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七王(三)

    不過,盡管沒有听說過,但是但澤弗爾並沒有半點輕視阿伊爾的意思。

    一個能夠接下自己最強攻擊之一的年輕強者,無論如何都讓人輕視不起來。

    阿伊爾他不認識,但是但澤弗爾卻認識葛萊蒂斯,“惡鬼”與普亞王國之間摩擦不斷,星芒騎士團中有著金色長發的強大女騎士,但澤弗爾還是略有耳聞的。

    于是,但澤弗爾將視線投向葛萊蒂斯,出聲問道︰“這是你們剛剛引進的成員嗎,這麼出色的年輕人現在不應該沒有听說過。”

    葛萊蒂斯點頭走搖了搖頭,回答道︰“他現在還不是‘十芒’,不過有提名資格,回去以後他就會是‘十芒’。”

    但澤弗爾口中的你們並不是指星芒騎士團,而是葛萊蒂斯身處的精銳部隊,“十芒”。在“惡鬼之眾”眼中,除了“十芒”和星芒騎士團的正副團長,其余人的存在根本就是多余的,完全引不起他們的重視。當然,現在是多了一個。

    “是嗎。”但澤弗爾輕輕念叨了一句,然後他再次將劍高高舉起,“那麼可不能讓他這麼平平安安的就回去了,你也一樣,王女小姐。”

    “轟!”“鏘!”

    兩聲接連的聲響傳來,一聲是但澤弗爾的魔力攻擊擴散在地面之上撞擊地面產生的聲響。另外一聲就是他利用魔力光芒佯攻,實則近身戰發起突襲,卻被阿伊爾看穿用劍刃給攔了下來發出的聲音。

    “反應倒是很靈敏,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完全跟上我的速度。”但澤弗爾的攻擊變得越發凌厲了起來,盡管有著葛萊蒂斯的輔助,但是阿伊爾依舊有些應接不暇。

    突然,原本處于上風的但澤弗爾身子突然一頓,嘴角流出一絲鮮血,然後他瞬間轉攻為守,與阿伊爾和葛萊蒂斯拉開距離。

    “是你搞得鬼嗎?”但澤弗爾將視線轉移到遠處的喬葛姆身上,然後他似乎是吸了吸鼻子,然後忽然又將視線轉移回阿伊爾的身上。

    “我說為何先前就在你的身上一直感覺有一股熟悉的味道,‘根’的力量為何會在你的身上?”

    “為了應對庫利茲卡,約爾根把這份力量借給我了。”阿伊爾很是坦然的說道,而且他著重用了“借”這個字眼,他並不認為現在留存于他體內的那兩份力量已經完全屬于他了。

    “是嗎,那個小子總是做一些多余的事情,那你現在就把這份力量還來吧。”但澤弗爾一伸手,阿伊爾的胸膛上就浮現了兩團亮光,一團火紅,一團幽青。

    兩團光直接從阿伊爾的胸膛中飛出,然後徑直落在了但澤弗爾的手中。但澤弗爾手掌一翻,將兩團光送入嘴邊吞下。

    “呼,舒服了。”但澤弗爾長呼出一口氣,一口肉眼可見的高溫蒸汽。

    “你從剛才開始就在那里發什麼呆,還是說,你又在謀劃著什麼(耍著無聊的小聰明)?”

    但澤弗爾的這句話是對厄斯講的,從剛才阿伊爾為其擋下但澤弗爾的三絕技之一以後,他就一直愣在原地不知道想著什麼。

    盡管先前他們是敵對關系,但是現在庫利茲卡留下的鑰匙被但澤弗爾拿走,但澤弗爾看樣子也與厄斯不和。如果可以的話,雙方或許可以考慮聯手,畢竟排除厄斯先前對自己的襲殺,阿伊爾他們與厄斯之間並沒有什麼巨大的仇怨。

    只是這個聯合對敵的想法並沒有實現,因為從剛剛開始厄斯就不知道愣在那里做什麼。面對接連襲來的敵人,阿伊爾也就不再在乎厄斯的反應了。

    但是此刻,原本眼神呆滯的厄斯突然眼中精芒一閃,他的右手掌之上纏繞著大量的灰色魔力,然後一掌朝毫無防備的阿伊爾後背拍出。

    “你這家伙打算做什麼!”阿伊爾確實是忽略了厄斯的存在,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對他失去了警惕。瓦西就是一個隨時警惕著厄斯的人,在“蒼鷹”中,他就是一個會關注出乎人意料狀況的男人。

