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庫利茲卡(七)

    “哈?”麗麗莎一臉驚疑的看著約爾根,然後後退一步捂住自己的胸口說道︰“笨,笨蛋,說什麼傻話。咱們兩個實力差距太大了,要是把你的傷勢轉移到我的身上,我會在一瞬間死掉的。”

    約爾根捏了捏自己的頭發,然後那只用力舉起的手臂又瞬間垂了下去,“我又沒有說全把傷勢轉移到你一個人的身上,你身邊這不還有其他人嗎。”

    麗麗莎很是遺憾的搖了搖頭說道︰“我的能力只能一次性將你的傷勢轉移,雖然可以控制轉移的傷勢程度,卻無法同時三個多個人分攤。”

    “也就是說,在我的能力對你再次生效之前,你只能選擇一個對象轉移走對方能承受的相應傷勢,听懂了嗎?”

    約爾根伸手撓了撓臉頰,他表示一個腦袋兩個大,不過他總算是听懂了麗麗莎再說些什麼。

    “听明白了,你們誰都無所謂,快點來一個轉移走我的傷勢,好讓那個小子能得救啊。”約爾根用力的抬起自己的雙手這樣說道。

    “我來吧。”特里亞勒斯主動站了出來,“可能無法達到特別好的效果,不過我的身體應該能承受住,讓你的雙手重新動起來的水平。”

    “那樣可能不夠啊,不過算了。”約爾根閉上眼楮將腦袋歪向一側這樣說道。

    “那我就啟動能力了哦,麻煩你往這邊一點。”麗麗莎招呼著特里亞勒斯往約爾根的身旁湊去。就在她的手掌放到特里亞勒斯的身上,同時另一只手掌即將觸踫到約爾根時,約爾根猛的睜開了眼楮。

    約爾根一把抓住麗麗莎的手腕,高興的喊了起來,“嘿,我想到一個好主意。”

    ……

    庫利茲卡的手指重新凝聚魔力盒然後那尖銳的魔力再次向阿伊爾的脖子之上刺入。

    “嗯?刺不進去?”庫利茲卡的手指快要觸踫到阿伊爾的脖子之時就像是被看不見的屏障彈開一樣,他那尖銳的魔力也隨之化開,像是從來沒有存在過。

    “這個家伙的身上在發生著什麼變化嗎,在這個過程中難道我傷不到他?”庫利茲卡這樣推測著,不過他並不打算就這樣放棄。

    阿伊爾像是一具尸體一樣被庫利茲卡隨手拋到了地面之上,然後黑灰四的魔力在庫利茲卡的手心中凝聚,然後一記魔力炮轟出。

    地面之上的鋼鐵一瞬間融化,高溫伴隨著扭動上升的霧氣存在于扭曲的空氣當中,當一切都消散,位于攻擊最中心的阿伊爾竟然毫發無傷,唯一他身上衣物的破損還是攻擊結束之後的高溫對其造成的。

    也就是說,莫名的,庫利茲卡對阿伊爾變得束手無策起來。

    這邊的轉變約爾根通過感知感受的清清楚楚,將這邊的變化轉告麗麗莎和特里亞勒斯他們之後,這才有了先前的那一段對話。不然,若是阿伊爾一直處于危局當中,他們可不會就那樣隨意的交談、訴說能力的內容,或者說在爭論著什麼。

    ......

    “喂,約爾根你快放開我,你一定是瘋了對不對。不對,你是開玩笑的對吧......哇啊啊啊啊!”麗麗莎被約爾根挾在胳膊之下,然後直沖庫利茲卡和阿伊爾而去。

    “沒有沒有,這個險值得一冒啊。”

    ......

    若是說庫利茲卡的意識空間是那樣白茫茫的一片,偶爾閃過一些各色光芒的話,那麼阿伊爾的意識時間就一定是漆黑的。

    漆黑無比,周圍可見的事物就只有那抹黑色而已。阿伊爾感覺自己身處在水中,而且不斷的向下方墜去。這股感覺他很是熟悉,而且在思維漸漸清晰之後,他也想起自己第一次遇到這種變化是在什麼時候。

    蘭塔鎮,在與巴洛斯特的對決當中,阿伊爾第一次進入這種狀態。而當時,他遇到的是,那條猙獰的巨大龍牙魚。

    阿伊爾將視線看向四周,他在搜尋著龍牙魚的身影。在這里他似乎忘記了自己在外界還處于戰斗之中的事,他唯一記得的,或者說是在乎的,就是不要被那條突然沖出的怪魚一口吞掉肚子里就行。

