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囚籠(七)

    左零不斷和特利瓦爾戰斗著,城鎮里的人們也注意到了這一處的變故,不過感受著這里傳出的令人臉色發白的驚人波動,他們還沒有人愚蠢到會過來看一看。

    “魔力攻擊技•斷河截流。”

    左零和特利瓦爾腳下大片的土地裂開,然後向上空漂浮而去。起初左零以為這是操控土地的技巧,但是立刻他就發現,是大量的魔力從地底下往上方爆發所產生了這一幕。

    沒有事先準備的左零在應對了滿了特利瓦爾一分,然後被對方一拳打在胳膊上。

    “ 嚓。”一擊左零的胳膊立刻骨折,且左零整個人往後方倒飛而去。

    在空中幾個翻轉之後左零在地面之上站定,伴隨著一聲短促的 里啪啦聲響,他那只骨折扭曲的胳膊恢復原樣,不過淤青和紅色的血腫還留存在那里。

    “我在好奇一件事情。”特利瓦爾踏著破碎的地面向左零走來,他周身不斷有破碎的土塊石頭落下,但是沒有一塊砸到他的身上。“要是我把你身上的骨頭一塊一塊的全都敲斷,你說它們還能合在一起嗎?”

    “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轟!”魔力和風暴擴散,兩人再次戰斗在一起。

    左零在與特利瓦爾的戰斗中有一個最大的困難,那就是他無法刺穿特利瓦爾的防御,也就是他體表的那些壓縮的黑色魔力。

    先前如同潮水般的黑色魔力破壞力多麼巨大左零已經看到了,現在他又切身體會了那股強大的破壞力壓縮以後能夠產生的防御力是多麼巨大。

    每當左零的一拳擊打在特利瓦爾身上的“黑色盔甲”上,左零都能感受到自己的力量被層層消減,傳遞到特利瓦爾身上的時候便所剩無幾了。如果不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這場戰斗左零恐怕沒有任何取勝的可能。

    一邊對擊一邊想著制敵的辦法,左零和特利瓦爾一邊戰斗著一邊轉移著戰場。他們的戰斗對于周圍環境的破壞著實巨大,凡是他們戰斗經過的地方無一例外不是一片狼藉。

    “砰!”

    左零又是一拳結結實實的轟擊在特利瓦爾的身上,詭異的是特利瓦爾並沒有回擊,等左零明白原因後也就顧不上追擊了。

    左零和特利瓦爾兩人邊戰斗邊轉移戰場,不知不覺就已經移動了很大一段距離,此刻在特利瓦爾的身後,那邊亂石的草叢中,一名原本正抹著眼淚的小姑娘僵在了那里。

    琳琳!

    左零暗道一聲不好,便立刻朝那邊沖去。但是特利瓦爾顯然比他更快,黑色的魔力鎧甲分出一束,像是一只大手般一卷就把琳琳拉到了他的身邊。

    “放開她。”左零神色冰冷,但是琳琳在對方手中,他暫時不敢輕舉妄動。

    特利瓦爾瞥了左零一眼,將視線看向在自己身邊的琳琳,輕聲開口說道︰“瞧我發現了什麼,一個無助的小姑娘,咱們還真有緣分啊,不是嗎?”

    琳琳看著近在咫尺的特利瓦爾,鼻子一酸又要哭出來,因為恐懼,她連話都說不出。

    “放開她!”左零第二次提醒。

    特利瓦爾微微一笑,輕聲說道︰“好啊。”

    他伸手抓住琳琳的脖頸,大量的黑色印記從他的掌心處往琳琳的身上蔓延,不一會兒琳琳裸露在外的皮膚之上就已經全是特利瓦爾的印記了。

    “這樣的話,你還能吞的過來嗎?”特利瓦爾陰冷一笑,在暴怒的左零即將發難之際將琳琳甩了出去,同時立即啟動了琳琳身上的印記。

    “啪嗒。”左零從地面之上躍起,在空中將琳琳接下。他跳起來的時候帶起了一枚小石子,在他落地的時候那枚小石子也恰巧落地,發出啪嗒的聲響。

    琳琳眼神暗淡,在左零懷中胳膊無力的垂了下來。印記累積並不能加快魔力傳輸的功效,但是琳琳體內本就沒有多少魔力,加之構建魔力傳輸通道,她體內不多的魔力一瞬間就被掠奪干淨了。

