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交易

    “站住別跑!”維薇爾一馬當先沖在了所有人的最前面,而在她的身前,有著一只巨大的變色龍扛著一只昏迷的金錢豹在那里同樣飛快的奔跑,同時嘴里還“哇呀哇呀”的叫著。

    “站住,你這個家伙,再跑的話等我追上你一定要將你大卸八塊!”

    “大卸八塊……”維薇爾的聲音和形象在被惡化了無數倍以後,反映在前面那只奔跑的變色龍右二十一的腦海中。然後這只跑的飛快的呆頭呆腦的變色龍眼淚嚇得飛濺出來了,然後漆黑的魔力籠罩他的雙腿,一瞬間他的速度又拔高了一個層次。

    “什麼啊,這個家伙怎麼又加速了!”維薇爾氣急敗壞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不行,這樣下去根本追不上那個家伙。”維薇爾調整方向往一側跑去,“拉瓦比,你們想辦法逼迫那只大蜥蜴轉變軌跡,把我往我這邊趕。”

    “好。”拉瓦比立刻應了一聲。

    “可是咱們連那個家伙的影子都追不上,怎麼逼他轉變前進方向啊?”拉瓦比身旁的一人出聲問道,他是阿伊爾眼中的二壯。

    “丟石頭就可以了。”拉瓦比說了一聲,然後一腳踢向路旁一塊臉盆大的石頭。

    魔力環繞在他的腳上,然後砰的一聲,那塊石頭飛了起來,以極快的速度朝右二十一飛去,只可惜最後略有偏差撲了個空,石頭從右二十一的頭頂飛過,落在了他身前不遠處。

    “哇咋!”右二十一嚇得大叫一聲,然後一邊哇呀叫著,一邊換了個方向朝另一邊跑去。

    “竟然真的可以。”

    “對吧,擊中他可能有些困難,不過嚇唬嚇唬他,讓他變個方向還是沒問題的。”拉瓦比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說︰“畢竟野獸的腦袋都不好使。”

    “砰!”又一塊石頭飛出去掉落在右二十一的身旁,嚇的這可憐的變色龍又變了個方向繼續前進。

    “異獸種不同于普通的野獸,他們擁有與人類相應的智慧,可能是眼前這一只比較特殊吧。”康古倫踢出一塊石頭以後說道,“繼續吧,這名異獸種的前進方向依舊不正確,還需要繼續去修正。”

    隨後,這邊的五個大男人便開始了一邊飛速奔跑,一邊找尋路邊一切可投擲的物品,對右二十一前進方向進行修正的歷程。

    隨著阿伊爾眼中的三壯一腳踢出以後,那半截折斷的樹木成功將右二十一的前進軌跡拉到了預先設定的方向。

    “成了!”

    在右二十一前進的道路上,一個眼露凶光的腦袋從樹後面探出頭來,維薇爾提前奔跑了那麼久,終于在路線修正後趕到了右二十一的前面,因為害怕而全力向前奔跑的右二十一完全沒有發現這一點。

    “這下看你往哪里跑。”維薇爾嘴角流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

    終于,帶著干燥地面上一溜塵土的變色龍異獸種右二十一臨近了維薇爾所藏身的那一棵樹木,一個嬌小卻凶悍的身影從樹後猛的躥了出來。

    “吃我這一腳!”維薇爾在原地打了個旋,一記悍猛無比的踢腿就直接落在了奔跑過快完全來不及閃躲的右二十一身上。

    “誒!?”

    一腳突然落空,維薇爾感覺自己的踢腿像是踢在了空氣中,然後仔細一看,她踢中的右二十一和他背著的花豹男右十三都變得虛幻扭曲起來,最後像是一個無法破碎的影像一般消失了。

    “假的?”

    維薇爾和趕來的拉瓦比等人大眼瞪小眼,他們搞不明白,那麼兩個大東西(一只變色龍一只金錢豹)是怎麼憑空消失在自己眼前的。

    “異獸種有著跟人類相匹配的智力水平,將他們看成外貌比較奇怪的人類比較好。”康古倫說著,繞過眾人走到維薇爾的身旁。

    “所以,用人的角度來思考他們絕對錯不了。”鐵刀劃出,劃向維薇爾身旁的那一棵樹。

    “咕哇!”

