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灰色君王(七)

    “確實有著一種可能。”卡蓮努點頭表示贊同。畢竟,相比較于狹窄(相對狹窄)的花苞內部,那巨大的花睫是更好的藏身地點。面積夠大,而且還有著隱匿魔力波動的效果,從厄斯進入這朵巨大兩生花中後,阿伊爾和卡蓮努就失去了對他的感知,這朵花的整體都有著隔絕魔力感知的作用。

    同樣的,到現在兩人也沒有重新獲得對于厄斯的感知,這也厄斯一直藏身于這朵花中,或者說是根睫中的某一部分。

    “雖然是植物成分,但是看起來並不是那麼的可燃。”卡蓮努說著他伸出的右手食指上冒出了一小撮的火苗,他將火苗放到已經燒焦的兩生花殘骸上,殘骸除了接著冒出黑煙以外沒有其余的任何變化。

    “咳咳,這個味道真難聞。”阿伊爾厭惡的用袖子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點燃不起來,那麼想要尋找厄斯的動向,咱們就只能把這朵花給直接切開了。”

    “嗯。”

    卡蓮努揮了揮手,率先朝那個窟窿處走去,“走吧,先去外面吧,到外面再發動攻擊。”

    就在兩人正準備撤離的時候,整個花身突然震顫了起來。

    “怎麼了?”阿伊爾抬頭,看著這不尋常的景象,“這朵花正在縮小?”在他和卡蓮努的身前,原本比較寬敞的空間正在不斷地縮小。

    “快,先趕到外面去。”

    兩人以最快的速度來到外面之後,發現那由無數的綠色藤蔓和潔白兩生花組成的巨大花身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著,不一會兒它就縮水了大概十分之一大小。

    “我還需要成長。”卡蓮努突然響起厄斯在與他的對戰之中,曾經自言自語過這麼一句話。聯系到身前的場景,他立刻就反應過來,隱藏在巨大花睫中的厄斯究竟在干些什麼。

    “快,阿伊爾,那個家伙在吸收這些花朵所積攢的能量,他還在‘成長’!把花睫給切開,在那個家伙變得更加棘手之前,咱們要加快速度。”說著,一把巨大的雷霆戰刀就在卡蓮努的手中凝聚完畢。

    “收到。”阿伊爾劍身之上魔力光芒閃爍,他奔向倒地的巨大花睫然後在空中高高躍起,手中的劍刃力劈而下。

    “魔力攻擊技•千峰鳥轉。”

    無數道細小的斬擊組成了一道密集的劍網,一瞬間,阿伊爾身前的那一大片區域的花睫就被切成了數十塊細小的部分。

    不過相對于巨大的花睫本體而言,阿伊爾所切下的這一片區域的花睫只能算是一小部分,阿伊爾斬斷了這一塊,但是在他右側那一大片花睫還在不斷縮小著。不過同時,阿伊爾他們也得到了情報。

    “卡蓮努,他在右邊這一大片區域當中,把剩下的花睫切成兩半!”

    “好,沒問題!”

    切下的花睫停止了縮小,而其余部分還是照常。那麼說明花睫縮小的終點就是厄斯所在,那麼阿伊爾他們只需要利用排除法就可以,自己創造條件利用的排除法。

    剩下的巨大花睫被卡蓮努的雷霆戰刀一切為二,從那斷口處冒出燒焦的黑煙。在他右側的那一大塊花睫停止了縮小,而左側的依舊照常。

    “很好,這個方法可行,那個家伙已經丟失了一半可吸收的能量。再給他,來上幾刀!”

    同卡蓮努一起,阿伊爾也開始了最為直接的斬擊,剩余的花睫在他們的斬擊中不斷縮小,最後一塊不足三十米長的區域很快展露出來,而相較于那被切下的巨大花睫相比,這已經算是極小的一片區域了。所以阿伊爾和卡蓮努都停下了自己的動作,靜靜等待著厄斯的出現。

    卡蓮努和阿伊爾並肩站在一起,“听好了阿伊爾,等會那個家伙出現由你助攻,我在旁輔助你,同時找機會再給他最直接的致命一擊。”

    “好。”阿伊爾點頭,兩人快速商量了一個簡單的對策(戰術)。

    “轟!”突然一聲巨響傳來,大地整個震動了起來,阿伊爾和卡蓮努的身形都存在著些許不穩。

    “這又是怎麼了?”類似的震動剛剛他們在花身中感受了一次,不過這次的明顯要更強烈一些,整個“總部”都震顫了起來。

    卡蓮努看了看遠方的地平線,或者說是雲朵,他感知著風的流向,過了一會兒緩緩開口說道︰“整個烏托拉降下來了,此刻它與它身下的底座相接了。”

    “什麼?”阿伊爾第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不過他很快就想清楚了卡蓮努在說些什麼︰“‘總部’降下來和‘戰場’撞在一起了?”

