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復賽戰(九)

    貝齊曼斯的土地上除了人類的足跡還存在著許多其他種族,不過大多數種族(除巨龍族和野獸外)都是以人類形態(例如侏儒一族)或者接近人類的形態(異種種)存在的。這些種族被稱之為亞人種。

    亞人種雖然與正常人類有些差異,但是總的來說還是屬于人類這一種族當中。而野獸,確實徹徹底底的偏離了人類這一概念。

    因為貝斯曼斯大陸之上各處都縈繞著魔力,在人類運用魔力增強自身的時候,各類野獸也都因為魔力的存在而進化出了更為強勁的身軀。

    那只偏橘黃色皮膚的猛虎有著無比凶狠的獠牙,那只灰黑色豹子的利爪鋒利無比。或是因為獵物,或是因為領地,總之那兩只野獸斗在了一起。

    毛屑紛飛,鮮血濺出,兩只野獸相互爭斗,獠牙和利爪閃爍著寒光。最終,豹的利爪劃破了虎的胸膛,虎的獠牙咬住了豹的脖頸。這兩只龐然大物同時倒地,眼中閃爍著同樣的求生的欲望。

    這是阿伊爾在穿越烏達山脈時所看到一幕,最後究竟是哪一只爬了起來呢,阿伊爾已經記不清了,或者說在出現結果之前他就已經離開了。不過,在此刻,在這激烈的戰斗之中,阿伊爾卻毫無緣由的想起了這一幕。

    又一下對擊之後,阿伊爾和約爾根各自分開。

    “嘖。”約爾根看著自己身上在剛剛戰斗中被添上的大大小小的許多傷口,嘴中發出了這樣一個音節。

    一股股類似蒸汽的白色氣流從約爾根的傷口處升騰而起,他身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不見。約爾根揮舞了幾下自己手中變得坑坑窪窪的血月刀,說道︰“你的武器很堅硬呢。”

    約爾根手中由高強度魔力凝聚而來的血月刀本就是特別堅硬的武器,一般的精致武器哪怕有大量的魔力包裹也會被他的血月刀給斬斷。

    但是此刻,那把堅硬的血月刀卻變得坑坑窪窪,想到阿伊爾手中那把樸實的鐵劍卻毫發無損。

    “材質很特殊,那把劍。”約爾根目光盯著阿伊爾手中的鐵劍,同時如液體般的魔力包裹血月刀隨後凝實。

    凝刃魔力技再次發動,血月刀變得完好如初。

    “看來是特質的武器,單憑血月刀沒有辦法攻破他的防御。”約爾根看著毫發無損的阿伊爾,心底盤算著︰“要想辦法繞開他的劍刃,直接對他的身體發起攻擊。”

    在約爾根思量的同時,阿伊爾也在想著對策。

    “他的動作我逐漸的能夠‘看清’了,等會兒找個機會,利用龍牙擊拉開差距。”

    阿伊爾與約爾根在剛剛的戰斗當中一種魔力攻擊技也沒有用過,他都是利用最純粹的斬擊與約爾根在進行對抗。

    相對而言另一邊的約爾根,“貪狼”、“碎星”、“鬼襲”等各種魔力攻擊技層出不窮。每當約爾根使用魔力攻擊技的時候阿伊爾都是暫避鋒芒,沒有瞬發式的魔力攻擊技是阿伊爾的一大弊端。

    龍牙擊最明顯,需要時間凝聚魔力,禁水源頭的發動按理說是可以瞬發,但是憑借現在阿伊爾對于魔力的操縱,還需要一定時間來對魔力性質進行提升。葛萊蒂斯教給阿伊爾的劍術流以及攻擊技在這種高頻率戰斗中,阿伊爾還不能熟練的餃接運用。

    所以說,阿伊爾現在並沒有可以瞬發的技能。他只能憑借對方動作中的破綻,為自己找尋機會,找尋到足夠凝聚魔力的時間。

    這一切都建立在阿伊爾能夠看穿約爾根的動作,並且找到其動作上的漏洞的基礎之上。

    短暫的思量與休整,兩人都沒有進行魔力的凝聚,這並不是說約爾根沒有非瞬發的魔力攻擊技,也不是說阿伊爾太過于大度謙讓。

    而是無論哪一方出現一點點的細微魔力變化,另一方就一定會暴起,原本的休整狀態又會被重新拉回到戰斗狀態之中,所以兩人就都沒有輕舉妄動。

    不過,短暫的和平終究是會結束的。不知是誰先動了一下,這休整中的平衡瞬間就被打破了。

    阿伊爾和約爾根同時沖向彼此,手中的劍刃(刀刃)之上光芒璀璨。

    “鏘!”

