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庫利茲卡(六)

    “這究竟是什麼情況,接二連三的發生狀況,這次的震動又是怎麼一回事?”阿讓站直身子,先前他和特里亞勒斯他們還在查探因為突然變得虛弱而癱倒在地的其余人,卻突然之間傳來一聲轟鳴巨響,隨後是止不住的劇烈震動,好像地震了一般。

    “還不太清楚,我去查探一下情況。”特里亞勒斯率先走出門去,因為太過于好奇外界的情況如何,阿讓他們也緊隨特里亞勒斯之後離開了這棟建築,然後映入他們眼簾的是。

    “喂喂,真的假的,最上面的那一大塊石頭,這是掉下來了嗎?”瑪嘉看著墜落在“戰場”之上的“總部”(烏托拉)喃喃自語道︰“科洛在上面還好吧。”

    听到瑪嘉擔憂的話語之後阿讓的身子一僵,瑪嘉不經意間點出了重要的一點。阿伊爾和葛萊蒂斯的實力眾人沒有懷疑,但是科洛的存在卻是很不合時宜。明明是弱的要命的一個家伙,明明是恐怕連瑪嘉都打不過的一個家伙(瑪嘉︰喂,這樣說就過分了啊),卻偏偏位于強者雲集的那個事故多發地點。

    “接下來咱們怎麼辦?”瑪嘉在原地呆了一會兒之後率先發生,其余人的思路也都被拉回到現實中來。

    阿讓深吸一口氣,他還是很擔心科洛的,從科洛的身上他看到了從前倔強的自己。哪怕只是因為這樣的一份回憶,他也是打算前往科洛的身邊。不過,還不待他開口,就有一人搶先開口說到。

    “過去看看。”特里亞勒斯開口︰“要是想弄明白那里究竟發生了什麼,就過去親眼確認一下就好了。”

    “誒。”瑪嘉一副十分不情願的樣子,“那里很危險的誒,就這樣過去真的好嗎,我現在還能感覺到上面那不斷踫撞的魔力波動,大概是有十分厲害的人在打架吧,被波及到可能會死。”這個有點嬰兒肥的小姑娘用平淡的語氣說著很危險的話語。

    “我也要去,危不危險也無所謂了,咱們不會是敵人的首要目標,而且前往那里的目的也不是正面戰斗。而且......”阿讓頓了一下之後繼續說道︰“咱們要需要確認一下,幕後黑手是否已經露出了獠牙開始行動了,一旦能夠阻礙對方的最頂尖的戰力崩潰,那麼咱們可能也是難逃毒手。”

    特里亞勒斯點頭︰“阿讓的觀點我認同。”

    瑪嘉又將目光轉向一側。

    班庫在攥緊拳頭,一臉豪情的望著那個危險的來源,這個腦袋一根筋的家伙已經被輕易的煽動了。而另外一側的戈萊姆和蒙德利爾則是目光充斥著擔憂,正當瑪嘉因為他們的擔憂神色燃氣希望的時候,仔細一觀察,卻發現他們的擔憂完全不在自己身上,而是擔憂著遠處,似乎某個看不見人的安危。

    瑪嘉最後嘆息一聲,無奈的舉起雙手做投降狀︰“看來你們一定要去了是嗎,不過咱們也分一下組吧,那些癱倒在地的家伙也需要人照看不是嗎,不然一不小心他們可能就被敵人抹脖子了。”雖然不像瑪嘉說的那麼潦草,但是確實,就這樣把那些虛弱的人扔下也不太合適,所有他們六人最終分成了兩組。

    瑪嘉在最後還想要掙扎一下,在這分組確立以後。

    “喂喂喂,這個情況不對吧,我的戰斗力應該是最弱的一個,為什麼我要前往那麼危險的地方啊。”瑪嘉在那里掙扎著,不過特里亞勒斯的手掌一直壓著她的腦袋。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啊。”阿讓看都不看瑪嘉一眼直接在那里說道︰“畢竟你的感知能力無論是用于探索還是避敵,都能發揮超乎尋常的作用,前往那種情況未知的地界,你理性跟隨。”

    瑪嘉又掙扎了幾下,最後才在特里亞勒斯的勸慰中像是泄了氣一樣的大喊︰“我知道,知道了,我會跟你們兩個家伙一起過去的,我去就行了吧。”

