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囚籠(二)

    阿坤艱難的轉過頭去,映入他眼簾的是一個蓬頭垢面的男人,那是一名礦區的礦工,不過阿坤還是認出了他是誰。

    “魯尼,是你啊,很久沒見了呢。”阿坤順著礦道牆壁緩緩滑下,整個人癱坐在地上。

    “是啊,好久不見了。”魯尼挨著阿坤坐了下來。

    來人是阿坤的一個老朋友,早在特利瓦爾統治黑水鎮之前兩人就早已相識,那時候他們兩人在鎮上的一家鐵匠鋪里當學徒。

    如果沒有特利瓦爾的話,他們將來都會成為一個鍛造武器的鐵匠。而不是現在,一個成為礦工,一個在為特利瓦爾做尋找“特需品”的工作。

    “琳琳呢,最近還好吧,我工作的範圍從東區調到了西區,已經快有半個月沒吃到琳琳做的包子了。”

    原本阿坤還覺得兩人見面後的氣氛有些尷尬,畢竟兩人已經半年多沒有見到了。魯尼每天過著礦工千篇一律的生活,而阿坤則是游走在背叛與被背叛的邊緣,我能夠哄騙的人,大多數都是些沒有正式身份的流寇罪犯。阿坤最初選擇這一類人的原因,也是為了減輕自己的負罪感。

    不過魯尼確實是找到了一個好話題,一談到自己的妹妹,阿坤眼里就閃爍出了明亮的光,整個人也看起來精神了不少。

    “嗯,她很好,最近也很精神。”

    魯尼笑了笑,說道︰“那就好,現在琳琳一定長成一個漂亮的大姑娘嘍。”

    “你這家伙,才半個月沒見琳琳吧,她怎麼可能半個月就長成什麼大姑娘。”阿坤笑著輕捶了魯尼一下,然後兩個人同時哈哈大笑了起來。笑著笑著,阿坤也感覺自己恢復了一些力氣。

    “對了,你在這里干嘛?”兩人笑了一會兒,魯尼問出了自己疑惑的問題。

    阿坤的笑容凝固了,他沉默了一會兒開口問道︰“魯尼,有沒有想過從這里逃出去?”話一問出口阿坤就後悔了,在特利瓦爾手下可沒有一個成功逃脫的案例,最初嘗試逃跑的那些人都被特利瓦爾奪走魔力,在極度虛弱中死去了。

    忐忑不安的阿坤卻意外的听到了一個令自己驚訝的答案。

    “想啊,每一天甚至說是無時無刻不在想著。”魯尼很是淡定的說著,然後他伸手一指自己的後背,不用他掀開阿坤也知道那里是什麼。

    “不過若是想要逃離這里,就必須先擺脫這個東西。”

    特利瓦爾的印記,這個是試圖逃離這座牢籠的人,最困難的一道難關。

    阿坤感覺呼吸困難,魯尼以很平淡的語氣說出了他甚至不敢,或者說是不願意敢想的一件事。逃離這里,逃脫特利瓦爾的掌控。

    阿坤當初給阿伊爾所說的那些話就已經暴露了他自己的內心深處,他的內心深處是恐懼,他恐懼著特利瓦爾。

    關住他這只鳥兒的不知是牢籠,還有他腳腕上的一根細繩。牢籠是印記,將他圍困在這里;細繩是恐懼,令他無法飛起。

    “不過除此之外,我們還有一個計劃。”

    “啊?”阿坤的聲音有些沙啞,他的嘴巴張開就忘記了閉上。你們還有一個計劃?什麼計劃,難不成你們還打算在不消除印記的情況下就逃跑?

    阿坤因為“工作”的原因,比魯尼他們見到國更多的死亡。魯尼他們或許只是听說那里的誰誰誰死掉了,或者是身邊的某個人突然消失了。

    但是阿坤不同,他見過太多被特利瓦爾掠奪走了全部魔力,然後在極度虛弱中死掉的人。

    道听途說和親眼所見完全是兩個概念。

    在某些情緒脆弱的夜晚,阿坤在睡夢中仿佛還能模糊的听到那些死去的人越來越微弱的鼻息聲,看到他們越來越渾濁的瞳孔,他們眼中的神色變得暗淡,伸出的手掌干枯無比。

    被他欺騙而來的並不全是惡人,還有很多無辜的人也在他的話語下來到這里,成為了特利瓦爾的“特需品”。盡管這樣的事情他只做過一次,但那一次有數十人因為他而被害。

    阿坤轉過頭去,他看到魯尼的嘴巴在張開閉合著,但是他听不到魯尼說話的聲音,他也不想听到魯尼說的話。不過,哪怕只是看著嘴型,阿坤現在也神奇的能夠看懂魯尼在說什麼。

    漸漸阿坤眼前的景象扭曲起來了,礦道和魯尼的身影都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夜晚,篝火旁,火焰的溫度和柴火燒焦的味道都清晰可聞。