    刺的人耳膜生疼的金屬震蕩聲遠遠傳開,同時傳開的還有那一股猛烈的風暴。

    “他的動作變了!”阿伊爾與約爾根一交手阿伊爾就發現了這個問題。

    “他在做什麼打算。”

    刀劍踫撞,短短的一瞬間阿伊爾和約爾根就已經對砍了數擊,而且兩人的動作原來越快。

    “砰砰。”

    魔力與空氣爆裂的聲音不斷傳來,遠處的一些好事者只能看到兩道光不斷閃來閃去,卻沒有一個人能夠看清楚阿伊爾和約爾根的動作。

    現在,整個一號區域已經被徹底摧毀,而且這股破壞還在不斷的蔓延。

    整個競技台早已因為阿伊爾和約爾根兩人的戰斗而搖搖欲墜,許多人存在于恐慌之中,而先前古蘭列的話語更是助長了這些人心中的不安和慌亂。

    “各位參賽選手請注意,各位參賽選手請注意,我是這場考核的負責人,關于剛剛發生的事態我來做出解釋。”

    “剛剛所發生的事態經過我們討論,定義為正常,所以復賽考核繼續,比賽不受影響。重復一遍,復賽考核繼續,比賽不受影響。”

    “比賽繼續嗎。”班庫從一片競技台破碎的地面之下鑽出,心有余悸的看著沖擊傳來的那個方向︰“剛剛我可是差點死掉啊。”

    “殿下,您沒事吧。”

    “嗯,我沒事。”

    蒙德利爾和戈萊姆護衛在那名瘦小殿下的身旁,為其擋下了剛剛一大波沖擊。

    阿讓、特里亞勒斯、瑪嘉、卡蓮努......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一號區域那里,或多或少的,許多人都在凝望著那里。

    “咻!”

    比諾手指輕彈,第六個與他競爭的人被擊飛倒地昏迷。

    “呼,總算拿到了,這下...咦?這是什麼?”比諾把自己身前的那個白色圓球握在手中,卻發現那個圓球之上不知何時多了一層發光的透明薄膜。

    古蘭列的聲音繼續在競技台上方回蕩。

    “復賽考核繼續,但是鑒于目前情況的特殊,將對考核的內容進行一定程度上的更改。”

    “一,考核通過方式不變,依舊是搶奪白色圓球,不過現在取消一切區域限制,所有人的都將毫無限制的對白色圓球進行搶奪。”

    “二,更改規則之後,白色圓球之上會出現一層透明色光膜,在得到白色圓球三秒之後光膜破碎,圓球的擁有者可直接晉級,注意,圓球只有在一個人的手中之時光膜才會破碎。”

    “三,因為剛剛的戰斗,有一枚白色圓球已經被摧毀,所以接下來的晉級名額只有二十九個,各位,抓緊時間吧。”

    原本因為阿伊爾和約爾根的戰斗而稍稍冷卻的戰斗一瞬間又被點燃,幾乎所有人都奔向距離自己最近的那一枚白色圓球。

    “噗。”一聲輕響從自己的手中發出,比諾看著自己手中白色圓球的光膜破掉之後一股白光籠罩了自己,然後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的漂浮起來,向著頭頂上方漂浮著的“總部”飛去。

    “哇啊啊。”比諾叫了幾聲之後迅速冷靜了下來,“我這是晉級了?”

