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青綠色的拂曉(二)

    “受傷了。”庫利茲卡抹掉了自己鼻子里流出的鼻血,“剛剛只是普通的一腳而已,也就是說,他已經跟我是一個‘層次’了?”

    “喂,你,現在是什麼狀態?”約爾根對阿伊爾現在所處的狀態也比較疑惑,雖然他不直到阿伊爾的身上剛剛發生了什麼,但是恐怕是類似厄斯所謂的‘成長’吧。

    “我也不太清楚,感覺就像是突然睡了一覺,然後所有的疲勞就一掃而空了,身子也變得特別輕盈。”阿伊爾說。

    “感覺就像是睡了一覺,那你這一覺睡得可真是夠死的。”約爾根說,“好了,接下來就全看你的了,在你睡覺的時候我們可是付出了很多,現在能不能打敗他,就看你的了。”

    阿伊爾點頭,看到約爾根吐血和麗麗莎右臂的慘烈情況,不用多說他也直到又發生了許多新的狀況。

    “就交給我吧,不過我也想問你一個問題。”

    “什麼?”約爾根剛打算撤離到遠處觀戰的動作停了下來。

    “那個家伙究竟是什麼東西,或者說為什麼他一看見咱們就瘋了一般的出手,完全不留後路。基本的談判也無法進行沒嗎?”

    約爾根沉默了一下,莫名的戰斗這麼久,雖然是對方主動出手,他們的反擊大多數是出于自衛,但是阿伊爾依舊是注意到了庫利茲卡和厄斯之間的細微差別之處。無論是言語,還是戰斗的姿態,亦或著說只是源于一種直覺。阿伊爾感覺,庫利茲卡與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或者說是與時代脫軌了。

    約爾根的沉默只有一瞬間,他很快就回答了阿伊爾,“誰知道呢,也許他是那個山洞里修煉了一輩子然後出來的野人吧,要想知道他是什麼,你就去問他吧。不過我覺得你們沒有談判的可能性,畢竟剛剛他對你下手的力道,就足以先前的你死掉了。全力出擊吧,不要留任何多余的力量,狂妄自大就代表著死亡。”

    言罷,約爾根繞道一旁背起了昏倒在地的麗麗莎,他的這個動作讓他又吐出了一大口鮮血。他帶著麗麗莎幾個閃爍就消失在了遠處,不過相信他很快就會找一個高處,然後遠距離的觀看這場戰斗。

    約爾根消失之後,阿伊爾終于是完全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自己身前的對手身上。

    “你,叫什麼名字?”阿伊爾只知道庫利茲卡是可能給葛萊蒂斯造成生命危險的巨大威脅,但是他連對方的名字和身份卻是一點都不知道。

    庫利茲卡听到阿伊爾這麼問突然笑了起來。“竟然在戰斗中主動詢問對手的名字,特別是在這種堵上姓名的戰斗當中。這個舉動,只有強大的那一方才有資格做,難不成你認為現在的你,已經在我之上了嗎!”

    面對庫利茲卡的咆哮,阿伊爾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站在那里看著他。對于他的說法,阿伊爾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

    真是讓人火大的舉動,庫利茲卡心中憤怒的火焰熊熊燃燒,他站在原地冷笑了幾聲發出一種特有的哼哼聲,然後開口說道︰“好吧,我也沒必要跟你在這方面較真,那你可要听好了,我的名字叫做,法魯戈加!”

    “ ”的一聲爆烈聲響起,不過在聲音傳遞到阿伊爾的耳朵里之前,庫利茲卡的身影就先一步自己的聲音來到了阿伊爾的面前。然後泛著黑灰色光芒的拳頭朝著阿伊爾的胸膛之上印來。

    超越音速的極致速度,但是盡管庫利茲卡的速度提升到了這樣的層次,他的動作在阿伊爾的眼中卻是被看的一清二楚。先前阿伊爾也看清過庫利茲卡的動作,現在更清晰了一點,而最大的一點不同就是,他的身體可以跟上自己腦海中設想的反應速度了。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連續不斷的撞擊聲響傳來,阿伊爾和庫利茲卡不留余力的對擊著,在上一招的聲音擴散出去之前,下一招的對擊就已經撞擊到了一起。連續不斷的音爆聲回蕩在這片戰場之上,兩人的速度很快,移動的更快。現在整個“戰場”的區域恐怕都會成為他們的戰斗之地,或者這里可以稱之為真正的戰場了。