    “不過你們。”瑪嘉鼓起一邊的嘴來說道︰“可一定保護好我,不要讓我輕易死掉啊。”

    “那是當然了,感知能力者在一個團隊里是最優先受到保護的,好了,不要多說了,快點出發吧。”阿讓一蟈自己的斗篷就率先出發,瑪嘉和特里亞勒斯跟隨在他的身後。

    “那個拜托了,一定要幫我們確認一下我們殿下的安危。”戈萊姆和蒙德利爾在三人的身後說道。

    “我@¥#%……”班庫則是被戈萊姆和蒙德利爾按倒在地上,嘴里塞了一塊不知道從那里得到的布團。看來對于這個分隊的合理性,產生意見的不止瑪嘉一個人呢。

    突如其來的震動讓這個“戰場”都陷入了一陣短暫的動蕩之中,因為烏托拉已經墜落,所以登陸他也不過太過困難,只需要趕到它墜落的地方就可以了。

    想要尋找到戰場中心也不難,無論是那劃破天際的雷霆亮光,還是那些強勁風暴襲來的方向,亦或著是那一股股擠壓著人們心髒的魔力波動。戰斗的最中心在哪里,一眼就可以看到了。

    阿讓他們登陸烏托拉之後沒有貿然前往戰斗的中心位置,他們最需要的是先判斷一下情況,而在要獲取的情況之中,他們首先要知道戰斗的雙方是誰,他們為什麼展開戰斗。

    想要知曉這一些,除了自己調查以外,最好的方式就是問別人,問已經調查清楚這個情況的人。

    “哇啊。”麗麗莎從一片廢墟中爬出,明明是鋼鐵建築坍塌,卻激起了大量石瓦泥土建築坍塌才會揚起的灰塵,麗麗莎就那樣灰頭土臉的從幾棟倒塌建築之間的縫隙中鑽了出來。

    “疼疼疼。”麗麗莎揉了揉自己的後背靠近腰的地方,“明明是想要靠近約爾根一些近距離看下戰斗,卻突然間被卷進去了,戰斗的余波為什麼都這麼可怕,這就是‘頂尖者’之間的戰斗嗎,差點要了我的命啊。”

    麗麗莎一邊捶著自己的後背,一邊半閉著眼楮向前走去,忽然她的腳步停了下來,然後疑惑的睜大眼楮。“嗯?”

    阿讓一臉“和善”的看著這名拉單的,應該算不是敵人的原競爭對手,緩緩開口說道︰“我們想要去戰斗的中心地段看一下,你能給我們說明一下,現在戰斗的雙方和戰斗爆發的原因嗎?盡管是女性,但是侏儒族的情報搜集能力應該不會完全是擺設吧。”

    侏儒族,其女性天生強大,擁有極強的體力和魔力,從而是一種強盛攻伐的代表。而男性侏儒則是天生弱小,後天的魔力成長資質也十分差勁,是一個完全跟不上同族女性的存在。不過他們卻天生擁有著強大的情報搜集能力,已經感知和情況分析能力。

    別地的男性侏儒的生活方式我們不得而知,但是在拉斯塔斯聯邦,男性侏儒們通過組建強大的情報網也贏得了外界的關注和認可。同樣的,作為優秀女性侏儒族的代表,麗麗莎也會學習同族男性的長處,來彌補自身的不足。

    所以說......我不知道這種話,恐怕是不能說了。

    ......

    強烈的風暴以阿伊爾為中心擴散出來,庫利茲卡的身影被籠罩在其中,這股風暴擴散到了一定程度就停止了擴散,剩余的強大沖力全都直直的沖向了天空。

    風暴席卷,魔力肆虐,哪怕是約爾根全力開展魔力進行探索,但是依舊無法透過這一場猛烈的魔力風暴探查到其中的情況。

    “還真是,能給人帶來驚喜啊,阿伊爾。”約爾根盡管看不到風暴內的景象,他能夠听到的就只有陣陣龍吟,不過他的心情卻是全所未有的高亢。

    “直接將‘赤鬼’和‘青鬼之根’最為力量源泉,結合自己的魔力噴發式的攻擊技將其內部蘊含的力量一瞬間爆發出來,從而形成如此強烈的沖擊。這其中好像還有第三種力量,不過,這真是驚人啊,究竟是如何辦到的,讓這三種截然不同的力量融合在一起。”約爾根沉吟了一會兒,最終展開雙臂迎著颶風大喊著。

    “阿伊爾,你真的是個天才啊!”

