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囚籠(三)

    琳琳和左零隔著一張桌子坐在那里,桌子上擺滿了豐盛的菜肴。

    三個素菜,綠油油的植物左零沒有一個認出來,還有一鍋炖煮的肉,熱氣騰騰的擺在靠近左零的位置。幾條烤魚,一碗盆清湯,主食是包子,琳琳認為左零特別喜歡吃這個,所以就又做了些。

    總之,在黑水鎮就兩個人而言,這些菜肴有些太過豐盛了。不過琳琳擔心的不是飯菜會不會浪費掉,而是左零能不能吃飽。

    所幸的是,這一次左零並沒有狼吞虎咽,而是坐在那里慢慢的吃著。

    琳琳開心的坐在桌子的那一邊,用手托著腮看著左零吃東西,她還不餓,所以還沒有吃。再者,她也想等一下,看看待會兒阿坤會不會回到家里來。

    “你胳膊上那是什麼啊,綁的真丑。”琳琳注意到了左零胳膊上纏繞的布條。他的一只胳膊大片的露在外面,衣料的斷層像是被撕掉的,而另一只胳膊則用布條嚴密的包裹起來,布條來源于哪里也就顯而易見了。

    “沒什麼。”左零將那只滿是布條纏繞的胳膊收了收,繼續吃了起來。

    餐桌所在的房間與先前琳琳待的那個房間相通,通過未關閉的房門和窗戶,左零可以看到街上的景象。

    空氣中彌漫著飯菜的清香,鍋碗瓢盆踫撞和人語的雜音回蕩,就連行人也有了。左零不禁疑惑,這座死氣沉沉的城鎮像是忽然間煥發了生機。這之間發生了什麼嗎?

    琳琳似乎看出了左零心中所想,她輕聲開口說道︰“今天是所有礦工返回城鎮的日子,大致就相當于一天的假期,今天下午回來,明天下午再返回山里。一個月只有這麼一次,他們能夠以自己的方式休息,和家人團聚。”

    “所有人都會回來嗎?”左零問了一句。

    琳琳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說︰“幾乎所有人都會回來,不過也還是會有偶爾兩個留守在山里的。還有就是,可能家人都不在了,或者是自己鎮里的房屋已經被毀了,回來也無處可去了。這些人,可能就連這一天也會待在山里吧。”

    左零看了惆悵起來的琳琳幾眼,就繼續埋頭吃飯去了,不過速度快了不少。

    過了不久,左零听到了開門聲和細微的腳步聲。有人來了。

    腳步聲臨近,坐在餐桌旁的兩人都听的清楚,然後一個人徑直走了過來。

    “琳琳,我回來……”阿坤的腳步猛的頓住,聲音也戛然而止。

    左零目光陰冷的掃了阿坤一眼,然後便沒有再理會他。不過就是這一眼,就讓阿坤感覺如墜冰窟。

    他怎麼來了!阿坤的身子僵在那里,一時間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哥哥你怎麼了,干嘛站著不動啊。”琳琳走上近前來拉住阿坤的手,他的手冰涼。

    “你是不是生病了?”盡管先前琳琳鬧脾氣和阿坤吵了一架,但是她對自己哥哥的關心不會因此減弱半分。

    “沒,沒事。”阿坤深呼吸了幾下,迅速鎮定下來,然後任由琳琳拉著自己的手將自己領到左零的斜對面,在餐桌旁坐了下來。

    這場晚飯氣氛很是沉悶,左零埋頭吃著東西,阿坤坐在那里忐忑不安,湯勺不停在自己的碗里攪拌。只有琳琳在那里開心的輕輕晃動身子,哪怕其余兩人不知道為什麼都不說話,不過吃完飯再聊天也好,有人能回來陪自己她就很開心了。

    左零沉默著,阿坤不知道左零在想些什麼,不過他自己卻在猶豫著要不要帶上琳琳逃跑,但是他立刻就打消了這個念頭。無論左零是否能夠使用魔力,他都清楚自己不會是左零的對手。

    要不要偷偷通知其他人?阿坤也設想過這個可能性,但是他最後絕望的發現,黑水鎮領域內,能夠做到抗衡或者說是壓制左零的,只有特利瓦爾一個人。

    特利瓦爾肯定是想要抓住左零的,只要他來到這里,一切的情況都會扭轉。但更大的可能性是特利瓦爾趕來之後,或者是自己送出消息的同時,左零早就遠遠的逃開了。

    “援軍”根本不可能及時趕來,如果做多余的事情觸怒左零,到時候自己會怎麼樣?琳琳會怎麼樣?

