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灰色君王(十一)

    “那個家伙是直接從地面之下鑽出來的嗎,這是什麼奇怪的能力,地面明明沒有任何破損,他就像穿過去了一樣。”卡蓮努警惕著身前不遠處的厄斯和古蘭列,“那個家伙的右手傷到了,是在我跟的對擊之中傷到的嗎。不過那個家伙是如何做到的,現在看來他的手是完好無損的長在他的身上的,他是如何做到人在厄斯身旁,手卻從我的背後襲來的。”

    “厄斯大人,我建議您現在還是先行撤退的好,哪怕打倒眼前這個敵人對您也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好處。相反,您現在有更需要做的事情。”古蘭列附到厄斯的耳邊,輕輕的對他耳語說著一些卡蓮努听不到的話。

    “真的嗎?”厄斯的情緒顯然是因為古蘭列的那些話語產生了一些波動,“如果你提供的情報沒有錯誤的話,那還真不能坐視不理了。那個家伙,會是背叛者嗎。”

    古蘭列和厄斯一直在交談著,卡蓮努猶豫了一下,最終他還是選擇了攻擊。畢竟,他無法放任厄斯離開這里,對方遲遲不動手,恐怕確實有這個打算才對。

    暴躁的雷霆環繞著卡蓮努的雙手,不過他的攻擊被突然出現在自己身側古蘭列給攔了下來。

    “攔住他。”厄斯看都沒看朝自己沖來的卡蓮努,他這樣跟古蘭列交代了一聲之後就直接轉身離開,從空中。

    “喂,我沒有允許你離開吧,無論先前如何,現在戰斗才剛剛開始才對!”雷霆從卡蓮努的體內冒出,他有著無論如何都要攔下厄斯的理由,古蘭列見狀直接貼身抓住了他的雙腕,似乎想借此對卡蓮努的動作造成干擾。

    “喂,你听到我的話沒有!”雷霆瞬間大盛,原本已經開始有些暗淡的天色被銀白色的亮光瞬間染的明亮。

    “不好。”古蘭列感受到自己掌間傳來的刺痛感,即便如此他依舊沒有放手,最後令他松開手的是一股令他無法再繼續緊握的強大力量。

    “魔力攻擊技•九段雷極槍!”

     里啪啦的聲音響起,伴隨著卡蓮努拋出新凝聚的長槍的動作,這個聲響不斷響起。這個聲響的源頭並不是長槍之上悅動的雷霆,而是卡蓮努手臂之上開始不斷錯位的骨。

    九段雷極槍是一招遠程的高殺傷性的魔力攻擊技,但是也因為槍身的不穩定性,所以在近戰之中卡蓮努從來都不會使用這一招。而且這一招最能發揮作用的時候就是追擊,在沒有事先施展其余魔力攻擊技而消耗雷霆魔力的情況下,這一招能發揮出最大威力。

    飽和的雷霆能量纏繞在槍身之上,如果仔細觀察可以看出,在那躍動的雷霆之下是高強度壓縮的完全無法流動的高濃度雷霆魔力,這樣的攻擊一旦展開,足以瞬間摧毀一片建築群,哪怕是鋼鐵制成的堅固建築也于事無補。

    這樣強力的攻擊襲來使得厄斯不得不反身迎擊,卡蓮努的目標很明確,他一開始瞄準的就是厄斯背後那朵像是圖騰一樣的花朵。

    “你這個家伙很煩人啊,就算是我也有必須要忙的事情啊!”厄斯雙手交疊在一起,大量的灰色能量在其上聚集,不知為何,厄斯這次沒有使用能夠令魔力無效化的防御,而是選擇了硬抗。

    大量的雷霆在天空之上爆開,期間夾雜了幾團灰色的能量團,待一切沖擊消散之後,爆炸的中心處已經沒有了厄斯的身影。卡蓮努猛地轉頭,卻發現原本應該待在原地的古蘭列也不知去了何處。

    “該死!”卡蓮努用力的一跺腳,地面之上出現數到巨大的裂痕,“讓那個家伙拋掉了。沒有‘鑰匙’,這座烏托拉對于阿藍和阿穆的束縛就已經存在,想要帶他們離開也不行。”

    卡蓮努將視線看向遠處,準確說是遠處的地下,在那看不見的深處仿佛有一雙眼楮一直在注意著這周圍所發生的一切。

    ......