    圍坐在篝火旁的是一大群人,他們是商人,護衛,還有兩個孩子。他們中還有人在朝阿坤招手,在邀請他一起歡飲。

    不過阿坤不敢動,他們是惡鬼,他們從地獄中回來了,阿坤至今還能記起他們的模樣,他還清楚其中好幾個人的名字。

    那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出賣善良、無辜的好人(阿伊爾可以算是第二次),也成為了他永遠的夢魘,更成為了他對特利瓦爾那深深的恐懼。

    “啪嗒”一聲將阿坤從那種奇異的狀態中拉了回來,原來是魯尼講話時太過激動不小心將挖礦用的鐵鎬鑿擊到了礦道上。

    然後所有的聲音也都回來了,阿坤也听到了魯尼所說的最後一句話︰“對于遇難的人他不會深查,我們打算在明天人員清點結束後就動手。”

    準確來說,魯尼所說的每一句話阿坤都听到了,他所表達的意思都清楚的反饋在了阿坤的腦海里。

    礦難,偽造一次巨大的礦難,這就是魯尼他們一伙人所想的辦法。礦石的挖掘並不是多麼安全的事情,常有人死在礦下,還有不少人被坍塌的礦道掩埋,連尸體都找不到。

    對于那些找不到尸首的可憐人,特利瓦爾可不會心善到把他們的尸首找出再安排葬禮,往往就是隨他們去了。就是根據這一點,魯尼他們一行人想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制造一場人為的“礦難”,讓他們成為“死人”,然後再從他們事先就設計好的通道中逃走。

    印記只有在特利瓦爾啟動以後才會生效,特利瓦爾可不會對一堆死人啟動印記,所以魯尼他們便有了這樣一個大膽的想法。而且他們也堅信,黑水鎮之外總會有能夠祛除印記的方法。

    時間是明天,月底清點礦工人員數量的活動結束後,他們所有伙同的人員恰好都能聚齊。

    魯尼接下來說出的一句話讓阿坤徹底臉色蒼白下來︰“阿坤,你也一起來吧,帶上琳琳一起。不要再受特利瓦爾的壓迫了,我們一起逃走,離開這里後你和琳琳都能過上安寧幸福的生活。”

    不,絕對不行!阿坤在心底嘶吼著,琳琳有更安全的離開方式,她也不會有印記的擔憂,前提是我留在這里。我不能讓琳琳跟著你們冒險,她很快就能安然的離開了。

    阿坤很快調整自己的狀態,這也讓魯尼相信阿坤先前的臉色蒼白是被自己說的這個計劃給震驚到了。

    阿坤確實被震驚到了,不過不是被他那大膽的計劃,計劃什麼的無所謂,阿坤可以想出更多種逃跑的計劃。他震驚的是魯尼眼前閃爍著的渴望光芒,並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樣見識過“黑暗”,所以並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樣被恐懼鎖鏈環繞。

    “啊。”阿坤說的有些磕磕絆絆,“我想應該可以吧,或者說……是不是會有更好的方法,你也知道,我不能讓琳琳冒險。”

    魯尼的臉上浮現出了失望的神色,“你不來嗎,如果你來的話,以你對特利瓦爾的了解,我們成功的可能性會更大一下。”

    阿坤沒有言語,就是因為他更了解特利瓦爾一些,所以他才不敢加入魯尼的隊伍。他支吾了半天,沒有再說出一句完整的話,在這時,不遠處的礦道里響起了腳步聲。

    阿坤他們所處的礦道確實是一條比較偏僻的礦道,但是偏僻不代表沒有人來。盡管不清楚來人是誰,但是魯尼都該走了,這個時間段被人看到他和阿坤在接觸不是什麼好事。

    魯尼站起身來,在離開前最後又跟阿坤說了一句︰“我該走了,不過還是真心希望你能來,在明天計劃正式展開前,我隨時歡迎你。阿坤,我們永遠是朋友,還有,琳琳也是。”

