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魔力傷(二)

    阿伊爾沒有回話,他繞過布萊恩斯來到左零的身邊。走到近前,阿伊爾也能夠清楚的听到左零胸膛中那顆心髒有力的跳動聲,但是卻不見左零有什麼呼吸。

    “從我們見到他時他就已經這樣了,從傷勢來看他是受了致命傷,但是心髒卻越發強勁的跳動著。這兩天里,他的生命體征沒有衰退,但也沒有任何傷口愈合或者說是甦醒的征兆。”布萊恩斯借助說話的空擋又給左零做了邊簡單的檢查,從另一方面來看也是詳細的告訴阿伊爾現在左零的狀況。

    “說真的。”布萊恩斯回頭,神色嚴峻的看著阿伊爾說道︰“我現在都不知道這個孩子是過著,還是已經死了。”

    “為什麼這麼說,你剛才不是說左零的生命體征沒有衰退嗎?”

    布萊恩斯搖了搖頭,說︰“生命體征沒有衰退不代表他的生命力旺盛,他的所有生命體征或許都是停留在他進入這個狀態之前,那個瀕臨垂死的階段。無論是體溫,還是機體反應都停留在那時,沒有任何好轉的跡象。”

    布萊恩斯的指尖涌出一點白色的光,他釋放出魔力將左零傷口處流出的類似黑色液體般的魔力全都趕回了他的體內,剛剛左零傷口處流出的魔力已經快要到達腰際了。

    “他現在是昏迷,但是如果一直不醒的話跟死去沒有兩樣。”布萊恩斯換了個舒服點的姿勢坐在床邊,左零的傷口處又開始流出魔力,不過魔力流動的速度很緩慢,等他流到腰際要很長一段時間。

    “沒有辦法嗎?”阿伊爾不願意看左零一直昏迷下去。

    “方法或許有。”

    布萊恩斯的話一說出口就阿伊爾就來了精神︰“什麼方法?”

    布萊恩斯指了指左零的傷口,說道︰“這孩子受了本該致死的傷卻沒有死,原因就是他體內的這些魔力。這些魔力保證了這孩……左零不會立刻死掉,而且可以看出這些魔力是在嘗試填補左零身上的傷口,不過卻無法做到。”

    “為什麼?”阿伊爾下意識的問。

    “為什麼?”布萊恩斯看了眼阿伊爾,有些含糊的解釋道︰“這個說起來有些麻煩,你可以理解為是特利瓦爾的高強度魔力攻擊徹底破壞了他身體自我修復的功能。他的魔力打算凝固成塊替代身體的修復功能將這里填住,但是因為要維持左零生命的緣故,它最終只能形成液態。”

    想了想,布萊恩斯又補充說道︰“不要一臉疑惑的表情,強大的人自愈能力之所以強,是因為魔力刺激也強化了他們自身的恢復能力。如果自身的恢復能力喪失,單純依靠魔力很難做到什麼(而且也不會有魔力在主人差不多死亡的情況下會自發的修補身體)。”

    “如果能激發左零身體的自愈能力,那麼左零是不是就有救了?”阿伊爾提出自己的想法。

    布萊恩斯搖了搖頭,否定了阿伊爾的這個想法。“現在唯一能救這孩子的方法恐怕需要依靠他的這些魔力,他的身體盡管停留在這個狀態,但是這也是他身體里魔力在不斷維持的結果。”布萊恩斯頓了頓,把現在的情況進行了總結。

    “我也嘗試過研究他的這些魔力,不過很遺憾,幾乎是一無所獲。現在能做的,就只有用我的魔力將他傷口處外溢的魔力驅回,保證他不會因為魔力流失而死亡。”

    阿伊爾現在那沉默的看了左零許久,才緩緩蹲了下來靠在左零的床邊伸出手,說道︰“這個交由我來吧,你先去休息吧,布萊恩斯先生,這段時間謝謝你了。不過左零的事情,還要請你多想著辦法。”

    阿伊爾的眼神異常誠懇,以至于讓布萊恩斯有些結巴的回答︰“啊,嗯……沒問題。”

    “呼。”阿伊爾深呼一口氣就開始催動魔力打算將左零流到體外的魔力驅回體內。

    “阿伊爾等等!”葛萊蒂斯突然呼喊起來,阿伊爾手上閃爍出的金光微弱如同螢芒,讓流淌而下的黑色魔力一頓,隨後就消失了。

    左零身上的黑色魔力繼續流淌,阿伊爾感覺到陣陣虛弱差點昏倒在床邊。

    葛萊蒂斯連忙過去將阿伊爾抱入她的懷中,阿伊爾用虛弱的聲音疑惑的問道︰“這是怎麼回事,我的魔力還沒有恢復嗎,這個感覺是……魔力虧空?”

