樞被毀,數百萬噸的湖水在這一時刻,砸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