    厄斯的攻擊被瓦西用腿接下,不過厄斯具有極強破壞力的攻擊不會被完全抵消。瓦西在擋住厄斯的偷襲以後,他用來阻擋的右腿陷入了短暫的癱瘓狀態,哪怕如何用意識調動,他的右腿都無法再移動哪怕一下。

    厄斯的反常舉動引起了阿伊爾他們的警覺,一瞬間所有人又與這個原本可以成為統一戰線戰友的敵人保持了距離。

    “你們這些家伙真奇怪。”但澤弗爾則是一副看戲疑惑的模樣,“明明你和他並不親切,那你先前為什麼會替他擋下我的攻擊?”

    “還有你。”但澤弗爾又將腦袋轉向厄斯,“明明可以與他們聯合,組成一股反抗我的強大勢力,卻反而偷襲先前幫助過你的人。你們的腦子,不會都有問題吧?”

    但澤弗爾這樣說著,但是厄斯卻眼神堅定的看著阿伊爾,不受但澤弗爾半點的言語挑撥。

    看著神態認真的厄斯,但澤弗爾短暫的停頓了一下後臉上浮現釋然的表情。

    “哦,原來如此,我想明白你為什麼會在這時候做這樣的蠢事了。哈哈哈,你還真是一個有趣的男人呢。”

    厄斯被瓦西打斷之後並沒有任何放棄的打算,他的眼楮緊盯著阿伊爾,眼底有著一種奇特的執著和渴望。

    “找到了,就是這種感覺。”厄斯在喃喃自語,不過他的聲音在眾人的耳中清晰可聞。

    “就是這股力量波動,能夠與兩生花產生共鳴,產生令人起死回生的奇跡的就是這股力量波動。把他給我,把他給我,把他給我!”厄斯說到最後兩眼通紅,他用近乎發狂的歇斯底里的語氣朝阿伊爾吼叫出聲。

    話語吼完,厄斯就瘋狂的向阿伊爾襲來,不過不知為何,或許是太過激動,又或許是別的原因,他竟然連魔力的運用都不再順暢。

    這種狀態下的厄斯當然無法靠近阿伊爾的身側分毫,哪怕是受傷的瓦西都能輕易攔下此刻的厄斯。

    阿伊爾臉色凝重,自己與庫利茲卡身上的共同點,現在他身上能夠感知到的奇特波動。

    龍。無論是法魯戈加還是仁加哈爾,他們都是巨龍族。能夠激活兩生花那讓人起死回生奇特能力的力量並不屬于人類,而是屬于巨龍族。

    “給我,把它給我!”厄斯被喬葛姆和瓦西按倒在地面之上,他身上連魔力都無法順暢凝聚,但是卻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差點將有魔力加持的喬葛姆和瓦西的束縛給掙脫。

    “給我,給我,把……給我。”厄斯到最後竟然從眼楮中飛濺出幾滴眼淚,或許他要復活的那個人對他來說真的很重要吧。

    “好了好了,無聊的表演就看到這里吧,咱們繼續如何?”但澤弗爾看向阿伊爾他們,同時黑紫色的魔力光束從他的身體中擴散而出,那是一種威壓,也是一種氣勢。

    那是“強者姿態”開啟後的實質化狀態,因為魔力太過強大,所以產生了類似于實體的魔力光束。

    “這個家伙,剛剛連自己的‘姿態’都沒有開啟嗎?”瓦西吞咽了一口唾液,臉上的震驚神色完全不進行掩飾。

    葛萊蒂斯和喬葛姆也是臉色為之一變,絕對的實力差距擺在了他們的面前,就連葛萊蒂斯也沒有與“惡鬼”的正式成員交過手,所以並不知曉他們原來是這麼強大的一類人。

    “你們退後,這里交給我。”阿伊爾跨步走到兩人的身前,將他們護衛在身後。

    “你瘋了,這樣的魔力你要怎麼抵擋……”葛萊蒂斯的聲音突然頓住了,阿伊爾身上一股令她感到熟悉的波動傳來。“強者姿態”開啟,先前阿伊爾的“強者姿態”也是一直處于關閉狀態。

    “喝啊!”但澤弗爾瞬間就來到了阿伊爾的身前,阿伊爾開啟“強者姿態”後,金黃色魔力光芒和青綠色魔力光芒纏繞交織的同時產生了一種“味道”,一種吸引但澤弗爾的強者的“味道”。