    阿坤沒敢細想下去,他不了解左零。可是他也畢竟做出了那樣的事,做出了背叛,而且當時左零也確實要對他出手,只是被阿伊爾攔了下來。

    不一會兒,左零就把桌子上最後一個肉包子填進嘴里,大半的飯菜也被他一掃而空。

    “我吃飽了。”左零輕輕說道。

    “你可真能吃。”琳琳站起身來,她要稍微收拾一下,大半的空餐盤太佔空間了。還好剩下的量還足夠她和阿坤吃飽,隨意她不用再去弄一桌新的飯菜。

    “你等等去哪里啊,你應該沒有住的地方吧。”琳琳一邊收拾著餐桌,一邊隨口問道。不過她的這一問,卻是讓阿坤的心一下子揪了起來。

    左零沉默了一下,然後開口說道︰“嗯,沒有住的地方。”

    琳琳把餐盤堆到一起,然後高興的一拍手,說道︰“那太好了,不如你就住在這里吧,反正我們還有很多的空房間,稍微一收拾就立刻能住人。”

    阿坤已經在心底咆哮了,他現在是出生到現在,唯一一次想把自己可愛的妹妹的那張小嘴給堵住。你能不能不要用清脆動人的聲音說出這麼危險的語句了,可不可以趁他沒有興起其余心思的時候讓他自己離開?

    不過,哪怕在心底再如何咆哮,阿坤表面上卻根本看不出來。他擠出一絲笑容,而琳琳把阿坤的這一絲笑容認為是贊同和邀請左零的意思,所以她更賣力了。

    “而且你看,這鎮上晚上可冷了,你沒個溫暖的被窩可不行。啊,還有,那些人估摸還在找你呢,你到處東躲西藏的睡覺也都睡不安穩。我們家不會有人查的,上次搜捕的人不也是被我哥哥兩三句話就打發了嗎。對不對,哥哥。”說著,琳琳拿胳膊肘捅了捅阿坤。

    “啊,是啊。”阿坤僵硬的笑著,“要不你就先住在這里吧,有什麼事也可以從長計議。”

    左零看了阿坤一眼,點了點頭,說道︰“好。”

    左零答應留下來了,琳琳飯也不吃了,開心的去給左零收拾房間,而左零跟在她的身後一起前去。

    兩人離開餐桌旁以後阿坤虛弱的癱倒在那里,過了一會兒才強打起精神,狠狠的嚼碎一塊肉。

    這可真是,惹了個大麻煩回家。

    琳琳家是一個大房子,左零第一次來到這里的時候就注意到了,他們家的房子比旁邊的房屋大了三倍不止。

    琳琳領著左零沿著一條昏暗的走廊一直往里面走,沿途沒有一點光亮。

    “里面有好多間房子沒人住,其中有一間光線和風景都特別好,而且枕頭和被子也都很軟和,我之前曬過的。”琳琳挺了挺胸膛,儼然一副女主人的模樣,“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必須穿過這一條走廊,這里也太暗了,等等我先點上燈。”

    兩人身前的走廊上出現了一盞熄滅的煤油燈,琳琳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打火器,一種類似火折子的東西,然後去將煤油燈點燃。

    “奇怪,是不是沒油了。”可能是因為太久沒有使用,所以這一盞煤油燈無論如何也都燃燒不起來。嘗試了許久,琳琳也就放棄了。

    “算了,換一種照明方式吧。”琳琳說著,將打火器收起來後右手抬起掌心朝上,緊接著,一小團大約嬰兒拳頭大小的明亮光團出現。

    “你會魔法?”左零好奇的問道,琳琳使用的光亮是調動魔力的體現。

    琳琳點了點頭,自豪的說道︰“布萊特先生曾經夸獎過我,說我有修習魔力的天賦,不過他也只是教了我這麼一個照明用的小光團,其他的我還是不會了。”

