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七王(二)

    “听好了小鬼,我沒有多少時間。”庫利茲卡看著自己身前的阿伊爾,用飛快的語速說著話語。

    “在我的體內有著一把鑰匙,準確來說是七分之一的鑰匙。等會兒我的身體消散以後,那七分之一把鑰匙就會暴露出來。記住,一定要保護好這七分之一的鑰匙,有一伙人一直想要得到它,這把鑰匙關系重大。某種意義上來說,關乎整個人類的命運。”

    阿伊爾越听感覺越玄乎,一把鑰匙為何還會與人類的命運聯系在一起?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能不能說的詳細一點?”

    庫利茲卡臉色很嚴峻,也很認真︰“解釋起來非常麻煩,其中的因果要說很久,你只需要記住,絕對不要讓人湊齊這七分鑰匙的殘片,合成一把完整的鑰匙。那群人得到鑰匙後,會做十分瘋狂的事情。”

    “如果你想要了解其中的因果,就去阿貝吧,去貝齊曼斯帝國的首都附近。哪怕到了現在這個時代,相信那里也埋藏有真正的歷史真相,到時候你就全都明白了。”

    “‘七王’的職責,我就交給你來繼承了。”庫利茲卡的身體開始消散,阿伊爾等人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狀況。一個人的身體從外側開始化為點點光芒最終消散在空氣之中,完全就是在憑空消失。

    “什麼亂七八糟的,‘七王’又是什麼,你憑什麼覺得我一定會承擔這一份什麼職責?”

    “你會的。”庫利茲卡看著阿伊爾,“因為你也遇到她了,盡管可能早已不是一個人了,但是紅發魔女依舊存在于世間,她們會一直守護著這里,畢竟這里是……”

    像是一陣風吹過,原本還留有大半身軀的庫利茲卡一瞬間就被吹散了,他所說的會消失並不是單純的說說。阿伊爾這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這麼坦然的面對自己的死亡。

    在意識最終消散之前,庫利茲卡在他的意識空間中,面對著沉睡的法魯戈加,情緒復雜。

    “很抱歉啊,法魯戈加,害你也要陪我一起消失了。什麼都不知道,還在睡夢中就再也無法醒來了,這樣的結局還真是殘酷啊。”

    “不過,或許我就是最不應該醒來的那一個,當你進入我的身體之中的那一刻,就料想過會出現今天這種情況吧。那我是不是可以這樣想,你早就做好了相應的覺悟了。如果真是那樣,我也就可以稍稍安下心來了。”

    庫利茲卡的身軀像是被風吹散一樣,然後在他消失的位置,有著一個黃銅色的不規則金屬物體出現在那里,並且漂浮在空中。

    那個就是七分之一的鑰匙?阿伊爾看著那個懸浮在空中的不規則金屬物體,這樣想到。

    盡管他沒有完全認同庫利茲卡的說辭,但是別人認真囑托的遺物應該用心收好才行。阿伊爾秉承著這樣的想法,向前邁步伸出了自己的手。

    但就在阿伊爾的手掌踫到那把鑰匙之前,另外一只白皙的手掌憑空出現,一把握住了黃銅色的七分之一的鑰匙,然後又忽然間消失不見。

    古蘭列,那股已經熟悉的氣息和特殊的能力阿伊爾第一時間就認出了對方是誰。

    如果說古蘭列在的話,那麼厄斯也一定在這附近。古蘭列盜走鑰匙的行為,恐怕就是厄斯一手安排的。

    “在那邊。”阿伊爾渾身再次泛起青綠色的光芒,他的感知放大後瞬間感知到了厄斯的所在。但是在他剛踏出半步後,卻硬生生的在地上停住了。

    “怎麼了?”葛萊蒂斯和喬葛姆都奇怪的看向阿伊爾,不明白他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停住。庫利茲卡留下的鑰匙,盡管作用還不是完全知曉,但肯定是特別重要的東西。阿伊爾為什麼忽然間不追了?

