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陰影(下)

    尼奧被下了一跳,在他猛的轉身的同時懷中一把銀白色的短刃也被他抽了出來,指向了自己身後出現的那個男人。

    對方恐怕一直跟著自己,自己竟然沒有絲毫的察覺,想到這里,尼奧背後的冷汗一下子就成股的流下來了,只是從他的表情上完全看不出來。

    “你不用這麼緊張。”安萊瓦訥擺了擺手,示意尼奧放松,“我沒有什麼惡意,只是……”說到這里安萊瓦訥突然說不下去了。

    你一個跟蹤者跟被跟蹤的人說你沒有惡意,對方會輕易相信嗎。安萊瓦訥也不知自己怎的,剛剛看了尼奧的背影一眼,就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七拐八拐就來到了這里,這才發生了剛剛的那一幕。

    安萊瓦訥撓了撓頭,他在想如何才能取得自己身前這名少年的信任。思考了半天,最後他在少年緊張的目光中用平和的聲音說道︰“我不是什麼壞人,騎士聖殿知道吧,看這個。”

    安萊瓦訥指了指自己盔甲上的標示,“這個你應該認識,這是騎士聖殿的標示,這個是捍衛卡洛梅伊和普亞王國的標志,這下你就應該可以相信……”

    “出去。”

    “嗯?”安萊瓦訥感覺自己像是听錯了,他疑惑的問道︰“什麼?”

    “出去,從這里滾出去!”尼奧的眼中像是燃燒著憤怒的火焰,他的身子因為激動而微微顫抖,他瘋狂的揮舞著自己手中的短刃,盡管完全傷不到安萊瓦訥,但是他依舊奮力的揮砍著。

    “滾出去,從這里滾出去,滾出卡洛梅伊,滾出普亞王國,你們最好從這個世界上消失!”連續的揮砍持續了很久,尼奧最終累的半跪在地上氣喘吁吁,汗水混著眼淚從他的下巴處滴下,他的嘴里還在不停的呼喊著剛剛那些話語。

    “是仇視騎士總盟的人嗎,是那些被處死的盜賊的孩子,還是那是戰犯的呢?”安萊瓦訥感覺有些頭疼。

    在卡洛梅伊的角落里,或者說是在普亞王國的境地之中,總有那麼一小撮人是仇視整個王國,仇視騎士總盟的。

    這些人大多都是些罪犯的孩子,他們的父母親人因為自身罪孽而受到了處刑,不過他們的孩子是無人管理的。這也就造成了一些特殊的現象,無家可歸的孩子們跟著自己的父母走向刑場,他們的父母在處刑台上被處決,而被攔在台下的他們將這一切都看在眼里。然後,仇恨的種子就在他們的心里滋生了。

    安萊瓦訥看向尼奧的眼中充滿了惋惜,這樣的孩子最終的命運總是悲慘的,他們會帶著自己的仇恨與偏見走上他們父母的老路,甚至更為極端。然後,或許能夠在處決過他們父母的處刑台上,類似的刑罰再降臨到他們的身上。

    這些孩子大多數本質不壞,如果有人管教他們,加以引導,他們就能夠回歸正軌。而安萊瓦訥,則是打算這樣做。

    “孩子,冷靜一點,我知道或許你對于我們存在著一些偏見,但是要知道,騎士總盟是……”安萊瓦訥的溫聲細語還沒有說完就被對方粗暴的打斷。

    “不是騎士總盟,只是你們。”尼奧的眼中閃爍著仇恨的光芒,“你們這些帶著偽善面具的小丑,卡洛梅伊下水道中的氣味都要比你們腐爛的骨頭好聞一萬倍,你們身體里流動的是鮮紅的污水,讓人作嘔……”

    尼奧的話語還沒有說完也被安萊瓦訥直接打斷,“你是在城里長大的?”