    “約爾根!”阿伊爾的咆哮接連不斷的回蕩,他把自己的“眼”擴展到了最大的範圍,幾乎涵蓋了“總部”他所在的這一角的全部區域,但是這其中並沒有約爾根的身影。正當阿伊爾準備換個區域再做偵察的時候,那股熟悉的魔力波動卻意外的被他給探查到了。

    “找到了。”阿伊爾魔力增幅最大限度開啟,幾個起落閃身他就來到了趕回“總部”的約爾根的身旁。

    “哇,這麼熱烈的歡迎我嗎,我除了在犯困的時候其余時間可是最喜歡你這種熱情奔放的人了。”

    阿伊爾來到約爾根的身前,激動的抓住了對方的雙肩,“葛萊蒂斯,你看到葛萊蒂斯朝哪邊去了嗎?”

    “原來不是來歡迎我的。”約爾根撇了撇嘴,不過他注意到阿伊爾焦急的表情之後繼續開口︰“怎麼,你的那名女伴拋下你自己離開了,她離開前沒有跟你說她去哪里嗎?”

    約爾根說的完全是廢話,如果葛萊蒂斯告訴了阿伊爾她去哪里,阿伊爾現在就不會這麼苦苦的尋找了。

    “你的嗅覺倒是很敏銳啊,能夠嗅到那個女孩正要面臨的危險,想你嗅覺這麼敏銳卻又滿腔熱血的家伙一般都是活不長的。好了好了,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行了吧。”約爾根感受著自己雙肩之上傳來的力度,微微皺了皺眉頭。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個金色頭發的姑娘應該去了那里。”約爾根伸手一指天空,阿伊爾順著他的手指方向看去卻什麼都沒有看到。

    “喂,那里......”阿伊爾正欲轉頭,約爾根卻掰正了他的腦袋對他說道︰“你仔細看。”

    阿伊爾朝著那個方向仔細看去,透過魔力的增幅,人的目力也是可以極大的加強,再輔以魔力的感知,幾乎可以像是視覺一樣將遠處的景象復制到腦海里,利用這種觀察方式能夠起到類似于眼楮的作用。

    于是乎,阿伊爾看到了,漂浮在空中的那個小黑點。

    “那是什麼?”阿伊爾疑惑的問道,要知道連最上方的“總部”烏托拉都墜下來了,還會有什麼東西漂浮在天空之上嗎?

    “那是另外一處基地了,一小片建築群,在那里可是有著十分不得了的東西呢。”

    “十分不得了的東西。”阿伊爾輕聲復述了一遍,然後開口問道︰“那上面有什麼。”

    約爾根微微一笑,然後開口輕聲說到。

    ......

    “庫利茲卡王,你是說這個男人?”瓦古納布看著自己身前那個巨大的水晶棺中的男人,伸手輕輕敲了敲水晶棺的表面他反問道︰“這個庫利茲卡王是個什麼樣的人,是拉斯塔斯聯邦那個國家的某一任王嗎,安瓦大卿你給我解釋一下吧。”

    這是一個滿是水晶棺的房間,在這個房間里各種類似樹木質感的棕色管道連接著一個個水晶棺,但是大多水晶棺中都只是一些綠色的液體,唯獨一個裝載有人的,就只有眼前的這一具了。

    安瓦大公爵搓了搓手,滿臉堆笑的對著瓦布納布說道︰“瓦布納布卿,這位庫利茲卡王可不是拉斯塔斯聯邦某個國家的君王哦,他的領土在更遠一些的地方,更靠近大陸中斷的某一個國度。”

    “有人將那個國度親切的稱之為,阿貝。”

    瓦古納布的臉色陡然間一變,“你說阿貝,說的是大陸最中心的那個。真是荒唐啊安瓦大卿,自從貝齊曼斯帝國瓦解之後那片土地就一直處于各方混戰的中立局面,怎麼會有什麼國王存在,難不成你是說......”

