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再臨

    牧羊人的笛聲在晨輝中回蕩,大片的草場上遍布著牛羊。

    阿伊爾緩步慢行在這片草場之上,大概還有半天的路程他就能到達溪谷的入口處,這樣的行程他已經走了三天了。

    三天前奧德里安就將他留在了草場的邊緣,阿伊爾帶上一個指著明確方向的魔力指針和足夠的干糧便上路了。這三天里他已經有過了幾乎全境的草地,只需要最多半天時間,他就可以到達溪谷的門前。

    “喂。”看著遠處站在那一群牛羊中的牧羊人,阿伊爾朝對方高聲呼喊著,對方同樣也回應一句嘹亮的嗓音,當然,對方的聲音明顯要比阿伊爾的更嘹亮更深遠。這樣的情形把阿伊爾逗得直樂,一路上遇到那麼多牧羊人,阿伊爾在嗓門上還沒有贏過他們任何一個。

    在薩芬帝魯的草場上,彼此遠遠想見的人們便通過這樣一聲“喂”來相互打招呼,如果需要交談他們中的一方會向另一方靠攏。如果是需要幫助,求助者就會發出更為急促的嗓音,那麼另一方便會快速趕來。

    阿伊爾沒有停留的打算,他跟對方打了個招呼以後就繼續踏上了行程,他需要在天黑之前趕到溪谷,站在還是清晨,時間上完全來得及。

    阿伊爾的干糧不太夠了,水的話但還是充足,天黑之前到不了溪谷就只能餓肚子了。

    “不知道在現在這個季節,溪谷中的果樹是否還長著飽滿的果子。”阿伊爾這樣想著,腳下的動作不禁快了幾分。

    半日後,站在溪谷的門前,阿伊爾沒有急著拿出鑰匙,看著有著薄薄霧氣籠罩的溪谷入口,先前的一幕幕涌上心頭。

    “已經半年多了啊。”

    ……

    “我是三等甲將,這次的挑戰者就是你嗎?”伴隨著這一句話,三等甲將手中兩個巨大的鐵錘掄下。

    阿伊爾想要向一旁閃避,但是在第一時間他就推算出以自己的速度,根本不可能躲過這一下。

    “拼了!”阿伊爾一咬牙,淡黃色的光芒在他的劍刃之上一閃而過,龍牙擊的耀眼光芒發出,不過其產生的沖擊卻被兩個鐵錘轟的粉碎。

    不過也多虧了龍牙擊對三等甲將的攻擊進行了緩沖,當其中一枚鐵錘落在阿伊爾的頭頂之上,阿伊爾用劍一別就借力讓那一鐵錘砸到了地面之上。另一個,則是被他直接接下。

    “轟!”

    震耳的轟鳴阿伊爾的身側響起,阿伊爾感覺自己周身的大地都在隨著這一下錘擊而震顫著。

    對方並沒有追擊,他在阿伊爾抵擋住他的攻擊以後就停了下來,然後將兩枚巨大的鐵錘收了回去。

    “你接下了我的攻擊,有資格報上自己的姓名。”三等甲將的聲音像是隆隆驚雷,在他的周身時不時還有金黃色的火焰從他一身金黃色盔甲的縫隙中竄出。

    阿伊爾仔細打量了一下自己身前的三等甲將,對方渾身金燦燦的,不止身上的盔甲,連同他手上的大錘都閃爍著金色光芒而且身段極其魁梧,身高大概起碼六七米以上。阿伊爾與之相比,完全就成為了一個小矮人。

    只是三等甲將的臉上帶著一個鐵面具,阿伊爾看不清楚他的相貌,不過阿伊爾自動腦補了一張剛毅威嚴的臉龐。

    “怎麼了外來者,你沒有自己的姓名嗎?”三等甲將如雷般的聲音再次響起,這一次他的周身噴薄出打量的金黃色火焰。

    “啊啊。”阿伊爾被嚇了一跳以後立馬回過神來,他有些窘迫的回答︰“阿,阿伊爾。”

