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境界之淵(一)

    “好吧,魔力可以借給你,不過魔力的轉移過程都很痛苦,而且不屬于自己的魔力想要熟練運用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阿伊爾開口解釋,不過左零卻用很詫異的眼光看向阿伊爾。

    “怎麼了?”阿伊爾好奇。

    左零撓了撓腦袋,問道︰“有嗎,我之前用過別人的魔力,不過好像沒有你說的那些啊。”

    沒有嗎?阿伊爾先前可是親自經歷過那個過程,怎麼可能在左零身上就不存在。

    “轟!”特利瓦爾可不會讓他們兩人一直交談下去,在阿伊爾接下來的話還沒有說出的時候,他就沖到了兩人身前,一拳砸下。

    阿伊爾和左零向左右兩側躲避而去。阿伊爾是把魔力凝聚在腳腕處進行跳躍力的增幅來借此躲避特利瓦爾的攻擊的,而左零則是用手撐地,形成一個反推力。不過他的手來不及觸踫地面特利瓦爾就趕到了,那時候附著在他手上的類似實質的黑色延伸向下在地面上一撐,左零借助這個反推力離開了特利瓦爾的攻擊範圍。

    體外魔力!

    左零身體表面附著的儼然是體外魔力,或者是類似體外魔力的一種奇特魔力。如果是這樣的話,左零接受別人的魔力就不存在那麼多的限制。

    兩人在躲過特利瓦爾的攻擊後重新聚在一起,阿伊爾把手搭在左零的肩膀上,說道︰“我給你一些比較特殊的魔力。”

    淡白色的光芒從阿伊爾的手掌之上亮起,布萊特所饋贈給他的魔力他直接分出了一半注入到左零的體內。

    “如果是體外魔力的話,應該不會有魔力量上限的限制吧。”阿伊爾大膽的直接給了左零布萊特一半的魔力,在魔力注入以後,左零體表的黑色魔力發生了變化。

    大量的白色魔力像是粘稠物一般從他的皮膚上浮現,黑色的魔力附著在白色之上,像是條條黑色的花紋。

    原本只能包裹左零兩只手掌和小臂的魔力成功向上蔓延,最後護衛住了左零胸膛在內的大半個上半身。

    “還不夠。”左零揮舞了幾下胳膊,然後說道︰“差不多把這些魔力都放到外面了,沒有足夠的魔力打他了,再給我一些,我想等會兒再給他一拳。”

    “就是先前打破特利瓦爾體外魔力的那一招嗎,你的眼楮怎麼紅了?”阿伊爾這才注意到左零猩紅的眼楮。

    話說到這里,阿伊爾和左零又連忙往兩側避去,遠處的特利瓦爾一揮拳,一股氣浪便切割地面朝兩人沖來。

    “說完了吧。”特利瓦爾在阿伊爾和左零談話間發生了一些變化,他的魔力環繞在他的身體周圍,就像是一層霧氣。

    “說完的話,就該送你們下地獄了。”

    說完特利瓦爾便用力的一捶地面,地面崩壞,立刻深深地凹陷下去。阿伊爾和左零同時躍起,防止自己因為地面碎裂而重心不穩。

    “萬界。”

    一陣白色的光暈急促擴散,以特利瓦爾為中心,從阿伊爾和左零的頭上方快速劃過。然後阿伊爾驚訝的發現周圍的顏色變了,不只是顏色,周圍的一切好像都變了。

    周圍的一切像是失去了色彩,灰白色成為了主色調,碎石,群山像是這灰白空間中巨大的陰影。

    阿伊爾此刻在空中卻無法感覺到自己的下墜,但是看著變了顏色的地面距離自己越來越近,他知道自己還在下墜過程中。

    感知被改變了!阿伊爾推斷出了這個事實,明明是在下降,但他卻感覺自己靜止在空中沒有動彈,而是地面在上升。另一邊的左零面對的也是同一種狀況。

    忽然,阿伊爾看到遠處的地面零散的向下方降去,確切來說是特利瓦爾一抬手,諸多巨大的石塊漂浮了起來。環繞在特利瓦爾體表的那些霧氣般的魔力纏繞在巨石上。

    “去。”特利瓦爾向前一揮手,那無數的碎石就吵阿伊爾和左零飛來。

    “魔力攻擊技•花散華。”

