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境界之淵(二)

    “萬界。”

    隨著特利瓦爾的話音落下,左零看到周圍陷入了一片灰白色的世界,只有山石是黑色的,就像是灰白色大地上頑固的斑點。

    “喂,阿伊爾。”左零突然發現自己的視線里丟失了阿伊爾的身影,可能是被什麼東西給遮擋了,他這樣想著就呼喊起來,“你在嗎?”

    而當左零喊叫兩聲以後他才發覺自己根本就沒有發出聲音。左零的眉頭皺起,他發覺自己被定在空中,正當他疑惑時他的雙腳就觸踫到了地面。

    周圍的景象天旋地轉,左零的腳是結結實實的觸踫在了地面之上,但是他看到的景物卻是他自己倒掛在天空中。

    “這是怎麼了?”左零疑惑,他嘗試著跳了跳,然後他的每一次跳躍都是離開“天空”貼近于“地面”,最後又落回了“天空”之上。

    “加把勁試試。”左零猛的一跳,這一次他跳躍的高度很高,以至于他快要觸踫到自己頭頂上方的那處地面了。不過在他的手踫到地面之前他發覺自己又被定住了,他晃了晃手,但就是踫不到近在咫尺的地面。

    “真麻煩。”左零又感覺自己開始下墜了,不過是往畫面里的天空墜去。

    左零呈一個打字躺著往天空墜去,這樣的體驗很新奇,他還是第一次體會。但在他狠狠摔下去之前,一些別的東西來了,巨石。

    一塊塊巨石朝左零飛來,它們像是長了眼楮一樣,劃出詭異的弧度對左零形成的包圍圈。

    “魔力攻擊技•百力百拳(五十分之一威力弱化版)。”

    左零一拳轟出卻撲了一個空。“假的?”左零泛起疑惑,但是緊接著,他的身體收到一個重物的沖撞,然後便是接連不斷的撞擊。

    左零利用黑色魔力將自己護衛起來,當他回過神來時,他已經被無數塊石頭給砌合成一個圓球包裹在了其中。

    剛剛所發生的一切實在是讓左零感覺摸不著頭腦,他疑惑不解的同時凝聚魔力,大喝一聲︰“開!”

    聲音無法傳遞,但是力量卻實實在在的傳遞了出去。包圍左零的大量石塊被推開,然後一下子消失不見。

    “沒了嗎?”左零靜止在空中,這樣想著。突然又是一下,一塊巨石憑空出現在她的身前然後一下子撞在了他的腦袋上,緊接著左零的胸膛、後背、大腿、肩膀……四面八方開始憑空出現巨石不斷向左零侵襲而來。或者說是巨石一直存在,只是先前隱去了身形。

    特利瓦爾的魔力給予巨石加固了防御,左零只是將巨石推開並不能摧毀他們。在特利瓦爾魔力的催動下,這些巨石會像被左零吸引一般不斷的向他沖去。

    “轟!”左零直接一拳轟出,一塊石頭在他的面前被轟碎然後化為碎屑往下方掉落。其余的巨石被這股沖擊沖開,一旦它們遠離了左零,左零便又丟失了它們的身形。然後,依舊循環。

    “砰砰砰。”“轟轟轟。”

    巨石不斷撞擊,左零不斷回擊,但是那些石頭的數量卻像是一點都沒有減少一樣,一直在以龐大的數量沖擊著左零。

    在這期間左零的腳不斷的觸踫到地面,他又不斷的向一側躍起。在他躍起的時候他能夠甩掉一些巨石的追擊,當近在咫尺的時候他能夠感覺腳邊產生的震動。但是因為無法听到聲音,他也不知道自己甩掉了多少巨石的追擊。

    漸漸的,左零也意識到一個事實,如果這樣下去他可能根本躲不掉這些巨石的追擊。在他奔跑的過程種踩到的一處坑窪告訴他,有人在不斷制造著巨石,特利瓦爾。

    左零的狀態也是越來越差,魔力的損耗和巨石撞擊所帶來的傷勢一直消耗著他,盡管只是些皮外傷。但是他緊迫的,想要找到解決方法。

    “一口氣。”左零在原地站住,大量的巨石不斷的撞擊他,將他層層包裹。“將這些石頭全都砸爛!”