    “姓阿名伊爾,還是姓阿伊名爾。”

    這是什麼古怪的問法?阿伊爾一時間有些懵懵的,不過他還是很快回答︰“阿伊爾是名,整個都是名。”

    三等甲將這次從他的面具下面也噴薄出了火焰,以至于阿伊爾猜想他是不是生氣了。

    “那麼,把你的姓氏說出來。”

    “我不知道自己的姓氏是什麼,你就當我姓阿吧。”思考了一會兒,完全版不知道自己該姓什麼的阿伊爾,就醒著頭皮這般說道。

    “好的,外來人,現在溪谷承認你的姓名,歡迎你來到溪谷。”三等甲將側開了身子,示意阿伊爾往更里面走去。

    阿伊爾猶豫了一下之後就邁出了步子向前走去。他知道葛萊蒂斯不會害他,但是他也抵擋著三等甲將,鬼知道他會不會突然再給自己來上一錘子。

    但是當他偷偷打量三等甲將的時候,他的眼角余光卻看到了另外一樣東西。

    原本因為三等甲將的攻擊而破碎凹陷的地面,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恢復了原狀……

    溪谷的更深處沒有什麼特別出奇的地方,再往里走是一片大空地,阿伊爾左手邊是一片豐茂果林,每棵果樹上都長滿了誘人的水果。

    在他的右手邊則是一條緩緩流淌的溪流,溪水清澈見底,時不時有幾條雪白的魚兒蹦出水面,然後又落入水中激起一片水花。

    三等甲將走到那片空地上坐了下來,巨大的鐵錘放到一邊,雙手放到膝上,他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一座小山。

    “說吧,你來到這里是想要得到什麼?”

    嗯?阿伊爾愣了一下,進來以後該怎麼跟里面的,這應該是叫做看守者吧。應該怎麼跟看守者交談,葛萊蒂斯並沒有感知阿伊爾,所以阿伊爾現在感覺自己兩眼一抹黑。

    “是想要知曉什麼道理,還是想要獲知什麼秘密,亦或者要錘煉自己的力量。說吧,說出你的渴求,人類進入溪谷總是要尋找著什麼。”

    說出自己的渴求嗎。阿伊爾理解了,對方是個很直接的類型,看來溪谷是個能夠實現人願望的地方。

    阿伊爾深吸一口氣,說道︰“我想變強,變得比現在要強,而且要強很多。”

    三等甲將聞言單手撐地緩緩站起了身,另一只手隨手拿起了一枚鐵錘。

    “很直接的要求,不過我也猜到了,從你進來的那一刻,你的眼中就閃爍著對于力量渴求的光買。”

    阿伊爾悻悻的想到,自己有表現的這麼明顯嗎?

    “提升自己實力最好的辦法就是戰斗,這里的水果和魚類對于體力的恢復有莫大的好處,它們可以用作你消耗體力的補給。其余的時間……”

    三等甲將已經將鐵錘對準了阿伊爾,“你只需要跟我戰斗就可以了。”

    這又要開打了?阿伊爾立刻就把還沒有完全放松下來的神經緊繃了起來,不過這樣的戰斗跟他料想的還不太一樣。

    面對著向自己砸來的鐵錘,阿伊爾沒有選擇抵擋,他硬著頭皮幾乎是拿自己的生命做賭注的在大喊,畢竟,這樣一錘子挨上的話不死也殘。

    “我需要的不僅是經驗上的成長,魔力的操縱方法,錘煉其強度的方法,魔力攻擊技的使用方法,等等等等……這一切我都要學!”

    預料之中的攻擊並沒有到來,三等甲將的鐵錘懸停在了半空中,然後緩緩收回。他那鐵面具下又冒出了幾叢火焰,但是他似乎在哈哈大笑。

    “真是個貪婪的小子,好吧,那就按照你所說的,全都教給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