    “這是什麼?”阿伊爾喃喃自語,他的目光有些呆滯的望著遠處,望著他所搜尋到厄斯所在方位的方向。

    一股異樣,且深邃強大的魔力波動從那里傳來,這一份魔力的主人絕對不會比庫利茲卡要弱,而且是完整形態的庫利茲卡(庫利茲卡甦醒前就已經被厄斯盜走了自己的部分重要能力,導致實力受損)。

    “有一個很危險的家伙來了,不能讓葛萊蒂斯小姐涉險。”阿伊爾向前一躍,一瞬間就竄出去很遠的距離,同時朝自己身後的兩人說道︰“你們兩個待在這里。”

    為什麼說是兩人,因為瓦西在阿伊爾剛剛確立好方向,並且朝那邊看的時候就已經朝那個方向沖了過去。如果阿伊爾不快點,恐怕都趕不上他了。

    古蘭列將左手掌探入空中漂浮的那一團白色光暈之中,在他將手抽出之後,那黃銅色的七分之一的鑰匙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厄斯大人,東西已經拿到了,我現在就鏈接另一個節點,咱們還是先行撤離……”古蘭列將另一只手掌貼在地面上,以他的手掌為中心,一圈白色光芒擴散出來。

    能夠通過魔力節點自由穿梭的空間魔法,這就是古蘭列修得的能力。

    但是還怪異,古蘭列低頭在鏈接節點的時候厄斯沒有半分動作,自己手中的鑰匙也沒有被接走。

    當古蘭列有些好奇的抬起頭來,他看到的是飛濺的鮮血和一只被切下來的斷手,那是他的手。

    “啊!”古蘭列痛苦的叫了一聲,他用自己的右手捂住自己的左手腕處的切口,同時利用魔力止血。也因為這一連串的舉動,節點的鏈接被打斷了。

    “你們這是要去哪里啊,帶著這麼重要的東西可不能隨便離開,對吧,厄斯•勒密萊。”

    一個手持寬刃巨劍的男人不知何時出現在厄斯和古蘭列的身邊,如果單看相貌,這個男人沒有半分的出彩之處,身體也只是還算健壯而已。

    但如果你一直盯著他的話,很快就會陷入一種凝望深淵的恐懼感,就好像自己會隨時墜落下深不見底的地底深處一樣。

    另外一點讓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那個男人的佩劍,他手中的巨劍不知是用各種材料做成的。劍刃很薄,而且透明,透過劍身能夠看到劍身另外一面的景物,盡管有些扭曲。

    厄斯自從這個男人出現以後就一直處于一個驚愕呆滯的狀態,在古蘭列捂著斷手嚎叫了幾聲之後,厄斯才輕輕的念出了那個名字。

    “但澤弗爾……你怎麼會來到這里?”

    “惡鬼之眾”成員之一,“惡鬼之牙”但澤弗爾•米伽特。

    “我為什麼不能來,我來到這里是來取我一直想要取走的那樣東西,我估摸時間應該差不多成熟了吧。”

    但澤弗爾忽然低頭向前一湊,低聲對厄斯說道︰“只是沒想到你還帶給我一個意外驚喜,竟然把‘鑰匙’都給找到了。你怎麼知道,我們一直在尋找著這個?”

    灰色的光束從厄斯的指尖射出,但澤弗爾一側腦袋躲過了這一發攻擊,不過他的臉頰之上依舊被劃出了一道口子。

    但澤弗爾的眼球轉動,將視線從自己受損的臉頰移回到厄斯的身上,“你這是在向我挑釁了吧,意圖暴露的太過明顯對你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兩生花。”厄斯掌指間魔力凝聚,“兩生花的力量我是絕對不會交給你的,因為那是用來……”

    “ !”

    “厄斯大人!”

    但澤弗爾一腳就將厄斯踹飛,同時他手中的劍刃高高舉起,劍刃前方正對著厄斯。

    “是用來復活你的女人對吧,你早該醒醒了,你應該知道讓人復活什麼的都是騙你的,為什麼聰明的你在這件事情上一直這麼愚蠢。愚蠢到背叛我,而且想要利用我。”