    “哈哈,瓦古納布卿你不要想遠了,盡管這位庫利茲卡王十分偉大,但他還不是貝齊曼斯帝國的某一任國王了。根據我看到的史料記載,在三百年前噩夢之夜發生後,阿貝就一直處于被人爭搶的地界,對,在帝國的勢力徹底瓦解掉之後,那里就已經成為無主之物了。”

    “因為那個阿貝有著人類歷史的見證,所以他有著足夠的分量讓人爭奪。在形成今天這個各方共同管理的局面前,在之前的那些紛爭之中,曾有人極短的佔領和統治過阿貝。這位庫利茲卡王,就是其中一位。”

    听到安瓦大公爵的解釋,瓦古納布釋然了很多,“若是如此,那我就了解了。不過,既然是這樣的一位君王,也不至于讓安瓦大卿你露出這樣的一副表情吧。”

    “貴族皇帝”安瓦大公爵此刻臉上貪婪和陰詭的神色交織,這是他特有的一種表情,一副吝嗇商人看到暴利的機會即將不擇手段進行爭取的表情。

    “嘿嘿,還是瞞不過瓦古納布卿嗎。”安瓦大公爵嘿嘿笑了兩聲,開口說道︰“我想瓦古納布卿應該沒有听過庫利茲卡王的傳說吧,在傳說之中這可是一位不得了的君王呢。一人破城,力挫強力,神勇無比。”瓦古納布靜靜看著安瓦大公爵滿臉激昂神色的夸贊著這位庫利茲卡王的英勇。他知道,接下來安瓦大公爵要說的才是重點,就如同黑心商人吹噓自己的商品一樣,總是要先說上一些無關緊要的華麗辭藻。

    “不過呢,這位強大君王的背後是一個隱秘的傳聞。傳說,他通過研究一種奇怪的花朵,獲得了難以殺死的強大自愈能力以及,龍的力量!”

    龍!瓦古納布的眼楮瞬間瞪大了幾分,那個傳說中的強大種族實在是令今天的人類向往。傳說在千年前人類從巨龍族的手中奪取了這片土地,自那之後就很少見到這一種族的身影了,自從三百年前噩夢之夜結束之後,巨龍族的存在便徹底成為了一種傳說。

    如果不是帝國殘存的文獻清楚的記載了人類與巨龍戰斗的歷史,恐怕這個種族的真實性真的要受到人們的質疑了。

    龍代表著神秘與強大,但是這里竟然存在著一名傳聞獲得了巨龍的力量的男人。

    安瓦大公爵繼續搓著手在那里笑著說道︰“瓦古納布卿你也應該想到了吧,厄斯卿突然間獲取的強大力量,那股強大力量的來源恐怕就是咱們眼前這位庫利茲卡王的遺體了。真是令人興奮與遺憾啊!”

    “遺憾什麼?”瓦古納布徹底被安瓦大公爵調動了情緒。

    “遺憾什麼?”安瓦大公爵沉默了一瞬接著說道︰“遺憾明明知道獲取力量的方法卻只能望著寶庫而興嘆,畢竟我可不是什麼戰斗人員呢,隨便來個厲害點的殺手就能把我給解決掉了。不像瓦古納布卿和厄斯卿你們,都有著強大的實力,是可以比肩‘頂尖者’的存在。我能夠依靠的就只有自己的人脈和金錢了,真是可悲啊。”

    “你應該自豪,你只憑這兩樣就爬到了我跟厄斯同等的位置。”

    “謝謝,不過瓦古納布卿,要不要合作一把?”安瓦大公爵眼底閃爍著狡猾的弧光。

    “合作什麼?”

    安瓦大公爵嘿嘿一笑,指著自己身前的那具庫利茲卡王的軀體說道︰“這個水晶棺是可以穿過去的,只需要把手放到庫利茲卡王的胸膛之上就可以感受到其體內那強大的力量。厄斯卿安排咱們來到這里,恐怕也有這個意思吧,分一點‘巨龍的力量’給我們。我是無法獲取了,不過瓦古納布卿可以哦,你是極致的魔力操縱者吧,你的話一定可以的。”

    安瓦大公爵表情浮夸了起來,他的身體也因為激動而不斷地抖動著。

    “我說瓦古納布卿,試一下吧,一下就好,告訴我力量的美妙。就嘗試一點不礙事的,一點力量的話不會有什麼威脅,如果不放心你可以把那力量轉移給我。如果真的可以......請一定要將這美妙的力量分我一份。”

    安瓦大公爵那肥胖的身軀幾乎在地上癱成了一團,瓦古納布可以看出他眼底那份真切的渴望。

    確實,若是真的如同安瓦大公爵所說,嘗試一下也無妨吧。這樣想著,瓦古納布嘗試性的將手掌放在了自己身前的水晶棺之上。但就在他把手放到水晶棺上的時候,他渾身驚出了一身冷汗。

    水晶棺之中那個早已死去多年,庫利茲卡王的遺體,在瓦古納布觸摸水晶棺的一瞬間,睜開了眼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