    卡蓮努點了點頭,“如果用厄斯他們起的那些名字的話,對,這兩者連接在一起了。”

    “這下可麻煩了,‘戰場’,底座之上會不會還有厄斯的援兵?”從卡蓮努的語氣中阿伊爾可以感覺出他並不喜歡厄斯等人給烏托拉和他的底座起的新名字,所以他在說話的時候刻意轉變了一下名稱。

    “不清楚,不過咱們還是加快速度......該死,我怎麼忘記了這一點。”卡蓮努轉過頭來突然怒罵了一句,臉上滿是懊悔的神情。

    “怎麼了?”阿伊爾的注意力也轉移會場中,在他的視線里,大量的兩生花根睫正在飛速萎縮著,包括那些被切下來的燒焦的花朵。

    與此同時,“餌料反撲攻堅隊”。

    “喂喂喂,你們突然都怎麼了,你們都沒事吧。”瑪嘉在“總部”和“戰場”踫撞的波動中緩和了過來,但是當她抬頭去發現其余的人,除了阿讓他們在內的幾個全都蜷曲著身在倒在了地上,臉上滿是痛苦的表情。

    “喂喂,到底怎麼了,前一秒不還是眾志成城要去擰下厄斯的腦袋吧,怎麼一眨眼你們都這副模樣了。”瑪嘉徹底慌了神。

    阿讓率先跑的一個倒地的人的身前,那人痛苦的抓住阿讓的褲腿,對著他說道︰“力量,我感覺自己身體里的力量被人給抽走了。”

    阿讓將手放在那人的身上,略一感知就能感受到他體內飛速流失的魔力。可是在場並無什麼值得消耗魔力的地方,也應該不會存在敵人潛伏在周圍偷取他們的魔力。要知道,同時竊取這麼多人的魔力是多麼的困難,而且阿讓他們幾人還都詭異的幸免遇難。

    “哇啊啊,啊。”尼比耐也在地上痛苦的打滾,他的舉動把自己身旁不遠處的瑪嘉嚇了一跳。

    “喂,你又鬼叫些什麼,怎麼你也難受嗎,我把繩子給你松開還不行嗎。”

    阿讓環顧了一下四周,幸免的人只有他,特里亞勒斯、班庫、瑪嘉、蒙德利爾......忽然,阿讓的腦袋不動了,他的眼楮看到了一堆正在枯萎的東西。

    那是一堆兩生花,蒙德利爾和戈萊姆到來之後分析了那些沉睡的眾人醒不過來的原因就是他們身上的兩生花所致,于是在剔除兩生花之後,所有的人都甦醒了。

    但是此刻,那些被剔除下來卻依舊綻放著的鮮艷兩生花卻在快速枯萎著,在沒有任何東西觸踫它的情況下枯萎著。

    阿讓泛起疑惑,“這是怎麼一回事?”

    ......

    “這是怎麼一回事?”阿伊爾看著四周飛速枯萎的花睫和那一朵內部已經被燒焦的巨大兩生花,“明明已經切斷和那個家伙的聯系了,為什麼這些東西還是縮小,不對,是在枯萎了。”

    不過這些花睫也好,花朵也罷。它們枯萎的原因很清楚,哪怕沒有接觸到阿伊爾也能感受到這些花睫花朵之中飛速流逝的魔力,這些丟失的魔力毫無疑問是被厄斯給吸收了。

    “我忽略了一件事情。”卡蓮努手上大量的雷霆在凝聚,然後一道驚雷從他的手中被釋放,直接擊打在了先前他們留下的最後一截花睫。那正在枯萎的花睫直接化為了飛灰,但是其中並沒有厄斯的身影。

    阿伊爾愣住了,但是卡蓮努卻像是早已料到一樣,嘴里說了一句,“果然。”