    葛萊蒂斯輕咬嘴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布萊恩斯看到這一幕像是明白了什麼,他看向葛萊蒂斯問道︰“怎麼,你還沒有告訴他?”

    葛萊蒂斯搖了搖頭,面對著朝她看過來的阿伊爾,她怎麼也不忍開口。布萊恩斯沒有那麼多的顧慮,他很是直截了當的開口。

    “你現在不要隨意動用你的魔力了,很容易魔力虧空,等回到王都以後我會幫你想辦法的。”布萊恩斯似乎想要安慰的拍一拍阿伊爾的肩膀,但是他的手伸到一半就放下了。

    如果放在以往,葛萊蒂斯一定會反駁一句,“我們星芒也能幫阿伊爾找到辦法恢復,我們星芒的人不需要你費心。”不過最終她沒有,因為此刻的阿伊爾整個人都呆在那里像是受到了打擊,那麼的讓人心疼。

    “為什麼?是因為魔力傷嗎?”

    “對,就是特利瓦爾那禁忌魔力所造成的魔力傷,而且你受到的魔力傷尤為嚴重。”布萊恩斯兩手放在阿伊爾的肩膀上稍稍用力,說︰“剛好,你也醒來了,把當時你們最後的戰斗原原本本的給我說一遍,一點細節都不要遺漏。”

    ……

    阿伊爾躺在自己的床上,窗外現在還回蕩著悅耳的音樂,不過對于此刻的阿伊爾來說沒有比這更刺耳的音樂了。

    魔力凝聚,一陣勁風從阿伊爾的手中發出,打開的窗戶被這股勁風給敲打關上。與此同時,阿伊爾一下子躺在了床上,大口的喘著粗氣,魔力虧空的疲憊感席卷他的全身。

    布萊恩斯那嚴峻的神色和沉悶的話語還在他的腦海中不斷浮現回蕩著。

    “如果我沒猜錯,是最後特利瓦爾那將所有禁忌魔力注入你體內的大膽舉動,將你的魔力傷擴展到了現在的範圍。你身體中的魔力構造在那一瞬間,遭到了徹底的毀滅。”

    “舉個例子,如果說人盛納魔力的軀體就像是一個罐子,這個罐子是看不見摸不著的,只有魔力能對其產生反應。魔力就相當于罐子中的水,會枯竭,但也會補充。魔力傷,就是直接對這個罐子造成的損傷。”

    “特利瓦爾先前受到的魔力傷就相當于把這個罐子上半部分直接給切掉了,他沿著下部分罐體修修補補了兩年多,或許是更久一些的時間才差不多快要將罐子給不耗。但是……”

    長久的沉默。

    “你在那一瞬間受到的傷害,就相當于直接將整個罐子都給打碎了。如果是殘缺的罐子,或者是少了一半罐子還可以在留存的基礎上進行修補。若是全部破損想要修補它……或許只有‘神’才能做到了。”

    “啊,當然,這也不是絕對的,或許是我的比喻不太恰當,總歸會有辦法……”布萊恩斯在葛萊蒂斯惱怒的眼神中說了一大段安慰的話,不過阿伊爾都沒有听進去。

    布萊恩斯所比喻成罐子的,指的就是貝齊曼斯大陸之上,每個人體內的魔力源。魔力源伴隨著人的降生而存在,一個人是否能夠修習魔力,學習魔技、魔法的天賦如何都與魔力源息息相關。

    魔力是這個世間造物主的恩賜,是等同于生命的偉大存在,魔力源更是人與生俱來的。在阿伊爾等人的認知中,可沒有听說過有人造魔力源的先例。

    我的騎士之路,到此為止了嗎?