    “該死,已經有人晉級了,抓緊時間。”

    因為比諾的晉級讓許多人都開始不淡定了,場中的激斗更加激烈了起來。

    卡蓮努看著場中激烈戰斗的眾人,淡定的站在那里,在他的衣袖之下,兩個被魔力包裹的球體在發著微弱光芒。

    “沒有人來找我麻煩剛好,不過,應該把這個多出來的圓球交給殿下嗎,如果他在這里被淘汰了,或許是最好的結果吧。”卡蓮努站在原地思考了一會兒,最終還是邁開步子,朝著那名瘦小殿下的方向走去。

    同樣擁有選擇苦惱的還有一人,葛萊蒂斯站在原地,在她的身側倒著幾名在先前試圖冒犯她的家伙。在她的斗篷之下兩個被魔力包裹的白色圓球懸浮其中。

    “好糾結啊,要不要把這個圓球留給阿伊爾呢,不過他看起來,打的很高興啊。”

    阿伊爾與約爾根的戰斗很令他高興嗎?當然不是,這場戰斗有的只是緊繃的神經。

    “他的動作變了。”阿伊爾再次與約爾根一交手,對方的刀刃還沒有砍到他的身上他就已經看出了約爾根與先前打法產生的改變。

    “鏘!”劍刃和刀刃相接,不過在這次接觸之後,約爾根並沒有像先前那般退後拉開距離再重新揮舞刀刃。

    約爾根咧嘴一笑,他手中的刀刃在這一瞬間發生了變化。

    “約爾根流特殊魔力技•凝刃•血月鐮。”

    細窄的刀刃之上那如果液體般的赤紅色魔力流動,那赤紅色的魔力不斷蔓延纏繞然後猛地凝實,細窄的刀刃突然變成了一把巨大的鐮刀。若非阿伊爾閃避及時,那把鐮刀的刃身就已經貫穿了阿伊爾的腦袋。

    腳掌用力塔地,約爾根揮舞著血月鐮繼續向阿伊爾襲來。

    “鏘!”阿伊爾揮劍抵擋,赤紅色的鐮刀在他的身前被攔截下來。

    “還真是,無論什麼樣的攻擊你都能攔下呢。”約爾根說著,他手中的鐮刀卻突然產生了變化,寬大的刃身消失不見,然後伸長變得尖銳,鐮刀轉換成了一柄長槍刺出。

    約爾根手中的鐮刀變成長槍之後自然無法繼續抵御阿伊爾的劍刃,但是如果阿伊爾執意斬向約爾根的話,在他的劍刃砍到約爾根身上之前,他的肩膀就會更早的被約爾根手中的長槍刺穿。

    閃躲,後退,這是阿伊爾目前所能運用到的最有效的應對方式。約爾根憑借他那詭異的武器變化,在與阿伊爾的這場戰斗中佔據了優勢。

    “喂喂喂,不要一直躲啊,你這樣可沒有一點‘頂尖強者’的姿態啊,起碼你要敢于應戰才行。”約爾根一邊進攻一邊不停用言語騷擾著阿伊爾。

    阿伊爾不為他的言語所動,不過他的眉頭卻是微微皺起,因為他搞不明白約爾根這麼做的理由是什麼。盡管武器的不斷變化能夠帶給他短時間的優勢,但是這實在算不上有效的攻擊。

    “這個家伙究竟想做什麼?”阿伊爾疑惑著,不過很快他的疑惑就被解開。

    約爾根收回自己鐮刀形態的武器,在其手中鐮刀重新變化成刀刃,也是在此時,阿伊爾心底的不安感被徹底引爆。

    細窄的赤紅色刀刃之上翻涌著大量的魔力。

    “這股魔力是,該死,他是什麼時候積累的。”阿伊爾後撤,同時嘗試著快速積累凝聚魔力。

    約爾根手中凝聚的魔力會隨著他武器形態的變化而改變,因為在與阿伊爾的戰斗中他魔力凝聚的武器會受損,所以每次他又會多出一部分魔力用于填補。

    武器的形態不同所包含的魔力量也是不同的,血月刀小于血月槍小于血月鐮。但是無論是哪一次的變化,約爾根都是偷偷預留下一部分魔力。

    一邊利用武器的不斷變化吸引阿伊爾的注意力,一邊偷偷積累下魔力,終于,這一切在現在得以爆發。

    魔力攻擊技•血色一潮,斬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