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情報人

    在西側步入南安峽谷之前是一片錯綜復雜的林地,林地間常有野獸,暗坑,還有一種霸主生物——泥沼鱷。

    這種環境不適合人類生存,但是總有一些人對其青睞。或是強盜,或是小偷,亦或者是一些逃亡犯,還有就是被地方豪強壓迫無家可歸的可憐人。

    不知什麼時候,在一處較為隱蔽而且平坦一些的土地上,開始走了人類活動。慢慢的這里聚集的人便多了起來,房屋開始修建,為了抵御野獸和嚴苛的環境,這里建築房屋的材料大都使用堅硬的岩石。

    再後來,人多了起來,秩序也建立了。這里幾乎不受王國法律的約束,但是這里有著自己不成文的規定,遵守規定的人便能在這里生存下去。

    那些飽受南安峽谷惡劣環境侵襲的人們,很是親切的將這里稱呼為他們的小鎮,或者簡單直接的稱呼為鎮子。

    【南安峽谷西側——無名城鎮】

    在這樣的蠻荒地帶,幾乎百分百的人口都是男性,聚集的男性多了,他們之間就不免少不了一個話題——酒。

    在這座城鎮中,唯一的一家酒館就是阿伊爾眼前的這一間。康古論扛著木箱率先推門而進,阿伊爾和松爺跟在他的後面。

    一進門,悶熱的氣息和劣質酒的味道就撲面而來,這期間還夾雜著一些煙草氣味,讓阿伊爾不自覺的皺了皺鼻子。

    松爺領著阿伊爾來到一處空桌旁坐下,康古倫則是扛著箱子走向櫃台,跟那邊的人在交談著什麼。看他輕車熟路的樣子,大概是經常做這樣的工作。

    阿伊爾沒有詢問松爺和康古倫是做什麼的,但是坐下以後松爺卻率先開了口。

    “小哥要喝點什麼暖暖身子嗎,不過看剛才小哥的模樣,似乎是不太喜歡這里的酒味,也好,有種漿果釀的飲料我給小哥你要上一杯吧。”

    松爺說著,招了招手便過來了一個獨眼的光頭漢子,松爺簡單的跟那名漢子說了一些酒品的名稱,這期間大概還夾雜了一些能填飽肚子的小吃。

    回過頭來,松爺就徹底打開了話匣子︰“哎,最近峽谷這邊不算太平啊,各種野獸都活躍了許多。就像咱們先前,四頭泥沼鱷一起狩獵的情況,那可是十年難得一遇啊。我和我家娃子就靠搬運些物品為生,這樣的情況對我們生計也有影響。”

    酒品上的很快,說話間獨眼的光頭漢子就端著幾大杯喝的送了過來,松爺拿過一杯就咕咚咕咚灌了起來。

    阿伊爾拿起那杯放在他身前的飲料喝了一口,味道有點澀,但也酸酸甜甜的,談不上難喝。握著杯子,阿伊爾隨口問道︰“你們正常都運送些什麼東西?”

    松爺咧開嘴巴,他沒有像一些年紀大的老人一樣有著一口蠟黃的牙,他的牙齒很潔白整齊,像是個壯年人。

    “什麼都運,只要給錢,活人我們都能運到這邊來。”

    阿伊爾手指敲打著杯子,一邊環顧著四周一邊繼續交談︰“那應該很危險吧。”

    松爺模樣憨厚的笑笑,“這片林子哪有不危險的地方,不過我們也不擔心,運送失敗了吃虧的又不只有我們爺倆,反正東西也會丟,東家跟著跳腳就行了。不過也是因為我爺倆老實,這麼些年沒貪過東家一回東西,久而久之,這行當也就剩下我爺倆在干了。”

    不一會兒,康古倫也回來了,在他的身旁還跟著一個身材矮小,看起來有些賊眉鼠眼的家伙。

    “老爺子,阿勇士,我回來了,我把巴鼠叫過來了。”