    阿伊爾躺在床上愣愣的看著天花板,剛剛他拒絕了葛萊蒂斯的好意,他現在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需要靜一靜。

    以往的一幕幕像是過電影一般在阿伊爾的腦海中不斷浮現,一個片段又一個片段的閃過。

    與特利瓦爾的戰斗,“琳琳”那最後一躍,他下意識的揮擊。

    與奧德里安一起應戰但澤弗爾,初窺“惡鬼”的深淵。

    迎擊庫利茲卡、厄斯,和卡蓮努眾人一起挫敗“地下世界”三位皇帝的陰謀。

    大賽上,與約爾根的戰斗,阿伊爾第一次在對人的實戰中冒險使出了龍牙擊融合禁水源頭的魔力組合技。

    溪谷中,與三等甲將、二等甲將之間的特訓。

    初入王都的精彩戰役,從阿卡修斯身上學到了“姿態”的技巧和使用。

    蘭塔鎮,與巴洛斯特的戰斗,是他騎士之路的真正開端。

    還有……還有很多很多,那個在鐵匠鋪內輔助巴達爾打鐵被燙到手的少年,無論嚴寒酷暑仔細琢磨著劍術的少年,那個在某個午後第一次感覺到自己體內那奇特力量而分外欣喜的少年。

    阿伊爾用手掌將自己的眼楮覆蓋住,他仿佛回到了那個午後,他躺在小鎮外山坡的草地上,在和煦陽光的照耀下做些美夢。然後就在那個夢中,他感受到了一點金芒,醒來以後也無比的真實,以至于讓他捂住眼楮一個勁的在那里傻笑。

    周遭像是變得溫暖起來,阿伊爾感覺到了陽光的溫度,還有清風和鳥鳴,空氣中帶著淡淡青草的味道。仿佛現在阿伊爾一睜眼,就會看到拉夫妮湊過來的那張小臉。

    若干年前,拉夫妮湊到阿伊爾的身旁,在那個午後用力的搖晃著阿伊爾的胳膊,嘴里說著︰“阿伊爾,醒醒了,你午飯都還沒吃呢。”

    “喂,該醒醒了。”

    奧德里安的聲音傳來,阿伊爾一個激靈立刻坐了起來,視線一恢復優先看到的便是奧德里安的那張大臉。回想著剛剛回憶中拉夫妮的臉龐,阿伊爾輕輕嘆息了一口。

    幻象果然跟現實很有差距。

    “恭喜你醒來了,先前你做的不錯。”奧德里安出人意料的夸獎了阿伊爾。

    阿伊爾有些詫異,他與奧德里安的接觸並不多,在星芒騎士團總部是一次,在烏托拉和隨後的同行時間里是另一次,當然,這一次相處的時間比較長。不過在這段時間的相處中,阿伊爾認識到奧德里安是個嚴肅的人,他沒見到奧德里安笑過,更沒有見他夸獎過什麼。

    這突如其來的夸獎讓阿伊爾有點懵,不過短暫的欣喜過後他的情緒又低落了下來,最後只從喉嚨里發出了一聲“嗯”。

    “魔力傷的事情他們跟你說了吧。”奧德里安直接坐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在阿伊爾點頭以後他繼續說道︰“情況怎麼樣(具體跟我說說,我想了解一下詳情)?”

    阿伊爾深吸一口氣,表情有些痛苦的說出結果,不過他沒想到,自己一開口話匣子就止不住了,或許他自己沒有意識到,他現在特別需要宣泄傾訴。

    阿伊爾把布萊恩斯的診斷以及那個罐子的比喻通通都說給了奧德里安,說完以後他感覺自己心底一直存在的一股壓抑消散了大半。

    “吶,奧德里安先生。”

    “嗯?什麼事。”

    阿伊爾小心翼翼的開口︰“如果一個人失去了魔力,那麼他是不是真的……真的就永遠無法成為一名強大的騎士了。或者說,是再次站上那個‘舞台’(諸多強者並存的金字塔頂端)。”

    阿伊爾希冀的看著奧德里安,他希望從奧德里安的口中說出否定的語句,希望對方能告訴他,哪一位強者沒有依靠魔力,卻登臨了王國的頂端,成為一代傳奇。

    奧德里安看著阿伊爾,他似乎看出了阿伊爾心中所想,在短暫的沉默以後,他開口說道。

    “對,如果一個人丟失了魔力,那麼他就再也無法在世界這個大舞台上展露頭角了,這個世界的上方,已經不存在他的位置了。”

    毫不留情的話語讓阿伊爾面如死灰,他的這個表情讓奧德里安很不滿的一挑眉。

    “你為什麼是這個表情。”奧德里安皺著眉頭不滿的說道︰“你不是還沒有失去魔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