    狂風席卷著周圍的一切,在風暴中無數人們掙扎著,趴伏在地上或者是躲在掩體之後,以防止自己被猛烈的風暴給吹走。而在風暴之中的區域,阿伊爾和庫利茲卡的對擊已經到了數不清的次數。兩人胳膊的肌肉都酸疼的厲害,但在魔力的作用下,下一秒所有的酸痛感就全部都消失不見。

    “魔力攻擊技•黑灰二輪。”

    “魔力攻擊技•龍牙擊!”

    兩股強大的魔力沖擊波踫撞在一起,讓擴散向四周的風暴更為猛烈了一瞬間的同時,他們兩人也在這個時候一齊分開遠離了彼此。

    阿伊爾和庫利茲卡的胸口同時劇烈的起伏著,剛剛那場消耗戰中不止消耗了魔力,體力的損耗也是尤為嚴重,更為嚴重的是精神力的消耗,高強度的戰斗不允許有任何一點的分身,在神經緊繃的狀態下,兩人又能撐多久呢?

    忽然,正欲繼續起步追擊的阿伊爾突然感覺自己腳下的地面一頓,然後一股略微的失重感傳來。盡管這股感覺很微弱,但是在感知增強狀態下的他很輕易的就感覺到了。庫利茲卡的那邊也是有著同樣的狀況發生,而且不止他們兩人,整個“戰場”之上都在發生著這樣的事情。

    ......

    雲端之上,塔塔 看著一臉憤怒的巴米巴凱和自己身前被對方一拳轟爛的操控台,然後塔塔 一臉驚慌的抓住巴米巴凱的衣領不停搖晃。

    “喂,你看看你這個家伙都干了什麼啊,能源和這空中建築之間的聯系都會因此被切斷了啊,失去了能源供給咱們可會掉下的啊!”尾綴音連續三個啊,塔塔 內心的慌亂根本掩蓋不掉。

    “慌什麼,這不是正好,那樣咱們就可以直接下去了。下面好像打的很熱鬧的樣子,在咱們登上最初的‘擂台’之前,遇到的那個家伙也會在那里吧。我很好奇啊,首領和那個家伙究竟是誰更強一點。”

    “當然是首領了,首領可是最強......不對,現在不是爭論這個的時候。這個可是總控制台啊,它損壞了,整個‘戰場’都會下墜啊,直接墜落到地面之上,那股沖擊力別說是我了,你都恐怕承受不住啊!”塔塔 的眼中就差噴淚了,他硬生生的把巴米巴凱的脖子勒小了一圈。

    呼吸感覺到吃力的巴米巴凱一把把塔塔 從自己的身上扒下,不過現在他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他舔了舔嘴唇用沙啞的聲音問道︰“那,現在該怎麼辦啊?”

    塔塔 捂著腦袋大喊︰“完了完了,這下可就完蛋了,就不該告訴你這是什麼東西。對,找到能源中心在哪,快,快點去找到能源中心。”

    塔塔 突然一下子蹦了起來,“剛開始下墜的速度會特別慢,因為還會有殘留的能源在作用著整個空中建築,因為空中建築的體積龐大,所以就算能源突然切斷供應其各部分殘存的更為巨量的能源也不會讓它立刻墜落下去。只要在墜落之前建立新的能源供應渠道就可以,然後加大能源渠道的輸出功率,然後再......”

    塔塔 沒有說完就被巴米巴凱一把抓起,“也就是說找到能源中心在哪就有辦法了是吧,你不用跟我解釋那麼多,我也听不懂。總之,快點去找吧。”

    在“總部”之上,能源中心靜靜的存在于那里。

    ......