    一聲淒慘的怪叫響起,右二十一捂著受傷的左肩從隱形的狀態中退了出來,原本在他背上跟著一起隱形的右十三跌落在了地上。

    “這個家伙在這,快點抓住他!”維薇爾率先撲了過來,拉瓦比等人也一起動手。

    右二十一劇烈的掙扎,但是無論他身上的黑色魔力如何閃動,他都無法掙脫開這幾個人的束縛。一切塵埃落定,右二十一和右十三都被粗麻繩給綁了起來。

    “你是怎麼發現他的?”一切都處理好了之後,拉瓦比好奇的問道。

    康古倫的回答很是輕描淡寫︰“很簡單,在他被踢到之前曾有過一個細微的向右移動的趨勢,如果繼續向前沖的是幻影的話,那麼剛剛那個位置的右邊就是他的本體所在了。當然,前提是他在隱形狀態下無法移動。”

    “如果他在隱形狀態下可以移動他早就用了。”維薇爾在那里叉著腰說道,同時用腳尖踢了踢被捆著的右二十一︰“不過咱們這伙人當中唯一沒有因為這家伙長著一個奇怪腦袋就輕視他的人,恐怕就只有你了。”

    眾人正說著,林間又響起了腳步聲,腳步聲的主人沒有絲毫掩飾的意思。

    “你們這是把他給抓到了啊。”阿伊爾面帶微笑的走近。

    “哇,有錢的雇主來了!”維薇爾立馬丟掉了自己嚴肅的神色,換了一張燦爛笑臉向阿伊爾的身旁湊去。

    “那頭山羊呢?你打贏他了?”

    拉瓦比還有些不放心,畢竟右七的實力他很是直接的感受到了,那可是比十頭泥沼鱷還要難對付。如果他能見到右七最後的實力爆發的話,這個評價還會更高一些。

    阿伊爾點了點頭︰“嗯,打贏了,他現在大概在那片樹林里昏著呢。”

    “沒下殺手?”康古倫問道。

    “嗯,沒下殺手。”

    康古倫沉默了一會兒,點了點頭便沒再發表意見,他是來給阿伊爾幫忙的,自然不會做質疑阿伊爾判斷的這種多余舉動。

    右十三悠悠轉醒看到的是一張可愛俏皮的臉龐和那撲閃撲閃的大眼楮。

    “阿伊爾快過來,他醒了。”維薇爾指著躺在地上腦袋依靠著一棵樹木的右十三朝阿伊爾招呼道。

    右十三抖了抖自己那毛絨絨的耳朵,看到一個少年模樣的男人朝自己走來。

    “醒了,咱們來談談吧。”阿伊爾蹲下身子靠近右十三。

    “談什麼?”右十三的目光中透露著警惕,他可不打算輕易相信一個不知底細的外人。

    “你有沒有听說過左零這個名字,或者說是代號。”

    右十三的神色掩飾不住的大變,“你是從哪里听說的這個?”

    阿伊爾伸手搭在右十三的肩膀上,神色認真嚴肅︰“我不知道你和他是什麼關系,但是他對我來說很重要,我們來做個交易吧。”

    “什麼交易?”右十三一臉警惕沒有絲毫松懈。

    阿伊爾將目光投向旁邊的右二十一,那只變色龍只會哇哇的大叫,似乎是沒有掌握語言這項交流功能。

    “你想要離開那個基地,而他們則是想將你抓回去。那只叫右七的山羊的異獸種被我打敗了,但是我沒有殺掉他,他或許過不了多久就會醒來。”

    阿伊爾將視線放回右十三的身上︰“如果你繼續被捆在這里,我們一離開,等他醒來後你就徹底逃不掉了。”

    “所以。”右十三大概猜到了阿伊爾的意思。

    “我需要關于那個基地的一切消息,你所知曉的一切,然後,你要帶我們前往那里。”