    黑紫色的光華閃過,一個半月型的魔力斬擊向阿伊爾襲來,阿伊爾揮劍格擋,兩把劍刃踫撞產生的風暴將喬葛姆和葛萊蒂斯等人都卷飛了出去。處于風暴中心的兩人各自後退了幾步,因為反震力而拉開了距離。

    “這股感覺真是讓人心煩意亂。”阿伊爾在戰斗的同時心里閃過這樣一個念頭。

    這個莫名的念頭不是空穴來風,阿伊爾不開啟“強者姿態”並不是狂妄自大,而是在開啟“姿態”以後,有一種特別難受的感覺。那種感覺就是能夠感受到自己體內力量的快速消逝,準確來說是仁加哈爾留下的力量的快速消逝。

    先前阿伊爾嘗試開啟“強者姿態”的時候那種感覺就隱隱約約的出現了,此刻正式開啟證實了自己猜想的正確,同時他想起了庫利茲卡的那段話語。

    “那條龍並不在你的體內,這份力量你每用一點就會消散一點。如果不能盡快掌握,將它轉化為你自身的力量,那麼最終這份力量也會沉底化為虛無。它完全消散的時間,不會太長。”

    “真是麻煩啊。”阿伊爾能夠感受到自己體內正快速流逝的力量,如果戰斗拖下去,很快他就會陷入劣勢。而且,他已經進行了長時間的戰斗了,身體早就已經疲憊不堪了,這時候該如何擊退這個敵人,阿伊爾想不出任何可行的方法。

    “只能拼勁全力擊潰他了,有什麼弱點是他已經暴露出來的。”

    “果然,相較于那些無用的防御,我更擅長于魔力攻擊。攻擊才是王道,能揮出強力的斬擊真是太好了∼”

    對,魔力防御,對方缺乏有效的魔力防御手段。只要攻擊最後強大,就可以直接撕破他的身體。

    大量的魔力注入到自己手中的劍中,阿伊爾從來沒感覺到自己的龍牙擊竟然會消耗這麼多的魔力。陣陣虛弱感從他的體內傳來,他所剩余的魔力竟然差點無法支撐這一次龍牙擊的魔力充能。不過……

    “這一擊的威力,應該夠了。”消耗的魔力越多,阿伊爾的龍牙擊威力就越大,在現在這個模式下,阿伊爾突破了原本的龍牙擊最大的魔力上限,將龍牙擊的威力再次提升了一個層次。

    “魔力攻擊技•三絕技•破瞬斬。”鋪天蓋地的黑紫色光芒襲來,阿伊爾能夠感受到那光芒中所蘊含的強大力量。

    但澤弗爾的三絕技•破瞬斬竟然也是能夠積蓄魔力釋放的招式。

    兩股都極其強大的魔力攻擊踫撞在一起,它們踫撞後並沒有明確的魔力波動外散。它們彼此纏繞,相互抵消,天地間最後竟然只像是刮過了一道微風般,兩股魔力攻擊同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危局,徹徹底底的危局。這一記踫撞以後但澤弗爾的魔力和體力依舊充盈,但是阿伊爾的體力消耗巨大,魔力也快要見底了。

    “該怎麼辦?”這是阿伊爾現在唯一的想法,不過很快他就會知道,他的這個想法多余了,或者說是自己的擔心多余了。

    但澤弗爾手中的劍刃已經對著阿伊爾了,隨時都有可能劈斬下來。但就在此時,遠處突然產生了一股難以想象的巨大爆炸,而且是由高濃度魔力壓縮後產生的爆炸。

    過了沒有一會兒,一個焦黑的人型物體被扔到了但澤弗爾的身前。

    “你還是這麼喜歡用這種傀儡來給你擔任眼楮啊,不過我並不認為它們擁有多大的作用。”

    一個男性的聲音響起,阿伊爾覺得自己在哪里听到過這個聲音,但是一時卻想不起來。他轉動目光看著出現在自己身側好處的那個高個子男人,在葛萊蒂斯驚喜的話語聲中,他終于想起了對方是誰。

    “奧德里安!”

    對,阿伊爾想起了對方是誰,在初入星芒騎士團的時候,圍觀的“十芒”成員中有這麼一人。他的名字就是……

    但澤弗爾咬牙切齒︰“啊,好久不見啊,奧德里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