    “啊,只有這麼可憐的一點嗎?”特利瓦爾看著自己指尖那一絲微弱黑芒,“這麼微小的魔力,根本什麼也做不了。”

    特利瓦爾隨手一丟,那一絲被掠奪而來的魔力就涌入他背後的那團陰影中,然後陰影蠕動,重新回到他的身上鑄成鎧甲。

    左零低著腦袋,陰沉著表情,他抱著虛弱不堪的琳琳一步一步朝遠處走去。一股深深的無力感出現在他的心中,琳琳在他的懷里變得越發微弱,但是他除了能給特利瓦爾一拳以外就什麼也做不了。

    對,他還可以揍特利瓦爾一拳。

    左零將虛弱的琳琳放在一塊殘破的岩石旁,讓她依靠著這塊岩石以便能坐的舒服一點。

    “在這里等我回來。”

    左零的心情很復雜,他甚至無法理解自己現在的這份心情是什麼。有點類似小孩子心愛的玩具被人給踩碎了,不過現在的感覺,恐怕比那猛烈一萬倍。

    “轟!”

    左零周身魔力噴薄,他在全力調動自己的魔力,準確說來是燃燒,被他憤怒的火焰燃燒著。

    “哦?看起來還不錯。”看著一臉憤怒之色的左零,特利瓦爾能夠感受到他體內飛速流逝的魔力,“不過就是魔力的損耗有點太浪費了,如果能像你的朋友一樣,把魔力‘奉獻’給我多好。”

    左零爆發,地面伴隨著他的躍起被踏碎,空氣被壓縮發出音爆聲,左零拳頭擊打在特利瓦爾的胸口,速度快到特利瓦爾沒有來得及攔住他。

    “砰。”特利瓦爾體表的鎧甲凹陷下去了一小塊,不會眨眼間那個凹陷就又回復原狀。

    拳頭撞擊聲,勁風呼嘯聲,地面碎裂聲,以及骨骼折斷聲接連響起。

    這一次的戰斗有些不同,左零的拳頭不斷擊打在特利瓦爾的身上,除了特利瓦爾出拳阻斷左零進攻時兩者拳頭相撞外,面對特利瓦爾的攻擊左零根本就不閃避,任由對方的拳頭打在自己的身上。

    “這小子因為收到刺激而發瘋了嗎?”

    特利瓦爾微微有些心驚,他甚至以外自己先前說的把左零的骨頭一塊一塊全都敲斷的設想都要實現了。不過他也低估了左零的恢復能力和決心,左零骨骼的恢復能力不比他身上黑色魔力鎧甲恢復的速度慢。

    漸漸的,兩者也逐漸開始拉開差距,左零更佔上風。

    一陣一陣的血沫飛濺,那是左零被特利瓦爾的拳頭擊打在身上的後果,反觀對方身上沒有什麼明顯傷痕,自己的拳頭只能踫撞黑色的體外魔力發出沉悶的響聲。

    不過左零出拳很快,特利瓦爾出一拳,左零出十拳。盡管不一定是這麼夸張的差距,但是最大出拳差時也于此相差無幾。

    特利瓦爾身上的黑色鎧甲開始變得坑坑窪窪,左零前一拳造成的凹陷還沒有完全恢復,新的一拳就已經到了。特利瓦爾也是在此刻感受到了危機,情況不太對了。

    “刺啦”的聲響不斷傳來,特利瓦爾身上的黑色魔力鎧甲被不斷撕扯開,就像是一件厚重的衣物不斷被扯下一縷縷的絲絮。

    左零身上也有“刺啦”的聲響,他被撕扯開的是他的肌膚,大量的鮮血飛濺,他簡直被染成了一個血人。其中最多血液飛濺出的是他的拳頭,每一拳的擊打總有一圈血花飛出。

    “你這是在做無用功。”特利瓦爾開口︰“在你把我的魔力破開前你就已經會死掉了,而且,你也破不開我的防御。”

    特利瓦爾一拳捶擊在左零的肩頭,對方的肩膀一瞬間就扭曲了,扭在一起的骨干擾了左零的出拳,不過左零在打出下一拳的時候肩頭就已經恢復如初。

    “難纏的小子。”

    左零一直沒有搞清楚自己現在的這股感情究竟是什麼,悲傷、憤怒、不甘、遺憾……或許還有些別的什麼。

    左零一直在努力不去想它,但是在這種情緒的驅使下他不斷的揮拳,每揮出一拳這股感情卻又強烈一份。所以他出拳越來越快,這份感情也越來越強烈,這是一個死循環,在這個循環中左零像是曾有一瞬間遁入黑暗,在黑暗中閃過些許畫面。