    “這是,在下墜?”阿伊爾很快就意思到了他自己所面臨的狀態,不過對于這一點他倒是沒有特別的驚慌。一是,他腳下的大地下墜的速度不是很快,二是,就算整個“戰場”墜落到地面之上,其所產生的沖擊對于阿伊爾來說也絕對不會是致命傷。

    “還是先解決掉眼前的這個家伙,只要打倒他,然後再去幫助大家。”阿伊爾心底並沒有忘記已經負傷的卡蓮努等人,但是眼下這下墜速度並不讓他太過著急。

    “如果最後沒有來得及擊敗他,面對這股沖擊力,戰斗也應該會暫停,到時候緊急護住卡蓮努他們也好。”阿伊爾心底也盤算著各個情況,不過庫利茲卡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這次在他發起進攻之前,故意讓自己的身體飄浮了起來,隨後再朝阿伊爾沖來。

    庫利茲卡這是在告訴阿伊爾,他可以浮空。

    阿伊爾的冷靜思維一瞬間亂了,庫利茲卡雖然是氣勢洶洶的沖來,但是對了兩招之後阿伊爾可以清楚的感知出對方的意願。纏斗,拖時間。庫利茲卡察覺到了正在下墜的“戰場”,也猜到了阿伊爾內心的想法,他打算利用其余的傷患來對阿伊爾產生心理壓力,從而擊潰他。

    “要突圍嗎,還是在這里繼續迎擊他。”阿伊爾的心思變得不再那麼純粹,原本他只需要一心一意的思考這場戰斗就可以了,但是現在他卻出現了新的擔憂點,或者說是牽掛。

    ......

    遠處,綺藍趕到卡蓮努的身旁,在為其進行簡單的傷勢治療。其余原本藏匿起來的參賽者也露出頭來聚集在一起,發生了這般劇變,他們早已成為了一個陣營。七嘴八舌的交代了一下自己所知的情報,很快局勢就完全清晰了起來。

    厄斯打算殺掉他們所有人,將他們用作“養分”,所以現在是他們團結在一起的時候。

    “哥哥,你沒事了吧。”綺藍滿臉擔憂的看著卡蓮努,但是就是在這時候,幾乎所有人也都感知到了自己正在下墜的這一個事實。

    “我沒事,完全沒有致命傷,根本死不掉。不過,情況變得棘手了啊。”卡蓮努有些惴惴不安的說道,現在戰場中心的情況他根本無法看到,所以對于庫利茲卡他也不知道戰局是優還是勢,只是一直在抗擊著就對了。

    “我去。”對于卡蓮努的擔心,綺藍是知道的,所以她打算直接去參與到戰斗當中,她的能力或者說是實力或許真的說不定,可以扭轉現在僵持的局面。

    “不。”卡蓮努駁回了綺藍的想法,“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一件事情,阿藍,有辦法阻止烏托拉和它的底座的下墜嗎,如果從這個高度墜下,現在在底座上的人起碼有半數以上會丟掉性命。”

    “哥哥絕對不會,阿伊爾和葛萊蒂斯也不會,然後阿知也能活下來,這樣不就夠了嗎?”綺藍這樣說著。

    卡蓮努突然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然後柔聲說道︰“當然不夠,這次哪怕是在這原理阿連成家的地方,阿藍你也依舊要學會一件事。拯救他人。”

    “喂,你小子是不是瘋了,如果你再敢往前走一步,我就動手了。”雷塞爾滿是不解的看著像是瘋了一般往戰場中心走去的科洛,在他的手中緊握著一塊發光的綠色石頭。

    科洛完全無視了雷塞爾的警告,依舊快步朝前面走去。

    “我說過,我會動手的。”雷塞爾的身形瞬間出現在科洛之前,然後一個膝撞頂在了科洛的小腹上,科洛痛苦的躬起身子,停下了腳步。

    “這種時候就不要發瘋給我添亂了。”雷塞爾將科洛扛在自己的肩膀上打算走回去,但是科洛猛烈的掙扎起來,

    “仁慈之王。”科洛緊緊我著自己手中的龍紋石說道︰“那股力量的來源就在那里,我不知道在那中心是誰在戰斗,或者是什麼東西。或許是別的物種,亦或著是某樣東西。但是我苦苦追尋的東西就在那里,起碼,我必須要過去看一眼啊!”

    阿讓所教的魔力技巧再次被科洛使出,他打算讓雷塞爾再次難受一次,不過這次難受的卻是他。

    雷塞爾一拳朝科洛的肚子上面打去,科洛從其肩膀上墜下然後捂著肚子在地面之上翻滾著。

    “你難道以為同樣的招數會奏效兩邊嗎。”雷塞爾抵著腦袋看著他,“確定,只要看一眼就行了。”

    科洛停止翻滾愣了一秒,然後用力的點了點頭,“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