    那個身材矮小綽號巴鼠的男人捋了捋自己的一撇小胡子,笑嘻嘻的打著招呼︰“松爺,還有這位阿勇士,你們好。”

    “啊,你好。”阿伊爾僵硬的打著招呼,在自己說完名字以後,康古倫就一直阿勇士阿勇士的叫著。因為態度太過誠懇,阿伊爾當時猶豫了一下便沒有開口更正,然後便一直叫到了現在。

    “就當是一個新身份吧,怎麼叫都無作為了。”阿伊爾在心底嘆息一聲,接受了這個新的稱呼。

    “來來來坐,巴鼠你消息最靈通,這位小哥想要找一只黑色的山羊,你想想看在哪里能找到。”松爺招呼著巴鼠坐下,順便把一大杯麥酒推到了他的身前。

    “黑色的山羊?”巴鼠一臉的疑惑不解,但還是開口回答道︰“這邊的話是沒有什麼黑色的山羊的,不過薩芬帝魯王國西邊那片牧羊人很多,要找一只純毛的黑色山羊應該不難。當然,松爺你們也給我幫了很大的忙,如果真的需要我可以安排人手去給這位小哥弄一頭送來這里。”

    阿伊爾不得不打斷這些家伙的談話,他們的理解完全是另外一個次元,跟他所想知道的根本不是一個頻道。

    “我說的不是什麼純毛的山羊,是一只被人稱為‘黑色山羊’的巨大怪物,他曾經在普亞王國的王都卡洛梅伊肆虐,不過後來被星芒騎士團的團長尼飛蘭德給趕走了。後來有消息稱,那個怪物跑到了南安峽谷的南麓。”

    巴鼠眯縫起了眼楮,問道︰“小哥你是普亞王國的人?”

    阿伊爾沒有什麼可隱瞞的,點了點頭表示肯定,同時眼楮轉動四處看了看,發現並沒有什麼人注意他們這一桌的談話。

    巴鼠臉上重新掛上笑容,似乎是為了打消阿伊爾的警覺而解釋道︰“小哥你不要誤會,我們這里對普亞王國的人沒有什麼偏見,起碼我沒有。”

    一大杯麥酒被巴鼠一飲而盡,酒杯往桌上一放,巴鼠一臉舒爽的表情,說道︰“幾年前我好像是听說過這麼個傳聞,說是有個奇形怪狀的巨大怪物闖進了南安峽谷的南麓。那個怪物從卡洛梅伊跑出,一路從普亞跑到了薩芬帝魯的地界,然後橫穿了大半薩芬帝魯的領地,一頭扎進南安峽谷南麓就再也沒有了消息。”

    “很多關心這件事的人都在懷疑那個怪物是不是已經死掉了,當時我也特意搜集過關于那個怪物的消息,不過並沒有什麼有價值的線索。再加之除了一時的風波,後來便無人問津的緣故,關于這方面零星的情報我也就停止了搜集。”

    巴鼠停止敘述,將視線放回阿伊爾的身上︰“抱歉了小哥,如果你想知道什麼這方面的消息我是不知道了,而且,這整個鎮子恐怕也沒有什麼人會知道了。不過,最近倒是有一隊家伙要去探索南麓那邊的地界,如果需要的話可以讓他們給你做向導,小哥你自己去探索一番。”

    “那就這樣吧,麻煩你幫我找一下這個隊伍了。”阿伊爾本就不指望直接打探到什麼有價值的線索,如果那樣的話,憑借星芒騎士團的情報網恐怕早就得知了。一切都還需要自己去探索,傳信的消息恐怕現在才到卡洛梅伊,這段時間阿伊爾需要完完全全一個人戰斗。

    “那好。”巴鼠站起身來,“既然是松爺拜托,我也就沒有什麼理由拒絕小哥你,現在咱們就去找那伙家伙。不過小哥你最好有點心理準備。”

    巴鼠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說︰“那一伙人領頭的家伙,腦袋有點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