    “怎麼了?”阿伊爾現在是一頭霧水,他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卡蓮努看了阿伊爾一眼,然後自嘲一笑,說道︰“咱們可能做了一件錯事,厄斯利用咱們給自己做了一個十分優秀的保障。”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麻煩你給我解釋一下。”卡蓮努的語氣沒有半分開玩笑的意思,所以阿伊爾的神色也變得嚴峻了起來。厄斯為什麼不在他們先前推測的那截花睫中,在場的花睫又為什麼明明切斷了與厄斯之間的聯系,但其中的力量卻依舊被厄斯給吸走了。這一切,阿伊爾都想要弄明白。

    “現在恐怕也來不及了,既然你想听,那我就給你解釋一下吧。”听卡蓮努的意思,如果不是接下來隨時都有可能爆發戰斗,他都直接打算坐下來了。

    不過阿伊爾從來沒有懷疑過卡蓮努的話語,盡管兩人相識不久,但是阿伊爾對于卡蓮努就是產生了這樣的一種信任。

    “我之前對你說過,烏托拉是被人給偷走的吧,準確說是被搶走的。他們搶走烏托拉的目的,可能就跟厄斯所掌握的那種力量有關,也就是跟兩生花有關。”說著,卡蓮努從自己身前一端正在枯萎的花睫中分離出了一根正常大小的花睫。

    “兩生花的生長條件很是苛刻,它們除了需要一種特殊土壤和基本的生存元素以外,還需要另外一種東西才能存活,那就是磁場,一種特殊礦石產生的磁場。”

    “這種礦石只有在足夠多的時候才能產生夠量的磁場供兩生花存活,不過那種礦石只有一個地方有,那個地方在阿連成家的看管之下,而且礦石的開采也極為繁瑣。正常人想要獲取產生能夠讓兩生花生長所需磁場的礦石幾乎是不可能,更何況是培育大量的兩生花。”

    “不過,開采是不可能的,但是卻還有另外一個途徑,那就阿連成存在著大量現存的這種礦石。阿連成家利用這種奇特的礦石構建了一個空中城市,沒錯,就是這里。原本的空中城市——烏托拉斯,盡管只剩下了一角,但是這確實是由那種奇特礦石組成的。”

    “被你稱為‘總部’的這一部分已經足夠兩生花生長了,不過這些礦石相接觸的越多,所產生的磁場也就越大。對了,我想你應該也猜到了。”卡蓮努指了指自己和阿伊爾的腳下,“厄斯就是利用烏托拉和他底座相連後所產生的巨大磁場來直接吸收兩生花的能量。真是讓人意外,除了阿連成家竟然還有人掌握這種磁力的操縱方式。”

    “那。”阿伊爾焦急開口問道︰“你沒有辦法找到利用磁場的厄斯所在嗎?”磁場的概念阿伊爾並沒有听說過,但是磁力他多少還是有些了解的。

    卡蓮努搖了搖頭說道︰“如果是正常情況下厄斯利用磁場的力量我可以通過追溯魔力源頭的方法輕易尋找到他,但是他卻躲進了可以隔絕魔力感知的地方。不過即便如此,我也可以通過觸摸隔絕物的表面進而感知那不規則的魔力流向來感知到厄斯在那里,畢竟他利用磁場的力量之後魔力隔絕就不再那麼完美無缺了。”

    “不過,這一點被我們自己給破壞掉了。”卡蓮努和阿伊爾一同轉頭,看向那上百塊巨大兩生花的碎塊,“厄斯充分利用了我們的心理,他為自己創造了一個完美的躲避場所,現在厄斯可能躲在這其中任何一塊當中,但是能夠通過觸摸接觸感知他存在的人,在場的人當中恐怕只有我一個,在時間上根本來不及。”

    卡蓮努無奈的搖了搖頭,“先前的收縮只是障眼法而已,這第一波交鋒,是我們輸了。”

    輸了嗎,阿伊爾攥緊拳頭,真是不甘心啊。不過,接下來還有機會,“成長“完之後的厄斯馬上就會出現,到那時,再把他擊潰就好了!

    終于,所有的花朵和花睫都停止了枯萎,“戰場”之上痛苦的眾人也都停止了掙扎。

    “ 嚓”一聲脆響響起,一個灰色的人影從一塊枯萎的花睫中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