    說完,魯尼匆忙的身影消失在了遠處的礦道里,隨後三兩個人帶著好奇的目光從阿坤的身邊走過。

    在那里又坐了一會兒,阿坤感覺力量逐漸回到了自己的身體,他緩緩的站了起來。他覺得是時候去找琳琳談一談了,最好能說服她今晚就離開黑水鎮。

    魯尼他們打算搞出一個大事件,無論成功或者失敗,黑水鎮的巡守都一定會變得嚴格起來,阿坤太了解特利瓦爾這個人了,盡管他了解的不是全部。

    阿坤走出礦洞,站在山腰上,看著下方黑色石塊壘成的城鎮,神色一時間有些茫然。不過伴隨著一陣急促的山風吹過,阿坤也像那陣風一般,飛速的往山下趕去。

    今晚是礦工返鎮休息的日子,黑水鎮里會多出很多人。

    ……

    琳琳很苦惱,她搬了張椅子坐在窗前,托著腮看著窗外的景色。

    今天是礦工們回家的日子,他們的家人很多都迫不及待的出鎮去迎接,不過這大多數都是小孩子,真正的大人們,除了成為礦工,就是在家里忙碌著了。

    以往的這個時候無論阿坤有沒有回來,琳琳也都會忙碌起來,去做一桌阿坤喜歡的飯菜,她可不止會蒸包子。因為阿坤很多時候會在這一天突然竄回來,就像是一個驚喜,盡管大多時候都是琳琳一個人度過。

    琳琳看著窗外的景色,小鎮里面每一處黑色的磚瓦,磚瓦縫隙里的灰塵,幾棵在牆壁裂縫里茁壯生長的小草。炊煙、涼風、甚至于空氣中彌漫的那股股不同味道的香氣,琳琳都覺得這一切熟悉且溫馨。

    這是是她出生長大的地方,這里的是她的家鄉,她的家就在這里,無論它在誰的掌控之下。這個地方很美麗,哪怕它是一寸寸的黑色,但是它依然美麗。不過琳琳可能要離開了,她哥哥是這樣跟她說的。

    有時候琳琳實在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一定非要離開才行,她覺得其實她留在這里也沒有什麼關系。特利瓦爾她只見過一次,是在他君臨于此的那一天。除此之外,琳琳就一直沒有見過對方,雖然身上被特利瓦爾刻下了印記,不過現在印記也沒了。

    哥哥在這,我留在這也沒關系吧。或者跟哥哥一起離開,一起到更繁榮的地方去。要有好看的山,好看的水,最好還能養一只小狗。

    但是阿坤並不打算跟她一起離開,琳琳吸了吸鼻子,呆愣愣的坐在那里,她想不明白也就干脆不想了。

    “喂。”突然,琳琳的肩頭被人給拍了一下,嚇得她直接跳了起來。但是當她看清楚來人的時候卻滿臉詫異,不禁“咦”了一聲。

    “有吃的嗎,我餓了。”左零站在那里,開口跟琳琳要吃的,一副理所當然。

    琳琳圍著左零轉了兩圈,左瞧瞧右瞧瞧,確認是左零本人以後開口問道︰“你怎麼回來了,你們不是已經離開了嗎?”

    琳琳記得,昨天晚上阿坤應該趁著夜色把阿伊爾和左零帶離黑水鎮的範圍了,怎麼現在左零一個人獨自回來了。

    左零沒有直接回答琳琳的問題,而是走到屋里的桌子旁,一屁股坐在那里才開口道︰“當然是有重要的事情,所以就回來了。”

    琳琳好奇的湊了過去,一臉神秘兮兮的問道︰“什麼事情啊?”

    左零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肚子,說︰“我餓了。”

    琳琳︰“……”

    左零坐在餐桌旁吃著包子,那是琳琳午飯時候剩下的,此刻琳琳知道以左零的胃口這麼幾個包子根本吃不飽,所以她又到廚房里面忙碌去了。

    琳琳還是很樂意左零回來的,畢竟阿坤不在的話就只剩下她一個人在家里了。害怕到不怎麼害怕,只是太無聊了。

    不過,阿伊爾呢,他為什麼沒有一起回來?琳琳好奇,不過這個問題的答案暫時沒有人會告訴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