    金色的光芒發散出去,群攻技能就利用群攻技能來抵擋。

    花散華的攻擊光芒在這片空間里躍動,它們可以改變運行軌跡,利用這個特性,一道光束可以擊破數塊不同軌道上的巨石。

    但是那金色的光芒在觸踫到巨石表面的時候卻泛起一圈圈波紋,然後融入其中消失不見了。

    阿伊爾心中一驚,不過他立刻就鎮定下來。這里的感知發生了改變,眼楮看到的一切都不是完全真實。

    “是魔力。”阿伊爾很快就意識到了問題所在,“普通的花散華無法穿破特利瓦爾環繞在石頭上的魔力,所以在巨石表面碎掉了。”知曉了問題所在,那麼解決起來就簡單多了。

    “魔力攻擊技•禁水源頭。”

    “魔力攻擊技•花散華。”

    仁加哈爾的力量啟動,阿伊爾意外的發現布萊特的力量也可以進行疊加使用,所以他毫不猶豫的使用了那份力量。

    “淨化之力。”

    青金色散發著淡淡白色光芒的花散華重新發出,這一次每一道花散華都能暢通無阻的穿過一塊塊巨石。被穿過的那些巨石都靜止在空中,然後收縮成拳頭大小後突然裂成大塊大塊的碎石出現在地面之上。

    阿伊爾知道那是巨石破碎掉落在了地上,左零那邊怎麼樣了?阿伊爾一轉頭看向左零那邊就嚇了一跳。

    只見左零懸浮在空中維持著那個動作一動不動,然後周圍的巨石緩慢的靠近他,最後像是黏在了他的身上一樣,一塊又一塊的累積,最終徹底將左零所包裹。

    因為感知和視覺都遭到了扭曲,所以阿伊爾並不知曉左零那邊究竟發生了什麼狀況。忽然,一股強烈的危機感出現在阿伊爾的心頭,他下意識的看向特利瓦爾所在的方位,特利瓦爾的身影卻已經消失不見。

    感知被剝奪了,特利瓦爾進行移動阿伊爾沒有絲毫察覺。阿伊爾的戰斗本能提醒著他特利瓦爾就在附近,如果是視線死角的話,阿伊爾立刻就知道特利瓦爾在他附近那個方位。

    轉身揮劍,阿伊爾有種在做慢動作的感覺。“這只是假象。”阿伊爾在心底默念,他知道這些都是假象。只是在感覺上自己的動作慢了,真實空間里阿伊爾的揮劍速度沒有半分減慢。

    “砰!”

    “咳啊。”

    阿伊爾感覺自己的胸膛一悶,然後一股火辣辣的疼痛就從上面傳了過來。一口鮮血抑制不住的從嘴里噴出,然後他整個人向下方墜去。

    “頂尖強者”層次的戰斗,短則幾個呼吸間就可以分出勝負,長則戰斗半月之久的案例也是有過。

    他們彼此間的攻伐大都威力驚人,但是在作用到對方身上的時候卻不是絕對的有效。這是因為他們在發動攻擊之前,都會讓魔力環繞全身用作防御。

    戰斗時,除非戰斗需要,很少有人會硬扛對方的攻擊,大多數的攻擊都會被閃躲或者抵消掉。少數的攻擊能夠真實的打到對方的身上,但是經過削弱和魔力防御,真正能給自己的敵人造成可觀傷害的,就又是少數中的少數。