    “是又如何。”尼奧被一帶,話題的重心立馬就偏了。

    安萊瓦訥點了點頭,說道︰“怪不得呢,你連一句罵人的俚語都不會,比如說,你個XXX。”

    “你怎麼會說出如此粗鄙之語!”尼奧的臉色因為憤怒和羞愧而變得漲紅,“說你們是小丑也是抬舉你們,起碼那些逗人笑的家伙們還沒有你們這麼野蠻。”

    “哈哈哈。”

    “你笑什麼!”尼奧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的貓一下子蹦了起來,“快停下,不許再笑了!”說著,尼奧又惡狠狠的揮舞了幾下自己手中的短刃,盡管對安萊瓦訥毫無威脅,但是架勢卻很足。

    “好好好,我不笑了。”安萊瓦訥將笑聲收斂,他發現自己身前的這個小子有趣極了,就像是一個很單純,卻硬要學壞還學不好的笨小子一樣。

    “離開這里。”尼奧雙手將短刃攥緊,試探性的向前踏了一步,唯獨這一點他從未顯示出半點玩鬧或者有讓步的意思。

    安萊瓦訥盯著尼奧認真開了一會兒,終于在對方接著踏出下一步之前,便在尼奧緊張的目光中轉身離去。

    “好,我這就離開了。”安萊瓦訥邁開步子,大步向前沿著原路返回。

    當確定安萊瓦訥終須走遠了以後,尼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感覺自己快要虛脫了。

    安萊瓦訥很強大嗎?當然很強大,強大到哪怕他只是簡單的站在那里,就讓尼奧感覺自己的心髒像是被一只無形的大手給攥緊了,但是他卻不能讓自己的氣勢弱了哪怕半分。

    這不單單只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奧拉威爾家。

    ……

    安萊瓦訥很快就離開了“臭水溝”的範圍,他徑直的回歸騎士聖殿的總部,他自己的房間里,一路上那些新人或者其他騎士跟他打招呼他也完全沒有搭理。

    在他的房間里有著一個巨大的書架,上面擺滿了各類的書籍,他看都沒看書架,幾乎是憑借身體的記憶將書架上的一本書給取了下來。

    快速的翻頁,安萊瓦訥很快就將那本書翻到了他想要看的那一頁。安萊瓦訥希望自己先前是看錯了,但是這一頁書籍上的圖片卻提醒著他,他看到的完全沒有錯。

    “為什麼,那個孩子的刀上,會有奧拉威爾家的徽章。”

    ……

    沿著通道一路向下,尼奧回到了那昏暗的地下,也是他現在的“家”。

    看著牆上一塊突出的磚瓦,尼奧將手掌按在了上面,然後便準備用力的按下去。

    那是一個機關,如果這塊磚被按下去,尼奧剛剛所通過的這條通道便會崩塌被封鎖。

    隆隆的聲音響起,隨著尼奧手掌的動作整個通道都顫抖起來,似乎隨時都會崩塌。尼奧心里不知怎的突然閃過了安萊瓦訥離開時背景的樣子,手上的動作頓了一下。

    他的手就僵持在了那里,過了好一會兒他將自己的手拿開,失去推力的那塊磚又重新突了出來,原本開始顫動的通道也恢復了平靜。

    “沒有幾條通往外界的路了,還是小心一些的好,這下面這麼暗又這麼繞,別人下來都會迷路的。”

    沿著王都地下排水系統的道路一直走下去,尼奧沿著自己熟悉的路線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地方。一個小型的,看起來粗糙極了的宮殿群。

    這里的宮殿只是宮殿外形的一些低矮房屋罷了,最多也只能住三四十人的樣子。尼奧走在自己熟悉的路上,卻發現周圍看不到任何一個其他人。

    忽然間,尼奧像是意識到了什麼,快走兩步鑽進了一個房間里,然後便再也沒有了動靜。

    在這片寂靜宮殿群的中心位置,那一間最大的“宮殿”中,橢圓桌旁坐了一圈的人,他們年紀最小的大概二十多歲或者三十歲出頭,年紀大的已經白發蒼蒼。

    他們就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誰也沒有說話,直到大門被推開的那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朝這一個方向看去。

    穿著銀白色甲冑的男人走了進去,他似乎已經預料到了自己身前的這一幕,所以沒有半點的慌張。

    他帶著揶揄的笑容,聲音中滿是輕蔑與嘲諷。

    “好久不見了,各位卡洛梅伊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