    “媽媽……”左零站在黑暗中,一個小女孩抹著眼淚從他的身邊經過,她不是琳琳。

    “要把信送給殿下。”一個穿著皮革衣服的男人踉蹌著穿行過去。

    “前進,沖鋒,勝利就在眼前!”一個手執長劍的男人嘶吼,在他的身側一群士兵神色麻木。

    “明年你會來娶我嗎?”少女把一叢山茶花塞進男人的懷中,男人微笑著回應︰“明年一定會。”

    形形色色、熙熙攘攘的人群從他的身邊穿行而過,最後周圍一切又都歸于黑暗。但是不斷有獸吼和人聲在左零的耳邊回蕩。

    “打倒他,打倒他!一拳不夠就兩拳,兩拳不夠就十拳,一百拳。一分力不夠就十分力,十倍力,百倍力!解放吧,解放吧,不要猶豫,解放吧!”

    左零墜入黑暗的意識只有一瞬,在他出拳的時候墜入,而當他的拳頭擊打在特利瓦爾身上的時候便已經脫出。而他的眼眸,變得猩紅無比。

    疾風驟雨般的狂襲施加在特利瓦爾的身上,每一拳的力度都要比上一拳要更大。特利瓦爾甚至在這場近戰對擊中找不到還手的機會,有的只有左零密集如雨點的拳擊。

    “他的身上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有這股,令人壓抑的氣息。像是已經,超越了黑色厄多拉的層次。”

    特利瓦爾的瞳孔一縮,在他思考間,他身上的魔力鎧甲已經大片的凹陷,因為恢復時又接連受到打擊,他體表體外魔力的正常運行已經產生了混亂。

    “不好,必須要想辦法解決了。”特利瓦爾發現自己已經陷入困境,如果再不想辦法解決那麼他就只能動用自身的力量了,因為恢復傷勢而不打算動用的那些塵封的力量。

    百拳,百力,百擊。左零的力量終于集中到了一點。

    左零流魔力攻擊技•百力百拳。

    勁風強襲,若不是依靠著岩壁,恐怕此刻虛弱的琳琳早已被刮走。特利瓦爾的體外魔力被徹底打散,左零一拳擊打在他的肚子上。

    鮮血噴出,特利瓦爾負傷後撤了幾步。“該死!”特利瓦爾躬著身子用手捂著嘴巴,但是一大口獻血止不住的從他的指縫中滲出。

    “你徹底惹怒我了。”特利瓦爾強忍傷痛來到了有些力竭的左零身前,左零因為剛剛的全力爆發,此刻正處于一種力竭虛弱的狀態。

    特利瓦爾瞬間來到左零的頭頂,渾身魔力閃爍不止。這一次的魔力是直接從他的身體中涌出的,黑色的魔力間夾雜著銀色的光芒。

    “魔力攻擊技•百碎鋼!”

    “沒有力氣,抵擋了。”左零嘗試抬了抬胳膊,但是或許是百力百拳的後遺癥,此刻他根本無法大幅度移動自己的身子。

    “轟!”左零被特利瓦爾一擊砸進地面,大地深深的凹陷下去,一個直徑數百米的圓坑以左零為中心出現。

    特利瓦爾站起身來拍拍手掌,然後重新嘗試凝聚自己的體外魔力,但是那些黑色的魔力徹底被左零給打散了,能夠再次調動的所剩無幾。

    “切,真是浪費。”特利瓦爾將聚集到自己身邊的那些黑色魔力像是丟一件破舊的衣服一樣扔了出去,然後轉頭看向另一個方向,“怎麼,看到這一幕有什麼想法,要用力向我刺來嗎,阿坤?”

    阿坤跌跌撞撞的跑到這里,不小心摔倒了就一邊爬行一邊站直身子,最後他一路跑到了琳琳的身前,從自己的腰間抽出一把匕首遙對著特利瓦爾。

    特利瓦爾一邊朝阿坤那邊走去,一邊隨口說道︰“這里弄得動靜這麼大,也沒法繼續藏下去了,這段時間可真是感謝你的忠誠啊,阿坤。”

    特利瓦爾停在了阿坤的身前,低著腦袋微笑的看著他。

    阿坤顫抖著,他心底那無法掩藏的恐懼就像是石頭縫中的泉水一般涌了出來,填埋不上,封鎖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