    所以,“頂尖強者”層次的戰斗,決勝的關鍵便是給對方造成足夠有效的傷害。在恰當的時機,爆發出最強大的攻擊,魔力攻擊技便也是因此而存在的。

    阿伊爾向後跌倒,然後他靜止在了空中,周圍天地的一切都靜止了。他看到了不遠處他剛剛還在的地方,那里有著另一個阿伊爾的存在,還有著特利瓦爾。

    那是他留下的“影子”,準確來說是萬界所展現的剛才的影像。通過這個影像,阿伊爾了解到剛剛發生了什麼。

    另一個阿伊爾轉身揮劍,他的劍斬向在自己身後的特利瓦爾。特利瓦爾矮著身子,避開劍刃之後向阿伊爾的懷中鑽去,同時一拳打向他的胸膛。

    這樣的一副畫面靜止在空中,阿伊爾便是被特利瓦爾一拳打在了胸膛上才受得傷。阿伊爾感知被封鎖,無法感知到特利瓦爾的存在和軌跡,但是特利瓦爾顯然不受這個限制。

    現在阿伊爾靜止在空中,他嘗試著移動自己的身體和四肢,行動沒有受阻,靜止的只有影像。

    “眼楮完全被騙過去了。”阿伊爾心底感慨一聲。在他的身下,地面突然一個加速直接貼在了他的後背之上,阿伊爾毫無防備又是從喉嚨里噴出一口鮮血。

    阿伊爾掙扎的做起身來,但隨著他的起身地面也產生了一個扭曲,在他背後一寸的地方就是地面,他現在還坐在地上。

    “真實空間里發生的一切都會發生。”阿伊爾分析著剛剛發生的一切,“只是會被這處空間給騙過去。這里眼楮看不到真的東西,耳朵听不到任何聲音,就連魔力感知也被封鎖了。”

    阿伊爾揉了揉眉心,在他抬手的時候他注意到自己的手指變得大小不一。大的手指像是腫了起來,足足有先前普通手指的三倍大小,小的快要成為一條線,幾乎都要看不見了。

    他開始煩躁起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阿伊爾感覺這個空間的影響好像對他越來越大了。深呼吸了幾次,阿伊爾平復了一下心情,稍微冷靜下來的他不禁想到︰“特利瓦爾這麼久沒有跟進攻擊,是干什麼去了?”

    答案顯而易見。

    遠處靜止的左零此刻也有了變化,他保持著一個撐開石塊封鎖的姿勢,在空中像是一個大大的人字。破碎的石塊一個接一個的憑空消失,然後就只剩下了一個靜止的左零留在空中。

    不一會兒,左零左手之上附著著的白底黑紋的體外魔力少了一截。眨眼間,左零的肋部產生了一些凹陷。傷勢的出現和體外魔力的消失不斷進行著,阿伊爾能夠看到那個靜止畫面上逐漸缺失的東西,卻听不到任何聲音也感知不到任何魔力波動。

    “左零!”阿伊爾張嘴大喊一聲朝左零的方向跑去,他的喊聲他自己都沒有听到。可是無論他跑多遠,左零的身影都是在遠處不曾有半分接近。

    阿伊爾立即停了下來。他與左零之間的距離是不會發生改變的,如果只是按照那個影像的方向盲目行進,只會距離左零的所在越來越遠。就拿現在來說,阿伊爾恐怕已經距離左零有一段距離了。

    “必須趕回去。”阿伊爾轉過身去,不去看自己身後的那個左零的影像。不過立刻,阿伊爾又陷入了苦惱之中,沒有真實視覺的輔助,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剛剛行進了多少距離。

    阿伊爾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稍稍定下心來以後,阿伊爾設想了兩種解決方法。

    一是往回走,然後找到左零的正確位置。這個方法的困難在于阿伊爾不知道自己的精確方位,也不知道左零的具體位置。特利瓦爾正在與左零交戰,兩個人不可能是原地不動,戰斗所產生的魔力波動會被這片空間隔絕。也就是說,阿伊爾可能從左零的身邊經過卻沒有辦法看到他。

    另一個方法就是沿著剛剛的那個方向繼續奔跑。阿伊爾能夠感觸到自己腳下地面的不同,而且在真實空間中,阿伊爾所移動的距離也都是真實存在的。無論這片空間再大,它也絕對會有盡頭,特利瓦爾不可能將他籠罩整個世界。只要一直往前跑,肯定能夠跑到這片空間的盡頭。

    不過這一方法風險也很大。這片空間的盡頭究竟在哪里,如果太遠阿伊爾跑到後看清左零位置能否及時趕回他的身邊。而且就算跑出萬界籠罩的範圍,若是想要援助左零他也必須回來。在趕回的過程中,如果左零因為和特利瓦爾的戰斗又改變了位置怎麼辦,那樣一切就又回到了原點。

    想著想著,阿伊爾又漸漸急躁了起來,而且這次無論他怎麼想冷靜也冷靜不下來。

    “可惡,可惡,該死,可惡,可惡……”

    阿伊爾瘋狂喊叫著,但是他卻自己都無法听到自己的聲音。

    “可惡啊!”阿伊爾一拳捶擊在地面之上,他能夠感覺到地面的崩塌,但是卻听不見那轟隆的巨響聲。阿伊爾忽然呆住了,他愣愣的轉頭看向一個方向。

    “魔力,收到回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