    不過這次詭異的,水中沒有任何異樣的聲響。龍牙魚沒有出現,他那龐大的身軀穿梭水流的聲響沒有發出,那個不斷掙扎試圖掙斷鎖鏈的聲響也沒有發出。

    阿伊爾就這樣在這沉靜的水域當中,緩緩的下沉著,下沉到下方,越發黑暗的地界。這是很奇怪的一種感覺,明明在黑暗之中什麼都看不到,卻是能夠清楚的看到一樣事物,那就是下方越發濃郁的黑暗。

    因為沒有任何變化,阿伊爾漸漸無聊了起來。他伸出雙手開始在黑暗之中做游泳動作,往上游。雖然他看不到自己的手臂在哪里,但是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因為自己的劃水動作而產生的水流怕打在自己的臉上。

    同時,他也開始嘗試大口呼吸,盡管不知道現在的他需不需要呼吸,但是卻能夠感受到一股清涼的感覺流入自己的肺中。

    是黑色的水流流進來了(水也不一定就是黑色),還是說這是存在于水中的呼吸,亦或著說先前感受到的水流的感覺只是錯覺,自己是存在于空氣之中,只是周圍的黑暗讓自己產生了自己身處水中的錯覺?

    伴隨著這些疑惑,阿伊爾下沉的距離越發遠了,明明是做了游泳的動作,但是他的身體卻沒有一點上浮的感覺。對了,這里是沒有浮力的,阿伊爾很早就意識到了這一點,但是這時才突然又想起來。

    阿伊爾張大嘴巴,似乎是用力咳嗽了幾聲,不過是不知道為什麼,他明明感覺自己的嘴巴已經發出聲音了,但是他的耳朵卻一點都沒有听到。

    是嘴巴沒有發出聲音,還是自己的說話聲被水流阻擋了,也有可能是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被水流阻擋不太像,畢竟先前自己已經听到過鎖鏈晃動的聲響了,在上一次進入這里的時候。不過要是第三種情況就糟了,那就表示龍牙魚可能還在附近,只是自己可能沒有“听”到它。

    想到這里,阿伊爾又有了幾分慌亂,他晃動腦袋看向四周,不過周圍除了那一整片黑暗以外再也沒有其他的東西。忽然,阿伊爾愣住了,他幾乎跳了起來,對,他輕輕跳躍了一下。因為他的腳掌,突然接觸到了一塊堅硬的東西,像是地面。

    阿伊爾的第一反應是自己猜到了龍牙魚的脊背,但是仔細一感知卻發現觸感好像不太對,這里像是十分平整的地方,這里真的是地面。恐怕自己已經到達了水底。

    也就是在這時,周圍的黑暗竟然一點一點的退去,令人感覺到溫暖的白色光芒亮起,阿伊爾情不自禁閉上了眼楮,但是眼底依舊是白茫茫的一片。

    “好舒服。”阿伊爾這樣說出一聲,然後猛地睜開眼楮,因為他驚訝于自己竟然說出話來了,而且切切實實听到了聲音。

    白色的光芒將周圍的黑暗驅散,而阿伊爾憑借自己的目力發現在視線盡頭的那一邊存在著什麼東西。說實話,阿伊爾很想觀察一下現在自己是處于什麼狀態的,但是一種從心底莫名升起的類似不安的情緒讓他打消了這個念頭。

    阿伊爾邁步像前方走去,他的腳踩在地面上發出“噠噠”的聲響,就像是下雨天穿著鐵靴走在青石板路上。

    “那個是什麼東西?”阿伊爾這樣想著,開始往視線的那一頭走去。這一走不知道是過了多久,好像是極短的一瞬,又像是漫長的歲月,不知不覺間,阿伊爾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已經走到了那個東西的身前,那是,一條龍。

    綠色的鱗片生長在那頭龍的身上,白色的指甲當中阿伊爾可到映出一個模糊的人影,那個恐怕就是自己吧,阿伊爾這樣想。

    看到這頭青綠色的巨龍,阿伊爾感覺到莫名的安全感,巨龍的眼楮是閉上的,看上去就像是在睡覺一樣。阿伊爾鬼使神差的依靠著巨龍坐下,然後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躺到了巨龍的身上,然後閉上了眼楮。

    他的姿態,儼然是一個忙碌了許久,在夏日的午後躺在小山坡上享受和煦日光照射的模樣。那般輕松,那般愜意。

    “就這樣睡一覺,也可以吧?”這個奇怪的念頭出現在阿伊爾的腦海之中後就怎麼也揮灑不去了,所以他就那樣閉著眼楮,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上開始閃爍出青綠色的光芒,他那沒有自己看過的,類似飄散並不真切的霧氣一般的身體開始逐漸凝時,然後那頭青綠色的巨龍緩緩睜開了自己的眼楮,用他那慈祥的目光看著躺在自己的身上,一臉愜意的阿伊爾。

    ......