    特利瓦爾站在左零的不遠處,他輕輕抬手,幾塊半人高的巨石就緩緩漂浮而起。在萬界中他是絕對的主宰,利用周圍環境他便能夠給予對手有效的打擊,所以他幾乎不會選擇危險的近身戰。

    “他這是怎麼了?”特利瓦爾好奇的看著沒有動靜的左零,對方應該不會這麼容易就死掉才對。

    忽然,那一堆巨石動了,他們先是輕輕的晃動,然後突然無數道裂痕在同一時間出現。碎石一塊塊的剝落,從其中蔓延出的是一種黑色的粘稠物。那是左零的魔力,他那些黑色的魔力正從岩縫間鑽出來,或者說,原本破碎的石塊是得以這些魔力才沒有立刻掉落下去。

    這一大團奇怪的混合物掉落在了地上,然後石塊徹底剝落了,里面漏出來了一個怪物。在少年的脊背上,這些長出的黑色魔力正抬首昂叫著。

    似虎,似豹,似蛇,似狼,還有鹿和熊的腦袋模樣,許多奇形怪狀的動物腦袋被這些黑色魔力模仿出來,它們張著自己沒有獠牙的嘴巴,在那里不斷晃動做嘶吼狀。

    特利瓦爾愣住了,他從沒見過這樣的景象。他先前見過一次黑色厄多拉,那是一只異獸種的戰士即將死在他手底下前發生的劇變。不過那一次他遇到的是一只大蜥蜴,體型特別大而且特別難殺的那種。

    同一個黑色厄多拉會有這麼多形態嗎?特利瓦爾搞不清楚,他也不想搞清楚。他唯一想弄明白的,是現在的左零有沒有像上次那只怎麼也殺不死大蜥蜴一樣,處于一種只知道破壞的混亂狀態。如果是那樣的話,他不介意讓阿伊爾和左零見個面。

    左零緩緩站起身來,然後將視線投到特利瓦爾的身上,他顯然還有自己的意識。

    “這就沒意思了。”特利瓦爾在心底這樣想著,同時他還發現了一些其他不妙的事情。那些古怪的動物頭顱正在撕咬著他的魔力,不錯,就是他為構建萬界而籠罩這一片空間的魔力。

    一塊又一塊的魔力像是布料被扯爛,然後被吞掉。左零眼中的灰白色畫面也重新出現了顏色,盡管是黑色,不過這也是掛著滿天星斗的黑色。外面夜晚的天空透進來了。

    這對特利瓦爾來說可不是什麼好消息,他沒有對黑色厄多拉的變身者動用過萬界,竟然出現構建萬界的魔力被吞噬的情況,這是他所沒有預料到的。

    “差不多也該消停一下了。”特利瓦爾來到左零的近前,一記肘擊轟然砸下,“這些魔力可是很珍貴的,而且,釋放狀態下萬界可沒法修復。”

    “砰。”那些形狀像動物頭顱的魔力停止撕扯立刻回援,他們一個一個的累積起來,最後全都護衛在了左零身體的上方,特利瓦爾的肘部下面。左零被特利瓦爾的肘擊打到,最後被壓低至半蹲狀態就停下了,他的魔力抵消了大量的沖擊。

    在這短暫的一瞬間,形成了一個僵持局面,左零猛的一抬頭,目光如雷看向特利瓦爾。

    “已經沒有多余的魔力,收縮全部魔力,給他最後一拳。”左零體外的魔力猛的往他體內收去,這也導致特利瓦爾的肘擊繼續向左零壓制下來。

    “百力……”左零已經將布萊特的魔力同化,他將所有的魔力都凝為一點,全都集中在他的拳頭上。他將所剩的全部力量都賭在了這一拳之上,他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再次與特利瓦爾近戰的機會,而且對方在進攻中勢必無法全身心的防御。

    “百拳(二分之一威力弱化版)!”

    “轟!”

    ……

    阿伊爾沿著他魔力感知到的方位快速趕去,中途他詫異的發現萬界的顏色正在褪去,他頭頂上方出現了滿天的星斗。

    戰斗怎麼樣了,特利瓦爾的魔力正在消散,是左零贏了嗎?為什麼魔力恢復了感知卻什麼也感覺不到,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阿伊爾胡思亂想著,很快他就來到了戰斗發生的地方,左零和特利瓦爾都在那里。

    黑色厄多拉,他從左零的背後蔓延出去,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混合體,虎、鹿、熊、豹、獅、羊……這些黑色的動物腦袋不甘的發出一聲嘶吼,然後消散在了空氣中。

    左零?