    “光線的問題也解決了,快點走吧。”琳琳很自然的拉起左零的手,然後便走為一路小跑的向前趕去。

    左零可以感覺到琳琳手中照明用的那個光團的不穩定性,恐怕琳琳是怕光團突然熄滅了會有些丟人。所以才想在光團熄滅前,帶著左零一路跑到目的地。

    左零任由琳琳拉著自己,兩人一起沿著走廊跑了下去。

    ……

    左零在阿坤和琳琳這里住下了,天色重新暗了下來,不知不覺又到了夜晚。

    之前左零後半夜和白天差不多都在等待奧德里安的增援,不過等待了這麼久並沒有人趕來,哪怕是跟著慢騰騰的商隊行進這個時間也應該到了,看樣子增援不會那麼快來了。

    左零認清了這個事實,不過他沒有輕舉妄動。他耿直,率真,但是並不魯莽。

    思來想去,左零最終選擇回到琳琳家中,一方面他有點喜歡這里,這里是黑水鎮之中為數不多“味道”好聞的地方。另一方面,他也要尋找一下阿坤,他需要阿伊爾的關押地點。

    對于阿伊爾,左零並不擔心。像是有一種奇怪的直覺,或者說是些別的什麼,左零能在黑水鎮的空氣中聞到阿伊爾的“味道”,越來越茁壯和強烈起來的“味道”。阿伊爾聞起來狀態並不是太糟,而且越來越好起來了。

    左零無所事事的躺在床上,這個時間點他還睡不著,盡管昨夜一晚未睡,白天又在冰涼的石塊堆里待了差不多一天。但是他那較為穩定的作息卻沒有出現半點紊亂,現在還不到他睡覺的時間。

    忽然間,左零一下子坐了起來,然後調到了房梁之上。這一間房間有著兩根交叉的巨大橫梁。

    房間的木門被悄無聲息的推開了,過了一會兒,一個人悄悄溜了進來。如左零所料,阿坤一定會進行一些動作,盡管不清楚具體是什麼。

    在阿坤輕手輕腳的把房門關上後左零直接從房梁上跳了下來,嚇得阿坤差點驚叫出來。

    左零看了驚慌失措的阿坤一眼,說道︰“怎麼了,有事嗎。”

    阿坤支吾了一下,開口說道︰“先前的事很抱歉,不......我不是尋求原諒什麼的,我有個提議。”

    左零看著一臉認真神色的阿坤,說道︰“說來听听。”

    阿坤深吸一口氣,緩緩道來︰“我希望你能夠帶琳琳離開黑水鎮,以你的腳程,今晚就可以帶琳琳離開。”阿坤的語氣嚴厲了起來,似乎是想給自己提升幾分氣勢,“同樣的,我知道阿伊爾的關押地點,在你帶琳琳離開的同時,我可以偷偷的將阿伊爾帶出來。”

    阿坤說完便忐忑的等待著,他不知曉阿伊爾現在是否還活著,就算是活著那麼他會是什麼樣的狀態,關押阿伊爾的地點是否改變,是否新添了護衛......這一切阿坤都不知曉,他給左零的承諾只是一張空頭支票,能否兌現還是兩說。

    “你自己為什麼不帶著琳琳離開?”左零反問。

    阿坤搖了搖頭說道︰“琳琳現在還不太想離開這里,如果我強行帶走她的話,在撤離黑水鎮的路上很容易被巡守發現,但是以你的實力則不用擔心這個問題。”

    左零听後點了點頭,就在阿坤以為左零要同意的時候,左零卻開口拒絕了他。

    “不過我拒絕你的這個提議。”

    阿坤一下子急了,連忙問道︰“為什麼,這樣的安排應該更適合我們雙方,事關琳琳,我是不會食言的,請你相信我!”左零伸手打斷了阿坤。

    “你的事情以後再說,不過琳琳不用離開這里了。”看著發懵的阿坤,左零繼續說道︰“我們會把這里變成一個可以讓琳琳生活下去的城鎮。”

    你們?阿坤狐疑的看著左零,心里也不斷的猜想這個我們是誰,難道阿伊爾已經逃出來了?

    “嗯,我們。”阿坤第一次見左零臉上浮現笑容,“普亞王國星芒騎士團。”

    ......

    入夜,特利瓦爾卻突然從自己的床榻之上睜開眼,喃喃自語的說了一聲。

    “數量少了一個啊,美味的食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