    “喂,麗麗莎。”在先前,約爾根這樣對麗麗莎詢問過︰“你的能力能在一瞬間將傷勢轉移對吧,而且不需要經過對方的同意。”

    麗麗莎一挺胸膛驕傲的說道︰“對啊,很便利的一種能力,雖然限制很多,但是能夠進行方便快捷......等等,你問這個是什麼意思?”原本因為自己的能力而有些驕傲開始自夸的麗麗莎突然有些狐疑的反問。

    約爾根咧嘴一笑,說道︰“這樣就沒問題了,嘿。”他的笑容讓麗麗莎不寒而栗。

    于是乎,現在約爾根帶著麗麗莎朝庫利茲卡奔去。

    “喂喂,約爾根快點停下來,肯定不行的,我會被那個家伙瞬間殺死的,而且你的胳膊明明已經廢掉了,為什麼現在突然有了這麼大的力氣啊。”

    “好了,別廢話,已經到了。”

    約爾根攜帶著麗麗莎已經來到了庫利茲卡身側的不遠處,對方剛剛將一道魔力攻擊技釋放完畢,從阿伊爾身旁那坑坑窪窪殘破不已的地面就可以看出,庫利茲卡在這段時間內嘗試了多少次攻擊。

    看到約爾根的到來,庫利茲卡並沒有什麼特別激動的反應,而是隨意的抬起手來,黑灰色的魔力在其上凝聚︰“明明已經逃走了,為什麼現在還要回來送死呢,真是讓人搞不懂。”

    一道黑灰色的光束從他的手上發出,約爾根卻完全不躲不避,然後那道攻擊穿透自己的胸膛,將自己的內髒攪得翻江倒海。也就是借助這個機會,約爾根來到了庫利茲卡的身旁,然後和麗麗莎同時伸手抓住他。

    “開始吧!”

    “你真是亂來啊,要是剛剛死掉一切可都玩了!”

    這樣喊著,麗麗莎的“嫁接”能力啟動了。約爾根體表的傷勢,瞬間消失,他那傷痕累累的雙臂也重新變得強健有力。相反,庫利茲卡身子一顫,如遭雷擊,整個人晃晃悠悠的往後退了幾步才穩住身形。

    “就是現在!”為了不讓麗麗莎在拖累自己的速度,約爾根猛地一個轉身,同時就將麗麗莎朝遠處扔了出去。

    “哇啊啊啊!”在麗麗莎的驚叫之中,約爾根一把抓起阿伊爾,趁庫利茲卡還未曾移動,以更快的速度逃離了那里。

    麗麗莎在地上翻滾,最後腦袋撞到一塊地面的凸起才停了下來,摸著流淌著鮮血的腦袋麗麗莎一驚,在她的身側有著更為尖銳的一處地面凸起,剛剛要是偏一些,現在她的腦袋已經破碎一地了。後怕的同時,她卻並未對約爾根產生半點怨恨。

    “成功了嗎?”麗麗莎回頭的那一瞬間,約爾根就已經帶著阿伊爾來到了她的身邊,不過約爾根卻有著一大口鮮血吐出。

    看著吐血倒地的約爾根,麗麗莎瞬間慌了神,“喂,約爾根你怎麼了,不要嚇我啊!”自己的大靠山可不能出問題啊!

    就在麗麗莎的手掌觸踫的約爾根的身體之時,她才感受到約爾根此時的身體狀況。

    約爾根體內的傷勢並沒有被完全轉移掉,剛剛那一瞬間轉移的只有約爾根先前受到的傷勢,在約爾根的胸膛之中,一股古怪的力量干擾了麗麗莎能力的作用,直到此刻那種古怪力量才緩緩消失。也就是說,剛剛庫利茲卡的攻擊的余波讓麗麗莎的能力沒有生效,硬結了一擊透體的攻擊的約爾根,此刻體內的內髒一團糟。

    而遠處,庫利茲卡已經恢復了行動,危局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