    “存在的,復活是存在的。”厄斯站起身來,他有著極強的自愈能力,但澤弗爾的一腳對他來說不算什麼。

    “並不存在。”但澤弗爾這樣說出一句話之後就將自己手中的劍刃斬下。強盛的魔力光芒亮起,厄斯被籠罩在其中。

    “轟!”整個烏托拉連帶著地面都產生了極大的震動。

    但澤弗爾的攻擊一波接著一波,厄斯的恢復速度竟然完全跟不上但澤弗爾的破壞速度,而且反差很大。厄斯正在飛速的,走向死亡。

    “果然,相較于那些無用的防御,我更擅長于魔力攻擊。攻擊才是王道,能揮出強力的斬擊真是太好了∼”戰斗中,但澤弗爾沉溺在自己的力量之中,或者說是陶醉在那之中,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但是突然,他發覺厄斯還是掙扎著努力,不是努力反抗,而是努力的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存在的……那是,真正存在的……庫,利茲卡就證明了。”

    “庫利茲卡本來就沒有死,雖然他現在死了,但是先前他一直處在假死沉睡的狀態。”但澤弗爾有些不耐的糾正這個痴心妄想的家伙的不正思想,明明是一個很聰明的人,為什麼非得在這樣的事情上蠢笨不可?

    “庫利茲卡,他已經死過一次了!”厄斯的聲音嘶吼而出,但澤弗爾的攻擊頻率降低了一些,讓他足夠有時間繼續說出幾句話語。

    “在我發現他的時候他的尸體已經干癟的不成樣子了,是營養液讓他的身體重新恢復了活力,是兩生花讓他成功的復活。一百五十年前,他兵敗之前,他的手下根本沒有拼死將陷入沉睡的他運出包圍圈,而是將陷入沉睡變得毫無抵抗能力的庫利茲卡直接交給了他的敵人。”

    “他的敵人,毫無憐憫的說,‘就讓他在毫不知情的沉睡中消亡吧’。庫利茲卡,早在一百五十年前就死掉了,封存在棺中只是不至于讓他的尸體腐爛的太厲害。”

    厄斯站定在原地,用盡全力的大喊道︰“真正讓庫利茲卡復活的人,是我,是兩生花的力量!”

    “哈哈哈,哈哈哈哈。”但澤弗爾突然大笑了起來,“真棒,真是太棒了,你總能帶給我驚喜。聰明人是不會輕易說謊的,特別是這種沒有任何技術含量的謊,所以你在說真話。”

    “不過兩生花的力量我依舊要取走,在庫利茲卡的身上一點還有什麼別的你並不知道的先決條件,用兩生花的力量復活你的女人,還是醒醒吧。”

    庫利茲卡的劍刃再次高舉,然後揮下。“魔力攻擊技•三絕技之一•破瞬斬。”

    鋪天蓋地的魔力光芒襲來,但澤弗爾打算將厄斯打至瀕死的狀態,然後將其帶走。有著極強自愈能力的厄斯不會連但澤弗爾的一記殺招都抵擋不住,只是會失去抵抗能力罷了。

    “喂,你干嘛去,快回來。”在但澤弗爾發動攻擊的時候,瓦西那略顯焦急的聲音也響起。

    在鋪天蓋地的燦爛光芒中突然涌現了那麼一點格格不入的青綠色,然後其扭動著擴大,最終與整片天空的光芒分庭抗禮。

    最終,兩股光芒同時消散,一個手握鐵劍的少年身影出現在厄斯的身前,他的身上像是氣體般晃動的青綠色魔力不斷翻騰著。

    “龍牙擊。”這是那個少年剛剛輕聲念出的名字。

    “你是誰?”但澤弗爾很是震驚,竟然會出現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看樣子還只是一個孩子。就這樣的一個孩子,就接下了自己最強攻擊之一。在震驚之余,他對阿伊爾產生了極大的興趣與好奇。

    “阿伊爾!”葛萊蒂斯和喬葛姆這時也終于趕到,在先前阿伊爾竄出以後,他們就立刻起身追趕。不過等他們察覺到但澤弗爾的存在,而且確定阿伊爾追上了瓦西並且兩人都躲在暗處以後就暫時沒有貿然靠近。

    直到阿伊爾突然現身,葛萊蒂斯才忍不住站了出來。或許阿伊爾並不清楚對方是誰,但是葛萊蒂斯很清楚。

    面對但澤弗爾的詢問,阿伊爾行了一個標準的騎士禮,回答道︰“普亞王國,星芒騎士團成員,阿伊爾。”與此同時,一頭金色長發的葛萊蒂斯趕到了阿伊爾的身旁。

    看著自己身前的這對組合,但澤弗爾挑了挑眉毛。

    星芒騎士團的阿伊爾?完全沒有听說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