    特利瓦爾收回自己沾血的右肘,他的胸膛直接受到了左零的攻擊,此刻正有幾道紅色發亮的痕跡以左零的擊打點擴散出去。

    另一邊,左零的左肩以一個夸張的模樣扭曲著,他的胸膛上破了一個大洞,此刻血液凝固在那里。他雙目暗淡,然後緩緩跌倒在了地上。

    “科塞加的魔法科技還真好用。”特利瓦爾撫摸著自己的胸膛,“要不是有這個東西在,剛才恐怕要直接丟掉半條命,還真是小看你們了。”

    阿伊爾愣愣的看著跌倒在地的左零,甚至都沒有關注特利瓦爾已經來到了自己的身前。

    “呆住了嗎?也對,突然看見自己的朋友變成一個怪物,要是我也絕對會吃驚嚇一跳。不過沒關系……”特利瓦爾微笑著攥拳,然後對著阿伊爾的腦袋轟出,“這個怪物已經被我殺掉了。”

    阿伊爾腦袋里像是有什麼東西炸開了,他的血液,不,是潛藏在血液之中的一些別的什麼東西飛快的游走。青綠色的光束直接從阿伊爾的身上爆散開來,同時阿伊爾痛徹心扉的嘶吼傳出。

    “龍族魔法•牙擊!”

    青色的光華映照半邊的天空,當光芒暗淡以後,特利瓦爾踉蹌的後退了幾步,一些紅色的結晶從他的胸膛上破碎掉下。

    “噗。”一口鮮血從他的口中被噴出,特利瓦爾單膝跪倒在地面之上,雙手掐著自己的脖子一臉痛苦的猙獰表情。

    阿伊爾帶著自己的憤怒向特利瓦爾走去,一小滴血液順著他的指尖滑落。慢慢的,滑落的血滴也多了起來,它們是阿伊爾體表那些小血珠混合成股的結果。

    現在阿伊爾的狀態與先前在烏托拉之上不同。那時仁加哈爾所遺留下來的力量剛剛完全甦醒,整個巨大的青綠色雲團是流動的,它與阿伊爾自己的魔力混合在一起,能夠讓阿伊爾隨時調動。

    不過現在不同,現在的它是靜止的,而且已經明確與阿伊爾自身的魔力產生了分層。阿伊爾現在所加持的仁加哈爾的力量,也只是那兩色雲團交界處正在緩慢轉化的那一點而已。

    如果現在阿伊爾強行調動仁加哈爾的力量,就會傷及自身。不僅如此,現在阿伊爾的魔力大量消耗,已經不足以作為兩股魔力的主導。

    在烏托拉之上,阿伊爾哪怕動用仁加哈爾的力量也不會有什麼副作用,那是因為由他自身的魔力進行了主導,會一直把能夠動用的力量控制在一定範圍內。阿伊爾的魔力本能的對仁加哈爾力量的輸出量進行了控制,才不至于讓那股龐大的力量反過來傷害了阿伊爾。

    但是現在,被阿伊爾憑借意志強行轉動起來的青綠色雲團佔據了主導,它已經沒有了限制。最大限度的輸出,最大限度的消耗,無法恢復,還會傷及阿伊爾自身。

    “身體動不了!?”特利瓦爾抬起腦袋看著正蒙著一層薄薄的血珠緩步朝自己走來的阿伊爾,心底第一次有些害怕了起來,“剛剛發生了什麼,是限制身體移動的魔力技巧嗎。這個家伙怎麼回事,為什麼突然間有了這般強大的力量。”

    特利瓦爾的疑問沒有人能夠回答他,阿伊爾在快要走到他身邊的時候停下了自己的腳步,然後舉劍高指天空。青色的魔力不斷蔓延向上,最後形成了一把高聳入雲的長長的劍刃。

    “力斬。”

    阿伊爾一揮手,這般劍刃極長,也極其鋒利的長劍就揮砍而下。

    死亡的冰冷感覺籠罩了特利瓦爾,他來不及做那些胡亂的猜想,千鈞一發之際他向一側用力翻滾,堪堪躲過了阿伊爾的斬擊。

    不遠處的一座荒山,被一分為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