    “天才”阿伊爾在風暴中與敵人對抗,風暴結束的那一剎那戰局就會結束,勝利者的身姿就能在風波的余波中,在最後太陽余暉的照耀下,揚起自己不敗的風帆,散發著王者氣勢的站在那里。

    那個人,會是阿伊爾嗎?

    風暴結束的速度遠比約爾根料想中的要快很多,幾乎是他感慨結束後的眨眼間,風暴就已經散去。

    約爾根陶醉的表情凝固在臉上,高亢的心情迅速低沉下來。他那原本就受傷的雙臂,因為興奮而迎風展開,此刻他卻再也無法支撐他的伸展。

    風暴散去,有兩個人站在那里,準確來說是一個站在那里,另外一個人被站在那里的人用手抓住脖子提在空中。

    庫利茲卡看著被自己攥在手心中的阿伊爾,神色似乎有些復雜,過了一會兒他在雙眼緊閉,似乎是昏迷過去的阿伊爾耳邊輕聲說道︰“真的是難以置信,法魯戈加竟然會主動出手,而且是利用燃燒龍魂的方法才擋下來你的攻擊。這下倒也好,那個家伙算是徹底沉睡了,他的力量盡管削弱了許多,但是已經完全由我來掌控了。”

    “不過。”庫利茲卡就那樣抓著阿伊爾脖子把他晃了幾下,“你體內的那個東西究竟是什麼啊,法魯戈加一定是認出他了,不然他不會說出那麼莫名其妙的話語,也不會陷入那般狂熱和復雜的情緒當中。我可以感受到的,法魯戈加的情緒,因為我們所用的是同一個身體。我們對龍,了解的實在太少了。”

    庫利茲卡像是說給阿伊爾听,也像是自言自語的話語說道這里就停下了。他的食指微微抬起,一點一滴的尖銳魔力在上面凝聚,然後他的指尖對著近在咫尺的阿伊爾的脖子。

    “嘛,我也不會完全受法魯戈加意識的影響,所以說,結束了。”手指刺下。

    “魔力攻擊技•長川!”

    一道光芒從極遠的地方傳來,庫利茲卡的攻勢被一下子打斷。看著自己尖銳魔力消失的食指之上,一道像是被刀切開的傷口流出一小點鮮血。

    順著那道光芒來時的方向,庫利茲卡將視線轉到遠處。

    特里亞勒斯在發出這道魔力攻擊技之後在原地劇烈的喘著粗氣,剛剛那一招的消耗對他來說實在是大,排除魔力的影響,想要在這麼遙遠的距離準確擊中敵人的指尖,消耗最大的恐怕就是精神力。單憑特里亞勒斯完全沒法做到這一點,所以他借助了一點別的力量。

    “救下來了嗎,那就太好了。”看著臉上嚴峻表情有些緩和的特里亞勒斯,瑪嘉的身子一軟就昏倒在了對方的懷中,旁邊的麗麗莎也在此時呼出一大口氣,同時收回自己放在兩人身上的雙手。

    麗麗莎的特殊能力,“嫁接”。可以短暫臨時,或者說是徹底的將一樣東西的某種特性轉移到另外一種東西上,準確來說,就像是剛剛特里亞勒斯使用了瑪嘉的感知力一樣,麗麗莎將瑪嘉的感知嫁接在了特里亞勒斯身上,不過瑪嘉依舊是最終被消耗的那一方。

    “呼,真是亂來,一點偏差的話,你們同伴的腦袋恐怕也要飛了。”麗麗莎松了一口氣,但隨即她又緊張了起來,“不對,現在不是放松的時候,敵人一定已經注意到了我們了,要是那個家伙趕過來,咱們可是一個都活不了。”

    不過,最先過來的不是庫利茲卡,而是一個雙臂隨意的耷拉在身側的家伙。

    “哈,麗麗莎你過來了啊,剛好,利用你的能力把我的傷勢轉移到你的身上吧,我要在阿伊爾被殺掉之前,把他奪回來。”約爾根的情緒似乎有些奇特,“我能夠感覺到,他的身上正在發生變化,翻天覆地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